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02回 荒谷现魔踪

作者:卧龙生

王总管道:“唉!今天早上,他还替马匹加了料,我来马房查看,还瞧不出什么异样,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我再看他,他已经脸色铁青,全身冷汗,话也说不清楚了。”楚小枫道:“这不可能啊……”

王总管叹息一声,道:“小枫,这是真的,铁一般的事实,不容你不信。”

楚小枫道:“他的灵柩呢?”

王总管道:“埋了,他孤苦一人,无亲无故,夫人传话,盛殓入棺,由我率领府中上下人等,奠祭一番,而且,夫人也亲到灵前,行礼致祭,申时左右,就运出府外埋葬了。”

楚小枫呆呆的站着,脸上是一片凄凉、茫然混合的神色,似乎是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王总管一皱眉头,道:“小枫,你好像很悲伤,怎么!你和老陆之间……”

楚小枫心中警觉,脸色一整,恢复了常态,接道:“晚辈常来洗马,和陆老伯言谈甚欢,骤然间不见老人家,内心确有着惘然若失之感。”

王总管一笑,道:“老陆很少和人交谈,看来,你的缘人实在不错。”

楚小枫笑一笑,道:“总管,陆老人家的遗体,埋葬何处?”

王总管道:“怎么,你还要去那坟上吊祭一下么?”

楚小枫道:“陆老人家熟悉马性,告诉了我不少养马的知识,想不到他骤然间撒手人寰,晚辈到坟前吊祭一番,也不过是聊表心意。”

王总管道:“小枫。你读书多一些,果然是与众不同,老陆埋在庄西二里处浅山坡中,新坟黄土,一眼可见。”

楚小枫一抱拳,道:“多谢总管指点。”

晚饭之后,楚小枫淋浴更秀,离开了迎月山庄。

这地方,他已经住了将近十年,很快找到了那座新坟。

那是无极门所有的私地,一片绿油油的浅山坡上,果然有一座新坟,新坟虽不大,但却独占一大片山坡。

坟前纸灰很多,想来,那王总管在这坟前烧了不少的纸钱。

一个流浪江湖的老人,无亲无故,死后能有这样一个局面也算不错了,但楚小枫的心中,一直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老陆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虽然黄土新坟,横陈面前,但楚小枫不相信他真的死去。

这己是黄昏时分,楚小枫撩起长衫。跪在新坟之前,低声说道:“老前辈一代奇人,赐赠剑谱,冕辈已如约焚毁,特来禀告灵前……”

仰天吁一口气,道:“昨日得承教诲,想不到今日已人天永隔,前辈阴灵有知,请受晚辈一瓣心香。”恭恭敬敬在坟前大拜了三拜。虽然,他行礼如仪,但内心之中,依然没有完全接受老陆死亡的事实。求证之法,只有掘坟启棺,一睹遗容。

楚小枫内心之中,确也有这一股冲动,但他又怕万一陆老伯确己死去,这等作法,岂不是大为不敬了!

何况,掘坟启棺之事,一旦传入师父耳中,必将追问原因,那时,既不能据实禀告,又不能谎言相欺。想了想,楚小枫打消了求证的念头。

天色黑了下来,迎月山庄中,已经点起了灯火。楚小枫在那座新坟之前,已经跪了半个时辰之久。

忽然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七师弟。”

楚小枫霍然一惊。飞身而起,回头看去,只见董川背着双手,缓步行了过来。

拍拍身上尘土,楚小枫快步迎了上来,抱拳一礼,道:“见过大师兄。”

董川笑一笑,道:“师弟,这座新坟是……”

死了个看马的老陆,算不得什么大事,董川还未听到消息。

楚小枫道:“是看马的陆老人家。”

董川哦了一声,道:“看马房的老陆?”

楚小枫道:“是!昨晚上,他还帮我洗马,想不到今天上午竟急症暴毙。”

董川道:“师父通达医道,如若师父在家,也许能救了他。”

楚小枫道:“唉!真是富贵若浮云,生死一瞬间。”

董川道:“小枫师弟,你对他大礼参拜,如对尊长,你与老陆之间,有如许深挚的情意么?”

楚小枫心头一震,忖道:“看来,我这举动,已然引起了大师兄心中之疑?”

但他对此,早经熟虑深思,万万不能泄露老人家赐赠剑谱一事,镇静了一下心神,缓缓说道:“大师兄有所不知道,这位陆老人家,对小弟似乎特别投缘,每次小弟洗马,他都动手帮忙,而且,告诉了小弟不少识马之术。”

董川哦一声,道:“他虽是一个看马老仆,但死后却能得师弟大礼参拜,长跪赁吊,他可含笑九泉了。”笑一笑,接道:“七师弟,你是否感觉到老陆这个人,有些怪异之处?”

楚小枫道:“小弟确有此感,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董川一上步,也对新坟拜了一拜,道:“死者为大,小弟也拜他一拜。”

他心中本对楚小枫这等大礼叩拜一个看马人的举动,有些怀疑,但因楚小枫对答得体,消去了董川心中不少疑念。

消去不少疑念,但并非全消,只是董川未再多问下去。

楚小枫生恐董川再谈此事,转过话题,道:“大师兄,那位欧阳先生,为什么要养那么多胡蜂?”

董川笑一笑,道:“七师弟,此不但师兄不知道,就是师父,只怕也无完全了然,但如七师弟想知晓内情,那就不难问得出来了。”

楚小枫呆了一呆,道:“我要问谁?”

董川道:“就目下所知,知晓胡蜂作用何在的,恐怕只有两个人!”

楚小枫道:“哦!”

董川道:“一个是那养胡蜂的欧阳老先生,一个是那位青衣姑娘。”

楚小枫道:“大师兄,这两人,小弟都不熟啊!”

董川低声道:“这一点,你尽可放心,只要你敢开口,那位姑娘,定然会告诉你。”

楚小枫道:“只怕小弟不敢开口。”

董川道:“咱们必须弄清楚那胡蜂作用,你问那位姑娘时,要选定适当的地方,时间。”

楚小枫道:“什么样的时间、地点,才算适当呢?”

董川道:“师父不在面前的时间。”

楚小枫道:“大师兄,如若此事是人家私人之秘,咱们又当如何呢?”

董川道:“小师弟,以小兄的看法,不像是隐有什么私人之秘,纵然真是,咱们也得查问清楚,不过,咱们不再告诉别人就是。”

楚小枫沉吟了一阵,道:“小弟尽力而为就是。”

董川道:“我找你,就是想说这几句话,想不到,你已离开了住处……”语声一顿,接道:“小枫师弟,我记得,你和老陆,接触并不太多,怎会有着如此浓厚的情意。”

楚小枫道:“原因我已经说过了,大哥,对陆老人家的死,我震惊多于情意,唉,一天之隔,一个好好的人,就撒手人间,昨宵言犹在耳,今日幽冥永隔,怎不叫不弟感慨万端呢?”

董川道:“原来如此,小枫,别误会大师兄是在追查什么,咱们师兄弟同门八九年了,但过去,咱们都太小,知道的事情不多,而且,也集中心神练武,兄弟虽然日夜相见,但我们彼此之间,却是相知不多。七师弟,师父今日几句话,无疑在小兄的肩上,压了一副千斤重担,七弟,你读过万卷书,胸怀博大,小兄是自叹弗如,但我对师门,却有一份忠诚无比之心,细想二师弟和九师弟这几年的作为,实在有很多使人不满之处,二师弟太阴沉,九师弟太邪气,小兄细想两个人作为,越想疑点越多。”

楚小枫道:“大师兄发现了什么?”

董川道:“今日,师父不说这些话,不交给小兄一个担子,小兄也许不会想这么多,但今日师父给我的压力太大了,使我想起了两年前一件事。”

楚小枫道:“什么事?”

董川道:“也在这一个地方,二师弟和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见面……”

楚小枫接道:“那是什么样的人?”

董川道:“我没有看到,所以,这件事,我也一直没有对人说过。”

楚小枫道:“二师兄发觉了没有?”

董川道:“奇怪的就是这一点,咱们几个师兄弟中,除了你的造诣,叫人有些莫测高深之外,小兄相信不论哪一门工夫,我就不会再输别人,但二师弟却是先发现了我。”

楚小枫道:“哦!”

董川道:“当时,我没有想这么多,但如今想来,却是疑窦重重。”

楚小枫道:“大师兄,你既没有看清楚,那就武断二师兄和人在此见面。”

董川道:“当时,我虽然还很嫩,但我清楚的记忆着,我在和老二谈话,看到一条人影破空而去。”

楚小枫道:“当时,大师兄没有呼叫吗?”

董川道:“没有,也许当时我还无法确定那是一个人,飞得太高了,也太快,但三个月前,我学会了“潜龙升天”那一招武功,如今再回忆那天晚上见到的,小兄已可确定是一个人了。”

楚小枫道:“以后呢?”

董川道:“当时,你二师兄对我说,他睡不着,到这里练夜功,我心中虽疑念未消,但也信了十之七八,但如今想起,老二说的全是谎言。”

楚小枫道:“以后,还见二师兄来过这里?”

董川:“以后,没有再见过他们。有一段时间,老二更阴沉、孤独,大约,他觉着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师父,但我一直没有说,而且,两天之后,我就淡忘了那件事,我也没有告诉过师父。”

楚小枫道:“大师兄,这件事的确有些可疑,不过,我们也不能肯定二师兄就有轨行动,所以,我觉着,我们应该再求证。”

董川道:“这就是找你的原因,我们出师在即,师兄弟们,也许会暂时分手,离家将近十年,大家都应该回家看看父母了,算起来,可能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希望能平安渡过,不要发生什么事情。”

楚小枫呆了一呆,道:“大师兄,这怎么会呢?”

董咱道:“七师弟,我说不出很通达的道理,但我觉着,如是有什么事,应该就在咱们艺满出师时发生,师弟,事情确定了,就不会再等待下去……”

楚小枫接道:“大师兄说的是,咱们出师大礼,在无极门中,也算是一件大事,可能会有不少远客,到来致贺,那一阵,可能很混乱,如是真有人别有用心,想从师父手中,求到一些什么?也该有了结果……”

董川接道:“对!小兄就是这个意思,已得到手,他们用不着再等什么?如是还没有得到,己成定局,似乎是也用不着等下去了。”

楚小枫道:“大师兄对此事,是否已经有成竹在胸?”

董川道:“还没有,七师弟,你人缘好,年纪轻,嘴巴甜,出身书香世家,别人都对你别眼看待,除了在无极门学武之外,全身不沾一点江湖气,……”笑一笑,接道:“最高明的是,你懂得藏锋饮刃,不事炫耀,别人也许不知道,但大师兄心中明白,真正承继了师父真传的是你,但你在表面上,却不肯露出锋芒,师父心中明白,但他人家不肯说出来,其他的人,我相信,都没有瞧出来……”

楚小枫接道:“大师兄,你……”

董川道:“七师弟,不要争论,大师兄说的话,是真是假,你心中明白,反以,我要你做一件事,为师门安危,也算替大师兄帮忙。”

楚小枫道:“大师兄吩咐,小弟万死不辞。”

董川道:“好!你将帮我,使小兄增强了不少信心、勇气……”沉吟了一阵,接道:“由明日开始,你替我暗中监视二师兄和九师弟,最好能和他们接近一些,你为人随和,平日和他们都处得不错,唉!同门师兄弟,本不该用什么心机,尤其是我这个做大师兄的,实不该教你如此,不过,我忘不了那件往事。”

楚小枫道:“我明白大师兄,小弟虽非出身江湖之家,但这些年耳濡目染,也听到了很多的江湖中事,防患未然,小弟自当尽力而为。”

两人回到山庄,宗一志已快步迈上来,道:“大师兄,七师兄,你们到哪里去了?”

楚小枫道:“有什么事?”

宗一志笑道:“成师叔找你们。”

董川出了一声,道:“在哪里?”

宗一志道:“还在花厅中等你们。”

董川道:“走!咱们快些去。”

宗府的花园很大,一面是花园,一面练武的场所。

荷花池旁,有一座花厅,花畦环绕,景物雅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荒谷现魔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