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31回 奋战君子刀

作者:卧龙生

简飞星道:“老夫给你一个还手的机会。”

楚小枫道:“既然动手相搏,咱们谁也不用存相让之心,在下还击了。”

忽然跃身而起,攻出一掌。

简飞星发觉这一掌来势很猛,立时挥掌接下一击。双掌接实,响起了一声蓬然轻震。

楚小枫只觉得全身如受千斤重击,身不由己的飞腾而起,直升了一丈多高,才恢复自我控制之能,悬空打了两个转身,落着实地。

吸一口气,纳入丹田,楚小枫才缓缓说道:“简大侠,好深厚的内力。”

简飞星看他落地之后,吸一口气,就神色自如,心中好生奇怪,道:“楚庄主,你很好么?”楚小枫道:“还不错,阁下这一击,颇有力逾千斤之感。”

简飞星道:“但没有把你震伤,也没有使你失去再战之能。”

楚小枫道:“双掌接实之初,在下却有一刹那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

简飞星道:“楚庄主练过导引之术了。”

楚小枫确实练过,那是拐仙黄侗传他的驭力、卸劲之法,只是自己并不知道。

在承受了简飞星一击,在对方暗劲汹涌压迫之下,不自觉的用出了驭力、卸劲之术,否则,这一击,就要使他当场晕倒。

楚小枫无法正面回答对方,但也不能不承认,笑一笑,道:“阁下的掌力好像是与众不同。”

简飞星道:“唉!庄主小小年龄,竟然接下了我‘内劲穿心’一击,实在是高明的很。”

楚小枫心中震动,暗道:他自称这一击叫作内劲穿心,想来必是极为歹毒的武功,我今天竟然侥悻避过了这一击。

其实,天下并无侥悻之事,只不过,楚小枫还不太明了自己竟已练成驭力卸劲的奇技,如若他知道,练到收发自如之境,还可惜力反击对方。

楚小枫感觉到这简飞星实在可怕,不能再给他机会了,当下一提气,出手抢攻,吃过一次亏,楚小枫学得乖巧多了,不肯再和简飞星的掌势接实。

飞跃搏击,以闪避对方的强劲掌力。

简飞星一击未能伤敌,把楚小枫估计得太高,谨慎的改用守势,但十几招下来,发觉对方掌法并无太过玄奇之处,立时纵声一笑,展开抢攻反击,但见他双掌如轮,倏忽之间,双手各攻九掌。

这一十八掌,不但各用具威势,而且一气呵成,楚小枫原本连连抢攻之势,立刻被人遏止,变成了守势。

简飞星叹息一声,道:“你这人十分奇怪……”。

掌势一紧,逼的楚小枫手忙脚乱。

楚小枫连出数招,挡住了简飞星的攻势,道:“奇怪什么?”

简飞星道:“适才简某那穿心一击,力道何止万钧,但你却轻易避开,这一阵拳掌,实在算不上什么奇技绝学,但阁下却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楚小枫拳法忽然一变,奇招绵绵而出,本来完全处于劣势的楚小枫,三五招内,已然扳回了劣势。

简飞星一面招架楚小枫的攻势,一面心头震骇不已,暗暗忖道:这人的武功,当真的诡异得很,忽然间,神奇莫测,忽然间又十分平庸。

双方又搏杀了十余招,楚小枫的掌势,忽然平庸,忽然新奇,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妙平衡,动手之间,楚小枫忽然出了一招奇学。这一招奇学,突然而来,有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

简飞星一步踏错,竟被对方一掌,劈中了左肩,这一掌力道很重,简飞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但楚小枫却感到那掌就像是击在一块坚硬的生铁之上,震得半身麻木。

暗里咬牙,楚小枫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道:“阁下练成了一身铜筋铁骨了。”

简飞星脸色苍白,轻轻叹息一声,道:“老夫这一生中,从来没有被人打中一掌,但你竟然做到了。”

楚小枫道:“在下只不过是侥悻罢了。”

简飞星道:“事无幸至,我看这不是侥悻。”

楚小枫道:“哦!”

简飞星道:“你那一掌来得很怪,老夫实在是闪避不开。”

楚小枫道:“老前辈太客气了。”

简飞星道:“老夫觉着应该想想你的话了。”

楚小枫:“想什么?”

简飞星道:“想想我是不是应该回去和他们谈谈?”

楚小枫道:“哦!”

简飞星道:“老夫感到,好像也没有办法胜过你了。”

楚小枫道:“对!不论再打下去的胜负如何?老前辈应该和他们谈了。”

简飞星点点头,道:“好!你再等候老夫一阵,我去去就来。”

转身大步而去。

楚小枫望着简飞星的背影,轻轻吁一口气,道:“陈横,你认识这个人么?”

陈横道:“听人说过,今晚初见。”

楚小枫道:“这个人的武功太高,而且,一身铜筋铁骨……”

绿荷接着:“但公子还是打中了他一掌。”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你们听着,等一会,他如再回来,我们会有一场生死之战……”。

陈横接道:“公子,再动拳掌,你就太吃亏了。”

楚小枫道:“我不会和他比拳掌,再到手一定会以兵刃相持。”

陈横道:“公子剑上的造指,只怕不会输给他。”

楚小枫道:“胜他机会不大,所以,我们一动上手,你们立刻退走。”

陈横道:“公子,咱们奉命追随,已把性命寄托在公子身上,为公子而死,为公子而生,如若公子死了,咱们还活在世上,那岂不是一件大笑话么?”

楚小枫道:“死有轻重之分,这等死法,实在是没有价值得很。”

陈横道:“公子,咱们追随,生死相从,谈不上什么价值不价值了。”

楚小枫道:“陈横,我死了,咱们这一个组合,就等于不存在,你们随我而死,有何意义呢?”

黄梅突然接口道:“公子,贱妾的看法,不会这样坏,那简飞星功力虽然深厚,但他确是很君子的人物……”

陈横接道:“这人还有一个外号,叫作君子刀,就算他很君子,但和武功区别有什么关系呢?”

黄梅道:“关系很大。”

陈横道:“愿闻其详。”

黄梅道:“他人很君子,在武功上就不会取巧,公子虽然内力差他一筹,但招术变化上,决不会输给他。”

陈横道:“哦!”

黄梅道:“只要公子在招术胜了他,他就会认败服输。”

陈横道:“黄姑娘,你说咱们公子一定能在招数上胜他一筹么?”

黄梅道:“能!掌法能够胜他,剑招上更能胜他。”

楚小枫还未及接口,简飞星已经去而复返,只见他脸色冷肃,眉宇间仍有余怒。

楚小枫挥挥手,示意陈横、黄梅等退远一些,缓缓说道:“简大侠,谈好了么?”

简飞星摇摇头,道:“没有。”

楚小枫道:“哦!他们怎么说?”

简飞星道:“他们只有一个条件……”

楚小枫道:“杀了我。”

简飞星点点头。

楚小枫道:“简大侠怎么决定呢?”

简飞星道:“在下看他们不讲信义,所以,很难骤作决定。”

楚小枫道:“简大侠,就算你能杀了区区,他们也不一定交出你的妻女呢!”

简飞星道:“这个,老夫也在怀疑!”

楚小枫道:“所以,老前辈现在有些犹豫了?”

简飞星道:“不错,在下有些犹豫了……”。

语声一顿,接道:“而且,老夫心中也有着另一个怀疑?”

楚小枫道:“怀疑什么?”

简飞星道:“怀疑老夫是否能够杀得了你。”

楚小枫道:“在下功力不如简大侠很多。”

简飞星道:“但你的招术,却是奇幻难测。”

楚小枫道:“在下觉着,咱们之间的生死一战,并非重要,重要的是分出了生死之后,有些什么收获?”

简飞星道:“老实说,老夫并不希望和你动手,你小小年纪有此成就,颇有使老夫喜见一代新秀的愉悦,我一生练刀,但真正死在我刀下的人,不过七个,那实是因为他们双手沾满血腥,百恶集身,只要稍有可恕之道,老夫就给他们留一个自新的机会。”

楚小枫道:“所以,江湖上称你君子刀。”

简飞星道:“老夫作事,自有原则,江湖上如何评论,老夫倒不放在心上,楚庄主适才之言,实是一针见血之论,就算老大杀了你,他们会不会放了我得妻女呢?”

楚小枫道:“这就要你简大侠做一个明智抉择了。”

简飞星道:“唉!老夫好生为难,楚公子有以教我么?”

楚小枫沉吟了一阵,道:“简大侠的妻女,现在何处?”

简飞星道:“被他们囚在船上。”

楚小枫道:“那艘船,泊在何处?简大侠是否知晓。”

简飞星道:“江中帆桅林立,老夫无法知晓上哪一艘,但它决不会太远。”

楚小枫道:“简大侠是否信任在下?”

简飞星道:“信任。”

楚小枫道:“那就听在下一番安排如何?”

简飞星道:“好!楚庄主请讲。”

楚小枫说出了一番计划。

简飞星沉吟了一阵,道:“楚庄主,老夫无缘无故找上了你,你倒如此帮助老夫,岂不叫老夫惭愧吗?”

楚小枫道:“简大侠如能接受区区略效微劳,那是区区之幸。”

简飞星道:“唉!老夫一生之中,最为自豪的一件事,就是从未受过别人的帮助,想不到垂暮之年,竟然会破了此例。”

楚小枫道:“来日方长,简大侠还有还报在下之日。”

简飞星点点头道:“楚庄主,咱们动手吧!我想他们定会在暗中监视咱们。”

楚小枫拔剑出鞘,道:“在下有僭。”

唰的一剑,刺了出去,简飞星挥刀一挡,立刻还击,他有刀过无声之称,刀法之快、实有着闪电之势,只不过这一眨眼问,他已经攻出二十八刀。

楚小枫推出九剑,九剑封闭了二十八刀,九剑中,有三剑是得自那无名剑谱下的招术,简飞呈的刀上,没有太强的内力,只是想在快速和招数变化上抢先,如果这二十八刀中,贯注了他强大无匹的内力,这二十八的威势就绝不相同了。

一气呵成,连攻了二十八刀,由于快速闪动的刀势,间不留隙,看上去,有如连环而成的一片白光,刀与刀的相连,结合,浑如一体。

简飞星的一轮快刀攻完,楚小枫展开了反击,刷刷两剑,逼的简飞星退后了五步,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武功,刀是连串飞芒,剑招却是雷霆万钧的一击。

简飞星心头震动了,这两剑,把他逼退了五尺,双方有些震动,也都有些敬佩。

简飞星轻轻一口气,道:“好剑法,楚庄主小心了。”

又一轮快速的刀招,连绵而出,两个就这样,展开了一场攻守之战。

楚小枫有一个很好的机会,练习了无名剑谱上的剑法,那些属于深藏内心的奇幻剑招,如今,都一一变成了真实的剑招施展出来,只是初度施展出来,有些生涩,不能把剑招连成一个整体,就算单独用出来,它具有的威力,亦足骇人听闻了,以简飞星的成就,就有招架不易的感觉。

两个人,打足了两个时辰,楚小枫对剑招的变化,也逐渐的纯熟。适应,简飞星却是越打,越觉震惊,他发觉了楚小枫很多奇幻莫测的剑招,三来十分生涩,但却逐渐变得纯熟了。

忽然间,楚小枫奇招连出,连接三剑,简飞星封开了两剑,却无法封开第三剑,剑尖划过了简飞星的左肩衣衫破裂;也划破了肩上的皮肤,鲜血涌了出来。

楚小枫骇然收剑而退,低声道:“简大侠,得罪了,在下不能控制剑势。”

简飞星面如死灰,黯然叹息一声,道:“好剑法,老夫有了和他们谈判的本钱了。”

突然转身而去,楚小星望着简飞星的背影,呆呆出神。

他心中明白,如若不是和简飞星早有了协商,以他深厚的内力,连绵快速的刀势,自己早已死伤对方的刀下。

简飞星刀下留情,留劲不发,才使他有充分的时间,由对方喂招中,使自己熟记于胸中的剑招,得到了一个充分练习的机会。

一代名剑,在这短暂的两个时辰的搏杀中,开始成长,茁壮。

陈横缓步行了过来,望着呆呆出神的楚小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奋战君子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