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13回 酷刑逼口供

作者:卧龙生

水中伸过来一双手,抓住了楚小枫的右腕向一侧拖去。

楚小枫没有挣扎,其实,他人在水中,也无法挣扎。

那双手力量很大,把他向下拖去。

忽然间,楚小枫感觉到脱离了水域,耳际间响起了欧阳嵩的声音,道:“林玉,可以睁开眼睛了。”

楚小枫依言睁开了双目。只见自己停身之处,只是一条黑暗的甬道。

楚小枫吁一口气,四面打量了一眼,道:“师父,这是什么地方?”

欧阳嵩微微一笑,道:“这是一处密室,就算是丐帮帮主亲身临此,只怕也无法查出我们的存身之处。”

楚小枫长长吁一口气,只觉空气十分流畅,心中微微一动,忖道:这又是怎么回事,看来,这地方通风很好,空气才会如此流畅。

欧阳嵩道:“这是一处特别设计的地方,丐帮中人绝对想不到咱们在水井之中。”

楚小枫道:“师父,这地方没有别的通路吗?”

欧阳嵩笑一笑,道:“没有,如若有通路,!、丐帮之能,岂不是很快的会找到了吗?”

楚小枫点点头,道:“师父说得是。”

片刻之后,乔飞娘匆匆行厂过来。

这时,楚小枫已看清了这里的形势。

原来,这口水井,在水深八尺之内,有一向上曲转的甬道,高过进水。

眼下,他们正行入一间小室之中。

通风孔就开在井水上面的空间,而且四处之多,隐隐有光亮透入,目力已可以适应,看得到景物。

欧阳嵩伸手取过一个纸煤,用火石打燃,点起了灯火。

盈盈灯光,照亮了全室。只见小室中有衣箱,和可以久存的食用之物,还有两坛酒。

欧阳嵩笑一笑,道:“林玉,那木箱之中有衣服,自己取来换过吧!”

楚小枫心中暗道:“这地方衣、食之物,看样子躲上个三五日不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乔飞娘一面用手滤下头发上的积水,一面说道:“咱们总不能长住这里呀……”

欧阳嵩笑一笑,接道:“没有人要你长住在这里,但是为了要保命,只有委屈一下了。”

乔飞娘道:“哼!你认为这地方很安全吗?”

欧阳嵩怔了一怔,道:“难道还有人会找到这地方?”

乔飞娘道:“很可能,尤其点着灯火。”随即一张口,吹熄了灯火。

只听一个尖厉的声音,喝道:“你们讲不讲理,这地方是内宅,怎么可以乱闯。”

欧阳嵩脸色一变,凝神听去。

乔飞娘轻轻吁一口气,道:“丐帮耳目,果然厉害,再晚一步,就要被他们瞧到了。”

欧阳嵩道:“希望你没有在井口处留下痕迹。”

但听一个威重的声音喝道:“乔飞娘,欧阳嵩,两位都是成名的人物,躲着不出来,不怕落人话柄吗?”

乔飞娘道:“看来,他们是早已经摸清楚了咱们的底子。”

欧阳嵩道:“丐帮耳目,何等灵敏,咱们能在此地,躲了如此之久,才被发觉,那已是有些意外了……”,语声一顿,接着又道:“现在被他们发觉了也好。”

乔飞娘道:“发觉了也好?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难道……”

欧阳嵩微微一笑,接道:“只要你来在井口处留下痕迹,我相信他们不会找到这里。”轻轻吁一口气,接道:“以后,要如何发展,倒要全看你的了。”

乔飞娘道:“看我的,这话什么意思?”

欧阳嵩道:“咱们本来就没有抗拒丐帮的能力,如何对付丐帮,这似乎是要看池天化的了。”

乔飞娘道:“哼!池天化和五毒玉女还在那山下小屋之中僵持不下,他有什么能力,来解咱们之危险?”

欧阳嵩笑一笑,道:“就算池天化没有遇上五毒玉女,他也一样无法抗拒。”

乔飞娘点点头,道:“你要他传出求救信号?”

欧阳嵩道:“不错。”语声一顿,接道:“飞娘,你和池天化混了很久,难道还没有把事情问清楚吗?”

乔飞娘道:“你认为池天化那小子是容易对付的人么,那小子滑的像泥鳅似的,我已经用尽了心机,仍然套不出一点口风。”

楚小枫道:“师父,池天化既然狡猾十分,咱们何不先行想个法子,把他制服,再逼他说出实情。”

乔飞娘冷冷笑一笑,道:“你想的比你师父还美啊!”

楚小枫故作茫然说道:“乔前辈,晚辈说的哪里不对了?”

乔飞娘道:“你师父是何等人物,如是能把池天化抓来逼问,还用得你出主意吗?”

楚小枫道:“怎么?难道他的武功,还强过师父不成?”口中说话,暗中却十分留心两人的反应。

欧阳嵩绷着脸,一语不发,乔飞娘却带着冷冷的笑意。

但双方面,都未再为这件事争辩什么。

楚小枫也未再多开口。

沉默足足过了一盏热茶夫之久,欧阳嵩才轻轻吁一口气,道:“好啦,丐帮中人,都已经走了。”

乔飞娘道:“我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心力,探不出他的口风,没有法子的事。”

欧阳嵩道:“飞娘,我看这件事,已经到了非要解决不可的时候了,咱们也总不能就这样拖下去。”

楚小枫心中忖道:“原来,夜袭无极门的主持人物,意然是池天化。”

他发觉了这里面有着太多的隐秘,以欧阳嵩这等身份的人,似只是被人利用的人,不但被人利用了,而且,又好像被人利用后,予以遗弃。

楚小枫心中既觉着有些好笑,但也有些震惊。

能使欧阳嵩这等凶狠人物俯首听命的,自然不是池天化,而是他背后的一些人!

那些人是谁?看来,连欧阳嵩也一样不知内情,池天化是他们之间的桥梁。

这个人绝不能死,一死,就完全断了线。

可惜的是,楚小枫却没有法子把目前这个消息传出去。

只听欧阳嵩缓缓说道:“飞娘,是不是池天化给了你什么好处?”

乔飞良道:“你胡说什么?他能给我什么好处?”

欧阳嵩笑一笑,道:“这么说来,咱们仍然是生死同命了。”

乔飞娘道:“不错啊!”

欧阳嵩道:“唉!这个……”

突然一伸手,抓住了乔飞娘的右腕穴,冷冷接道:“这个,不见得吧!你这臭婊子……”

乔飞娘尖声叫道:“你这是干什么?你疯了是不是?”

欧阳嵩道:“我没有疯,而且,一直很清醒,飞娘,咱们十年的交情了,想不到你曾出卖了我!”

乔飞娘道:“放开我……”

欧阳嵩冷冷说道:“飞娘,你今天如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明,我就立刻毙了你。”语气冷厉,神情肃然。

乔飞娘呆了一呆,道:“欧阳嵩,你……”

欧阳嵩接道:“我说的很认真,你如是不相信我的话,咱们不妨试试?”

乔飞娘冷笑一声,道:“欧阳嵩,你不能含血喷人,你说我出卖了你,那得有证明……”

欧阳嵩接道:“证明,你每天和池天化那小子混在一起,不知道已经替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但你挖出了什么?”

乔飞娘道:“池天化那小子口气奇紧,我用尽了心机,仍然挖不出一点内情,我有什么法子。”

欧阳嵩道:“这么说来,你算是白白的陪他睡了。”

乔飞娘望了楚小枫一眼,道:“当着你徒弟之面,说出此等之言,你也不觉着羞耻。”

欧阳嵩哈哈一笑,道:“飞娘,你既然不吃敬酒,那就只好给你一点罚酒吃了。”

左手抓住了乔飞娘的右手小指,但闻格登一声,乔飞娘一根手指,已生生被扭断。

乔飞娘尖叫一声,疼出了一身冷汗。

欧阳嵩冷然说道:“乔飞娘,这不过只是开始,我要错开你四肢的关节,折磨你个三五天再让你死。”说于就干,双手一错,又是一声骨折脆响,乔飞娘右臂肘间关节,硬被错开。

一声凄厉的惨嚎,疼得乔飞娘双目泪水夺眶而出。

耳际响起了乔飞娘悲痛的哀叫道:“欧阳嵩,你不能这样整我。”

欧阳嵩突然放开了乔飞娘右腕的穴,但却右手一挥,一个大耳光甩了过去。

乔飞娘被打的身子转了一个大圈,坐在地上。

欧阳嵩淡淡一笑,道:“飞娘,说不说?”

乔飞娘头发散披,黯然说道:“你好狠的心啊!”

欧阳嵩一脚踏在乔飞娘左腿之上。道:“再不说我就踏碎你的左腿的腿骨。”

乔飞娘脸上流现出惊叹之色,道:“我说,我说……”

欧阳嵩道:“好!我洗耳恭听。”

乔飞娘道:“池天化只对我提过他的师父……”

欧阳嵩接道:“什么名字?现在何处?”

乔飞娘道:“他确实没说,他惊觉之心很高,我费尽心机斗他,但他也只说出一句、半句,就立刻住口。”

欧阳嵩道:“那晚上,夜袭‘迎月山庄’的人,都是哪里来的?”

乔飞娘道:“这个,我问过池天化。”

欧阳嵩道:“他怎么说?”

乔飞娘道:“他说,那些人,都是蓝带武士。”

欧阳嵩沉吟一阵,道:“蓝带武士,是什么组合中人?”

乔飞娘道:“这个,他一直不肯说。”

楚小枫低声道:“师父,也许乔前辈说的是真的,此时此刻,她似乎用不着替池天化掩这什么。”

乔飞娘道:“我说的是真话。”

欧阳嵩轻轻叹息一声,道:“林玉,你不知道这个女人,她号称满口飞花,是一个骗死人不偿命的人,我对她太了解了。”

乔飞娘道:“欧阳嵩,你也是老江湖了,也和池天化相处数月之久,但你听到过什么隐秘,从他口中挖出来什么消息?”

欧阳嵩怔了一怔,沉吟不语。

乔飞娘道:“他根本就对我们有着防备,咱们都受了他的利用。

楚小枫道:“师父,那池天化现在何处,咱们想法子把他抓来,逼问一下,岂不就可以明白吗?”

乔飞娘道:“林玉说的不错,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

欧阳嵩点点头,道:“好!乔飞娘,你再说一遍,池天化现在哪里?”

乔飞娘道:“他还在山崖下面的小屋之中,和五毒玉女对持不下。”

欧阳嵩道:“我们要如何对付他?”

乔飞娘道:“怎么对付他都好,不要再对我多心。”

欧阳嵩接上她被错开的关节,却顺手点了她两处穴道。

乔飞娘疼苦大减,声音也恢复了清脆,但仍然充满着恐惧,道:“想法子保存下五毒玉女,你们杀死池天化之前,先要想法子逼出他特殊的解穴手法。”

欧阳嵩道:“你放心,我们不会杀死池天化。”回顾了楚小枫一眼,接道:“咱们走吧!”

乔飞娘吃了一惊,道:“欧阳嵩,你要把我丢在这里。”

欧阳嵩道:“是!你好好的想想,这些年来,我对你如何?”

乔飞娘道:“你对我不错,就是太多疑了,唉!你既然要我替你办事,又对我十分多心。”

欧阳嵩冷冷说道:“乔飞娘,你乖乖的给我在这里休息,我去生擒池天化之后,再回来,林玉,咱们走。”

乔飞娘看得出来,欧阳嵩已经铁了心,再多说话,对能舍自找苦吃。

欧阳嵩带着楚小枫登上井口,立刻更衣,借一片夜色,赶到了那悬崖之下。

小屋中虽然已拉上了窗帷,但隐隐间、仍可现出灯火,

欧阳嵩四顾了一眼,低声道:“林玉,咱们摸上去。”

楚小枫心中一动,暗道:五毒玉女见过我,骤然见我,必露出愕然之色,以这欧阳嵩的多疑,必然会瞧出破绽。心中念转,低声说道:“师父,咱们要不要蒙上脸。”

欧阳嵩道:“对!池天化这小子十分狡猾,他如若发觉了我的身份,只怕不会说实话,咱们给他个莫测高深……”,语声一顿,接道:“林玉,等一会,由你问他。”

楚小枫道:“弟子遵命。”

欧阳嵩取出一方绢帕,包在了脸上。

楚小枫更是早已有备,包得只露出一对眼睛。

欧阳嵩突然转过头来,双目凝注在楚小枫的脸上瞧了一阵,伸出手去,拍拍楚小枫的肩膀,道:“孩子,为师的还没有教好你的武功,已经要你办事了。”

楚小枫道:“师父有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酷刑逼口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