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22回 剑挫景公子

作者:卧龙生

陈长青道:“景二公子,你口气很狂,不过,老叫化走了大半辈子江湖,还没有听过你的大名。”

景二公子道:“真正的高手,他不会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也不会在人前太露锋芒,他们做的事,都是不着痕迹的大事。”

陈长青笑一笑道:“我还是有些不明白,阁下做了些什么大事?”

景二公子淡淡一笑,道:“陈长青,我不想告诉你大多的事情,拿你本身作一个说明,应该是最好的例子。”

陈长青道:“你请说吧!”

景二公子道:“比如说,你在江湖上有很大的名气,但你实质上,却未必真有什么过人之能……”

陈长青接道:“这要试试才能知道了。”

景二公子道:“真正务实的人,不太讲究虚名。”

陈长青道:“哦!”

景二公子道:“我相信,你自负的不是满腹才情,也不是锦绣文章,不过,自以为有一身精湛武功罢了。”

陈长青道:“老叫化子不敢自负是江湖高人,但是名无幸至,自己觉着这几手庄稼把式,还过得去。”

景二公子道:“如若我在十招之内击败你,你还有什么可以炫耀的本事。”

陈长青道:“你是说,十招之内,可以取老叫化子之命了?”

景二公子道:“我会不会取你之命,要看你陈长青的约言了。”

陈长青道:“老叫化不太明白。”

景二公子哈哈一笑,道:“我很少出手,但出手一向不留活口,只是,我不想有这么多在场之人,看到我杀人。你陈长老如能立下下个誓言,十招落败之后,可以自绝一死,我可能就不会取你之命。”

楚小枫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用不着赌什么誓约。”

景二公子道:“江湖三朵花,一向是水性杨花,大概是因为你,她们才背叛了我……”

楚不枫接道:“人就该有人性,你并没有把她们当人看,她们早有背离之心,等待着机会,现在,她们等到了。”

景二公子目光转注到绿荷的身上,道:“是这样么?”

绿苛道:“不错,咱们三姊妹,跟了你很多年,你那里把我们当人看了。”

景二公子笑一笑,道:“问题在你们自己,你们自己想想看,你们的所作所为,哪一点像人,自然不能怪我不把你们当人看了……”哈哈一笑,接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物必自腐而后虫蛀之,你们三姊妹,肆婬江湖,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二公子没有杀你们,已经是对你们很仁慈了。”

绿荷脸色铁青,冷冷说道:“我们三姊妹不是好人,我们自己也明白,但这话,你不配说,我们下贱,婬荡,你景二公子呢?也不比我们高明,你糟蹋了多少女孩子,你数得清么?你骗了她们的身体不说,还骗了她们的心!”

景二公子笑一笑,道:“景某人行事,有如姜大公钓鱼,愿者上钩,你们三姊妹,都是上了钩的鱼儿,心中应该明白,我没有说过花言巧语,没有对你们有过任何许诺,”

绿荷叹息一声,道:“表面上确是如此,你没有对我们有过任何的许诺,但你的举动,却表达了出来。”

景二公于笑道:“这些解说,也许只有你们姊妹三个相信,我相信别人不会听,也不会相信、但你们背叛了我,那可是律有明文的死罪。”

绿荷道:“咱们如若不是旱就看破了生死,也不敢离开万花园了。”

景二公子道:“那好,你们三个就早一些死吧!如是等我动手对付你们,那就叫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绿荷、黄梅、红牡丹,脸上都泛起恐惧之色,显然,对景二公子的恐吓,极是害怕。

楚小枫笑一笑,道:“朋友,专门欺侮几个女孩子,实在算不得什么本领……”

景二公子接道:“听阁下的口气,似乎是想把这件事拦下来了”

楚小枫道:“区区不才,确有此意。”

景二公子道:“那也好,你就先接二公子三招如何?”

楚小枫回顾了陈长青一眼,道:“老前辈,这一阵先让晚辈如何?”

陈长青笑道:“好吧。”

楚小枫道:“晚辈功力浅薄,如是败在这位景二公子的手中,前辈再接手不迟。”

陈长青点点头。

景二公子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投注在楚小枫的脸上。神情肃然,缓缓说道:“阁下如此口气,似乎是颇有自信,能接我三招么?”

楚小枫道:“试试看!也许连一招也接不下。”

景二公子道:“你是丐帮中人么?”

楚小枫道:“不是,在下是无极门中弟子。”语声一顿,接道:“还有一件事,在下要奉告二公子。”

景二公子道:“好!你请说?”

楚小枫道:“在下一位小师弟,囚在万花园地道之中,已经被咱们救走了。”

景二公子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目光一掠绿荷,接道:“想来,这是你们三姊妹的杰作了。”

绿荷道:“是!咱们投效楚公子,寸功未立,救出宗公子,不过是聊表诚心。”

景二公子道:“好!你们立了这一功,但将付出性命的代价。”

楚小枫道:“景兄,你好像除了说要人性命之外,似乎是别无良策,这制人于死,在下已经听过不少次了。”

景二公子道:“现在,咱们就以行动表现。”缓缓扬起右手,接道:“我说过,接我三招,如若能接下,你就可以生离此地。”

这人的口气太大,大到楚小枫也有些被他唬住。

白梅低声说道:“陈兄,这小子口气如此之狂,只怕不是虚言恫吓……”

只见景二公子右手一挥,轻飘飘的一掌,按向楚小枫的前胸,掌势轻灵,快速异常。

只见他一举手间,掌势己然到了前胸,好快的一掌。

楚小枫虽然早有准备,但仍然骇了一跳。

这一掌太快了。楚小枫吸气疾退,仍被指尖扫中了前胸的衣服。

带着强劲内力的指尖,有如利刀一般,划破了楚小枫前胸的衣服。

楚小枫呆了一呆,道:“好快的掌法。”

景二公子似乎是也有些意外,轻轻吁一口气。道:“你居然避开了我这一掌?”

楚小枫道:“阁下可是认为这一掌,一定能够伤我么?”

景二公子道:“应该我这一掌,就伤了你,但却设想到你竟避开了我这一击。”

楚小枫道:“下两招,阁下还有机会。”

景二公子看他气定神闲,心中暗暗震动,忖道:“这小子,倒沉得住气,适才,我那闪电快掌,竟然未伤到他。

楚小枫也在暗暗忖道:“这人掌势之快,生平仅见,从未想到过,一个人的掌法,竟有如此之快。

两个人心中都有了很大的戒备,也更提高了警觉。

景二公子冷笑一声,道:“你小心了,接我第二掌。”

右手扬起。缓缓推出。第一掌,快如闪电,第二掌,却缓慢异常。

但楚小枫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了,只觉他那一掌,笼罩了全身上下,七处大穴,任何一处,都是他攻击之处。

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判断,他究竟要攻向何处?

就在他一怔神间,那缓慢的掌势,突然疾如流星一般,又攻楚小枫的前胸。

楚小枫飘身而起,向后退开了五尺。

掌势没有击中楚小枫,但楚小枫的前胸之上,却有着数处疼痛之感。

那由慢变快的一击,竟然是使得楚小枫几乎伤的在掌下。

虽然是几乎伤在掌下,但他仍然没有受伤。

景二公子的脸色变了,双目凝注在楚小枫的身上瞧了一阵,道:“你又躲过了一击。”

楚小枫道:“在下幸未受伤。”

景二公子道:“很奇怪,你为什么不还手?”

楚小枫道:“听景二公子的口气,使在下动了好奇之心。”

景二公子道:“还有一招,你要特别小心了。”

楚小枫笑一笑,道:“景二公子,在下已经决心要试试阁下三招,不过,我随时可能出手反击,阁下也要小心一些。”景二公子道:“无极门中弟子,竟能接下我景某人两招,老实说,景某人不太相信。”

楚小枫淡淡一笑,道:“那是阁下的见识大少,青萍剑法,深奥博大,也不是局外人所能了解。”

景二公子哈哈一笑,道:“无极门的青萍剑法,共有一百零八招,一招三变,三百一十八式,在武林各派之中,算不上什么绝技奇招。”

楚小枫吃了一惊,暗暗忖道:“他对无极门中的青萍剑法,怎会如此了解。

尽管内心震动,但表面上却保持了相当的镇静,淡淡一笑,道:“阁下评论,只不过是皮毛之论,一个门户的隐秘,一个剑派的真正绝招,岂是局外人能够知道的。”

两个人没有动手,但对答的紧张,比起两人动手搏杀,更为重要,对两人而言,不但是各逞辩才,而且是各逞心机。

景二公子道:“难道青萍剑法,还有什么特殊的变化不成。”

楚小枫道:“景二公子,想必阁下统领的万花园与黑豹剑士有关。”

景二公子道:“你要在下承认吗?”

楚小枫道:“你可以不承认,不过,事实已很明显,阁下不肯承认,咱们也不用谈下去了。”

景二公子道:“谈下去,咱们又能谈些什么呢?”

楚小枫道,“告诉你青萍剑法的精萃所在。”

景二公子道:“其实,告诉你也不要紧,散布在襄阳的黑豹剑士,确有一部分是在下领导。”

楚小枫道:“他们剑法奇厉,招招都是夺魂取命的招式,但他们有少死于无极门青萍剑上下。”

景二公子笑一笑,道:“我想不出青萍剑法中有哪一招剑法,能够杀死黑豹剑士。”

楚小枫冷冷说道:“我说阁下不了解青萍剑法的精要,那也不是无极门外任何人,可以知道的内情了。”

景二公子的脸色变了,冷冷的说道:“他们真是死在青萍剑下?”

楚小枫道:“阁下可是不相信?”

景二公子望了陈长青一眼,道:“我还以为他们死在丐帮的围袭之下呢?丐帮如若想杀死黑豹剑士,至少,要付出十倍以上的代价。”

陈长青道:“丐帮不敢掠美,他们确实殆在无极门的剑下。”

景二公子神情肃然;缓缓说道:“这么说来,倒是在下低估无极门了。”

楚小枫道,“你现在,正面对着无极门中弟子,而且,阁下已经出手了两招,无极门有多大的份量,阁下也应该明白了。”

这是一场彼此的心战,双方都在压迫对方,想在气势上,先占优势。

景二公子双目凝注在楚小枫的脸上瞧了一阵,道:“想不到无极门中,还有这些隐秘。”

突然飞身而起,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招,快速、桅异兼而有之。

楚小枫也未再一味闪避,竟然飞身而起,挥掌迎去。

像两个流星一般,两个人的身躯在空中一错而过。

蓬然一声,两人在空中对了一掌,脚落实地,两个人却互相换了方位。

楚小枫笑一笑,道:“阁下这三招威力,在下倒是瞧不出有什么惊人之处。”

景二公子道:“无极门有你这么一个人才,而我们未能事先把你杀了,这是我们很大一个疏忽。”

楚小枫笑一笑道:“区区现在就在此地,阁下尽有下手机会,何用遗憾呢?”

景二公子道:“我还是不太相信,无极门能培养出你这样的人才。”

楚小枫道:“这话怎么一个说法呢?”

景二公子道:“除了少林一派,技艺傅杂,叫人无法完全了解之外,对其他门派的武功,我们都知道的很清楚,贵门那点技艺实在算不得什么。”

楚小枫道:“敝门的武功,不敢和少林寺的技艺相提并论,不过,咱们的武功,专以对付贵组合的黑豹剑士,却是最有神效。”

景二公子道:“我想不出青萍剑法中,有什么剑招,能对付黑豹剑士,除非贵派真的保留下了不传之秘。”

楚小枫道:“先师气度恢宏,从不藏私,无极门中弟子,有一半都学过这种剑法。

景二公子道:“好吧!等一会,我会想办法召来儿个黑豹剑士试试。”

楚小枫道:“好!召他们来吧!阁下可以当面看看。”

景二公子笑一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剑挫景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