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29回 官船藏匪窟

作者:卧龙生

成中岳道:“有!三个姑娘很平安,一志现在混入了一个地方,正跟一些人混在一起。”

楚小枫道:“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

成中岳道:“身份还不太清楚,不过,一志被关在万花园中一段时间之后,已经有了很多的转变,转变得成熟多了。”

楚小枫道:“哦!”

王平道:“也许陈兄久年在江湖上走动,见识广搏,易容术也比我们高明很多,在下一直没有发现他。”

成中岳笑一笑道:“不过,王兄可以放心,我们都没有受到伤害,何况,像陈兄这样的商人呢?”

王平道:“唉!他如不贪功,大概就不会遇上什么危险,如若贪功,那就很难说了。”

成中岳笑一笑,道:“主人,如若没有别的吩咐,中岳告退了。”

楚小枫道:“你休息一下,等一会,咱们再详谈。”

他很关心宗一志,但却一直没有表示出来。

望着成中岳离去之后,王平低声道:“公子,咱们要不要有什么行动?”

楚小枫道:“等他们回来之后,再作计议,我说过,任何人都必须在今天太阳下山之前赶回来,我不希望有人违犯这个令谕。”

他脸上带着微笑,但言中之意,却是十分的坚决。

王平不敢再说,一躬身退了下去。成方、华圆,仍然站在楚小枫的身后。

楚小枫道:“你们也下去休息一下,也许今晚上,咱们会有一番激战。”

成方一躬身,道:“公子的安危,是我们最关心的事,再说,小的也不觉得累。”

楚小枫道:“养精蓄锐,才能振奋杀敌,休息很重妄,退下去吧!”

成方道:“公子,小的和华圆轮流守候在此,以备公子差遣。”

楚小枫看他们一脸诚恳之色;也不便婉拒了,只好点点头,道:“要守守在屋外,两个时辰之内,任何事都不要惊扰我。”

成方道:“如是他们回来了?”

楚小枫道:“要他们等一等,两个时辰之后再见。”

成方道:“小的遵命。”

和华圆双双退了下去。楚小枫掩上了房门,坐息一阵,以指代剑,开始练习那无名剑谱上的剑法。

这些口决,他都已熟记在心,只是有些还未练习纯熟。

他从来没有感到过,对武功的需要,是如此迫切。

不论你的想法如何?但人在江湖,就不能免俗,那就是说,一个人想领导一个组合,不论他的武功才智,都必须有过人之处才行。

他想到过去太浪费,自己熟记了那样一本剑谱,那样多武功招数,但却一直没有用心去练习过它。

如若他用心练习过,现在,至少已经练会了大部分。

他必须利用每一刻可用的时间,尽早把剑谱上的剑法练成。

经过这些时的体会,思量,发觉那无名剑谱上记载的剑法,无一不是奇技绝学。

随便找出几招来,传给别人,就会引起人家很大的惊奇。

一代剑客,正在默默的成长。成长在一个急促。忙碌的环境中。

楚小枫刚刚练习完一套剑法,门外已响起了波波之声,道:“公子,公子。”

是成方的声音。楚小枫站起身子,调匀了呼吸,缓缓打开木门。

只见陈横满头大汗,一定是很紧急的事情。

果然,楚小枫还未来得及开口,陈横已经抢先说道:“公子,绿荷、黄梅、红牡丹,身陷危境,要公子派人搭救。”

楚小枫道:“人在哪里?”

陈横道,“被押人了一艘大船上,还泊在湘江岸畔。”

楚小枫道:“在船上?”

陈横道:“是……”

楚小枫道:“好!你先进去,擦擦脸上汗水,说明详情……”

陈横接道:“不!公子,救人如救火,要救他们,得早些行动。”

楚小枫轻轻吁一口气,道:“好吧!咱们立刻动身。”

成方道:“公子,出动些什么人?”

楚小枫道:“招呼王平,我们先走,告诉成爷,带着四英、七虎随后出动。”

成方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湘江岸畔,靠着一艘巨形的双帆大船,红漆金字,写着水师督府。

楚小枫道:“这是一艘官船。”

陈横道:“就是这艘船,我亲眼看到,他们把三人押上船去。”

楚小枫道:“没有看错吧!如是错登官船,这个漏子就大了。”

陈横道:“是不是官船,我不知道,但她们三个在船上,我敢保证……”

语声一顿,接道:“除非,他们很快的又把三个人押离此地,不过,这个也不太可能。”

楚小枫道:“好!咱们上船去。”

陈横轻轻吁了一口气,道:“公子,如若真是官船,咱们上去了,是不是会招惹很大的麻烦?”

楚小枫道:“哦!”

楚小枫打量了四周地形一眼,发觉大船正好直泊,浮板搭在岸上,立刻举步向上行去。

成方、华圆,紧随身后。陈横、王平,跟在华圆身后。

这是一艘很有气派的大船,连甲板上,都铺了红毡。

这是一艘专门坐人的大船,船舱,占了整艘船的一半。

木门雕花,白竣掩窗,门前还挂着两盏白缕糊制的宫灯。

甲板上静悄悄的,不见人踪。

楚小枫吁了一口气道:“成方,过去叩门求见。”

成方应了一声,伸手摸摸肩头上的剑柄,举步向前行去,一个剑士,”摸到他惯用的剑柄,内心中就生出了一种充实的感觉。

受过严格训练的成方,轻轻叩两个舱门,立时退后三步。

舱门呀而全开,一个手中抱着水烟袋,身着团花黑马褂的中年大汉,缓步行了出来,打量了成方一眼,道:“你是干什么的?”

成方道:“你老兄是什么身份。”

中年大汉怒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么?”

成方道:“我知道,这是一艘官船。”

中年大汉冷笑一声,道:“既然知道是一艘官船,你怎么还敢上来?”

成方笑一笑道:“我知道这是一艘官船,但作官的人,一向都很讲理,所以,我们公子特来拜访。”

中年人哦了一声,道:“你们公子是干什么的?”

成方道:“你不是这船上的主人吧?”

中年人道:“老夫虽不是主人,却是总管身份,这船上的事情不论大小,都要先经我同意才行。”

成方道:“话说的很对,不过,你只能跟我谈,咱们公子的身份很尊贵,你总管这个名衔,还不够。”

中年大汉怒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成方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总管大人,咱们既然敢上来,那就不会把任何事放在心上,最好大家能和气交谈。”

中年人冷哼一声,目光投注在负手而立,正望着远天出神的楚小枫,道:“那一位,可就是你们的公子?”

成方道:“不错……”。

中年人接道:“好!你们不敢叫他,我去问他。”举步向前行去。

成方右手一伸,拦住了中年人的去路,道:“慢着,叫你们主人先出来再说。”

中年人呼的一声,吹燃了右手的纸煤,呼呼噜噜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纸煤放在水烟筒中,笑一笑道:“年轻人,你的胆子实在不小。”

成方道:“我的胆子如若不够大,怎么敢登上你们的这艘船?”

中年人道:“你实在胆大得可以,老夫,见识过很多的人,但却从没有见过你这么胆大妄为的人?”

成方道:“好说,好说,你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中年人点点头,道:“好!我现在,光告诉你这艘船上住的什么人?”

成方道:“什么人?”

中年人道:“长江水军督府,陆副将的内眷。”

成方道:“住的内眷?”

中年人道:“对!如是副将在船上,单是你们带剑上船,就犯了图谋不轨的大罪,早就把人给拿下了。”

成方笑一笑道:“总管大人、副将不在,这船上何人才能作主?”

中年人道:“自然是陆夫人了。”

成方回头望了楚小枫一眼,看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恍如不闻,笑一笑,道:“那就请陆夫人吧!”

中年人怒道:“你放肆得很。”

右手一挥,突然向成方抓了过去。

成方一闪避开,反手切出一掌。

中年人一手抱着水烟袋,一手和成方过招,你来我往,片刻间,搏杀了二十余招。

成方没有击中那中年人一掌一指,中年人也没有扣拿住成方的脉穴。

中年人疾退了一步,停下手,道:“好!年轻人,你身手不错。”

成方道:“彼此,彼此。”

站在楚小枫身侧的华圆,突然开了口,道:“成方,公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成方应了一声,右手握在了剑柄之上,冷冷说道:“阁下,如若还是不肯替我们通报,在下就要动剑了。”

中年人原本没有把成方放在心上,但两人动手之后,他发觉遇上了劲敌。

这位年轻的孩子,手法快速,招术灵动,似乎不是容易对付的人。

看看华圆,再看看楚小枫,中年人有些气馁的感觉,缓缓说道:“好吧!你们一定要见,在下只好替你们通报了。”

成方冷冷说道:“我们一定要见,而且,愈快愈好。”

中年人道:“好,诸位请稍候片刻。”

成方道:“慢着。”

中年人本已转身向内舱行去,闻言又停了下来,道:“什么事?”

成方道:“咱们公子已然不耐久等,阁下即是总管身份,就该请咱们公子,进入厅中坐坐才是。”

中年人道:“好吧!”

成方快步行到楚小枫的身侧,躬身说道:“请公子,进入舱中坐候。”

楚小枫嗯了一声,举步走入舱中。

成方,华圆当先开路,楚小枫居中,王平、陈横,紧随身后。

陈横已拭去了脸上的易容葯物,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客舱的地方很大,放了六张太师椅。

成方轻轻吁一口气,道:“总管,快去通报贵主人吧!”

中年人淡淡一笑,道:“在下这就去,不过,有一点,在下要光说明。”

成方道:“好!请吩咐。”

中年人道:“你们冒犯官眷,这是杀无赦的死罪,诸位要不要再想想?”

成方道:“想什么?不用想了,没有三分三,怎敢上梁山,阁下只管通报。”

中年人转身而去,不大工夫,耳际间响起了环佩叮咚之声,两个白衣女婢扶着一个绿衣丽人,缓步走了出来。

水绿衣裙,更显得皮肤白皙,长裙拖地,掩去了双足,但看她走路的娉婷之姿,似乎是一双小脚。

她不算太差,但却有一种成熟的诱惑,动人情怀。

只见她轻启玉齿,露出了一口细小的白牙,道:“哪一位要见我?”

她口中说话,两道目光,却投注在楚小枫身上。

楚小枫笑一笑,道:“在下求见夫人。”

绿衣丽人道:“请教贵姓?”

楚小枫道:“迎月庄主楚小枫。”

绿衣丽人道:“贱妾陆王氏。”

楚小枫道:“陆夫人。”

陆夫人道:“不敢当,贱妾记忆之中,未见过楚庄主?”

楚小枫道:“楚某也不识夫人,在下是初度拜访。”

陆夫人道:“那么楚庄主和拙夫是故交了。”

楚小枫道:“在下和陆先生,也是从未晤面。”

陆夫人道:“素不相识,楚庄主就贸然登舟拜访,不觉得太过盂浪么。”

楚小枫道:“在下来的是孟浪一些,不过,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想请教夫人几件事。”

陆夫人道:“好!楚庄主请说。”

楚小枫道:“在下想先知道陆大人是什么身份?”

陆夫人道:“拙夫是长江水师督府的副将。”

楚小枫道:“很大的官。”

陆夫人道:“不敢当,还过得去。”

楚小枫道:“夫人,陆大人不在船上吗?”

陆夫人道:“不在,他有事到襄阳城中去了,不过天黑之前,一定可以回来。”

楚小枫道:“如若在下有事请教夫人,夫人能不能作主呢?”

陆夫人道:“那要看是什么事了?贱妾一向不问拙大公务。”

楚小枫道:“这件事情应该是半公半私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官船藏匪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