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01回 奇人传绝学

作者:卧龙生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騒二十年。

武林中的人事变幻,更为快速,除了像少林、武当、四大世家,那种基础雄厚、弟子众多的大门户,享名久远之外《孟子集注》七卷。酌取前人注疏,又加己注,从理学原则加 ,江湖上的新陈替代,都不会太久,多则十年,少则三五年,都会有一个转变。

其实,少林、武当、四大世家那样基础雄厚的门户,也有黯淡的时间。

现在,正是这样一个时刻。

少林、武当,两大门户的弟子,人才凋零,很少在江湖上走动。

武林四大世家,也由极盛转人了衰退。

江湖上的盛外,得之不易,维护更难,那要付出无与伦比的代价,血泪斑斑,往事可考。

因此,从没有一个门户、世家,能够永享江湖盛名。

现面,如日中天,在江湖上最享声誉的是无极门主青萍剑宗领刚。

立窑在襄阳府,隆中山下的无极门,占地不过数十亩,谈不上什么宏伟,连仆徙门人算上,也不过百来号,比起江湖上那些壮大的门派,实在算不得什么!

代表无极门威望的,是大门上那块横匾。

那只是上好松木做成的横匾,黑漆金字,写着无极门三个大字。

价值在那块木匾下面的署名,包括了少林、武当掌门人,东方世家主人、丐帮帮主、排教教主,五个江湖上最具权势的人物。

这一横匾,托也了无极门在江湖上的地位,也托出宗领刚的身份。

无极门在江湖上本来算不上什么大门户,但因出了一个宗领刚,把无极门带进了一个新的境界。

宗领刚二十艺满出门,把无极门一百零八招青萍剑上的神威完全发挥出来,出道三年,就搏得了青萍剑客的名号,三十岁那一年剑惩七凶,声名更噪,三十二岁那一年,接掌了无极门掌门之位,同年娶了地叟行白梅的独生爱女白凤为妻,加上岳家的威望,宗领刚又增加了不少声誉。

但使他成为望重武林、名满四海的事迹,是四十岁那一年,排解丐帮和排教一场纷争,以手中一把青剑,力挫排教五大护法,丐帮四位长老,使丐帮、排教,都在青萍剑威慑之下,握手言和,罢手息争。

事后,江湖中,有人论起这件事,如不是青萍剑客,排解了那场纷争,双方已经准备全力以赴,飞调各地精锐,准备一拚,这一场杀劫,如若不是宗领刚及时阻止,双方都拥有上万弟子的组合,这一战排下来,又会在江湖上造成一场大劫难,那是千百条性命的大搏杀。

少林、武当的掌门人,对此事,十分感动,丐帮帮主、排教教主,事后检讨这件事,也觉着宗领刚帮了他们的大忙,于是联合了东方世家主人,作了一块五人署名的匾额,这块匾,使宗领刚声威更振,也使得无极门在江湖上成了第一等的大门户。

今年,宗领刚四十八岁,正值有为的壮年。但他近五年己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常年留住在无极门中。

盛名得来不易。太隆的声望,使他心理上,有了太多的负担。

以一个小小的门户,一跃为武林中顶尖的门派,宗领刚变的十分谨慎,要保护这份声誉,必须使无极门后继有人,他留在府中尽全心教育下一代玩极门中弟子。

宗领刚才华非凡,青萍剑法在他手中,又创出了很多精奇的招术。

无极门中,有四个才具非凡的人。一个是宗领刚的小师弟成中岳,名虽师弟,事实上,和宗领刚的年龄相差很多,今年不过三十岁。宗领刚师父,在收了这一位弟子之后,就卧病不起,成中岳的武功,大都是宗领刚代师传授。

第二个是宗领刚苦心觅得的一位弟子,名叫楚小枫,原本是一位书香门弟的子弟,祖父作过一任府台,父亲亦是举人,诗书传家,与武绝缘。

这样一个家庭,偏偏生了一个练武的奇村,宗领刚一见之后,认为是极少见的练武骨骼,游说楚家,费尽了chún舌,才说服了楚小枫的父亲,把楚小枫送人无极门学艺。

宗领刚没有看错,楚小枫果然是有着习武天赋,七岁人师门,今年十九岁,但已尽得青剑客的真传,再加幼小受诗书熏陶,虽然习武,但却未忘文事。

第三个叫董川,出身习武之家,父亲作过镖师,中年改行经商,赚了不少银子,广置田产,落户卢州。董川之父,慕宗领刚之名,亲率董川,登门求师,宗领刚看董川禀赋甚佳,收在门下。

第四个,就是宗领刚和白凤膝下的爱子宗一志。

宗领刚对四人的期望很大,留在府第不再外出,用心就在培养四人。

小一辈三个师兄弟中,以董川的年纪较大,现年二十三岁,也是无极门中下一代首座弟子。

宗领刚看得很清楚,无极门中十二个弟子,能够调教成材的,只有这三个人。

不但对练功督促甚严,而且,还借用了葯物之力,培元固本,也常把江湖上人人事事,讲述给三个人听。

三个人,虽然未离开过隆中山。但对江湖中的事物,却知道不少。

宗领刚希望成中岳能撑住无极门的门户,在三人手中能把无极门发扬光大。

残酷江湖,不少具有非凡才华的人,辛辛苦苦创出的基业,不知惕厉自固,不是在自己手中败亡,就是人亡基毁、星散江湖,有如昙花一现。

宗领刚希望能保持住这份成就,使无极门,能像四大世家,少林、武当等大门户一样,永享盛誉,至少,也能风光数十年,传个三两代,把无极门光大起来。

这方面,白凤帮了他不少的忙,老岳丈神行叟白梅,对他的辅助更大。

董川、楚小枫、一志,并称无极门中小三杰,确也禀承师训,全力以赴,每个人都有着使宗领刚满意的成就。

这日,宗领刚考验过三人的剑法之后,禁不住脸上泛起了一片欢偷的笑容,把三人叫到身侧,和悦的说道:“这五六年来,我很少到江湖上走动,就是希望能把你们调教成材,我的苦心没有白费,你们对青萍剑,都已练到了相当火候,功力也都到了可以收发随心的境界,但武学无止境,我希望你们不要因我这几句嘉奖,懈怠不进。”

三小躬身领命。

宗领刚拂髯一笑,道:“明天,我要传授你们暗器铁莲花,为师凭青萍剑法,和二十四枚铁莲花,在江湖上,闯出了这点名气,自信一生所为,仰不愧天,俯不作地,暗器虽然有欠光明,但对付育少,应付伏击,有时不得不用,我在铁莲花上有几种特殊的手法,专以对付敌人暗器袭击之用,希望都能学得神髓,青出于蓝,也不负我这一悉心愿了。”

董川一躬身,道:“师恩情重如山,恩深似海,弟子身受培育,感戴莫名,日后自当为师门声誉,全力以赴,使我无极门永远屹立江湖。”

宗领刚点头笑道:“好!希望你们都有这份豪情壮志,这五年来,为了练武,你们都没有离开过迎月山庄一步,连两年一度的省亲假期,也都取消,明天,为师带你们到山中行猎,顺便传你们铁莲花的手法。”

三个年轻人,被关在迎月山庄五年时间,未离开过一步,虽然迎月山庄中样样俱全,但也门得发慌,听说明天可以到山中行猎,心中那份高兴,立刻浮现于神色之间。

宗领刚也很高兴,笑一知,道:“你们可以早些休息了,明天,咱们一早离庄。”

言罢,转身而去。

宗一志虽然是宗领刚膝下爱子,但宗领刚对三小的相待,却是一视同仁。

董川目睹师父去远,回头对宗一志道:“小师弟,这几年来,你和我们一起住在后园之中,师娘虽然近在咫尺,但却见面不多,师父适才之言,已然隐隐说明,咱们剑艺已成,再练好师父铁莲花暗器,咱们大概就艺满出师了,你先去看师母,顺便替你小枫师兄和我,代向师母请个安。”

宗一志道:“小弟遵命。”

董川目光转到楚小枫的身上,道:“七师弟,你去马房,把师父去年送给咱们的三匹马,牵出洗刷一下,我去打扫花园,然后,咱们一起到庄后去遛遛马。”

楚小枫一躬身,道:“小弟领命。”

迎月山庄,虽然有不少仆妇佣人,但宗领剧却要求门下弟子个个自立生活,除了炊事由厨下供应之外,洗衣、洒扫,都自行料理。

楚小枫行人了马房,这座马房很大,饲有三十匹好马。

宗领刚名满天下,这些大都是别人送的。送的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定是一匹好马。

宗领刚把这些马,分配给门下弟子。

看马房的老陆,似乎是很大年纪,髯发如银,但他精神很好,很大的马房,每时每刻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老陆住的一间小屋,就搭建在马房门口。

这时,正是夕阳残照的时刻,老陆坐在马房外面的木凳上,迎着金黄色的夕阳,正吸着旱烟袋。

他脸上带着一份和蔼的微笑,似乎是很满足日下牧马生活。

“楚公子,要遛马?”老陆取下嘴上的旱烟袋。

楚小枫笑一笑,道:“不!我们洗马,明天,师父要带我去山中狩猎。”

老陆哦了一声,道:“你们不再练剑了。”

在无极门的弟子中,楚小枫有一股特别的气质,也许是腹有诗书气自豪,那种书香门第出身的飘逸,高出于同门之中。

但他究竟还是年轻人,常居山庄、读书习武的年轻人,飘逸中仍有着一股山居的拙朴光洁。

缓缓在老陆对面一张木凳上坐下,道:“明天,师父开始传授铁莲花暗器手法。”

老陆点点头,道:“那是说,你们剑法,已经出师了?”

楚小枫道:“我不知道,师父没有说过。”

老陆磕去烟锅中的烟灰,又装了一袋烟草笑道:“楚公子,你要洗几匹马?”

楚小枫道:“三匹,大师兄的一匹,还有一志师弟的一匹。”

老陆道:“好!等我吸了这一锅烟,我帮你洗。”

楚小枫道:“不用了,陆老伯,我陪你聊几句,自己去洗,三匹马用不了多少时间。”

他的彬彬有礼,使老陆脸上闪掠奇异的神色。但只一瞬而逝。

楚小枫没有看到,其实,就算是看到了,他也感觉不出什么!

老陆吐出一口烟圈。道:“楚公子,你看这夕阳灿烂,晚霞流照,只可惜它太短促,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他似乎有着无限的感慨,言来隐含凄楚。

楚小枫眨动了一下星目,道:“陆老伯,你读过书?”

老陆若有警觉,呵呵一笑,道:“那是年轻时候的事了,算起来,已经五十多年了。”

楚小枫道:“陆老伯,你不像是一个看守马房的人?”

老陆又吐出一口烟圈,笑道:“楚公子,命不由人,老朽已经替人看了几十年的马房了,大半生的岁月,也都耗在牧马之上。”

楚小枫忽然间感觉到这位看马房的老人,有着一种和他身份完全不同的气质。洗得发白的土布衣衫,和低微的牧马工作,掩迹不住他那一双洞察事机、看透人生的目光,和那股仰之弥高。细查无形的气势。这大概也就是所谓很多气质的一种。

气质,独之无物,望之无形,这要凭藉着,灵性或经验去感受出来。

楚小枫没有经验,但他却具有常人不及的灵性,这是天生的领悟,再加上后天培养出来的感觉能力。

轻轻吁一口气,楚小枫缓缓说道:“陆老伯,我好笨,好笨,我们常常见面,好像有很多年了,今天,我才发觉老伯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老陆似乎是未料楚小枫领受到如此之多,不楚一呆,道:“孩子,你过来。”转身行人居室之中。

那是搭建在马棚门口一间茅舍,一间简陋的茅舍,只能说可避风雨而已。室中的布设,也很简单。

一张木榻之外,就只有一张木桌和两张木椅。但却打扫得很干净。木榻上的被褥,虽然颜色尽褪,但却无脏乱之感。

楚小枫暗暗忖道:“他年纪很大了,照顾那样多的马匹,还能把茅舍中打扫得如此清洁,实在要很勤快才行。”

老陆由枕下抽出一本已经发黄的绢册,笑一笑,道:“孩子,答应我几件事好吗?”

楚小枫恭谨地躬身一礼,道:“老伯吩附,小枫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老陆道:“别和人谈起我的事,就像和我过去相见一样的平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奇人传绝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