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03回 饮恨袖里刀

作者:卧龙生

近三更时分,宗领刚、白凤如约到了那峭壁之下。

这是个清郎之夜,月明星稀,睛空如洗。

白凤穿一身银色劲装,背插双剑,胁间挂着一个革裹。

宗领刚也穿上了劲装佩着一柄长剑,带上二十四枚铁莲花。

这本是他们夫妇闯荡江湖时衣服,已经收起了五年,今晚,又穿着在身上。

三更整,山角处转出一行黑影,疾奔而来。片刻工夫,已到了两人身前。

是一顶黑色的轿子,四个佩刀的黑衣人随轿护行,两个抬轿的轿夫。

轿子在宗领刚身前丈许处停了下来。

轿帘搭起。身着黑色长袍的人,缓缓由轿中行了出来。

宗领刚一抱豢道:“龙兄,二十别来无恙。”

龙天翔中等身材,白净脸,是一个文士型的人,只是脸色太苍白,月光下,白得不像一张活人脸。

冷漠、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片仇恨之色,举手一挥,道:“龙某人还没有死,命长得出了你宗掌门意料之外。”

一开口,就有着一股势不两立的味道。

宗领刚道:“龙兄和拙荆几度会晤,在下已听拙荆说过了。”

龙天翔道:“白凤失去了救你的机会,也失去了救她父亲的机会。”

白凤急声道:“我父亲现在怎样了?”

龙天翔道:“他还好好的活着。”

白凤道:“我携夫婿而来,一切如你所约,但我希望能见见我的父亲。”

龙天翔冷冷说道:“可以,不过,不是现在。”

宗领刚笑一笑道:“我们如何才能见到他?”

龙天翔道:“谈好咱们之间的事,就可以见他了。”

宗领刚:“哦!咱们要谈些什么?”

龙天翔道:“这些年来,你在江湖上出人头地,混得很有名气,藉藉无名的迎月山庄,也成了江湖上人共知之处。”

宗领道:“哦!”

龙天翔道:“我很容易找了来,也有很多种方法把迎月山庄一举毁灭。”

宗领刚道:“迎月山庄能够屹立如今,未遭伤害,那是你龙兄的仁慈了。”

龙天翔道:“我不会心存仁慈,对你更不会,我所以迟迟不肯下手,那是因为我别有用心,也就是等待今夜咱们这见面一晤,这些话,我已经告诉过白凤了,只怕白凤不敢告诉你。”

宗领刚道:“好!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龙天翔道:“白凤替你生了一个儿子,跟了你这些年,现在……”突然住口不言。

宗领刚仍然保持着平静的神情,道:“现在,应该如何?”

龙天翔道:“现在,应该让她离开你了?”

宗领刚道:“白凤恪守妇道,对我帮助很多,在下今日有这点成就,大部分都由她赐助而得,我对她十分敬爱。”

龙天翔道:“这话的意思是说,你们永远不愿分离了。”

宗领道:“龙兄,自己不觉着提这条件太过分了?”

龙天翔冷笑一声,道:“宗领刚,我不会白白要了你的妻子,我要你心服的让她出来。”

宗领刚修养再好,此刻,也有些忍耐不住了,双目一瞪,道:“龙天翔,你也是年近半百的人了,说话,最好要留些口德,如此信口雌黄,就不怕为人不齿么?”

白凤也怒声叱道:“姓龙的,你满口污言秽语,胡说些什么?”

龙天翔道:“龙某人有备而来,每一句都要它实现,宗领刚,你非答应我的条件不可。”

白凤双手已握住了剑柄,眉宇间满是杀机怒意,大有立刻出手之意。

龙天翔却是神情凌厉,道:“白凤,你要敢稍一妄动,令尊将立刻死亡。”

白凤呆了一呆,缓缓放下了握在剑柄上的双手。

宗领刚也恢复了冷静,缓缓说道:“好!说出你的条件吧!”

龙天翔道:“要你的岳父和妻子坐山观火,看咱们一场龙争虎斗。”

宗领刚点点头。

龙天翔道:“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咱们动手之前,立下约书,我如杀了你,白凤就为我所有……”

白凤怒叱道:“你这疯子,你胡说八道。”

宗领刚却哦一声,道:“还有么?”

龙天翔道:“要令岳大人作保,姓宗的,如若到时间,他们敢毁约不行,我就消灭了你整个无极门中人,迎月山庄将片瓦无存,鸡犬不留。”

宗领刚淡淡一笑,道:“龙兄,咱们之间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解决?”

龙天翔道:“只要你肯让出白凤,既可救了她的父亲,又可保全你无极门掌门的位置,说不定,日后无极门遇上了什么凶险危难,在下还可以相助一臂之力。”

宗领刚肃然说道:“龙天翔,区区对阁下,内心中也许有一点歉意,但这点歉意,却因阁下的疯言狂语,而消失于无形之中……”

龙天翔冷笑一声,接道:“宗领刚,龙某人就是为了这一口难咽之气,忍辱偷生了二十年,除了把白凤让我之外,咱们之间,没有第二个条件好谈。”

宗领刚道:“龙天翔,看来咱们之间似乎是只有放手一战了。”

龙天翔道:“宗领刚,在未动手之前,我要先告诉你一件事情。”

宗领刚道:“龙天翔,你有什么条件,干脆一齐开出来,宗某人一起接下来就是、”

龙天翔道:“最好咱们先把事情说明白,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在这一战之中解决。”

宗领刚平静的说道:“在下洗耳恭听!”

龙天翔道:“我带了很多的人来,这些力量,足可对付你们整个无极门。”

宗领刚道:“哦!”

龙天翔道:“但他们不会出手,除非听到了我的招呼。”

宗领刚道:“哦!”

龙天翔道:“你如死于我的刀下,白凤却不能死,我要带着活生生的白凤离开此地。”

宗领刚脸上泛起了怒意,道:“还有么?”

龙天翔厉声说道:“她如是死了,不论是自绝而死,还是你们无极门中人把她杀死,你们整个无极都将遭到毁灭,我要杀光和无极门中一切有关的人。”

宗领刚道:“好恶毒的想法,还有么?”

龙天翔道:“够了,你可以亮剑啦。”

宗领刚目光转动,打量了龙天翔一眼,道:“你的刀呢?”

龙天翔道:“刀在我身上,用得着的时候,我自然会亮出来。”

他神情镇静,若似胸有成竹。

这就使得宗领刚提高了警觉,右手缓缓握住了剑柄,吸一口气,纳入丹田,道:“龙兄,你说了半天,都是要我遵守的事,但如我宗某人胜了呢?”

龙天翔道:“胜了?你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

宗领刚道:“山高水流长,龙兄也不用自过自夸。”

龙天翔道:“你如真能胜我,龙天翔绝不会生离此地。”

那是说明了这一仗是生死之战。

宗领刚轻轻一按机簧,呛的一声青萍剑脱鞘而出。

龙天翔冷笑一声道:“小心了,”忽然欺身而上,迎胸捣出了一拳。

宗领刚是江湖上极受敬重的剑术名家,手中一把青萍剑,数十年来,己不知击败了多少武林高手。

但龙天翔对那武林名剑,竟然不放在心上,空手攻招。

这等大背常情的举措,不外两个原因,一个是龙天翔太过狂傲、轻敌,二是他别有阴谋。

宗领刚心中明白,龙天翔绝不是狂傲。

一吸气退了两步,身子问到两尺以外,长剑才斜斜切落,斩向了龙天翔的右腕。

龙天翔冷哼一声,挫腕转身,呼的一声,身子飞起,兜了一丈多远的一个大圈子,绕到了宗领刚的身后。

宗领刚道:“好一招,八步回空。”

青萍剑一拌,展开了攻势。

但见剑影纵横,青萍剑幻化成一片寒芒,人隐剑中,剑与人合,名动天下的青萍剑法,施展开来,果非凡响。

龙天翔竟然是还未亮刀。

但他绝佳的轻功,配合着八步回空大挪移,飞游于剑光之中,双手忽指忽掌,点、切并用,完全是突穴斩脉有手法。一时间,保持了个秋色平分的局面。

宗领刚连攻了三十余招,竟未占一步先机。二十年不见的龙天翔,己非吴下阿蒙,而且,成就之高,大出了宗领刚的意料之外。

但这也激起了宗领刚的好胜之心。长啸一声,剑势更紧。

但见寒芒飞绕,剑光由小而大,扩展成一个一丈方圆的大圈子,把龙天翔完全罩在了一圈剑光之中。剑光再由大收小,有如网中之鱼,鱼网一紧,更见绵密。

这一次,剑光层叠而至,绵密凌厉,兼而有之。

龙天翔的八步回空大挪移,己然无法再在这等绵密剑光之下游走。

立刻间,被那凌厉剑光,追的无法施展。

龙天翔虽然受制,但还一直保持着镇静。

忽然间,宗领刚手中的青萍剑,“千锋合一”,一剑刺向龙天翔的前胸。

这一剑不但功力强猛,而且攻的正当适时,那一剑正是龙天翔一掌待攻,一掌发出的时刻。

龙天翔八步回空大挪移身法,己在宗领刚封锁之下,无法施展,这一剑突如其来,想施展已自无及。

除了硬对剑势这一着之外,已无法闪避开去。

那知龙天翔拍出的右掌一挥,硬向百练精钢的青萍剑上封去。

但闻当的一声,青萍剑竟被挡开。

宗领刚的内力,是何等强猛,就算龙天翔练有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功夫,也无法挡开这一剑。

但事实上,那一剑却被龙天翔挡了开去。

但宗领刚丰富的江湖经验,一听之下,那分明是金铁相触的声音。

难道龙天翔手臂是铁铸?

龙天翔出刀了。

就在宗领刚剑势被封开之后,微微一怔神间,龙天翔出了刀。

刀由袖口中飞出,寒芒一闪,流星般刺了出去。好阴损的一击。

宗领刚霍然警觉,一吸气,暴退五尺,但仍是晚了一步。

有股鲜血,急喷而出,射出了三四尺远。

龙天翔袖口急出的一刀,刺中了宗领刚的右肩。

宗领刚那一条握剑的右臂。

白凤急步行了过来,道:“领刚,你受伤了。”

宗领刚淡淡一笑,道:“不要紧,一点皮肉之伤而已。”

鲜血狂喷,何止是一点皮肉之伤。

白凤未再多问,取下衣襟上的白色绢帕,迅速的包起宗领刚的伤口来。

龙天翔两道目光,一直盯注在白凤一双澈白的玉手上,脸上泛起了一片嫉恨之色。但他却未借机出手。

宗领刚神情冷厉,口中虽是和白凤交谈,但双目却一直盯注在龙天翔的身上。

白凤扎好丈夫肩上伤势,悄然向后退开。

两颗晶莹的泪珠,在她向后退去时,滚落了下去。

宗领刚缓缓抬动一下右臂,道:“龙天翔,我这条手臂,还可用剑。”

龙天翔道:“你闪避的快了一些,如是你慢一步,那条手臂,就不是你所有了。”

宗领刚淡淡一笑,道:“君子欺之以方,阁下手臂上戴了一个精钢护臂,出乎在下的意料之外。”

龙天翔道:“那只怪你目光不锐,判事不明。”

宗领刚道:“龙天翔,你已经错过了杀死我的机会,我不会再上等二次当。”

龙天翔道:“你大言不惭,别忘了,我只是空手接你名满天下的青萍剑,等我第二次出刀时,你绝无侥幸可言。”

宗领刚道:“你如自信能杀死我,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过,在咱们二度动手之前,我想先看看我的岳父。”

龙天翔摇摇头,道:“白梅好好的活着,我也寸缕未伤,你已经血溅半身,这一战,你已经是死定了,见见白梅又如何?”纵声大笑一阵,接道:“不过,你如是战死了,白凤倒可以见到她的父亲。”

宗领刚神色平静,对龙天翔的羞辱之言,似是完全未放在心上。

一个剑术高手,在临阵对敌之时,必须保持着心不浮,气不躁的安稳、镇静。

宗领刚做到了这一点。

龙天翔微微震动了一下,忖道:“看来,要想使他发怒,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心中念转,右手一抬,白芒一闪,刺向前胸。

宗领刚道:“袖里藏刀,是北海骑鲸客的绝技,难道你投入了骑鲸门下。”

口中说话,手中青萍剑却绵连推出,封开了龙天翔七刀快攻。

这一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饮恨袖里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