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14回 解穴救玉女

作者:卧龙生

陈长青没有追赶,却行到了池天化的身侧,先接上他右肘关节,冷冷说道:“池天化,你还清醒得很呢?”

池天化长长吁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救了我。”

陈长青道:“老叫化不该救你的。”

池天化道:“你要我如何报答?”

陈长青道:“我想知道什么人暗袭“迎月山庄”,什么人掳走了宗一志!”

池天化道:“这件事,恕在下无法回答。”

陈长青:“你敢说?”

池天化道:“我只能告诉你,那晚上,我也是夜袭迎月山庄的凶手之一。”

陈长青道:“哦!”

池天化道:“别的事,恕我无法奉告。”

陈长青沉吟了一阵,突然举手一抬,两个中年叫化子应手行了过来。”

陈长青低声吩咐了两个中年叫化子几句,两人取出一方黑帕,蒙上了池天化的眼睛,装人一个麻袋,扛了起来,快步而去。

目睹两人去远,陈长青才低声说道:“楚公子,请出来吧!”

原来,楚小枫并没有跟着欧阳嵩一起离去,欧阳嵩转身奔逃时,楚小枫却借机躲入了一块山岩之后。应声灯厂出来,笑一笑,道:“见过陈老前辈。”

陈长青叹口气,道:“小枫,你师娘思念一志,又担心你的安危,他已经和我提过两次,希望你回去。”

楚小枫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就目下看来,欧阳嵩确然已没有什么价值,他对池天化了解的太少,也不知道一志师弟现在藏身何处。”

陈长青道:“池天化呢?他是不是知道内情?”

楚小枫道:“现在看起来,他好像是唯一知晓内情的人,欧阳嵩、乔飞娘等,看不过是受他的利用罢了。”

陈长青道:“欧阳嵩也是老江湖了,江湖上出了名的狡猾人物,怎么会受人利用呢?”

楚小枫道:“池天化也许能回答这个问题,……”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池天化很怕死,但也很狡猾,除非,你能使他相信,对他确有好处、保障,他才会说出一些内情。”

陈长青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咱们走吧!”

楚小枫道:“不!我还要回到欧阳嵩的身边去。”

陈长青道:“为什么?你不是说他没有什么价值吗?”

楚小枫道:“乔飞娘也许会知道一点蛛丝马迹,不知道欧阳嵩会用什么手段逼她说出来,我得听听去,这几天,别再去打搅龙翔布庄,如果发现不出什么新线索,三两天我就回去。”也不容陈长老再说话,转身疾奔而去。

他故意绕了一些路,而且,作下了不少的记号,以备需要。

回到龙翔布庄,欧阳嵩早已把乔飞娘给捞了起来。

两个人对坐在厅中。

楚小枫气喘不息,闪身入厅。

欧阳嵩道:“林玉,你怎么逃出来的?丐帮去了不少的人吧?”

楚小枫道:“不少人,我看到他们把池天化装入一个麻袋中带走了。”

欧阳嵩道:“那你怎么跑出来的?”

楚小枫道:“弟子没有跑,我一跑准被他追上。”

欧阳嵩道:“那你是……”

楚小枫道:“弟子就地躲了起来,等他们离去了之后,我才走的。”

欧阳嵩道“不错,这也是一个办法。”目光转到乔飞娘的脸上,冷冷说道:“你没有说对,林玉没有背叛我,背叛我的是你。”

乔飞娘抬头望了楚小枫一眼,慾言又止。

楚小枫道:“乔老前辈,有什么尽管清说,我来自丐帮,难免你心中有些多疑,不过,我可以解说清楚。”

乔飞娘笑一笑,道:“林玉,你刚才没有回来,我是说了你两句,那证明我的看法错了。”

欧阳嵩冷笑一声,道:“飞娘,你可是看我收了一个好徙弟,内心中,一直有些不舒服,千方百计的,想使我们师徙分开,是吗?”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师父,可否让弟子说几句话?”

欧阳嵩道:“好!你说吧。”

楚小枫道:“师父,乔前辈,弟子觉着目下情形,已不是两位意气之争的时候了。”

乔飞娘道:“说的是啊!这时候,什么辰光了,你师父还是一个劲的跟我过不去。”

楚小枫道:“师父,不论乔前辈和池天化之间,有些什么交往,但她和师父相处,已经近十年了,池天化小子精的像免一样,如何会信得过她?”

欧阳嵩道:“林玉,你不知道这位乔姑娘,满口飞花,能把死人说话。”

楚小枫道:“乔前辈虽然极善口才,但池天化不是轻易说动的人,师父今天动了他,他一定会怀疑你是和乔前辈联手而为……”

欧阳嵩接道:“林玉,你……”

乔飞娘霍然站起身子,接道:“你们杀了池天化?”

欧阳嵩本来想喝止楚小枫不要他说下去,他相信池大化绝对听不出他的声音。

但她听到了乔飞娘的惊呼之声,立时住口不言。

他久走江湖的人,一听之下,已然明白了楚小枫的设计,发生厂很大的作用,可能会套出乔飞娘内心中很多的隐秘。

果然,乔飞娘急急的接道:“糟了,糟了……”

欧阳嵩道:“什么事情糟了?”

乔飞娘道:“你是不是杀了池天化啦……”

楚小枫道:“师父本来想杀死池天化的,但他却被丐帮中人及时救走。”

乔飞娘道:“及时救走,那就更糟了。”

欧阳嵩道:“为什么?”

乔飞娘叹息一声,道:“你认为,襄阳城中,只有池天化一个人吗?”

欧阳嵩道:“他们的人,都已离去,眼下,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吗?”

乔飞娘摇摇头,道:“你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些人,留在襄阳。”

欧阳嵩道:“在那里,都是些什么人?”

这正是楚小枫要知道的事,凝神倾听。

只听乔飞娘说道:“我不知道。”

欧阳嵩道:“你不知道……”

乔匕娘接道:“不错,池大化这小子回风之紧,就算是久走江湖的人,也无法比,我知襄阳城中,仍有他们的人,还是由他一句无意之言中所得,但他立刻惊觉,就没有再说下去。”

楚小枫道:“这个,只怕是他故弄玄虚吧,”

乔飞娘道:“你凭什么作此推断。”

楚小枫道:“我凭两件事,一是,池天化身中毒伤,竟无人赶去助他,第二是丐帮中人,把他劫走,也没有见人出手救他。”

乔飞娘道:“你怎知那些丐帮中人,不是他的人改扮的?”

欧阳嵩道:“那人是陈长青,丐帮中长老。”

楚小枫道:“我可以为师父作证,那人是陈长老。”

乔飞娘道:“唉!丐帮擒去了池天化,那是非引到他们出手。”

楚小枫心中一动,回头望着欧阳嵩,道:“师父,江湖之上,哪来的这一股神秘的势力,连师父和乔前辈都不知道。”

欧阳嵩道:“这等隐秘的行踪,江湖上也是绝少见闻,除了池天化这小子之外,都不肯露出本来面目。”

楚小枫道:“他们在逃避什么?”

乔飞娘道:“他们在逃避春秋笔。”

欧阳嵩道:“春秋笔?”

楚小枫曾听师父谈过春秋笔,但他知道的太少,忍不住问道:“春秋笔,那是什么人?”

欧阳嵩道:“是一支笔,一个普通的毛笔。”

楚小枫接道:“那有什么可怕?”

欧阳嵩道:“可怕得很,一双剑,可以取人性命,但春秋笔杀死的,却是一个人的声誉,一个人的灵魂。”

楚小枫心中暗道:“看来,就算是很坏的人,也有羞耻之心!”口中却说道:“有这么利害?”

欧阳嵩道:“林玉,一个人死了.那就一了百了,但春秋笔却不会要你的命,他把你公诸武林,一笔记下,那就百口莫辩,春秋笔下的坏人,不但好人要杀你,坏人也要逃避你,那等于在你脸上刻了一个招牌,一个洗不去,抹不掉的招牌,使你有着生不如死的感觉。”

楚小枫道:“哦!春秋笔不过是一双笔罢了,但弟子相信,一支笔不会自己写字,应该是有一个执笔人?”

欧阳嵩道:“这是武林之中,百年以来,一直无法解开的隐秘,春秋笔十年出现一次,记下了江湖上十年的事情,一秉大公,丝毫不苟,屈指数来,已然八次,还有两年,就是春秋笔第九次出现的时间,八十多年,春秋笔出现了八次,每一次出现,江湖上就会有一次变动……”

楚小枫道:“什么变动?”

欧阳嵩道:“没有人知道春秋笔来自何处,但它却如万目万手,详细的记述了十年来各种事情。”

楚小枫道:“师父,那春秋笔既有执笔人,为哈不把他找出来呢?”

乔飞娘突然接口说道:“找出来,谈何容易,如是能够找出那个执笔的人,岂不是天下太平了。”

楚小枫道:“其实,也不用太重视那春秋笔的作用!”

乔飞娘道:“怎么说?”

楚小枫道:“一个人,既然敢杀人,难道,还怕人家叫凶手吗?”

欧阳嵩道:“孩子,你不懂,这种事,很奇怪,江湖罪恶,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垃圾,它不怕脏,就怕太阳一照。孩子,真正的恶名四播的恶人,那就算不得真正的恶人,隐在暗中作恶的人,表面上,却又是堂堂正正的大好人,那才是真正的恶人。八十多年来,春秋笔出现了八次,一次比一次震动人心,远的不说了,八年前春秋笔第八次出现,揭开了十件江湖大恶,事实经过,写的历历如绘,逼死两个大门派的掌门人,使江湖上七个侠名卓著的人,暴露了本来面目,无颜见人,一死了之,另外却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一夕成名,成了江湖上人人敬重的大侠。”

楚小枫道:“弟子在丐帮中,也听到了不少江湖事,那个一夕成名的是什么人,怎么弟子没有听过呢?”

欧阳嵩道:“薛山岚,天心剑薛山岚。”

楚小枫道:“哦?原来是他。”

乔飞娘道:“薛山岚一夕成名,事情不大,但却招惹起了很多人群起效尤,都希望能够学他,一夕间,成名武林,各利双收。”

楚小枫道:“这个,倒也难怪……”

乔飞娘接道:“哼!这就弄得不少小伙子,苦练武功,练成了专门和绿林道上的人作对。”

楚小枫轻轻吁一口气,俗言又止。

欧阳嵩冷冷说道:“孩子,你在叹什么气?”

楚小枫道:“我在想,既然有春秋笔这样的人物,为什么还有池天化这样的人。”

欧阳嵩道:“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了春秋笔揭发了罪恶,却把罪恶逼到了更隐秘的环境中去。”

楚小枫突然笑一笑,道:“师父,咱们怕不怕春秋笔?”

欧阳嵩任了一怔,道:“这个,这个,咱们谈不上怕,但如被春秋笔在上面记了一笔,那倒也是一件很烦恼的事。”

楚小枫道:“师父,你看弟子背叛丐帮这件事,将来会不会落在春秋笔的手中。”

欧阳嵩笑一笑,道:“我这身份,春秋笔就找不上,何况是你,不过,这种事,要是被春秋笔碰上了,也许会顺手记上一笔。”

楚小枫道:“那岂不是要被人所不齿了。”

乔飞娘道:“春秋笔可怕之处,也就在此了。”

楚小枫道:“唉!这支春秋笔实在讨厌,江湖中那样多豪杰英雄,为什么没有人救出来把他杀了?”

乔飞娘道:“哼!杀了,你说的倒是容易,八十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到春秋笔,但却从来没有一个找到过他。”

楚小枫道:“这春秋笔,既是如此的爱管闲事,难道还不好找吗?”

乔飞娘道:“可怕的,也就在此了,那春秋笔虽然是记述了江湖上的善恶,但那执笔人,从来不卷入江湖的恩怨之中,他可能就在你的身侧,但他隐藏的太好,没有人能发觉他。”

楚小枫道:“唉!这么说来,这个人很神秘了。”

乔飞娘道:“神秘极了,百年之中,从没有一个人,发觉春秋笔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楚小枫沉思不语。

乔飞娘道:“林玉,你这小子很机灵……”

楚小枫接道:“乔前辈,你夸奖了,我现在,就有一件事想不明白?”

欧阳嵩道:“哦!什么事?”

楚小枫道:“那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解穴救玉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