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26回 抬棺决生死

作者:卧龙生

二更时分,浮云掩月,黄帮主带着陈长青、任奇到了湘江岸边

点点渔火,点缀了湘江之夜,陈长青举手轻轻击三掌,一艘轻舟,突然间冲了过来极端的反传统主义,情感上又眷恋传统文化。后抛弃进化论, ,冲近江岸。一个轻装汉子,忽然间飞跃登岸,一抱拳道:“排教总坛蓝翎香主胡天澜,恭迎丐帮帮主。”

黄帮主挥挥手,道:“怎么?贵教主已经到了?”

胡天澜道:“是的,贵帮通知敝教之后,我们立刻发出了信号,敝教主乘了百里飞舟赶来。”

黄帮主道:“那真是有劳了。”

胡天澜道:“请帮主登舟。”

黄帮主点点头,举步一跨,登上轻舟,陈长青、任奇,紧随身后,三个人上船之后,轻舟立时箭一般的向前驰去。大约有半柱香的工夫,才停了下来,船行太快,陈长青等也无法知晓这阵工夫,走了多少路,两艘双桅船并排停泊在江心,轻舟就靠在两艘巨船之中。

胡天澜口中发出了两声低啸,一艘大船的桅上突然亮起了一盏孔明灯,强烈灯光,照在轻舟上。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人?”

胡天澜道:“蓝翎香主,快请通报教主,就说丐帮帮主驾到。”

片刻之后,一道软梯,由巨船上放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一阵轻微的乐声,两个白衣童子,引导着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下来。

胡天澜低声道:“帮主,那就是敝教的教主。”

黄老帮主举步迎了上去。

青衫人目睹一个银髯如雪的老者迎了上来,急急一抱拳道:“排教教主云飞扬,迎见帮主。”

黄帮主道:“不敢当,不敢当,云教主大安。”

云飞扬带着黄帮主,登上了软梯,行近了舱门口处,云飞扬右手一抬,揪起了一个厚厚的帘子,立时间大放光明,船舱中高燃四只儿臂粗的巨烛,方桌上面,早已摆好了香茗细点。

进入船舱,分宾主落座,云飞扬亲手取一杯香茗,奉了过去。

黄帮主接过喝了一口,道:“好茶。”

云飞扬笑一笑,道:“飞扬未学晚进,应该趋访领教,怎敢劳老帮主的大驾下访。”

黄帮主道:“云教主言重了。”

舱中只有六个人,任奇、陈长青,站在黄帮主的身后,两个白衣童子,分左右守在云飞扬的身侧。

云飞扬道:“老帮主为了无极门,不惜降尊纤贵,亲自坐镇襄阳,长者仁德,风范可钦。”

黄帮主道:“火爆万花园的事,云教主听过了?”

云飞扬道:“飞扬听过了。”

黄帮主道:“他们宁愿埋身园中,都不肯离开,这个组合的严厉,实在可怕。”

云飞扬道:“对那个组合的事,飞扬知晓不多,老帮主可否多指教一二?”

云飞扬道:“老帮主,如若贵教和本帮联手,我相信天下没有对付不了的强敌。”

黄帮主沉吟了一阵,道:“这个组合,和江湖上一般门户,有些不同,他们突然而来,飘然而去,不知道他们来自何处?

云飞扬点点头,道:“这倒也是。”

黄帮主道:“他们可以随时随地向咱们突袭,咱们却无法找到他们。”

云飞扬道:“对!这要好好的设计一下,诱他们现身。”

黄帮主道:“这就是我来拜访的最大原因。”

云飞扬道:“老帮主只管吩咐。”

两人开始了一番密谈,直到了四更过后,黄帮主才率人告辞,云飞扬亲自送黄帮主登上轻舟而去。

送走了黄老帮主之后,云飞扬回顾一两个童子一眼,道:“黄老帮主德望具尊,当今第一位高人,只是年纪大大了一些,对事情的看法,有些太稍沉一些。”

两个童子既不便表示赞成,更不敢反对,只好唯唯诺诺。

云飞扬笑一笑,道:“你们准备一下,咱们改扮登岸,我要亲自去查看一下。”

他少年得志,三十几岁的人,接掌了排教的掌门。排教不但是长江下游的水面霸主,在江南,亦有着庞大的实力。在江湖上各大门户中,排教也是个充满神秘的组合,传言中,排教有着很多奇术,那是属于武功之外的东西。

中午时分,楚小枫带着鬼没王平。到了约定的地点。

一身宝蓝色劲装,宝蓝色武生中,白色盘腰丝带,身佩着长剑,使得楚小枫有如临风玉树,英俊中,别有一股潇洒的味道。

王平也换了一身劲装,身佩短刀,靴筒中,暗藏了手叉子。两个人也不过刚刚站好,一辆篷车,已快速的驰了过来,车在两人的面前停下。

垂簇启动,行出一个年轻女婢,道:楚公子,咱们姑娘已经在候驾了,两位请上来吧!”

楚小枫打量那少女一眼,只见她眉清目秀,穿着一身粉红衣裙,大约有十六七岁的模样,笑一笑,道:“姑娘是找我们的?”红衣少女微微一怔,道:“你可是楚公子?”

楚小枫道:“嗯!我姓楚。”

红衣少女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叫楚小枫?”

楚小枫道:“不错。”

红衣少女道:“那就不会错了,请上来吧!”

楚小枫点点头,和王平一起登上篷车,红衣少女也上了车,放下垂帘。

王平道:“姑娘,什么人赶车啊?”

红衣少女道:“不用人赶,这匹马,自己会走。”

车厢内,布置的很豪华,有一股淡淡的袭人幽香,篷车由慢而快,行约半个时辰之久,篷车突然停了下来。

工衣少女打了车帘,当先跳下,道:“两位请下来吧!”

楚小枫缓缓行下篷车,四顾一眼,道:“就在这里吗?”

红衣少女道,“穿过那片树林。”

当先举步行去,这是个荒凉的地方,四处不见行人。

王平紧行一步,追在楚小枫的身侧,道:“公子,这地方荒凉隐蔽,他们如若设下了埋伏,咱们连传讯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楚小枫道:“咱们根本也不需要传讯出去啊!”

王平道:“如若他们不守信约,设下了埋伏呢?”

楚小枫道:“就算他们设下了埋伏,咱们也一样不用帮手。”

王平哦了一声,未再多言,但他却发觉了一件事,这位表面温和的楚小枫,骨子里却是一位极端高做的人,只是外表的斯文柔和,掩去了他内在的那股傲气,平常时刻,瞧不出来。

红衣少女步履加速,在林中一片草地上停了下来,那是一片很广大的草地,四周都被浓密的林木包围着,草地一侧,放着一口棺材,木盖启动,缓缓站起了那绿衣少女。

楚小枫道:“姑娘早已经到了。”

绿衣少女一跃而出,笑一笑,道:“我也刚到不久。”

楚小枫望望那一口棺材,道:“姑娘连棺材也准备好了?”

绿衣少女道:“表示一种决心,你和我,必须要有一个人死在这里。”

楚小枫淡淡一笑;道:“好!姑娘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吗?”

绿衣少女道:“两个,我和红菱……”

语声一顿,接道:“今日你我一决生死,我如死于你的剑下,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楚小枫道:“你说吧?”

绿衣少女道:“别伤害红菱,让她把我的尸体运走。”

楚小枫道:“对在下,也是一样的了。”

绿衣少女道:“公平两个字很重要,对你对我,都是一样。”

楚小枫道:“好!一言为定。”

绿衣少女轻轻吁一口气道:“楚小枫,今日之战,咱们是以命相搏,所以,不管什么手段,都可以施用,包括暗器在内。”

楚小枫点点头,道:“当然了,姑娘的暗器,不带金铁破空之声……”

绿衣少女接道:“其实,我的剑法也不错。”

楚小枫道:“哦!”

绿衣少女道:“我的话,都说完了,你有什么说,可以说了。”

楚小枫道:“只有一句话说,”

绿衣少女道:“请说。”

楚小枫道:“姑娘叫什么名字,是否可以见告?”

绿衣少女道:“我的名字?”

楚小枫道:“对!咱们动上手,必有一人死亡,在下如是死了,也该明白死于何人之手啊!”

绿衣少女道:“如若死的是我呢?”

楚小枫道:“姑娘充满着信心,你不会”。

绿衣少女道:“唉!我本来充满着信心,但咱们动手时间愈近,我的信心愈是消退,现在,似乎是完全没有信疏了。”

楚小枫道:“姑娘是不肯说了?”

绿衣少女摇摇头,道:“不!我说,只不过,我希望你杀死我之后,不要再把我的姓名告诉别人。”

楚小枫道:“哦!”

绿衣少女道:“说出去,对我倒是没有什么!但我的师长、亲友们,一定受不了,他们会找上你……”。

楚小枫接道。“我如杀了你,他们岂不是会找我报仇。”

绿衣少女低声道:“有很大的不同,他们虽然有些恨你,但他们决不会为此而找上你报仇,除非我们老公公决定了杀你的时间。”

楚小枫心中一动,忖道:“老公公是什么人?”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老公公,那是不是你的爷爷?”

绿衣少女道:“不是!不知道怎么解说,老公公,在我们那里代表着一种权威,一种很高的称呼……”。

楚小枫接道:“一种很高的称呼,那是说,是很多人了。”

绿衣少女道:“对!老公公是权威的代表,但不是唯一的权威代表。”

楚小枫道:“哦!”

绿衣少女笑一笑,道:“楚小枫,够啦!我已经告诉你的大多啦!”

楚小枫道:“多谢姑娘。”

绿衣少女道:“我叫于慕兰。”

楚小枫道:“哦!于姑娘。”

于慕兰右手缓缓搭在软剑柄上,道,“你拔剑吧!”

楚小枫道:“于姑娘,难道咱们之向,非要动手一战不可?”

于慕兰道:“我想不出还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能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

她已抽出了腰中的软剑,其薄如纸的利刃,本是软软的垂着,现在,却缓缓的伸直起来。

楚小枫也拔出了长剑,平横在胸前。

于慕兰接道:“我很后悔,没有听从小仙子的警告……”

楚小枫心中又是一动,暗道:“怎么又出来了一个小仙子。

他希望多知道对方一些隐秘。

立时接道:“小仙子又是谁?”

于慕兰忽然微微一笑,道:“小仙子,是我们那里一个很特殊的人物,不知道你是否有机会见到她?”

楚小枫道:“哦!”

于慕兰道:“可是,我已经来了。”

楚小枫道:“就算你来,咱们也不一定非要拼一个你死我活不可啊!”

于慕兰道:“太晚了,大家都知道我来是为他报仇的,小仙子劝告我,我也不肯听从,唉!没有一个结果,我如何回去见人。”

楚小枫道:“所谓结果,就是你我之间,要有一个人死亡。”

于慕兰道:“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楚小枫点点头,道:“姑娘如此决心,在下就算是不同意也不行了。”

于慕兰右腕连连震动,长剑有如活蛇一般,不停的攻向楚小枫前胸与小腹之间。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打法,只用剑尖的震动力量,攻向一点。

楚小枫长剑,也被对方的剑势,逼缠在一点,双方剑与剑的距离,只不过限制于半尺之内,剑尖与剑头,不停的接触,发出了短促的金铁交鸣之声。

剑与剑的快速交触,使得金铁交鸣声,也连成了一片,听起来,有如一个声音连续下去。

鬼没王平常年在江湖上走动,看到的搏杀,何止数百阵,可算得阅历丰富,但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斗,简直看得呆了。

这打法看上去,并不惊险,但却剑剑不离要害,一盏热茶工夫下来,楚小枫的头上见了汗水。但那绿衣少女的攻势,却是愈来愈快。自从两人动上手后,楚小枫没有攻出过一招,全是采取的守势。因为,两个动手的速度太快,快得王平根本就没有瞧出来是谁攻准守。

现在,王平看出来,同时也看出了楚小枫处境之险,楚小枫也感觉到了自己处境之危,似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开始向后退避。

他为人细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抬棺决生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