《小朗的绝招》

第09章 中圈套武功尽失

作者:卧龙生

来到竹屋内,尚未说话。连庄陡地玉手连物,须霞砰摔倒,陆小郎不由狂骇,急忙不迭将须霞拦腰抱住,叫道:“庄妹,你这是干什么?”连庄笑道:“看你心疼的样子,我只是点了她的“玉枕”、“少阳”、“风府”、“会池”等穴,你是行家,你该知道我的用意”,陆小郎喃喃说:“你是叫她昏睡。”连庄点头说:“不错,那样我才能仔细检查她的经脉,放心吧!谁敢伤你心上人,我又不会吃过豹子胆老虎心,陆小郎轻笑着说:“看你,又在胡扯!”连庄一笑,指了指屋角的竹榻说:“来,抱到那上面去。”陆小郎将须霞抱起放在竹榻上。这是第二次抱她了,由于有连庄在旁,使他觉得有些不自在。

这庄开始忙了,问脉、察舌、看眼神、搽气息……连庄看了一阵,突然无言的摇头?陆小郎暗暗心惊,忙问道:“怎么啦!”连庄摇头说:“她的经脉内半丝毒也没有!”陆小郎骇然张目说:“那,那她怎么会迷失本性呢?”连庄说;“这下就不知道了。”陆小郎疾声说:“麻烦你再详细察看一下义精神改造黑格尔的辩证法。承认世界统一于物质。早年接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连庄两手一推,耸了耸肩说;“恕我无能为力,这位姑娘若是被毒葯或*葯而丧失本性,我还可以为她祛毒,既然她身上无毒,我可就没办法了。”陆小郎束手无策说;“那怎么办呢?”连庄正声说:“依我看,这位姑娘可能是被另一种魔功的内力注入了经脉之内,要想恢复本性,只有将这些内力驱逐体外,陆小郎浮起一线希望说:“令师可以帮忙吗?”陆小郎摇头说:“他也无能为力。”陆小郎倒吸了一口冷气,喃喃说:“那她一辈子岂不完了,而我找“水仙女”女的事。也就成了泡影,寻访身世之谜更没有希望了,也许是“身世”这两个字对连庄有莫大的关系,接口说:“据我所知,有一个人也许能……”不等她说完,陆小郎神色一振。插口问道:“谁?这人在哪里?”连庄轻笑说:“连庄,别卖关子了,快说吧!”连庄脸色一正说:“这个人是武林中闻名的“赛华佗”古山。”

陆小郎闻言,两手立刻抓住连庄的肩膀,猛力一阵摇晃,疾声问道:“告诉我,他在何处?”连庄娇喘道:“你这是干什么?骨头都给你摇散了!”陆小郎这才知道自己用力过猛“我知道什么”作为认识原则,怀疑知识的确实性。主张从实 ,连忙松手,苦笑道:“对不起,我太急了。”

“据我所知,这季节,他一定在河北沧洲采集一种叫做“秋蝉”的葯虫。”连庄白了他一眼,说道。

“我去找他。”陆小郎叫道。说完,掉头就走。

“她怎么办?”连庄一晃身,挡住他的去路,问道。

“托你照顾”陆小郎道。

“我变成了你的婢子。”连庄冷哼说。

“连庄,你要知道,我必须弄清我的身世,那对我们都非常重要。”陆小郎柔声说。

“我们的?”连庄喃喃说。

“当然!”陆小郎点头说。

“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耍赖啊”连庄拍手大笑道。

“那天我在旅店中,我已说过一次了!”陆小郎正色说。

“好,我会尽心尽力地照顾她,你放心好了!连庄喜笑颜开地说。

“那我也就放心了!”陆小郎说。

连庄从身上掏出一个葯瓶子,交给陆小郎说:“自古之来,宴无好宴,但在外面闯荡,又不能不吃东西,在可疑的场所里,预吸丸葯一粒,可避百毒!陆小郎真是感激万分,将葯瓶妥为密藏,连庄卿卿我我的,将陆小郎送到松林外面,这才殷殷话别.陆小郎才一抬步,连庄一晃又到了他的面前,两手扳住他的肩间,闭上眼睛,轻声说:“郎哥哥,亲一亲我。”

日光暗淡,日影羞移。

陆小即拍了拍连庄面颊,挣脱温柔的怀抱,大步向前途奔去,连在怅然所失地望着陆小郎的背影。

一日,陆小郎已将至沧洲地面,这夜,他在一家小集镇上的客栈宿下,饭后浴罢,陆小郎正待登榻打坐,蓦然一阵敲门声!

陆小郎将门一开,只见小二送上一封信,道:“客官,你的信。”陆小郎接过信,一看是师父的字迹,急问道:“那人呢?”“走了”!陆小郎心知师父必有他事,赏过小二银两,闭门阅信。

“七星楼?玉佩?取回师门,“沧浪剑”,思忖片刻,陆小郎立即动身欣往七星楼,陆小郎关好窗,招来店家,笑问:“店家,到七星楼怎么走法?”店主楞了一下,回过:“山集东,直奔官道,在三棵柳树处向左拐,只要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那店家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低了嗓子说:‘相公问这个干啥?”

“听人说,景色甚好,今夜十地,日虽未全圆,却也明亮,在下想到七星楼去玩一番。”

“相公不要命了?”店主说。

“怎么啦?”陆小郎明白店主之意,故意问道。

“这七星楼住着一个混世魔王,一连几天,有好几十个带刀精壮汉子,个个都是有去无回,相公你文质彬彬的,还是莫去算了?”店主声音细小地说道。

“多亏你好心提醒,不然我这条小命可就要送掉了,来!这些拿去打酒喝!”陆小郎装得很吃惊的样子。店家欢天喜地接过银子,含笑退去。

陆小郎也随着走出旅店,在集市上一家成衣店买了一件黑色大衫,以当夜行衣使用,陆小郎回族时,那店家迎了上来说:“啊?相公回来了,小人还以为你不听劝告偷着去了呢?”

陆小郎笑道:“谁拿性命做耍啊!”回到房里,陆小郎将黑衫穿上,熄了灯,在床上般腿闭目调息。须臾,已到二更天,陆小郎看到已到时候,离床而起,穿窗面出,几提几纵,人已到了集外,奔上了官道,十二月的月亮已经够亮了,再加上好天气,官道上明亮如画,约莫杯茶功夫,陆小郎已到了店家所说“三棵柳树”的地方,不,应该说是四棵柳树,陆小郎揉了揉眼,看个分明,数过来又数过去,一点也错不了,四棵,硬是四棵!谁知,一晃眼功夫,那柳树竟又少了一棵,正在他惊诧之时,肩头上却被人拍一下,他暗提真气,猛转身影……

他身子一转过来,看清了面前之人,怪不得那人站在树旁竟象一棵柳树,原来这个人就是在路上遇过两次的干瘦老头。

“小子,咱们又遇上了”!瘦老头嘿嘿一笑说。

“啊!原来是老前辈,不何指教?”

“先取其一,记住这四个字”!

先取其一,这是什么意思呢?陆小郎百思不得其解。再一抬头,那瘦老头已不见了踪影。小郎心中暗想:“他莫非就是“通天客”先生,刚才,他老人家所说的“先取其一”是什么意思呢?

陆小郎心里想看,脚下已向大拐,跨上了直奔七星搂的巨石路面。

前行数百步,路面渐陡,眼前来至一处山岗,翻过山岗,蓦见地面上有七粒星光映入了陆小郎的照廉。后来七星楼共有七座楼房,按七里方位建造,每一楼顶,镶有明珠一颗,入夜地如星光,这“七星楼”三字倒是名副其实。

陆小郎总想七星楼内必然放出明哨暗器,就绕道而行,眨眼之间,陆小郎已到七星楼房,在高楼约摸一箭之的一棵树前停下来。

那树约四五丈高,树顶技业茂密,倒是一个绝好藏身之地,一纵身上了树顶,隐身其间,暗观动静。

陆小郎正跃思如何进楼之策,忽听身后有个细小尖尖的声音说:“小兄弟,你把我的腿坐痛了!”陆小郎经对方一说,方才觉得自己所坐的根本不是什么树,分明是一条热呼呼的小回嘛!陆小郎霍起立,手却被一双软绵绵的手拉住。暗中那人轻笑说;“小兄弟,别急,你连你玄姐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么?可不是。那人正是南宫小玄,陆小郎暗中称奇,这天地可真小了点,竟会两个人同时到一棵树上来!陆小郎这才一回身,轻声说:“原来是玄姐姐,吓了我一跳。”

“小弟,你太粗心了,要是换了别人……”

“别说了,真是惭愧。”

“小弟,你夜深七星楼。必为那方玉佩而来的。”

“可以那么说,不过,我无意得到那面玉佩,我只想探一虚实。”

“我和你一样。”

“你也是为了一探虚实”。“咱们先不谈这些,小弟,你打算怎么进去。”

“我正要问你哩!。陆小郎也学乖了,故意反问道。

“小弟!你现在精神多了,这也难怪你,那天的事,约多多少少对我有点怀疑,是吧?”

“你这才叫我多疑呢?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我倒有个办法”!

“说说看”

“我想办法去将巡逻的人引开,你乘机摸进去看一看,不过千万别乱闯。七星剑可不好玩的,事完后,我们再这里碰头”。

“好,就这么办。”陆小郎点头应道。

过了一会儿,蓦见七星楼前的广场上立即烧起了一片熊熊大火,也不知烧是什么东西,火势越来越旺。

七星楼内警锥大鸣,巡逻的门人也都一个个提桶打水赶到前面救火去了,陆小郎知道这是南宫小玄给他造成的机会,不敢怠慢,连忙一溜烟下了槐树,乘虚而入,摸进了七星楼内。

七栋楼房各不相连,陆小郎贴墙沿壁而行,直模最后一栋小楼,原来那小楼竟是一个马圈,里面蒙着无数健马,楼上毫无光,谅必是堆成物品的库房,因为谁也不愿意在马圈上面住,马圈一角,有一小屋,透着亮光、只见那里面坐着两个执长剑的彪形大汉,各执一把长剑,只听其中一个说:“这把火可烧得真奇怪,九月打霜的天,麦都结了霜,就是让你用火点,怕也点不着哩,”另一个说:

“妈的,咱们管那干什么!咱们只要看了水牢这三个人不跑了就没事了。”

陆小郎想不到七星楼里还关有人,且有水牢,当下顿起豪心,一脚中踢开房门,冲进那间小屋。

两名武士正慾动手,“滋滋”两声,两名武士顿上西天,陆小郎眨眼工夫屈指连弹,陆小郎放眼望去,小屋中有一二尺见方的青石板覆盖地面,想必是水牢的牢门,于是,翻腕一椎,石板滑下,露出—方孔,并听水声。陆小郎向洞内叫道:

“朋友们,快上来吧!看守供人,已被在下放倒了。”果然,一连从上来三个湿淋淋的人。

陆小郎一看,面生得很,连上挥手说:“快逃,他们都在前头。”陆小郎破了水牢,豪气顿生,心想:“说七星楼如何了得,那只不过是危言他听,别人在呼,我陆小郎可不在乎!心念一动,就朝前面奔去。这时广场大火已救媳。前面那座大楼内灯火辉煌,人影穿梭不息,陆小郎张目望去,楼下是一个穿堂大厅,厅门上写着“紫宸”两个大字。

“紫宸”本是星名,这七星楼的每楼厅房,必是各按星名所取,这一幢大楼大概就叫“紫宸楼”吧!”

陆小郎起乱上了“紫宸楼”,想多探出一点蛛丝马迹,他的身法虽快,无奈七星楼内的暗探太多,早已落到了暗探的眼中,陆小郎自以为未被发觉,纵上楼顶后,即伏身瓦槽,暂作隐蔽。

忽然,一声长啸,十数支火箭凌空而起,立刻将陆小郎藏身之处照辉得如同白天,使其无所遁行。

“楼顶是何方朋友。既然亲临敝楼,就该厅内待茶,如过身瓦槽,岂不被武林中人笑我待客疏慢!”

陆小郎形藏头露,就极难尴,听那话外之音,语意含讽,本想发作,想起师父与南宫小玄的吩咐,未敢造次,可是又不能赖着不下去,只得一硬头皮,自头顶跃下,伴作伙静拱手还礼道:“尊驾想必就是人称七星神剑的项楼主了,幸会!幸会!”。那人五十开外,身躯高大,落面红光,打着哈哈道:“做朋友原是慕名而来,真是顶梁人想不到,敢问姓名。”

“在下陆小郎”

“哈哈……朋友大驾到七星来了,真是难得,请厅内坐。

陆小郎情知不可能全身而退,也就大摇大摆的进了大厅,两人相对而坐,早有待从奉上香茶。

“朋友,说出你来此的用意吧?”项嵩沉声问。

“谁不知七楼的声威远播,在下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陆小郎轻笑着说,项嵩姦笑道:“朋友,深夜来此,大概是要试试七星剑的威力吧!”说着,偏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中圈套武功尽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朗的绝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