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21回 宗一志脱困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道:“我……”

绿荷道:“是!我们不愿嫁人,一生追随公子,听凭吩咐。”

楚小枫道:“三位执意如此,在下也不会勉强诸位,此话不算许诺,也许三位日后会改变主意。”

他读书万卷,胸罗极博,思虑长远,与一般江湖人物对事对人的看法不大相同。

绿荷道:“公子是答应了?”

楚小枫道:“答应了,三位一定要追随在下,那也是在下的一份光荣。”

绿荷笑一笑,道:“公子,有过一次很惨痛的教训,使我们三姊妹提高了不少的警觉,不知道三妹是否把我们三姊妹在江湖上的名声,告诉过公子。”

楚小枫道:“说过了。”

绿荷道:“是不是很详尽。”

楚小枫道:“大姑娘,是不是想再重述一遍。”

绿荷道:“嗯!我想说的清楚一些,不过长话短说,第一,我们姊妹的名声,在江湖上不太好,也就是名门大派所谓的荡妇,婬娃。”

楚小枫道:“这个,我知道了。”

绿荷道:“第二,我们三姊妹过去,确作了不少的坏事,引诱正大门派中的弟子,结了不少的仇。”

楚小枫一皱眉头,道:“能不能说出最严重的一两件,给在下听听?”

绿荷道:“好!我们引诱一个少休弟于,蓄发还俗;一武当门下弟子,叛离师门。”

楚小枫苦笑一下,道:“以后,这两个人呢?”

绿荷道:“以后,那个少林弟子,被他们的师长,追回少林寺,听说,被囚禁于戒情院。”

楚小枫道:“那个武当弟于呢?”

绿荷道:“他用情太真,二妹受不了那一股热劲,所以,把他给丢了,但他苦追不舍,以后,听说死在了景二公子手中。”

楚小枫道:“一个佛门弟子,一个全真道长,都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他们哪是身中媚葯,情非得已,情尚可原,如若只是受不住美色诱惑,身沦魔劫,那也咎由自取了。”

绿荷轻轻叹息一声,道:“公子高见,果然和常人有些不同,我们姊妹虽然犯了婬行,但却从未用过媚葯,如是遇上了一个戒持,修为,都很高明的人,我们就无所施展了。”

楚小枫道:“你们三姊妹,引诱男人,是各自为攻呢?还是联手合作?”

绿荷道:“除了景二公子和你楚公子之外,我们三姊妹一向还能严守分际,各不相犯。”

楚小枫道:“盗亦有道,你们行为虽然荒诞不经,但也该有一点自我约束,至少,此后,你们要洗面革心,不得再犯婬行,大姑娘请带路吧。”

绿荷凄凉一笑,道:“楚公子,难道你不想听听我们三姊妹和景二公子的事么?”

楚小枫笑一笑,道:“不用听了,大同小异。”

绿荷道:“不!我们对景二公子的用情很真,才三女同事一夫,而且,这两年来,我们一直严守妇道……”

楚小枫哦了一声,接道:“当真么?”

绿荷道:“婢子已尽所慾言,毫无保留,决无一言相欺。”

楚小枫道:“你们玩世不恭,阅人多矣!为什么还会如此对一人钟情?”

绿葆道:“玩火者焚于火,善泳者死于水,我们一片真情,换到的只是一片凄凉。”

楚小枫道:“哦!”

绿荷道:“景二公子对我们全是玩弄,相识之初,倒也有一段甜蜜的岁月,但只不过半年,半年之后,他就把我们带到了万花园来,然后,我们就这样,被冷落在一边了。”

楚小枫道:“现在呢?”

绿荷道:“现在,在他的眼中,我们也许连一条狗也不如。”

楚小枫笑道:“姑娘,这说法,不觉着有些妄自菲薄么?”

绿荷道:“有谁愿意羞辱自己呢!但我说的是实话,他想到我们了,就来找我们,想不到,也许一个月也见不到他一次。”

楚小枫道:“够了,咱们去找那个被囚的人吧!”

绿奇道:“公子,你有一种风采,神韵,使女人陶醉,使女人迷恋,我们背叛景二公子,那就是我们发觉了他并不是唯一使女人迷恋的男人。”

楚小枫一扬剑眉,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太明白。”

绿荷叹息一声,道:“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感受,非是经过此变的人,只怕不会知道。”

楚小枫道:“哦!你说说看?”

绿奇道,“那是一种心灵上的慰藉,他如真是天下第一个动人的男人,我们就算跟着他做牛做马,心理上有一种莫名的满足,只好认了,楚公子的出现,给我们证明一件事情,”

楚小枫道:“证明了什么?”

绿荷道:“他不是。”

楚小枫笑一笑,道:“我明白了,咱们走吧!”

绿荷道:“公子,此去那囚人之处,经过三道关口”。

楚小枫道:“我不怕。”

绿荷道:“就算公子武功高强,能够斩将过关,但搏杀之时,也难免惊动了别人。”

这倒是一件值得顾虑的事,楚小枫想了一下,道:“大姑娘的意思呢?”

绿荷道:“咱们三姊妹投效公子,还未立寸功,何不让我们为公子立一次功?”

楚小枫道:“你们用什么办法?”

绿荷道:“幸好那三道关口的守关人,都是男人,而且,都是色迷迷的男人,我们三姊妹,也长的不太丑。”

楚小枫明白了,原来她要用色诱。

暗忖思了一阵,楚小枫道:“这办法行么?”

绿奇道:“世上像你楚公子这样的人不多,所以,我们有十之八九的胜算。”

楚小枫道:“我呢?”

绿奇道:“如是楚公子肯信任我们,交给妾身去办,那是最好不过。”

楚小枫道:“我就在这里等你们么?”

绿荷道:“三妹留在这里陪你。”

红牡丹道:“公子,大姊一生最守信诺,公子如相信,咱们就守在这里等着。”

楚小枫暗道:“留一个人陪着我,量你们也耍不出什么花样。”

看他沉思不语,绿荷立刻接道:“我们刚才已接急报,有入侵犯花园,除了派出追杀你们的人手之外,一律不准外出,公子跟着去,只怕会使他们提高了警觉。”

楚小枫点点头,道:“好吧,两位姑娘早去早回,”

绿荷道:“至迟一个时辰之内,我们就会回来,”说完话,闪身而去。

黄梅紧随身后,室中,只剩下了楚小枫和红牡丹。

楚小枫笑一笑,道:“三姑娘,咱们到此地时间不短了,只怕我那几个朋友,已经等的不耐烦。”

红牡丹道:“是,公子的意思,应该如何呢?”

楚小枫说道:“有没有办法,通知他们一声?”

红牡丹道:“希望你那几个朋友沉得住气,不要大喊大叫的找你。”

楚小枫道:“那例不会,不过,他们定然会到处找我,我想,万花园中,一定有你们监视的人,只怕双方面会动起手来。”

红牡丹道:“谁和你们动手?”

楚小枫道:“这万花园中,有不少高人,难道姑娘不知道么?”

红牡丹道:“我知道,但动手的时间未到。”

楚小枫道:“他们决定了什么时间?”

红壮丹道:“好像黄昏,现在,除了留在园中,狙杀你们的人手之外,他们不会大举出动。”

楚小枫道:“我说呢?我们杀了十八头猛虎,仍不见动静。”

红牡丹道:“唉!这是管理严密的组合,为了等一个时机,他们有着绝对的忍耐,别说你们杀了十八头猛虎,就算杀了十八个人,他们也一样不会贸然出动。”

楚小枫道:“原来如此。”

红牡丹道:“所以,你们一直没有找到敌人。”

楚小枫道:“姑娘,他们为什么一定要等到黄昏时分才到手呢?”

红牡丹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在等一个人。”

楚小枫道,“等人?什么样一个人物?”

红牡丹道:“公于,我真的不知道,在万花园中,我们也不过是二、三流的人物,真正重要的机密大事,我们也参与不了。”

楚小枫道:“景二公子,是不是这万花园中的首脑?”

红牡丹道:“就算他不是首脑人物,但也是这万花园中重要的人物之一。”

楚小枫道:“他是不是常住在万花园中?”

红牡丹道:“他来时,就突然而来,去时也不会告诉我们到何处,是不是住在万花园中,连我们也不知道。”

楚小枫凝目沉思,不再多言。

红牡丹轻轻叹息一声,道:“公子,你是不是不大相信我的话?”

楚小枫道:“相信,我是在想,这位景二公子,是什么来路?”

红牡丹道:“他从来没有跟我们谈过他的出身,就算在两情缱绻、柔情蜜意的时间,他仍然是不肯说出来。”

楚小枫点点头。

他陷入了沉思之中,想不到,这万花园中竟然如此复杂。

快过一个时辰了,仍不见绿荷,黄梅回来。

楚小枫心中虽然有些焦急,但他表面上,还忍得住。

但红牡丹却忍不住了,来回的走动,一片焦急之色。

忽然间,门呀然而开,黄梅闪身而入。

红牡丹急道:“急死人啦!大姊呢?”

黄梅道:“人已经救出来,大姊就在后面。”

另一个暗门忽开,绿荷缓步而人。

她怀中抱着晕迷不醒的人。

那人蓬首垢面,掩去了本来面目。

但楚小枫仍然一眼就瞧出来,那人是宗一志。

强自压制内心中的激动,抱拳一礼.道:“多谢大姑娘。”

绿荷道:“不用谢了,你先青春,是不是你要救的人?”

楚小枫道:“是!他就是我要找的师弟宗一志。”

原来的想象之中,不知要费去多大的手脚,才能找到宗一志,想不到竞这样轻易得来。

这真是应了那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小费工夫的话。

绿荷缓缓把他平放地上,道:“不知是服有了葯物,还是被人点了穴道,楚公子自己瞧瞧吧!”

楚小枫蹲下身子,只见宗一忘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但呼吸还很正常。

一时之间,楚小枫也无法判断出,他是被葯物所伤还是被人点了穴道。

红牡丹蹲下去仔细瞧了一遍,沉吟道:“照小妹的看法,他是被人点了穴道。”

楚小枫点点头,道:“三位姑娘,趁现在还没有到他们发动的时候,咱们先行离开,不知三位的意下如何?”

绿苛道:“公子不用客气,由现在开始,咱们三姊妹连人带命,全都交给了你楚公子,只要公子一声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楚小枫呆了一呆,忽然感觉到一股很沉重的压力,放在了肩上。

无极门是江湖上正大门户,如若带着声名狼藉的绿荷、黄海、红牡丹,在江湖上走动,必然是一件轰动江湖的奇怪事情,对无极门的名誉影响,必然很大。

这时,他才想到了师父的远见,临死之前,准他脱离无极门。

这对他有着很大的帮助,可以使他便宜行事,不受无极门规的约束。

要非如此,他就不能通达权变,答应绿荷等三姊妹,把她们收留到身边,而很快地找出小师弟的下落了。

世上有很多事,实在很难预料,但有权便宜行事,可以掌握先机。

绿荷笑一笑,道:“公子,你在想什么?”

楚小枫道:“没有……”

绿荷接道:“公子,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楚小枫道:“唉!实不相瞒,在下正想应该如何给我师母说个明白。”

绿奇道:“公子,不用为难,不论什么事,都不用为难,你师母问你时,你就说,你收的丫头。”

楚小枫道:“姑娘的此体应谅在下,倒叫在下有些惭愧了。”

绿荷道:“不,我们会带给你一些麻烦,那是没有法子的事,我们过去的名声太坏了,但我会尽力把带给你的麻烦,减到最低限度。

楚小枫道:“三位姑娘,我楚某人答应三位的事情,一定会办到,三位姑娘不用担心,现在咱们走吧。”

红牡丹道:“公子,你要不要试试看,能不能解开这位宗公子的穴道。”

楚小枫道:“就这样带他出去吧。”

红牡丹道:“为什么?”

楚小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宗一志脱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