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18回 降魔创杀手

作者:卧龙生

白衣老者道:“独行叟?”

白梅道:“不错,你不是一贴回生。”

白衣老者道:“你没有看到老夫的招牌吗?”

白梅道:“六指神魔!”

六指神魔冷冷说道:“三十年来,老夫的阴风掌下,还未见活命之人。”

白梅道:“很不幸,叫我遇上了。”

六指神魔道:“好!那就先接老夫三掌试试。”

白梅道:“不用客气,只管出手。”

六指神魔缓缓扬起了右手,道:“阁下小心了。”

白梅吸一口气,凝集了全身功力,冷冷说道:“阁下只管出手。”

陈长青快步行了过来,笑道:“六指神魔,想不到,咱们会在万花园中又碰头了。”

六指神魔道:“老叫化子,这就叫冤家路窄。”

陈长青道:“当年老叫化子一个人,也没有伤在你阴风掌下,如今,我们有两个人在这里,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六指神魔冷冷说道:“这些年来,老夫的阴风掌力已非昔年可比。”

陈长青道:“老魔头,你不过仗凭阴风掌力伤人,但你要知道,十年前,你伤不了我,十年后,你也一样伤不了我。”

六指神魔笑一笑,道:“老叫化子,你可是想试一试吗?”

陈长青道:“老叫化既然进来了,就不会再放在心上,不过,我要先把话说在前头,你一掌伤不了老叫化,老叫化要全力反击。”

白梅道:“还有我,你老魔头不妨酌量一下。”

陈长青身躯横移,和白梅布成犄角之势,道:“老魔头,你可以出手了。”

六指神魔缓缓扬起了右掌,突然闪电拍出,击向了白梅。

白梅早已运气戒备,似是要硬接对方的掌势。

但六指神摩的掌力劈出的时候,白梅却突然一闪,避开了掌势。

陈长青却及时击出了一记掌力。

白梅虽然让避很快,但仍然感觉到一股冷厉的掌风,掠身而过,飘起衣角。

那是一股带着阴寒之气的掌风。

陈长青侧攻一掌,及时而至,逼得六指魔突然向后退了一步。

六指神魔一个转身,左手拍出一掌。

这一掌却是击向陈长青。

陈长青似乎是对阴风掌,没有畏惧,右手一抬,迎击过去。

原来,陈长青的劈空掌极具火候,掌中发出的内力,十分强大,一掌击出,硬把六指神魔的阴风掌给挡了回去。

陈长青哈哈一笑,道:“怎么样?这些年来,你的阴风掌有了很大的进步,但老叫化子也没有闲着。”

白梅道:“阴风掌诚然利害,中人必死,但那要阴风掌打中人才行,如是阴风掌不能中人,那就不为利害了。”

陈长青道:“老魔头,你那阴风掌,如若施展不开,那就等于孙悟空没有了金箍捧,如若凭真功实学,你那一点武功,能不能是我们两个人的敌手,你心里大概有数。”

六指神魔道,“你们在威胁老夫?”

陈长青道:“谈不上威胁,老叫化只是实话实话罢了。”语声一顿,接道:“老叫化子不解的是,你老魔头,怎么会到了万花园来?”

六指神魔道:“你是真的不知道啊!还是明知故问。”

陈长青道,“老叫化如是知道,难道还故意浪费时间不成?”

六指神魔沉吟了一阵,道:“你既然是真心相问,我就实话实说了,老夫是被入关在这里。”

陈长青道:“关在这里,你老魔头不是开玩笑吧?”

六指神魔道:“这种玩笑,有什么好开的,难道老夫还有意往自己的脸上抹黑?”

陈长青道:“这到叫老叫化子奇怪了,你老魔手脚俱全,武功未失,什么人会把你关在这里?”

六指神魔道:“这是老夫的事,似乎是用不着和你说得大清楚了。”

陈长青道:“老魔头,老叫化是好意相询,也许,我还能助你一臂之力。”

六指神魔道:“你能助我一臂之力,我如何能够相信呢?”

陈长青道,“老魔头,我们用不着骗你,而且,你已经证明了你的阴风掌力,没有法子伤了我们,我们退可以走,进可以攻,实在用不着和你谈什么关系!”

六指神魔道:唉!其实,我告诉你们也是一样没有什么用处了。”

陈长青道:“说说看吧!也许,我能略效微劳,”

六指神魔道:“好吧!老夫说就说吧!你知道什么叫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吧?”

陈氏青道:“你的家人,有了什么问题?”

六指神魔道:“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娶个媳妇,更错的是,生了一男一女……”,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可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吗?”

陈长青道:“老叫化子一生未婚,这些事,我不清楚。”

六指神魔道:“老夫武功未失,甘愿居留于此,那是因为我妻子儿女,被他们留置了起来,我必须想法子保全他们。”

陈长青道:“老魔头,江湖上不少人死在你阴风掌下,你可曾想过他们留下的妻儿?”

六指神魔道:“那不同他们……。”

白梅淡淡一笑,接道:“陈兄,老魔头虽然是有些孤僻,但充其量,也只是介于正邪之间,他虽然杀孽重一些,但被杀的人,大都不是好人。”

六指神魔道:“现在,老夫就遭到了报应。”

白梅道:“什么报应?”

六指神魔道:“我妻子儿女,被人囚禁;逼得老夫守住这座宅院……”

陈长青接道:“为保你的妻儿,他们只给你这一点职司吗?”

六指神魔道:“你认为很轻松,老夫奉命守于此地,凡是擅自闯人这小宅院中之人,格杀勿论。”

陈长青道:“你在这里杀了多少人啦?”

六指神魔道:“第一次就遇上了你们。”

白梅道:“哦!你搬来这里几天了?”

六指神魔道:“三天。”

白梅道:“你才来三天?”

六指神魔道:“老夫不能离开这座小宅院一步,但也不许别人进来。”

陈长青道:“我们不是进来了吗?”

六指神魔道:“老夫奉令是,活着进,死着出去。”

陈长青道:“老魔头,什么人囚禁了你的妻儿?”

六指神魔道:“如若老夫知道,早就去找他拼命了。”

陈长青叹息一声,道:“什么人要你到这里,你总该知道他呀!”

六指神魔苦笑一下,道:“一封书信……”

陈长青怔了一怔,道:“一封书信……”

六指神魔道:“是!那是我妻子的手笔,那字迹,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陈长青道:“说了半天,你是糊糊涂涂的被人利用了?”

六指神魔道:“老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我相信一定和这万花园有关。”

陈长青道:“不错,老魔头,我们也被人诱入了万花园,怎么?要不要和我们合作一下?”

六指神魔道:“如何一个合作之法?”

陈长青道:“和我们一起行动,很可能就会碰上掳走你妻儿的人。”

六指神魔道:“不行,老夫不能冒这个险。”

陈长青冷笑一声,道:“你这么畏首畏尾,如何才能找到你的妻儿?”

六指神魔道:“老夫跟着你走,如是妻脾被杀了,你老叫化子能够负这责任吗?”

陈长青道:“老魔头,他们如若要杀你的妻儿,现在已经有了杀死他们的理由了。”

六指神魔道:“为什么?”

陈长青道:“因为,我们进了这宅院,而且,都没有死,大概,你心中有数,就算是全力施为,也未必能够胜过老叫化子。”

六指神魔道:“你是说你能胜过老夫?”

陈长青道:“那倒不是,咱们半斤八两,准也无法胜准了。”

六指神魔冷笑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陈长青道:“如若加上了独行空白梅,咱们之间的胜负之分,那就十分明白了。”

六指神魔轻轻吁一口气,道:“所以,你们害苦了我。”

陈长青道:“老魔头,事已至此,你还不觉悟,难道……”

六指神魔怒道:“你这个老叫化子,一生孤苦无依,连老婆也未娶过,自然不知道有儿有女的味道了。”

陈长青笑道:“你不信老叫化子的话,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江湖有道,不动妇孺老弱,他们掳去你老婆不算,还掳去了你的儿女,这种人,如何能够信任。”

六指神魔摇摇头,道:“不管你说什么?老夫也不能相信你们的话了。”

白梅道:“老魔头,你既然是执迷不悟,我们就此别过了。”

六指神魔道,“你们走了……”

白梅道:“咱们不走,岂不是还要和你打起来了。”

六指神魔轻轻吁一口气,道:“唉!你们这一走,岂不是害了老夫的妻儿子。”

白梅道:“那也没有法子的,尔这老魔头不妨在这里慢慢的想吧!想通了,你再出去找我们……”转身行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道:“老魔头,这座宅院之中,只有你一个人吗?”

六指神魔道:“不错,只有我一个人。”

白梅未再多信,快步出门而去。

陈长青紧随而出,顺手带上了两扇木门,道:“白兄,你看出点苗头没有?”

白梅道:“他们早已有了准备,六指神魔,只是暗下的一步棋子。”

陈长青道:“对!刚才,老魔头没有全力出手……”

白梅哦了一声,接道:“那为什么?”

陈长青道:“还没有到他拼命的时间。”

白梅道:“至少,他应该心中明白,他不是咱们两人对手,”

陈长青道:“他再加上些别的人,就变成咱们的劲敌了。”

白梅道:“这么说来,咱们就应该把他打倒算了,至少,应该废了他的武功。”

陈长青道:“唉!这就是咱们吃亏的地方,如是换了他们,六指神魔非死不可。”

两个人一面谈话,一面向前行去。

白凤等鱼贯相随在陈长青等身后而行,静静的听两人谈话,却没有一个人插口多问。

只听白梅说道:“老叫化,我越想越不对,那小宅院中,绝不止六指神魔一个人?”

陈长青道:“还有什么人?”

白梅道:“一帖回春。”

陈长青道:“是不是一帖回春,我不知道,但那小宅院中,还有别人,确实不错。”

白梅道:“这个,你早知道了。”

陈长青道:“是!我早知道了。”

白梅道:“为什么不早说?”

陈长青道:“说了又如何?”

白梅道:“咱们应该进去TXTGOGO?也许会找出一帖回春。”

陈长青道:“找出他又能如何?他们有千条汁,我们有老主意,等他们该现身的时候,自会出身,现在,还有不着打草惊蛇。”

白梅道:“老叫化子,你好像已经胸有成竹?”

陈长青回顾了一眼,笑道:“丐帮中的高手,来了很多,最好能找出他们大批人手,大家决战一场。”

白梅道:“老叫化子,咱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想法子找到宗一志,所以,能够拖延动手的时间。就拖延动手的时间。”

陈长青道:“好!你和无极门中人,想法子找人、救人,老叫化子和丐帮中人,专门对付敌人。”

白梅道:“好吧!不过,贵帮中人,最好能与咱们配合一下。”

陈长青笑一笑,道:“这个,白兄放心,救出宗一志,也是咱们丐帮的心愿……不过……”

白梅道:“不过什么?”

陈长青道:“这万花园如此庞大,咱们又如何知道他们藏在何处呢?”

白梅道:“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老夫一直在想,想不出一个办法出来?如何能找到宗一志?”

陈长青道:“所以,咱们在慢慢的碰碰运气,如若漫无头绪的找,如何才能找到,这要用些心机了。”

白梅道:“现在,咱们到哪里去?”

陈长青道:“虎栅,这应该是万花园中最危险的地方了。”

白梅道:“老叫化子,你是说那栅中之虎,可以出来伤人?”

陈长青道:“如若只是纵虎出来伤人,那反而不足为奇了,所以,我想们的伎俩,决不止此。”

白梅道:“虎栅之中,都是虎,除虎之外,还有别的什么呢?”

陈长青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那虎栅之中,一定有很可怕的埋伏。”

白梅道:“照池天化的说法,这万花园中,最可怕的不是虎栅,而是鲤池。”

陈长青道:“鲤池虽然可怕,但必须有一个先天的条件。”

白梅道:“什么要件?”

陈长青道:“先要人掉人水中才行。”

白梅道:“但是咱们只要不跳入水中,那鲤池就无法伤人了。

陈长青道:“他们自会有一种办法,把人推入水中。”

白梅道:“什么办法?”

陈长青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反正,万花园,表面上是一个人人可以游玩的风景区,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充满着凶险的地方。”

说话之间,已到了虎栅外面了。

所谓虎栅,就是用碗口粗细的树身,作成了一个圆形木栅,栅高一丈五尺,以地理形势,环绕而成栅壁。

在木栅之内,养了一群猛虎。

栅内地形很宽大,不下两亩地大小,猛虎活动的地方,也相当的大,所以,栅中之虎,一个个都生气勃勃。

偌大的虎栅,不见人踪。

白梅站在栅门口外,向里面探了一阵,缓缓说道:“陈兄,你瞧出了什么没有?”

陈长青道:“老叫化正在想,这虎栅之内,不见喂虎的地方。”

白梅道:“兄弟也是觉得这一点可疑,以这等生猛之虎,不像食用一般的食物。”

陈长青心中默数了一下,栅中共有一十八只猛虎,一天要吃多少东西,这些东西,如都是鹿羊之数的活物,那要多少只才够,日久天长,这数字十分惊人。

白梅心中也在暗自盘算,虎食之物,必有一些渣骨留下,这样长的日子,不可能打扫得如此干净,为什么连一点骨渣之物,都未留下呢?

这时,散分在栅内的猛虎,都缓缓集中过来,十八只老虎,三十六只眼睛,都集中向几人身上。

每一时虎目中,都暴射出一种饥渴的眼光。

忽然间,一阵很低微怪异声音,混入了虎啸之中。

连绵不绝的虎啸之声,顿然间停了下来。

虎栅,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

但虎群并未散开。仍然云集一处,望着人群出神。

陈长青冷冷说道:“这栅中之虎,经过了很严格的训练,在人的控制之下,对付起来,只怕是更困难了。”

白梅道:“奇怪,咱们经过了鲤潭,到了虎栅,为什么,他们一直不肯动手?”

陈长青道:“还没有到时间。”

白梅回顾了一眼,道:“这虎栅,似乎是万花园最后的地方了,他们还不动手,准备在那里动手了呢?”

陈长青道:“他们在等……”瞥见人影闪动,一个白衣人,越过虎栅而来。

只见他在虎栅之中借脚两次,人已越过虎栅,飞落到了陈长青等身前。

陈长青双目盯注来人身上,冷冷说道:“你是……”

白衣人神情肃然,冷冷说道,“你叫陈长青?”

陈长青道:“正是老叫化子。”

白衣人道:“那很好,你拿命来吧。”

陈长青道:“你要杀老叫化子?”

董川突然一上步,道:“朋友,你放肆得很,陈老前辈是何等身份之人,自怎会和你动手?”

白衣人右手握在了剑柄之上,道:“闪开。”

董川长剑出鞘,道:“阁下先胜了董某人手中之剑,再和陈老前辈动手不迟。”

忽然间,寒光一闪,一道冷芒,直向董川击去。

董川长剑横举,当的一声,封住了白衣人的剑势。

双方立时,展开了一场恶斗。

那白衣剑手连攻了百招,还未击倒董川,心中不自禁的焦急起米,头上也见了汗水。

心中急躁,本是一个剑手的大忌,以这白衣人的剑十修养,实已到了第一流剑手的境界,何以竟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只听白衣剑手发出一声怒啸,身躯突然腾空而起,一飞冲天,足足有三丈多高。

但见他盘空打了一个旋转,头下脚上,飞泻而下,手中长剑,幻起了一片剑花,直落而下。

这是凌厉绝伦的一击,连人带剑,直向董川撞了过来。

白梅大声喝道:“董川,不要慌张,老夫助你一臂之力”,喝声中连发两掌,击向白衣人。

董川也暗暗咬牙,运集了全身功力,挥剑向上迎去。这是生死存亡的一击。

只闻金铁交击一响,两条人影一错而过,双方的剑上,都见了血。白衣人伤右前胸,衣衫开裂,现出了一道半尺长短的血口。

伤处的鲜血像泉水一般,涌了出来。

董川伤在肩上,血水也染湿”了半个衣袖。

白凤快步行了过来。低声道:“孩子,伤得重吗?”一面取出金创葯亲手包扎董川肩上的伤势。

董川活动一下执剑的右臂,道:“还未动到筋骨,只是一些皮肉之伤……”

只见那白衣人突然飞身而起,直向虎栅中跃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