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19回 神勇诛猛虎

作者:卧龙生

陈长青一皱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梅道:“他要舍身饲虎。”

说话之间,那白衣人扑入了虎群之中。

也许他身上的血腥气,引起了群虎的食慾,只听一阵虎啸扑了上去。

但见群虎一阵扑嚼,片刻之间,那白衣人,已被吃得一点不剩。

陈长青呆一呆,道:“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个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勇气,当真是叫人害怕,老实说,老叫化就没有这个勇气。”

白梅道:“拼死扑杀,我姓白的不怕,若是说到要我去让老虎吃掉,我姓白的也缺乏这份勇气。”

这时,白凤已包扎好了董川的伤势,快步行了过去。

十八只饥饿的猛虎,吃了一个人,那只不过是刚刚引起他们的食慾。

所以,每一只猛虎,都现出一种饥饿难耐的形相。

白凤望了那栅中猛虎一眼,不禁心头一震,沉声说道:“爹!你看,那些老虎双目之中,似乎是都冒出了怒火。”

陈长青、白梅,同时转头看去。两个人同时一呆。

他们发现老虎的眼睛,放射出一种特殊的凶光,不是一般老虎的目光。

陈长青道:“白兄,情形有些不对。”

白梅道:“是……这些老虎,似乎是中了邪一般,一个个都想要找人吃似的。”

陈长青道:“老叫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老虎,诸位,都要多小心了。”

白梅道:“不行,这地方,咱们就算能对付了这些老虎,也必然有很多的伤亡……”

陈长青道:“白兄的意思是……”

白梅道:“咱们既然无法阻止这些老虎出栅,但至少,咱们可以选一个对咱们有利的地形。”

陈长青道:“快些后退。”

只听一声怪啸,虎栅突然倒下了一片。

不是一道栅门,而是整个一片栅墙,倒了下来。

完全出了几人意料之外,一群猛虎,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向外冲了出来。

带起了一阵强烈的腥风,分别向几人扑了过去。

神出、鬼没,同时向中间集拢,一面高声说道:“快些集中一处,退不及了。”

其实,用不着神出、鬼没呼喝,陈长青,白梅、已然向中间集拢。

这两人江湖经验丰富,应变之能,自非董川等人能及。

白凤右手中长剑挥出,左手却牵着董川,行入了人群之中。

陈长青、白梅、神出,鬼没,分占四个方位。

白凤和董川却被挤在中间。

虎扑速度极快,陈长青等也不过刚刚布好拒虎之阵,三头猛虎,已然疾如流星扑到。

血口大张,利爪森森,窜向了人群之中。

陈长青、白梅、神出、鬼没、白凤、董川,全都亮出了兵刃。

刀光剑影,结成了一片拒敌的光幕。惨厉的虎啸声中,两头巨虎,被生生杀死,另一头,却被白凤一剑,划破胸腹,鲜血喷洒中,越过了几人而去。

但它白森森的爪尖,已然抓中白凤的肩头,衣服破裂,肩头上也见的爪痕。

白凤本来不致受伤,但她为保护童川,身躯向外伸长了一些。

董川急急说道:“师娘,你伤得重吗?”

白凤道:“不妨事,一点皮肉之伤。”

但闻虎啸震耳,群虎像浪一般,一波接一波的扑了过来。

这些老虎都是受过训练的,群豪兵刃、暗器齐施,杀死了六只,但余下的十二只,仍然不退。不过,虎群的攻击,也暂时停了下来。十二只老虎,站在一丈开外,作出了扑击之势。

群豪这一阵对虎搏杀,也都有些疲累的感觉,借机休息。

陈长青长长吁一口气,道:“咱们有人受伤吗?”

神出、鬼没同时应道:“回长老的话,弟子被虎爪伤了手臂。”

陈长青道:“伤得重吗?”

神出道:“不重,一点皮肉之伤,不过,伤处微觉发麻,虎爪之上,似是有毒,”

陈长青道:“你们带有葯物吗?”

神出道:“弟子等已经服下了避毒丹。”

陈长青道:“虎群凶猛,如若他们爪上再有毒,今日单是虎群,就够咱们应付了。”

鬼没道:“请示长老,可否吹起竹哨,召请救兵?”

陈长青道:“眼下情形,不宜再拖延下去……”

只听一阵奇怪啸声,传了过来。

那作势慾扑的虎群,突然转身奔回虎栅之中,群虎又被关入了栅中。

白梅一皱眉头,道:“奇怪,这些虎群,为什么突然回入栅中,难道咱们这几条命,在他们眼中,还不如几只猛虎?”

陈长青道:“这虎群分明在那种怪啸声操纵之下,至于他们为什么召回虎群,那就有些难解了。”

谈话之间,瞥见两条人影,疾如流星一般,奔了过来。是成中岳和楚小枫。

白凤道:“小枫,他们几时进来的?”

楚小枫道:“弟子和成师叔进来一会了。”语声一顿,接道:“师娘,可有人被虎抓伤吗?”

白凤道:“我,还有两位丐帮兄弟。”

楚小枫道:“弟子这时有葯物,快些服下。”

白凤接过一粒白色的葯九道:“小枫,这是什么葯?”

楚小枫道:“专门疗治虎爪上奇毒之葯,师娘快些服下。”

神出、鬼没,各自服下一粒。

陈长青道:“来!老叫化也服一粒。”

白梅也要了一粒葯物服下。

敢情,在场三人,除了董川之外,所有的人,都受了伤,

只不过,怕影响到人心,几人都没有说出来罢了。

白梅笑一笑,道:“小枫,幸好你及时送来这一瓶葯物,要不然,咱们都会死在那淬毒的虎爪之下了。”

陈长青笑一笑,道:“白梅,假如非小枫及时而来,老叫化也只好先召来救兵再说。”

白梅道:“那岂不破坏了全局。”

陈长青道:“其实,召人来也救援不及,这些毒,很强烈,不出半个时辰,定会发作。”

白梅道:“陈兄虽然没有说,兄弟也感觉得到,那些猛虎,只要再有一阵扑击,咱们都别想生离此地了……”,语声一顿,

接道:“小枫,我倒要问问你,这些猛虎,怎么会突然回到了栅中?”

成中岳道:“小枫把他们叫回去的。”

白凤道:“小枫能把这些猛虎叫回去?”

成中岳道:“是!小枫精音律之学,听过那种指挥这猛虎的号角声后,立刻了解了个中机巧,我们先向那人逼出了解葯,然后小枫取过了号角,吹了那种声音,那些猛虎,就退回栅中

回顾了楚小枫一眼,笑道:“小枫不但精音律,而且,又观察入微,他早已看到了那操纵木栅的机关了,伸手拔动了机关,那倒下的栅壁,就自动恢复了起来。”

白梅道:“原来如此。”

白凤道:“中岳,那控制这虎栅的机关在何处?”

成中岳道:“师嫂,这万花园表面上是一个供人游赏的花园,事实上,却是一个步步危机、布置十分诡秘的地方,那操纵虎栅的地方,就在七丈外那片花丛之下。”

白凤道:“花丛之下?”

成中岳道:“对!花丛之下,如非小枫心思细密,我们也不会发觉。”

陈长青道:“走!咱们去把控制虎栅的机关破掉。”

成中岳道:“这个,不劳前辈费心,我们早已把机关毁去,就算他们现成的土木工人在此,也不是一个两时辰内,可以修好,除非栅中之虎,可以越栅而过,它们决不会再出来了。”

陈长青点点头,道:“小枫,你们怎么混进来的。”

楚小枫道:“晚辈和成师叔商量了一下,觉着这万花园的范围如此之大,必有一两个可以进入的地方,所以,我们就找到了一个可以偷入园中的地方。”

陈长青道:“没有被他们发觉?”

楚小枫道:“没有,晚辈觉这万花园中,利用了花木,掩遮去很多的机关隐秘,所以,晚辈也就利用他们的布置的花树,隐身而入,幸好未被他们发觉。”

白梅道:“嗯!借敌人布置隐身而入,小枫,你真不错。”

楚小枫道:“老前辈,晚辈和成师叔在花丛中穿行而入,发觉了一件事!”

白梅道:“什么事?”

楚小枫道:“那些花丛之中,都有了很多阴险布置……”

白梅道:“哦!”

楚小枫道:“花丛之中,有很多交叉的细线,晚辈曾经试验过一次,牵动一线立时有毒针射出。”

白梅道:“这个,两个丐帮的兄弟,已经见到过了。”

楚小枫道:“晚辈由此推想到,他们可能会在花丛里埋伏有人……”

董川接道:“师弟,那花丛中,既然凶险处处,他们的人手,也无法在花丛之中活动。”

楚小枫道:“小弟怀疑,那花丛地下,可能会有地道。”

董川道:“地道?”

楚小枫道:“是!这万花园中人数很多,为什么忽然间不见了。”

董川道:“师弟的意思是……”

楚小枫接道:“小弟觉着,他们很可能藏在地下,这万花园中房舍不多,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就是地下了。”

董川道:“对!他们能把控制这虎栅的机关,建在地下,自然也可能在地下建通道了。”

白凤道:“小枫,咱们要如何对付?”

楚小枫道:“咱们不能挖地三尺,毁了这座万花园,而且,咱们的人手也不够。”

董川道:“师弟,这么说来,咱们没有办法应付了。”

楚小枫道:“小弟还没有想出好办法,一时之间,咱们也大法找到地道入口之处。”

陈长青道:“眼下只有等他们发动了。”

董川道:“陈前辈,晚辈觉着,等敌方发动,何如咱们自己引他出来?”

陈长青道:“不错,引他们出来,但不知用什么法子,才能把他引出来?”

董川道:“其实,晚辈的办法,该是逼他们出来。”

陈长青道:“引他们来也好,逼他们出来也好,用的什么方法?”

董川道:“火!放一把火,烧了他们这些花树。”

陈长青回顾了一睛,点点头,道:“这倒也是个可行之法”。

董川道:“他们烧了迎月山庄,咱们放一把火,也不过是还以颜色。”

楚小枫低声道:“掌门师兄,这把火不能放!”

董川道:“为什么?”

楚小枫道:“这万花园中,是一处很有名的地方,一旦起了大火,必将引起附近人的注意,人潮涌来,那岂不是找来了很大的麻烦,再说,这一把火,也可能会烧去所有的证据”。

董川点点头,道:“对!师弟说的不错,这法子用不得。”

楚小枫道:“他们苦心安排,把咱们引入万花园,必然是早有准备了,我想他们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所以,不要担心怕他们不会发动。”

白梅道:“老叫化,咱们是不是要自己选个和他们决战的地方。”

楚小枫道:“不错,咱们自己找一个可以和他们动手的地方。”

白梅沉声道:“老叫化子,你是不是要和他们联络一下。”

陈长青道:“暂时不用了。”

白梅道:“老叫化,你是否能确定他们都已来了。”

陈长青笑一笑道:“这一个,白兄可以放心,不但丐帮来了不少的人,而且排教也来了很多人。”

白梅说道:“哦!”

陈长青道:“老叫化担心的倒是另一件事。”

白凤急急说道:“什么事?”

陈长青道:“我担心他们发觉了敝帮和排教中人已经大批赶到,他们按兵不动。”

白梅道:“老叫化,咱们回头去……”

陈长青道:“到哪里?”

白梅道:“想法子,去把六指老魔头给擒下。”

陈长青道:“纵然把他生擒下来,只怕他也没有什么重要线索告诉咱们,何况,他为了妻子的安全,必然全力出手拼命,就算能生擒了他,咱们也将付出很大的代价。”

白梅道:“话是不错,不过,咱们总不能坐在这里等他们发动。”

楚小枫道:“老前辈,晚辈倒觉得,现在,咱们应该先做一下件事。”

白梅道:“什么事?”

楚小枫道:“叫他们很痛心,也许会逼他们提前发动。”

白梅道:“小枫,你在老夫面前,也卖起了关子来,快些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神勇诛猛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