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16回 池天化泄秘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道:“小枫知道,无极门中绝技,非门中弟子,不得传授,只有掌门人,才有择人授艺之权力。”

董川道:“小枫,这很重要,我是掌门,必须要严厉执行门规。”

楚小枫道:“这个,小弟明白,这三招剑法,并入了青萍剑法之后,小弟决不再传给任何人,一切都由掌门人去决定。”

董川道:“好!你既然这么说,那就一言为定了。”

楚小枫一躬身,道:“多谢掌门师兄成全。”

董川叹口气,双掌合十当胸,肃然说道:“师父真上具有神通之人,能够早许枫弟脱离本门……”

楚小枫道:“不!师兄,我还是无极门中弟子。”

董川道:“这个,我知道,无极门中,有师弟你这样杰出的人才,我们欢迎万分,但师父已允准你脱离无极门,可以不受无极门中规戒的约束,你知道师兄我的为人,规戒所在,我一定严厉执行,决不询私,决不纵容,我不希望严厉的们规束缚你,咱们还是好兄弟,小枫,你要体谅我这一点苦衷,心理上,我已经不把你当作无极门中的弟子看待。”

楚小枫道:“小弟明白,小弟明白。”

董川道:“你朗白就好,别辜负师父的苦心,也别让师兄作难。”

楚小枫道:“小弟记下了。”

董川回顾了白凤一眼,道:“师母,咱们回去吧?”

白凤点点头道:“小枫呢?”

楚小枫道:“我也跟师母回去。”

白凤道:“好!这几日,你一直离开我们,有很多事,都没有法子和你商量。”

一行四人,回到了大宅院中。

第二天,白凤起床梳洗过后,步人大厅。

大厅中已经早已坐了两个人。是白梅和陈长青。

行前几步,躬身一礼,道:“陈前辈,爹,你们已来了好久?”

白梅道:“来一会啦,我要叫你,但老叫化不让我叫。”

白凤道:“有事情?”

陈长青道:“是!敝帮帮主,想请少侠去便餐一斜。

白凤道:“请小枫?”

陈长青道:“正是楚小枫楚少侠!”

言语之间,显得十分尊敬。

白凤道:“贵帮主是何等身分,如此折节下交,岂不是宠坏了孩子。”

陈长青道:“不!敝帮主嘱咐我,对楚小侠,一定执重礼,不许有丝毫不敬举动。”

白凤道:“哦!这又为了什么呢?”

陈长青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白凤笑一笑,道:“陈老,只请他一个人吗?”

陈长青道:“是!敝帮主只要老叫化请他一个人。”

白凤道:“哦!陈老,帮主给他如此荣幸,应该有些原因?”

陈长青道:“我的大侄女,你这问法,不是老叫化子作难吗?”

白凤道:“怎么说呢?”

陈长青道:“我实在不知道,大侄女,你该明白,敝帮主在丐帮,简直像神一样,年纪最大的长老,也要矮他一辈,他是长者,也是帮主,通常他吩咐什么,我们都听什么。”

白凤转脸望去,只见白梅微微含笑。心中顿然有了底子,淡淡—笑,道:“陈老,你一定知道一点原因,只是不肯告诉我罢了。”

陈长青道:“唉!好吧,老叫化告诉你!不过,我是我自己猎的,可不能算数。”

白凤道:“好!只要你肯透露一点就行。”

陈长青道:“敝帮主好像要和楚小枫说一点江湖上的往事。”

白凤道:“说一点江湖上的往事?”

陈长青道:“好像是吧!”

白凤道:“小枫从来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怎么会知道江湖往事呢?”

白梅道:“凤儿,不可刁难你陈伯伯了,有些事,他是真的不太清楚。”

白凤道:“我叫小枫立刻梳洗赶去,你老人家要不要先走一步。”

陈长青道:“不要紧,老叫化子在这里等一等。”

等一等?什么事,如此重要?

不用白凤去催,楚小枫、董川、成中岳等,都鱼贯行入大厅。

陈长青站起身子,一抱拳,道:“楚少侠,老叫化子奉令邀请。”

丐帮长老,如此慎重,楚小枫实在吓了一跳,急急说道:“陈长老,你……”

陈长青接道:“老叫化子是奉命行事,敝帮主要你过去一斜。”

楚小枫呆了一呆,道:“请我……”

陈长青道:“是,请你楚少侠一个人。”

楚小枫道:“但不知要几时动身?”

陈长青道:“立刻动身。”

楚小枫道:“好吧!咱们现在就走!”

陈长青笑一笑,道:“楚少侠快人快语,老叫化带路。”兴步向前行去。

楚小枫转身一揖,道:“师娘、师叔、掌门师兄,还有什么吩咐?”

白凤轻轻叹息一声,道:“小枫,丐帮帮主是目下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你见着帮主时,可要特别小心一些。”

楚小枫道:“小枫遵命。

董川道:“师弟,记着,不要让无极门中的规戒约束你,什么事,照你的意见去做吧!”

楚小枫道:“多谢师兄。”

这时,陈长青已行出厅外,楚小枫快步追了上去。

望着楚小枫的背影,白凤轻轻吁一口气,道:“董川,你一直和小枫在一起,是吗?”

董川道:“是——”

白凤道:“你知不知道,他怎么会学得了这些剑招?”

董川道:“弟子也想不明白,小枫师弟,一直住在迎月山庄之中,这些年,除了回家省亲一次之外,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迎月山庄,而且,那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小枫师弟学得这些武功,可能是近来的事了。”

白凤道:“你是说,他这几招剑法,是在迎月山庄中学的?”

董川道:“弟子是这样推想。除非是白老太爷带师弟离开咱们这几天学到的东西,否则,只有在迎月山庄中学的。”

白梅道:“问题是什么人传给他的,损仙黄侗个可能传他武功,至于欧阳先生,传他一种武功,我听过一些,但不是剑法。”

白凤道:“迎月山庄中的人,我都认识,那个人,会是谁呢?”

成中岳道:“师嫂,迎月山庄中人,大都死了,如若真有一个人,传授了小枫的剑法,黑豹剑士,决杀不死他。”

白凤点了点头,道:“难道说,他早已经离开了?”

成中岳道:“慢慢想吧,咱们既然想到了这一层,我相信,不难找出一个结果来。”

这时,一个中年丐帮弟子,匆匆行了进来,道:“见过董掌门。”

董川道:“什么事?’

那人一躬身,道:“回掌门的话,一个身受重伤,满身血污的人,求见贵门中人……——

董川怔了一怔,接道:“他没说名字?”

丐帮弟子道:“他自称池天化。”

董川道:“好!快请他进来。”

丐帮弟子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两个丐帮弟子,抬着一块木板,行入厅中。

池天化全身浴血,躺在木板上,双目微闭。

他一半脸上,被鲜血掩遮,一半脸色十分苍白。

看不出他实在受伤的情形,但就外表看来,他实在伤得很重。

董川大步行了过去,道:“池天化,你还在襄阳吗?”

池天化缓缓睁开双目,道:“我没有走脱,被他们追上了……”

白凤接道:“黑豹剑士,剑出无情,他们为什么不杀你?”

池天化道:“有人救了我。”

董川道:“什么人救了你?”

池天化道:“我不认识他,我应该死在他们剑下的,但那个人,及时而至,救了我……”

说了几句话,牵动伤口,疼得他直咧嘴巴!”

董川道:“你伤得好像很重?”

池天化道:“是!我身中七剑,身上四剑,腿上两剑,头上一剑……”

董川接道:“你还真撑得住。”

池天化道:“我不是站着被他们杀的,我手中有兵刃。我封挡他们的攻势……”

白梅叹息一声,道:“池天化,你自己觉着,是否还能活下去。”

池天化道:“现在,我还活着,大概死不了啦。”

董川道:“夜袭迎月山庄的人,你也要算一份,说起来,你该是我们的仇人了。”

池天化道:“你要和在下算老帐?”

董川道:“难道不应该吗?”

池天化道:“应该,不过……”

白凤接道:“我已经答应放过你了,以后,最好想法子,走得离我们远一些……”,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不过,这一次例外,你再来见我们,有什么事可以说了。”

池天化道:“宗夫人,这才是你该问的事。”

白凤道:“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池天化道:“黑豹剑士,大都隐在襄阳。”

董州道:“这一个,敝师弟小枫早已经说过了。”

池天化道:“所以,在下料想,宗一志也留在襄阳城中。”

白梅点点头,道:“很有道理,如若他们早已离开襄阳,以丐帮、排教耳目之广,怎会找不出线索?”

池天化道:“在下想到了一处地方,可能是宗一志藏身之处。”

白凤急道:“什么地方?”

池天化闭上双目。不再答话。

白凤道:“董川,把池天化抬入厅中,替他敷葯。”

经过一番洗涤包扎,池天化的伤势减轻了不少。

他中了七剑,伤势不算轻,但都不足致命。

白梅道:“池天化,看来,你连残废也不会落下。”

池天化叹一口气,道:“你们知道万花园吧?”

白凤道:“万花园很著名,自然知道。”

池天化道:“到那里找找看。”

白梅道:“万花园主,是老夫旧识,他忠厚老诚,不是武林中人。”

池天化道:“那是表面上的说法。”

白梅道:“去搜查?”

池天化道:“明查不如暗访,不过,黑豹们出手奇快。”

白梅道:“你是说黑豹都在万花园中?”

池天化道:“园中人未必都是黑豹,但黑豹一定有几个在万花园中。”

白梅道:“多谢指教。

池天化道:“要那位楚小侠,他才有能力对付黑豹。”

董川道:“这是我们的事,不劳费心。”

白凤道:“送他到一间静室中休养,转告丐帮中人,他随时可以走,但却不许撵走,他可以来,可以去。”

池天化叹息一声,道:“宗夫人,那万花园,有两处特别凶险的地方,要谨慎应付。”

显然,池天化见白凤对自己的优待,感到了相当的满意,也相当感激。

白凤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

池天化道:“万花中的鲤池,和虎棚。”

白凤道:“多谢指教。”

董川已然带着两个丐帮弟子,把池天化送人了一座静室中去。

白凤望了白梅一眼,道:“爹!虎栅中,养有猛虎,自然有些可怕,但鲤池养的是鱼,有什么可怕呢?”

白梅道:“我看池天化那小子,虽然还没有十分觉醒,但已经觉醒了十之七八,所以,似乎是不可能再玩出什么花招了,我刚才很留心他中剑的部位,都是致命,及使人残废的所在,所以,那不可能是装出来的,他伤势虽非太重,但却因对方剑势受到封挡之故。”

董川道:“他的兵刃还留在这里,师母既然决心放他走了,兵刃要不要还他?”

白凤道:“还给他吧!咱们既然决心不杀他了,那就索性大方一点”

回顾了成中岳一眼,道:“师弟,你们伤势怎么样了?”

成中岳道:“已经好了十之八九,大约可到万花园了。”

白凤道:“除非他们掳下一志之后,就立刻送走,否则,短短时间,他们送走一志的成份就不大了,水路被排教封锁,陆路,又被丐帮中人所封锁,一志如若还活着一定留在襄阳。”

白梅道:“所以,你想立刻赶到万花园去。”

白凤道:“领刚只有这一个孩子,只要有办法救他,就算让我死,我也愿意。”

白梅道:“话是不错,不过,凤儿,你该明白一志是落在别人手中,除非我们一举成功,使他们骤不及防,如是打草惊蛇,反而给了他们下手的机会。”

白凤呆了一呆,道:“爹的意思是……”

白梅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池天化泄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