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15回 绝技残黑豹

作者:卧龙生

等了足足有一盅热茶工夫之久,白凤才冷冷说道:“是不是解葯?”

池天化道:“是!”

白凤道:“你准备几时开始?”

池天化道:“我双腿、双臂穴道受制,夫人可否替在下解开?”

白凤道:“好!董川,解开他的穴道。”

董川应了一声,双手连挥,拍活他四处穴道。

池天化缓缓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双臂、双腿,长长吁一口气,道:“夫人,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要求!”

白凤道:“说吧!”

池天化道:“我要饱餐一顿。”

白凤立刻吩咐送上酒饭。

池天化坐下就大吃大喝,直吃个杯盘狼藉,才站起身子,道:“夫人,你如何调配人手?”

白凤道:“你准备怎么和他们联络?”

池天化道:“很简单,我们有约定的信号,放出信号,他们就会来找我;”

白凤道:“在什么地方?”

池天化道:“地方山夫人选吧!希望你们布署一下,不过,尽整不要露出痕迹。”

白凤道:“如是他们不来呢?”

池天化道:“我尽心尽力而为,但能够作到什么程度,我就无法预料了!”

白凤道:“只要你真的尽了心力,就算是不成功,那也不能怪你了!”

池天化道:“好!夫人如此明理,在下感激不尽。”

白凤道:“不过,你如在暗中弄鬼,被咱们发觉了,那可是自找苦吃。”

池天化苦笑一下,道:“夫人应该知道,在下这件事,如若被黑豹剑士们知道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我。”

白凤点点头,回顾了董川、楚小枫一眼,道:“你们设计一下,如何一个去法?”

楚小枫道:“这个不劳师母烦心,小枫已经和师兄研商好了!”

白凤道:“哦!”

池天化道:“夫人,恕在下多一名话。”

白凤道:“你请说!”

池天化道:“贵门中这点力量,只怕很难对付黑豹剑士,最好要请丐帮中人帮帮忙。”

楚小枫道:“这方面,咱们自有准备,不敢劳池兄费心,不过,在下倒是想请教你几件事?”

池天化道:“你请说。

楚小枫道:“我记得池兄说过,那一天夜袭迎月山庄时,阁下也参与其事了。”

池天化道:“不错。”

楚小枫道:“由头到尾,全都在场?”

池天化点点头,道:“是!”

楚小枫道:“我们十二师兄,有十个人留在家中,但却只见六具尸体,听说你们只掳去一具,小师弟宗一志,我那二师兄、五师兄、九师弟,到哪里去了?”

这才是人人最大的关心事,但白凤、成中岳等问了半天,都没有提出来,楚小枫却一语道破。

池天化点点头,道:“他们都还活着!”

楚小枫呆了一呆,道:“他们都还活着?”

池天化道:“是!我知道无极门中十二个弟子,武功最好的是老大、老七、和宗一志,连宗一志都被活捉了,其他的人,非黑豹剑士的敌手,但他们能活着,这其中自有原因了!”

楚小枫道:“他们是姦细?”

池天化笑一笑,道:“这个,在下不便多说了,你们自己去查吧!”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多承指教。”

池天化大吃一顿,精神好了很多,目光转注白凤的身上,道:“夫人,我只负责引出他们的人,你就要履行承诺。”

白凤点点头。

池天化道:“万一引不出他们的人,夫人又准备如何处置我?”

白凤道:“你希望我们怎么处置?”

池天化道:“在下希望不处置,这大概有一点不可能吧?”

白凤道:“不可能,引出他们的人,你可以全身而退,引不出他们的人……”

池天化接道:“杀了我?”

白凤道:“那倒不会,你别忘了我是宗领刚的妻子,他一生没有说过一句谎言,没有违犯过一次承诺,我答应放了你,就不会杀你,不过,我会废了你的武功。”

池天化苦笑一下,道:“废了我的武功,那还不如杀了我。”

白凤道:“你们夜袭迎月山庄,动过一点慈悲心肠没有?”

池天化沉吟了一阵,道:“不过,我相信十之八九,可以引出他们。”

这时,董川突然行到白凤身侧,低声数语。

白凤点点头,道:“好!池天化,现在,咱们可以走啦!”

池天化道:“你们都准备好了?”

白凤道:“准备好了。”

池天化道:“好!你们哪一位跟我走?”

楚小枫缓步行了过来,道:“我跟着你。”

池天化转头看去,只见楚小枫已然换了一件青色长衫,完全是一副读书人的打扮。

成中岳、董川,急步行了出去。

池天化也未多问,缓步向外行去,一面说道:“你叫楚小枫,在无极门十二个弟子中排行第七?”

楚小枫道:“不错啊!看来,你对无极门中的事,十分熟悉,大概,花了不少的工夫吧!”

池天化道:“唉!楚小枫,你们真的想引出黑豹剑士?”

楚小枫道:“难道,你心中还有些怀疑不成?”

池天化道:“在下只是奉劝楚兄几句,真的引出他们,对贵门和你楚兄,只怕都没有什么好处!”

楚小枫道:“愿闻其详。”

两人已经行出了大门,池天化暗中注意,不见一个防守之人,心中倒是有些奇怪,暗道:“他们真得对我如此放心不成?”

跨出大门,池天化突然停下了脚步,长长吁一口气,笑道:“楚兄,你知道,在下现在有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

楚小枫道:“龙归大海,虎回深山!”

池天化道:“对!在下确有这一种很舒畅的感受。”

楚小枫道:“咱们无极门中人作事一向堂堂正正,很信任朋友。”

池天化道。“可惜,江湖上险诈重重……”

楚小机接道:“阁下总不致于施用诈术吧?”

池天化道:“难说啊!楚兄弟。”

楚小枫笑一笑,道:“希望你池兄不会,我师娘也是常年在江湖上走动的人,也许她会早有准备。”

池天化回顾了一眼,笑道:“说的也是、无极门刚刚遭过大变,白凤怎会掉以轻心?”

楚小枫道:“何况,丐帮高手,已然大部分集中于此……”

池天化接道:“对!对对,楚兄弟,咱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楚小枫道:“阁下似乎很担心引出黑豹剑士。”

池天化道:“你们心切无极门被毁之仇,却不知道,那黑豹剑士的凶厉……”

楚小枫没有接口,只是很用心的听着。

池天化沉吟了一阵,接道:“楚兄弟,你见过黑豹没有?”

楚小枫道。“在下没有见过,但却听过黑豹是一种很凶残的动物。”

池天化道:“对!黑豹剑士向人攻袭之时,就有如黑豹扑击一样,唉!那是一场很可怕的回忆,凶猛的黑豹剑士,动如怒矢,快速凶厉,兼而有之,兄弟走了不少年的江湖,从没有见过那样的武士,他们已经不像人了……”

楚小枫接道:“不像人像什么?”

池天化道:“黑豹,全身黑色的皮衣,冷厉的目光,出手无情的剑势,像极了攫人而噬的黑豹。”

楚小枫道:“这么说来,你池兄和他们并非一伙的了?”

池天化道:“我原想引他们作我的一股力量,想不到,最后,反而为他们所用了。”

楚小枫道:“池兄说那些黑豹剑士,穿的黑色皮衣?”

池大化道:“对!全身都包在黑色的皮衣之中,只露出眼睛、嘴巴,和两只施用兵刀的手。”

楚小枫道:“这是一种很怪异的装束,平常时间,他们大概不会穿在身上吧?”

池天化道:“问题也就在此了,如若他们脱下皮衣,就算你见过,你又如何认识他们。”

楚小枫道:“不错,他们穿着那种怪异的皮衣,用心就在隐藏自己。”

池天化道:“那皮衣韧度很强,不畏惧一般细小、歹毒的暗器。”

两人谈话之间,已然行到大街上。

楚小枫道:“池兄,你准备如何召集那些黑豹剑士?”

池天化道:“咱们先到望江楼去!”

到了望江楼,池天化和楚小枫选了一张桌子,点过酒菜,却要了三副杯筷。

楚小枫也不多问,只是暗中留心着池天化的举动。

只见池天化站起身子,先把空位上的酒杯斟满,神态间干分恭谨。

楚小枫心中奇道:“难道还有人来么?”

池天化斟满了三杯酒,端起酒杯低声对楚小枫道:“来!咱们敬庄大哥一杯。”

谁是庄大哥?那座位上明明是空着,怎会凭空多出一个庄大哥来!

楚小枫心中在想,但却没有问出来。

看来池天化一脸诚恳的神情,好像那庄大哥真就在他的身侧。

酒楼上已上五成座,这座襄阳名楼,生意一直很好。

虽然有很多的人,但池天化的举止,一直使人有着诡异的感觉。

楚小枫也举起酒杯,喝干了一杯酒。

池天化道:“现在,咱们可以随便的吃喝了。”

楚小枫道:“可不可以随便说话?”

池天化道:“最好不要。”

楚小枫闭上嘴巴。

池天化的酒量不错,一杯一杯的喝下去。

楚小枫却浅尝即止。

一壶酒喝完了,那上首的座位,仍然空着。

楚小枫心中狐疑不定,忍不住说道:“那位庄大哥不来陪陪咱们。”

池天化又喝一杯酒道:“他已经来过了。”

楚小枫道:“哦!”

池天化站起身子,举步向外行去。

楚小枫丢下一堆碎银子,紧迫在池天化身后。

池天化心中好像已有了数,行出襄阳城,直奔东南方位而去。

片刻已走出了七八里路。地势愈来愈荒凉,四下不见人踪。

楚小枫够沉着,一直也不多问。

池天化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回过身子,缓缓说道:“咱们这一路行来有没有跟踪之人?”

楚小枫道:“没有,至少我没有看到。”

池天化道:“我也没有看到……”

神态暧昧的笑一笑,道:“兄弟,咱们就此分手吧?”

楚小枫一点也没有意外、惊奇的感觉,淡淡一笑,道:“你就这样走了吗?”

池天化道:“君子可欺之以方,你们无极门中弟子,个个都是君子,所以,很容易受到欺骗。”

楚小枫道:“无极门下都是君子,一点也不错,只可惜有一个人不太君子!”

池天化道:“那个人是谁。”

楚小枫道:“就是我。”

池天化打量了楚小枫两眼,笑道:“你好像很年轻啊!”

楚小枫道:“阁下的年纪也不太大啊!”

池天化诡秘一笑,道:“小兄弟,你觉得在下是不是已经逃出了天罗地网,还了我自由。”

楚小枫道:“哦!你想变卦了?”

池天化道:“唉!这实在是一个太好的机会,我虽然很想力行自己的承诺,但又不忍放弃了这一个好机会。”

楚小枫道:“那你的意思是……”

池天化接道:“天空任鸟飞,所以,我想走了。”

楚小枫道:“你不是已经约好了黑豹剑士么?”

池天化道:“是啊!而且,他们也告诉我会晤他们的地方。”

楚小枫道:“现在,咱们是不是已经到了会晤的地方?”

池天化抬头望望天色,道:“快了,只不过还有两三里路。”

楚小枫道:“真要如此的话,我想劝劝你,还是别走的好!”

池天化双目瞪着楚小枫道:“这样好的逃走机会,如是那个人不知道逃走,那个人定然是个傻瓜,幸好我不是傻瓜。”

楚小枫道:“我看你实在傻的厉害。”

池天化道:“我自己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呢?”

楚小枫道:“你如果想到了,你就不会有逃走的打算了。”

池天化冷笑一声,道:“小兄弟,看来,你很沉着,说你是无极门中很杰出的人,传言似是不错。”

楚小枫道:“我如是很差,师娘又怎会派我来跟着你。”

池天化道:“这么说来,我得向你领教了。”

楚小枫道:“你非得领教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绝技残黑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