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23回 神龙现半爪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道:“丐帮组织庞大,不在乎多几名弟子,而且,规法森严,她们也不敢以身试法。”

白梅道:“法子是不错,只可惜她们是女人,丐帮从来不收女弟子。”

楚小枫道:“排教呢?”

白梅道:“排教,我老头子没有办法。”

楚小枫怔了一怔,道:“老爷子,你老人家……”

白梅摇摇手,道:“小枫,少给我高帽子戴,老爷子我不戴这个。”

楚小枫苦笑一下,道:“难道老爷子你真的不管么?”

白梅道:“管?怎么一个管法,像这样的事,我可是没有插手的本领……”,语声一顿,接道:“其实呢,解铃还需系铃人,你既然把三个丫头给召来了,就该自己想法了解决,先要她们跟在你的身侧吧。”

楚小枫长叹一声,道:“如是想不出别的办法,那只好如此了。”

白梅道:“你能想通就好……”,轻轻咳了一声,接道:“小枫,你的话都说完了,现在,我老人家要说几句了。”

楚小枫道:“晚辈洗耳恭听。”

白梅道:“不论迎月山庄死了什么样的一个人,只要他死在夜间遭袭之前,我想一定会有很多的人知道。”

楚小枫点点头。

白梅道:“这本来是一件不怎么引人注意的事,但如是一传出去,那就立刻沸腾江湖。”

楚小枫道:“老爷子说的是。”

白梅道:“这中间的利害得失,你想想看,如是找别人问,会不会……”

楚小枫叹息一声,接道:“这中间有很多可疑,晚辈决定去看个明白!”

白梅道:“你去?”

楚小枫道:“是!正如你老爷子所说,”这件事,不宜有太多的人知道。”

白梅道:“要不要告诉黄老帮主一声呢?”

楚小枫道:“这件事,由老爷子决定吧!”

白梅道:“好!小枫,你准备几时动身?”

楚小枫道:“明天,晚辈就去。”

白梅沉吟了一阵,道:“小枫,大白天,方便么?”

楚小枫道:“晚辈天黑之前赶到,初更时分动手,唉!幸好晚辈已得先师遗命,不受无极门的门规约束,如果我还是无极门中弟子,就要受门规约束了。”

白海道:“这就是领刚生前的思虑周到,也是对你的信任,让你能放手施为。”

楚小枫道:“晚辈很感激先师的苦心,既然给了我这个机会,晚辈只有尽力而为了。”

白梅笑一笑,道:“小枫,你休息一会,明天,还有事情。”

第二天,楚小枫召来了绿荷、黄梅、红牡丹,缓缓说道:“你们现在要决定一件事情。”

绿荷怔了一怔,道:“什么事?”

楚小枫道:“你们现在,是否决定跟着我?”

绿荷道:“我们自然是跟着楚公子了。”

楚小枫道:“跟着我,不过,事先我要和你们约法三章!”

绿荷道:“什么约法?”

楚小枫道:“第一,我们要洗面革心,不能再作出见不得天日的事!”

绿荷道:“这个,我们一定遵从!”

楚小枫道:“第二,我是一个很喜欢找事的人,你们跟着我,会吃很多的苦。”

绿荷道:“我们跟着公子,死而无怨。”

楚小枫道:“第三件事,也是你们很难作到的……”

绿荷接道:“什么享,公子请说。”

楚小枫道:“守份,你们跟着我,只是个丫头的身份,希望你们能守着丫头的本份,不得有任何逾越。”

黄梅笑一笑,道:“这上点,我们明白,我们跟着公子,侍候公子,照顾你吃饭穿衣。”

楚小枫道:“除此之外,你们不许随便杀人。”

绿荷道:“是!”

楚小枫笑一笑道:“其实,你们用不着跟着我吃苦,我可以安排你们去一个地方。”

红牡丹道:“公子不想要我们了?”

楚小枫道:“那倒不是,我是觉着,你们可以选择。”

绿荷道:“不用了,我们已经选择了公子,生死相随,决不改变。”

楚小枫道:“好吧,我在家时时,用过丫头,我是个很会用丫头的人。”

绿荷道:“那很好,我们三姊妹作很多的事情,但却从没有作过丫头,所以,我们很希望能作个真正的丫头试试看。”

楚小枫笑一笑,说道:“你们先别太高兴,等你们作过我的丫头之后,你们就会发觉,我这人,是多难伺候,我吃起东西来,嘴有多刁。”

绿荷道:“公子,这些事,你不用担心,我们三姊妹,都学过几天做菜的手艺,只要肯用心,烧几样菜,还不算太坏。”

楚小枫心中暗暗忖道:“这三个丫头,看来是跟定我了。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你们不用拜人无极门了,跟着我个人就是。”

红牡丹格格一笑,道:“婢子们离开那里时,就是打算追随公子,想不到,竟然是如愿以偿了。”

楚小枫道:“今天,我要暂时离开襄阳,去办一件事……”

绿荷接道:“带不带我们同行?”

楚小枫道:“就是不方便带你们,所以,你们要留在这里。”

绿荷道:“行,但不知公子几时回来?”

楚小枫道:“快则连夜赶回来,迟则第二天中午之前。”

绿荷道:“只去一天么?”

楚小枫道:“对,这地方,是丐帮的临时总舵,安全无虑,你们住这里,可要多多小心一些……”

绿荷接道:“小心什么?这地方安全无虑,为什么还要小心?”

楚小枫道:“小心你们自己的行为,别要闹出什么笑话来!”

绿荷脸一红,道:“公子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叫公子丢人,由此刻起,我们一个个都会变成端庄贤淑的女子。”

楚小枫道:“如愿如此……”语声一顿,又接道:“你们去准备吧!今天,我要吃顿很丰富的午餐,然后,出门办事?”

三女相互一笑,退了出去。

果然,三个人一齐下了厨房。

做饭的厨师,眼看三个如花似玉一般的姑娘闯了进来,生火的生火,洗菜的洗菜,三不管,就动起手来。

别看三个人是江湖上出名的婬娃荡妇,但作菜的手艺,真还不坏。

天近中午时分,被她们作出了八个很精致的美肴。

可苦了厨房的买菜师父,三女挑的却都最精微的地方,比如白菜,她只要一点菜心,烧一盘,剥了几十颗大自菜。

楚小枫遍尝了八味美肴,笑一笑,道:“三位的手艺,还不错。”

绿荷道:“很久没有下厨房了,生疏一些,公子……”

楚小枫挥挥手,道:“我只是说,还不错,并不是很好,单是吃这一件事上,你们还得多下工夫。”

黄梅道:“公子,厨下材料不足,如若我们自己能去选购,也许还会再好一些。”

楚小枫道:“大家住在一处,此事不足为训,我只是试试你人们的手艺罢了,人生在世,要作的事情很多,要下工夫的事情也很多,拿做一顿美味可口的菜肴而言,就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享,我只举此一端,其他的事,你们自己可以想想了……”

绿荷叹息一声,接道:“婢子们明白公子的意思了,你是叫我们学习作人,作一个正正当当的女人。”

楚小枫笑一笑道:“你们明白就好了。”

绿荷道:“公子,我们练武,算不算正经事呢?”

红牡丹道:“当然是正经事了,我们今后要追随公子,在江湖上走动,难免有和人动手的机会,如果咱们武功不济,不但不能替公子分忧解愁,而且,还会拖累于他”。绿荷道:“公子,三妹的话,很有道理,但我们如是没有人指点,只怕很难再有进境。”

楚小枫道,“你们想要我指点你们几招武功?”

绿荷道:“对!婢子们正是这个意思。”

楚小枫道:“好!你们想学什么武功?”

绿荷道,“婢子们最好学一点合搏之术,把我们三个人的武功,能够合而为一,一次发挥出来。”

楚小枫道:“好!等我办事回来之后,你们每人都演练一下,给我瞧瞧,我再想想看,传一种什么样的子的武功,使你们能够配合起来。”

绿荷道:“多谢公子。”

红牡丹却低说道:“公子,这一次,我们不能追随公子,你要好好保重。”

言语之间,充满着关怀情意。

楚小枫道:“嗯!”

红牡丹道:“婢子们会替公子准备酒菜,等你回来。”

楚小枫笑一笑,道:“我知道了。”

推筷而起接道:“我去了,如何洁身自爱,能使人刮目相看,要你们自己多用心思了。”大步行了出去。

一顶低垂的长沿毡帽,掩去了楚小枫的本来面目,直奔迎月山庄。

他走得虽然很急,但却一直注意着路上变化。

幸好,还未发现可疑之人。

楚小枫没有直接回到迎月山庄,但却爬上了一棵大树,仔细看了那长住十年的地方。

原来风景如画,充满着欢笑的府第,目下却是一片苍凉。

只不过短短的时间,庭院中已长出了不少的杂草,残垣、断壁,落叶满地。

他是个胆大少细的人,充满着智慧,虽然很想去庭院中凭吊一番,但他明白,那可能招惹来很多麻烦,所以,他忍了下去。

他明白自己来此的用心,是求证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悄然溜下了大树;找到了马夫老陆的埋骨新坟。

新坟上也长出了不少青草,坟前简单的石碑,却早已不知去向。

这正是夕阳无限好的时刻,偶尔可见一二归农和樵夫,荷锄、肩柴而归。

选一个僻静的地方,楚小枫坐了下来,望着远天出神。

对楚小枫而言,这是一个很困难的决定,因为,要证实老陆的生死,就必须掘坟开棺查看。

归巢幕鸦的几声鸣叫,带来了夜幕。

天!黑了下来,夜间郊野,宁静中带几分荒凉的恐怖。

天色已经是初更过后的时分了,楚小枫,还无法决定是否应该掘坟启棺,查看一下那坟墓中的老陆,是真死、还是假亡。

一声鸟鸣,传了过来。划破了夜色的静寂,也惊醒了楚小枫的沉思。

他缓缓移动脚步,行到了那坟墓前面,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头,沉声祈祷道:“老前辈,请恕晚辈无状,惊动你老人家的尸骨,此事重大,晚辈必须查明,唉!老前辈,晚辈思之再三,觉着你老人家留在这墓中的机会不大,所以,才敢放手求证。”

说完了一番祈祷的话,动手挖开了新坟。

这本是黄土堆成的新坟,很快的看到了棺木。

那是一口白木薄棺,楚小枫记忆犹新,看到了那口棺木之后,已确信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揭开棺盖,果然是未见人影。

星光闪烁下,棺木中放着一方白绢,折叠得十分整齐。

楚小枫伸手取过,展开看去,只见上面写四句似偈似诗的话道:“

我由别处至。

仍回别处去。

世间本无我。

何苦求证来。

楚小枫内功精深,目力过人,那白绢上虽是狂草,但仍看得明明白白。

忽然间,传过来一声叹息,道:“楚公子,那留书上说些什么?”

这语声,并未出楚小枫的意我所以,他一点也不惊讶,缓缓回过身子。

只见黄老帮主长髯飘风,卓立在一丈开外。身后,紧随着白梅。

行前几步,缓缓把手中的白绢,递了过去,道:“两位老前辈才到么?”

白梅道:“我们来一会了。”

黄老帮主道:“我们见少侠沉思难决,不便惊扰。”

楚小枫道:“尸体已然不见,只有这一幅留书。”

黄老帮主点点头,道:“他好像早已料到你会来求证了。”

楚小枫没有答话,回过去,合上棺盖掩上黄土。

白梅道:“这么看来,马夫老陆,很可能就是春秋笔的化身了。”

黄老帮主道:“老弟,目下,咱们还没有确切证据,不可骤下断语。”

白梅道:“老帮主说的是。”

黄老帮主道:“楚公子,我们今天知道了一件事,混入迎月山庄中的马夫老陆,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白梅道:“老帮主,如若那马夫老陆,不是春秋笔,他又是什么人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神龙现半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