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20回 至诚服三花

作者:卧龙生

红牡丹道:“瞧不出,你这嘴已很会说话。”

“楚小枫笑道:“姑娘既然承认是万花园中人,想来,也敢承认别的事了。”

红牡丹道:“那要看什么事了,有些事,我也不知道;有些事,我虽然知道一些,可是不能说出来了。”

楚小枫虽然经过了易容,却无法掩遮那一股特异的气质,所以,红牡丹似乎很喜欢和他聊聊。

楚小枫道:“我想知道,这万花园中的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红牡丹道:“这个么,我是知道一些,不过,这是属于不能说的事。”

楚小枫道:“姑娘,如是你不说,就可能丢了性命,不知道你是否愿说?”

红牡丹道:“我实在看不出来,我会有什么危险?”

楚小枫道:“有些危险,是突如其来的,譬如说……”,突然一抬右手,寒芒一闪,冷森森的剑气,已然逼上了红牡丹的咽喉。

好快的拔剑手法,红牡丹呆住了,双目盯注在楚小枫脸上瞧了一阵,道:“你,你是什么人?”

楚小枫道:“小弟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红牡丹冷冷接道:“我在江湖上走动了多年,见识过不少快剑,但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快法,想来阁下,定非无名之辈!”

楚小枫道:“姑娘,我想知道一些关于万花园中的秘密,绿荷,黄梅、红牡丹,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想来,你决不会愿意,死在我这个无名的剑手手上。”

两个人各问各话,彼此之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楚小枫一面说话,一面轻轻向前一送长剑。

剑尖刺破了肌肤,鲜血汩汩而下。

红牡丹惊魂出窍,想不到他真的下得了的手,呆了一呆,道:“你真的要杀我?……”

楚小枫道:“对!真的要杀,在下刚刚出道,杀几个江湖上的名的人,她好扬名儿”。

红牡丹道:“我说过,我知道的事情不多。”

楚小枫道:“那就捡你知道的说。”

红牡丹实在不愿意死,尤其不愿意死在一个默默无闻之人的剑下。

楚小枫表现出的冷静、潇洒,又叫人难测高深,似乎是随时可以推出手中的长剑。

红牡丹完全被震慑住了,一肚子门道、鬼计,就是施展不出。

楚小枫轻轻吁一口气,道:“你说不说?”

红牡丹道:“说?说什么呢?”

楚小枫道:“这万花园中,是不是有一个囚人的地方?”

红牡丹道:“囚什么人?”

楚小枫道:“重要的人犯?”

红牡丹道:“有。”

楚小枫道:“在哪里?”

红牡丹道:“地下,这万花园重要的地方,都,在地下。”

楚小枫道:“姑娘,能不能带我们去?”

红牡丹道:“可以,不过,这地道和一般的地道不同……”

楚小枫道:“所以,咱们才要姑娘带路。”

红牡丹道:“就算我带路,也一样充满着凶险。”

楚小枫道:“一旦有凶险发生,先死的必是姑娘。”

红牡丹道:“我一个人的性命,换到你们如此众多人的生死,死而何憾?”

楚小枫笑一笑道:“姑娘,你错了,你认为,我们都陪着你吗?”

突然出手,点了红牡丹三处穴道,接道:“走吧!”

红牡丹神色一变,道:“到哪里?”

楚小枫道:“地道。”

红牡丹道:“什么人陪我去?”

楚小枫道:“我。”

目光一掠神出、鬼没、成中岳道:“诸位请在此等候片刻。”

这时,大家都已对楚小枫产生了极强的信心。

成中岳道:“小枫,你要小心一些。”

楚小枫道:“弟子知道。”

红牡丹突然回头一笑道:“走吧!,我替你带路,不过,你要跟紧一些,地道中纵横交错,十分复杂,万一你不小心,走迷了路,可别怪我。”

楚小枫淡淡一笑,道:“我只望你记着一句话,发生任何变化,你都会死在我的剑下。”

红牡丹未再签话,举步向地道中行去。

楚小枫紧随身后。

行约丈余左右,已然前无去路,到了一堵墙前。

楚小枫道:“姑娘,现在咱们应该如何进去?”

红牡丹道:“这里有机关,只要伸手一推,立刻有门户出现。”

楚小枫道:“哦!”

红牡丹道:“可是,我的双臂,却被你点了穴道。”

楚小枫道:“为什么不用脚?”

红牡丹道:“那地方太高,只怕我跳不上去。”

楚小枫道:“告诉我在哪里?”

红牡丹一挺前胸,左rǔ点壁道:“在这里。”

楚小枫哦了一声,挥剑点去。

果然,一阵波波之声,传入耳际,紧接着一声蓬然大震。

身后落下来一道墙壁堵住归路。紧接着眼前的地道,突然开朗。

楚小枫点点头,道:“好巧妙的设计。”

红牡丹笑道:“堵住归路的是一道铁门,只怕咱们回不去了。”

楚小枫道:“哦!你仍然动了手脚。”

红牡丹笑一笑,道:“杀了我,你可能永远困死此地,所以,你最好别冲动。”

楚小枫道:“那你准备和我谈条件了。”

红牡丹道:“不错啊!”

楚小枫道:“好!你说吧?”

红牡丹道:“这是一片绝地,我如死了,你非困死在此地不可。”

楚小枫道:“那倒未必,我先杀了你,也许我还有机会。”

红牡丹道:“兄弟,何必呢?看你一点年纪,只怕还没有成过亲吧”

楚小枫心中突然冒起一股怒火,但他还是忍了下去,笑一笑道:“你准备嫁给我?”

红牡丹道:“大姐确有这个意思,只怕小兄弟看不上我。”

楚小枫道:“你说对了。”

红牡丹道:“所以,咱们不妨作几日露水夫妻。”

楚小枫道:“以后呢?”

红牡丹道:“我想法子,把你给带出去。”

楚小枫道:“这就是你的条件?”

红牡丹道:“对!”

楚小枫道:“万花园中,不少高手,想来,你应该有几个朋友才是。”

红牡丹道:“朋友是有,不过,我都不太合意。”

楚小枫道:“可惜,在下没有这份兴致。”

红牡丹道:“生不能成夫妻,那就只有一条路,死同一穴了。”

楚小枫暗暗忖道:“这丫头,看来倒不似恐吓之言,必得用一点手段才行。心中念转,淡淡一笑,道:“红牡丹,是不是咱们成为朋友之后,你就可以带我离开此地?”

红牡丹道:“不错啊!”

楚小枫道:“唉!我倒有一点替你担心起来!”

红牡丹道:“担心,担心什么?”

楚小枫道:“我担心你背叛了万花园,天下虽大,只怕也难有你立足之地。”

红牡丹笑道:“你想的很多啊!”

楚小枫道:“在下想事情,一向想的很多,咱们既然做了朋友,总不能,长年的亡命天涯。”

红牡丹怔了一怔,道:“你说什么?”

楚小枫道:“我说,你如背叛了万花园主,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

红牡丹点点头,道:“会派人追杀我。”

楚小枫道:“这就是了,那时间,咱们岂不是要亡命天涯么?”

红牡丹道:“哦!这么说来,你好像真的很关心我了。”

楚小枫道:“姑娘,这是一个结,这个结,如不解开,咱们生离此地,还不如埋骨在此好。”

红牡丹道:“能多活一天,为什么不多活一天呢?”

楚小枫道:“如是咱们每天被人追杀,活着也是痛苦,那就不如死了的好。”

红牡丹道:“小兄弟,你说的是真话?”

楚小枫道:“如是你想不出自保之策,就算在下说的句句实言,又有何用?”

红牡丹沉吟了一阵,道:“你和丐帮中人一起来,想是和丐帮很熟了。”

楚小枫道:“很熟,很熟。”

红牡丹道:“那很好,如若丐帮肯伸援手,咱们就不怕了。”

楚小枫道:“咱们躲到丐帮去?”

红牡丹道:“对!咱们躲到丐帮中,万花园的势力虽大,但他们还不敢对付丐帮。”

楚小枫道:“这个,只怕不大方便,在下出身无极门,如若投入丐帮,不但犯了武林大忌,而且,师门规戒,也不会容我,那时,追杀我们的,又多个无极门了。”

红社丹道:“无极门只靠一个宗领刚,这宗领刚已经死了,迎月山庄,也毁于一把大火之中,你还担什么心?”

楚小枫心中暗道:入门了。但他并不太急,转弯抹角的说道:“但无极门中,还有人,先师断气之前,已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我大师兄……”

红牡丹接笑:“你师兄你也害怕么?”

楚小枫道:“这个当然啦,他既是我师兄,自然是样样比我强了,我怎么会不怕他。”

红牡丹道:“难道你那位师兄,拔剑比你还要快?”

楚小枫道:“一点也不错,他是师兄,拔剑自然比我要快。”

红牡丹道:“你们无极门的青萍剑法,我见识过,但绝对没有这么一个快法。”

楚小枫道:“青萍剑法有了很大的精进,所以,才被你们万花园主视若眼中之钉,火焚迎月山庄,毁去了无极门……”

红牡丹没有替万花园主辩驳,却接口说道:“如是无极门中的拔剑手法,人人都像你一样的快,只怕无极门也不会毁于一夜之间。”

楚小枫暗暗忖道:“这是个机会,至少可以先弄清楚迎月山庄被毁的经过,然后,再设法打听一志师弟是否囚禁于此。

但他也明白,如是一旦被对方瞧出自己的心意,便死也不会说出来。

这是上乘的斗智,必须要对方全然无备才行。

打定了主意,长长吁了一口气,缓缓坐了下去,道:“姑娘,你一定没有参加那夜暗袭迎月山庄的一战了。”

红牡丹道:“我虽然没有参与,但我听他们说过,无极门下弟子,不堪一击,所以,很快就毁了迎月庄。”

楚小枫道:“他们用暗算,而且,还安排了内应。”

红牡丹道:“看来,你们已经查出了不少内情来。”

楚小枫道:“不用查,只要看一看他们人虽倒下了,剑犹未出的情形,就明白了。”

红牡丹道:“听说宗领刚当时不在庄中。”

楚小枫道:“我师父、师娘、师叔、大师兄,都不在庄中,只要他们有一位在庄中,有人坐镇指挥,那就不会让他们得手的那样轻松了。”

红牡丹道:“你师父当时在干什么?”

楚小枫忖道:这件事不能说谎,当下回道:“我师父在和北海骑鲸门下的人比武,正打得两败俱伤。”

红牡丹道:“你挺老实的,没有说谎吧?”

楚小枫道:“此时,生死难知,我为什么要还骗你。”

红牡丹点点头,道:“无极门中弟于,如是都练到像你那样的快速出剑手法,纵然是武当三杰,也难及得了。”

楚小枫不愿把题目越扯越远,叹口气接道:“你知不知道黑豹剑士?”

红牡丹犹豫了一下,但却终于点点头。

楚小枫道:“我们已经杀了四个,听说黑豹剑士才是暗袭迎月山庄的主力。”

红牡丹呆了一呆,道:“你们真的杀了四个黑豹剑士?”

楚小枫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红牡丹道:“那就难怪了。”

楚小枫道:“什么意思?”

红牡丹道:“万花园把你们看成大敌,严密布置。”

楚小枫右手疾出,解开了红牡丹的两处穴道,道:“姑娘,活动一下吧……看来咱们埋骨于此的机会,实在很大。”

红牡丹道:“为什么?”

楚小枫道:“咱们离开此地,势必被双方追杀,不离开此地,只有等着饿毙了。”

红牡丹迷惑了,活动一下双肩,道:“小兄弟,你今年几岁了。”

楚小枫暗道:“得多说两岁。口中应道:“小弟虚度二十一秋。”

红牡丹道:“我大你四岁,该叫我一声姐姐。”

楚小枫苦笑一下,道:“叫你姐姐也好,称你姑娘也罢,反正咱们是死定了。”

他唱做俱佳,使得阅人多矣的红牡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至诚服三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