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25回 香车来娇娃

作者:卧龙生

绿衣少女急道:“住手。”

剑尖停在灰发老妪的咽喉处不及一寸。

绿衣少女道:“你要干什么?”

楚小枫道:“杀人。”

绿衣少女奇道:“你要杀她?”

楚小枫道:“有何不可,我已经证实了有杀她的能力。”

绿衣少女点点头,道:“这长了这么大,一路行经数百里,但一剑能把我逼退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你杀她,对你有什么好处?”

楚小枫道:“姑娘是不想让我杀她?”

绿衣少女道:“是!”

楚小枫道:“好!我要我的两个从人先醒过来。”

绿衣少女忽然间变得很温柔,点点头,道:“好!我去救他们。”

转身行到了神出、鬼没身前,蹲了下去,足足有一刻工夫之久,才站了起来。

她蹲下之时,背对着楚小枫,所以,楚小枫没有瞧到她有些什么动作,但她站起来时,脸上隐隐有着汗水。

楚小枫心头震动一下,道:“姑娘好像很累。”

绿衣少女吁一口气,道:“你要不要见识一下,她们伤在什么暗器之下?”

楚小枫凝神戒备,道:“好!在下正想开开眼界。”

绿衣少女缓缓出了左手,尖尖的五指,雪白的手掌中,托着两个细如花针,长不过五分之物。

楚小枫看得仔细,但却认不出是什么东西。

绿衣少女道:“这是什么暗器?”

楚小枫道:“没有见过,我认不出来。”

绿衣少女道:“要不要我告诉你?”

楚小枫道:“洗耳恭听。”

绿衣少女道:“这叫断魂刺,本身具有很强的*醉作用,所以,中人之后,立刻晕过去,但却没有死,只是,这种物质,经过热血一烫,立刻收缩,一个时辰之后,化成碎片,在血液中流行,十二个时辰之后,行人心脏,那人才真的死去。”

楚小枫道:“很歹毒!”

绿衣少女道:“虽然歹毒,但人却一点也不受苦,他们死在不知不觉之中。”

楚小枫道:“用什么东西来做成这种断魂刺?”

绿衣少女道:“你永远看不出来,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植物,一种天然的暗器。”

楚小枫回顾了神出、鬼没一眼,道:“他们还没有醒过来?”

绿衣少女道:“葯性还没有全退,不过,很快,就要醒过来啦!”

楚小枫道:“武功是否受损?”

绿衣少女道:“不会,这种天然的暗器,只会对人*醉,醒来后,一切如常。”

楚小枫道:“姑娘,只要他们没有受到伤害,我就不会伤害这位妇人。”

绿衣少女道:“你可是叫楚小枫?”

楚小枫道:“不错。”

绿衣少女道:“你杀了景二公子?”

楚小枫道:“对!”

绿衣少女道:“不容易,他的武功不错,而且,他又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楚小枫道:“问题是,我也很谨慎,而且我的武功也不错,所以,他就很不幸的死在我的剑下。”

绿衣少女道:“哦!”

楚小枫道:“姑娘是不是想替他报仇?”

绿衣少女道:“我有这个打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但你却对我一无所知。”

楚小枫道:“对景二公子,我知道的也不多。”

绿衣少女道:“你很自负?”

楚小枫道:“姑娘夸奖了。”

这时,神出、鬼没缓缓坐了起来,相互望了一眼,道,“是公子救了我们。”

楚小枫道:“也不能说是我救了你们,这位姑娘若是不肯出手,我只能你们报仇。”

绿衣少女脸上泛起了怒意,道:“楚小枫,你是说,你能杀了我?”

楚小枫道:“至少,我可以杀了她。”

绿衣少女冷冷说道:“现也你可以闪开了,我要解开她被点穴道,然后……”

楚小枫接道:“慢着,等我问清楚了详细情形,再请姑娘表演你的解穴手法。”

绿衣少女道:“你很难缠,也很啰嗦。”

楚小枫目光一掠神出、鬼没,道:“你们运气试试看,武功是否受到了损害?”

神出,鬼没相互望了一眼,很放心的运气调息,楚小枫仗剑戒备,双目凝视着绿衣少女。

大约有一刻工夫之后,神出、鬼没,才调息完毕,轻轻咳了一声,道:“我们很好,武功未失。”

楚小枫冈身让到一侧,道:“姑娘,可以试试你的解穴手法。”

他用的点穴手法,出自马夫老陆赠的书中,究竟源出何门,连楚小枫也不知道。但楚小枫却感到那本门的点穴手法,完全不同。

绿衣少女行了过去,慢慢的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过灰发老妪的伤势,伸手拍了灰发老妪三处穴道。

楚小枫双目凝视,盯着绿衣少女的手,仔细瞧了一阵,道:“姑娘,如是解穴的手法不对,可能会害了她的性命,所以,姑娘还是不要逞强的为妙。”

绿衣少女,头也未回,双手手指如雨般落在灰发老妪的身上,但见那灰发老妪,脸上汗出如雨,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绿衣少女改变了手法,指点变成掌拍,不停在那老妪的身上拍打,楚小枫慾言又止。

忽然间,绿衣少女双掌齐出,一连三掌,分拍老妪六处大穴,灰发老妪长长吁一口气,挺身坐了起来。

绿衣少女缓缓站起,回过身子,望了楚小枫一眼,道,“很高明,你点的是她的奇经八脉。”

楚小枫道:“不错,我点的奇经偏穴,但还是被你解开了。”

绿衣少女道:“费了我不少的工夫,也害得贾姥姥受了不少的痛苦。”

楚小枫道:“这也是没有法子,姑娘太好强了。”

绿衣少女淡淡一笑,道:“好在贾姥姥根底很好,这一点痛苦她承受得住。”

语声一顿,接道:“这等点穴手法,好像不是中原的武功?”

楚小枫道:“这和姑娘何关?”

绿衣少女道:“你从哪里学到这等点穴的手法?”

楚小枫道:“怎么?这也很关系吗?”

绿衣少女道:“关系很大,你用的手法,不是无极门的手法。”

楚小枫心头震动了一下,忖道:“难道那本书,不是中原武功秘录么?

只听绿衣少女说道:“楚小枫,你和天山双怪,有什么关系?”

楚小枫道:“天山双怪?”

绿衣少女道:“对。”

楚小枫道:“你下未曾见过。”

绿衣少女道:“你用的点穴手法,就是天山双怪的独门手法,如是和他们素不相识,怎会用他们的手法呢?”

楚小枫道:“天下武功,多有雷同之处,就算在下用的点穴手法,和天山双怪,确有雷同之处,也未必就是天山双怪所授。”

绿衣少女沉吟了一阵,道:“现在,我相信了一件事,那就是你可能杀了景二公子。”

楚小枫道:“景二公子确是在下所杀,但不知姑娘和景二公子,有什么关系?”

绿衣少女道:“说出来,那就有一个很可怕的结果了。”

楚小枫道:“哦!”

绿衣少女道:“你如是一定要听,我倒极愿奉告。”

楚小枫道:“要来的事,总归要来,在下听不听,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上,对么?”

绿衣少女道:“这有一点不同,你不知道,我们也许会错开今天;知道,立刻就要把事情结算清楚,现在,你还可以选择。”

楚小枫道:“我想,在下还是选择一个听字。”

绿衣少女冷冷说道:“楚小枫,你一定要知道么?”

楚小枫道:“对!在下一向不太喜欢糊涂的事情,姑娘尽管请说。”

绿衣少女道:“好!你听清楚,景二公子是我师兄,也是我未来的丈夫,你杀了他,我该不该替他报仇?”

楚小枫点点头,道:“应该替他报仇。”

绿衣少女道:“那就好,现在,我要替他报仇了。”

楚小枫道:“所以,你一路杀死了很多丐帮弟子。”

绿衣少女道:“你不是丐帮中人,这事与你何关?”

楚小枫道:“问得好,景二公子带着黑豹剑士,夜袭迎月山庄,杀了我们无极门数十口人命,是否和我有关呢?”

绿衣少女呆了一呆,道:“那自然有关!”

楚小枫道:“姑娘,倒是一个很讲理的人。”

绿衣少女道:“我自然是讲理的人。”

楚小枫道:“讲理就好说……”

绿衣少女轻轻吁一口气,接道:“这些帐,咱们不用算了,算也算不清楚。”

楚小枫道:“姑娘的意思是……”

绿衣少女道:“我这次亲自出来,只有一个用心……”

楚小枫道:“为夫报仇?”

绿衣少女道:“你要这么说,不能算错,不过,我喜欢把事情说清楚,我们这门亲事,长辈们口头上提过了,但我还没有答应。”

楚小枫道:“为什么呢?”

绿衣少女道:“因为,他很花,听说,是一位花花公子。”

楚小枫道:“哦!”

绿衣少女道:“这件事,你是否知道?”

楚小枫道:“不太清楚,在下和景二公子交往不多。”

绿衣少女道:“现在,他死了,不论以什么身份都该替他报仇。”

楚小枫道:“对!”

绿衣少女道:“现在,楚小枫,你可有什么遗言么?”

楚小枫道:“遗言倒是没有,不过,在下想和姑娘定个约定!”

绿衣少女道:“好!你说吧!我只要能答应,决不推辞。”

楚小枫道:“咱们这一番搏杀,只限你我,我死了,姑娘已经报了仇,就别再找无极门的人了。

绿衣少女道:“可是,我如死了,一定会有人找你。”

楚小枫道:“我杀了景二,已成不了之局,也只有至死方休了。”

绿衣少女叹息一声,道:“其实,这也未必正确,景二杀了你们无极门的人,你们还不是要找他报仇?我如杀了你,我想也一定会有人找我。”

楚小枫道:“朝廷有法,江湖有道,如若一个人犯了法,他应该受法律的制裁,但一个人背弃了江湖上的道统,是不是应该受到武林同道的制裁呢?”

绿衣少女道:“你是说景二该死?”

楚小枫道:“对!景二杀了无极门数十口,其中,有不少是完全不会武功的妇人、仆从,你说他该不该死?”

绿衣少女沉吟了一阵,道:“就算他该杀吧,那是由你的角度去,但你如替我想一想呢?”

楚小枫道:“由你的立场看,那就不同了,你应该替他报仇,私人的恩怨,常常会抹杀了正义、公理,江湖上十之七八,都是和姑娘一样的人。”

绿衣少女笑一笑,道:“楚小枫,看来,你好像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

楚小枫道:“江湖上的道理大多了,那是因为衡量道理的人的角度不同,但真正的道理,只有一个,这就变成了各说各话情形了。”

绿衣少女道:“唉!不说这些了,现在,只说我们之间的事?”楚小枫道:“姑娘请说吧!在下洗耳恭听。”

绿衣少女道:“我要替景二报仇。”

楚小枫道:“姑娘,我不会束手待毙,咱们之间,将是一场搏杀!”

绿衣少女道:“因为,咱们对道理的看法不同。”

楚小枫道:“是!咱们各人对事情的看法不同。”

绿衣不女点点头,道:“你用剑?”

楚小枫道:“是!姑娘用什么兵刃?”

绿衣少女道:“我的兵刃就带在身上,该用的时候,我自然会亮出来。”

楚小枫道:“姑娘的意思,是准备先赤手空拳接我几招?”

绿衣少女道:“是!你出手吧!”

楚小枫沉吟了一阵,道:“好!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他为人洒脱,不太斤斤计较小节,长剑一震,直刺过去。绿衣少女身子一侧,忽然一个转身,直欺进来,右手一抬,点向右臂,楚小枫吃了一惊,疾快的后退了两步,长剑回转,拦腰划来。

她的身法,并不算大快,只是对兵刃的畏惧心,似乎是不大,而且,时间拿得很准,攻势就显得凌厉了。绿衣少女一声轻笑,又向前欺进一步,飞起一脚,踢向楚小枫的右腕,楚小枫一皱眉头,忖道:“这丫头,简直是不要命了,倒要给她一点教训。

横扫剑势,正击在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香车来娇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