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33回 大破火船阵

作者:卧龙生

原来,他从另一面爬上了大船。

楚小枫微微一笑,道:“王平,过来,问问他们这又是怎么回事?”

王平应声行了过来,先点了那大汉双腿的穴道。

夏海才一掌拍活那大汉的晕穴。

王平左右开弓,先打了那大汉两个耳括子,道:“你听着,好汉作事好汉当,既然敢来……”。

那大汉冷哼一声,接道:“算你们运气好,不过,我不相信……”

抬头望望天色,接道:“你们能逃过今天之劫……”

王平冷笑一声,道:“怎么、还有好多个愣小子,要来送死。”

黑衣大汉道:“多的很,你们躲过一次,躲不过十次,只要有一次,我们就成了。”

楚小枫心中一动,道:“一次什么?”

黑衣大汉冷笑一声,道:“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了。”

王平道:“就算你们那蚂炸一样的小船,撞上了,又能如何?螳臂挡车,难道还能把我们这大船撞沉,”

这是反面套间,那大汉果然上了当,冷笑一声,道:“咱们船只虽小,只要撞上你们这大船,一样会使你们这艘大船沉没。”

王平没有接着问下去,却冷冷说道:“就算是这艘船,被你门撞沉了,又能如何?咱们这船上的人,都会水……”。

黑衣人接着道:“笑话,会水有一部分,但我们已经知道了,有很多人不会水,楚小枫就是其中之一。”

王平道:“你们倒是知道很多。”

黑衣人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只要杀了一个楚小枫,就算毁去了十条船,牺牲了二十个人,也是值得……”

话说了一大半时,已经有了警觉,但已经无法改口,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楚小枫笑一笑道:“想不到有人竟对我记恨如此之深,不惜十条船,二十个人命,换我楚小枫一人之死。”

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剑法凌厉,出手恶毒,我们动手打不过你,只好用这个法子对付你了。”

楚小枫道:“原来如此。”

淡淡一笑,接道:“现在,你们只有九条船,一十八个人了。”

黑衣人道:“已经够了,我们不过是一个试验,我们失败了,会有更多的人来,如若有四条船同时攻击,总会有一条船撞上你们。”

楚小枫点点头,道:“对!我相信,你们那条船上,一定有很恶毒的布置,也许还装的有易燃爆炸之物,但它未必就一定能伤得了我。”

黑衣人道:“只要你落在江中,我们集中力量攻你一人,不论你武功如何高强,一个完全不会水的人,浮沉水中,活命的机会很少。

楚小枫道:“王平,放了他们。”

王平道:“公子,他们还有十八个人,放了他们回去,岂不是又变成了二十个人?”

楚小枫道:“我知道,放他们去吧!如是他们真的还有九条船,一十八个人,也不在乎多他们两个人了。”

王平躬身一礼,解开了黑衣人和青衣少女的穴道。

两个抬头望望楚小枫。那青衣少女突然开口,道:“你就是楚小枫?”

楚小枫道:“正是区区,记清楚一些,等一会,不要杀错了人。”

青衣少女道:“看起来,你并不像一个嗜杀的人。”

楚小枫道:“姑娘夸奖了。”

青衣少女道:“楚小枫,你真的就这样放了我们。”

楚小枫道:“如若两位不要咱们派船相送,现在就可以走了。”

黑衣人当先跃起,窜入水中。

那青衣少女又望了楚小枫两眼,紧跟着跃入水中。

目睹两人跃人水中之后,楚小枫道:“王平,下令全船戒惫。”

一声令下,所有的人,立刻动员起来。

四英换上了水衣水裤。

八个操舟手,也都佩上了兵刃。

华圆、成方也脱下了长衫,换上劲装,成中岳、七虎、三女婢,也都佩挂整齐。

只有楚小仍然是一袭长衫。

不过,成方已经捧来了他用的一柄长剑。

楚小枫望着滔滔江流,轻轻吁一口气,道:“王平,告诉大家,这艘大船,可能会被他们撞沉,不会水的人,各自有个准备。”

王平低声道:“公子,你看,咱们全力向岸上冲去如何,也许不等他们攻来,咱们已经上了岸。”

楚小枫道:“他们选择了这个地方下手,自然是早已经有了准备。”

王平道:“停舟待敌,岂不是给了他们更好的攻击机会?”

楚小枫笑一笑,道:“咱们大概不会太畏惧来人的武功。”

敢情,楚小枫早已示意成方下令抛下铁锚,把帆船稳在了江心。

王平道:“是!小的听他们说过,得公子指点之后,他们都获益甚大,招数虽然不多,却是一种突破,使他们武功,更登上一层境界。”

楚小枫笑一笑,道:“王平,我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不太知道上的事情,不过,我觉着他们既然在这个地方动手,自然有他们的算计,他们早已把这里的形势算计的很清楚,我无法断言,他们早已在这里设下了埋伏,但他们可能想不到咱们会把帆船稳定下来。”

王平道:“是!公子高见。”

楚小枫道:“四英和成方、华圆,再加上八个操舟手,都会水中工夫,帆船稳下来,也可以使他们空出手脚来,对付他们。”

王平心中更为敬佩,一躬身,道:“公子才智过人,见解卓然,实非我等能及。”

楚小枫道:“这只是一种推断,眼下还未证实是否有效。”

两人谈话之间,瞥见四艘小舟,鼓浪而来。一看那小舟型式,已知是强敌来攻。

段山快步行了过来,道:“公子,要不要属下等先下水迎上去。”

楚小枫道:“他们先派一艘小舟试攻,就是想探测一下我们的迎敌之法,这四艘小船来攻。只怕别有准备,你们要多多小心一些。”

段山道:“属下遵命。”举手一招,四英像四支飞燕一样跃入水中。四个人各选一舟,迎了上去。

八个水手中的四个,也执着水中用钩镰抢,跃下水中。四个人各选一舟,迎了上去。

另外四个水手,却放长了锚绳,使船在水中,有些活动的余地。

这时江面无风,波浪不大。

陈横、王平,手中扣了暗器,七虎、三婢,也都一字排列,施用暗器的,都扣了暗器,不用暗器,也找了一些可以代替作暗器施用之物。可惜,船上未备弓箭,如有弓箭,该是最有效用的对敌之物。

四艘小型快舟,距帆船还有六丈左右时,已被四英拦住。

四英各自选择了一条船,忽然间由水中跃起,带起了一片水珠,向船上飞去。

木船上,仍有一座小舱,舱门开处,探出来一支长剑,剑光打闪,幻起了一片剑花,封死了船身。

四英早已有了准备,由水中跃起的同时,长剑也同时出鞘。一剑刺出,立刻响起了一声金铁交鸣。

这时,段山以强劲腕力,剑势直人,封开了对方剑势,左足已踏上甲板。

舱中人半身探出,又是个穿着青衣的少女。似乎这些小舟上配搭的都是一男一女。

青衣少女似是要极力阻止段山登上小舟,一剑不中,立时冲出了舱门。

事实上,她已经没有能力阻止段山登上小船。

但那操舟的大汉,在青衣少女一剑未能阻止段山的时候,他及时举起了木桨,一桨扫了过来。

这一桨的力量,使得段山第二只脚无法跨上甲板。青衣少女及时跃出船舱,剑招连环,合力猛攻。

段山竟然被那剑势逼住,无法再走第二步。那是一种全力拼搏,不要命的疯狂攻势。

连接下那青衣少女一十八剑,和操舟大汉五桨攻势,人又被逼下了小舟。

四英是排教中训练出来的精锐,资质、才慧,都经过严格的选择,本来是为教主训练近身从卫,却被教主派给了楚小枫。这些在计划下长期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年轻高手中,鲜有匹敌。

这些小舟上的男女,也都算得高手,但如站在平等的机会上动手,他们都无法和四英抗拒。

段山被逼下小舟的同时,夏海、刘风、马飞也被逼了下来。

那说明了,四艘小舟上,所发生的事情完全一样。也说明了这些小舟上的男女杀手的武功,也完全一样。敢情,这一批年轻的男女,也是专门培养出来的杀手。他们有着疯狂的凶悍。

四英落入水中之后,那青衣少女,毫不放松,站在甲板上,双目盯注在四英身上,仍然不停的挥舞着手中长剑。剑光和江波相互辉映。完全不给四英再行接近小舟的机会。

但那操舟大汉,却拼命划动着小舟,向大船冲去,大有不顾生死,只求一撞大船的豪气。

四英立时改变了对敌之法,潜入水中不见。

向前狂冲的小舟,已然接近到大船四丈左右。守在大船边的水手,已伸出了手中的钧镰枪。

四艘小舟上的四个青衣少女,同时站了起来,微挫柳腰,作势慾扑。

显然,她们已不再理会段山等四个,准备飞扑手执钩镰枪的水手,以给予小船撞上大船的机会。

就在这时,向前冲行的小舟,却突然打了一个转,向一侧偏去。

四舟各自转向,变成了互相撞击之势。这是极不易防止的突然变化。

但四个操舟大汉,竟然有应变的方法。只见他们各举手中的木奖。在对面而来的船上一点。

四舟交错,又远远离开了大船。

楚小枫冷眼旁观,发觉来人,都以尽量在保护船头部分。

他现在发觉了,那小舟的船头上。有一种什么特殊的装置,这种装置,只要撞上了这艘帆船,就可能把这艘大船毁去,所以,他们尽力在保护这座小舟的船头,不让它相互撞上。

这就是他们逃避开的原因。

看出了个中内情,楚小枫立刻提高了声音,道:“问题在小船的船头上……”

只见远处水波分裂,又有五艘小船,飞驰而至,那人说的不错,十艘小舟,已然全部出动。

这时,段山四英等,已然飞跃而起,落在小舟之上。

四英等也发觉了目下处境的危机,落上小舟之后,立时各出绝招。举剑飞刺,快如闪电。

但闻几声尖叫传来,四艘小舟上的青衣女于,先行中剑落水。

段山等一急,用出了楚小枫传授的剑法。一人得手,三人学样。

段山重创了那青衣少女之后,剑势一转,指向那操舟人。

操舟人也不过刚刚把小船转过了头,避开互撞之危。

段山等已然借机登上了小舟,杀伤那青衣女子,回剑攻到。

操舟人抓起木桨,准备反击,剑势已中前胸。

段山等也瞧出了处境之危,心中已有打算,在操舟人中剑之后,立时飞起一脚,把敌人踢入了江中,抓起木桨,转过小舟,向飞驰而来的五艘小舟迎去。

他们练过操舟之术,动作熟练,小舟立时分波裂浪迎了上去。

楚小枫一皱眉头,高声说道:“小心一些,双舟相撞之时,立刻跃人水中。”

五艘疾驰而来的小舟,似是很怕和段山等小舟撞在一起,尽量避免撞上。

但段山等却操舟直追。

双方在江面上,展开了一场追逐闪避之战。

两边操舟的技术,都很高明,但见小舟在江波中打转回旋,激烈异常。

忽然间,马飞找到了一个,忽然一转小舟,撞上段山追逐的小舟。

这一下,那人无法避让,撞个正着。

但闻“蓬”一声大震,火光迸飞,激起了一片水浪、烟硝。

马飞操纵的一艘小舟,前半身已经炸的粉碎。

但那被撞上的一艘小舟,却已经被炸成一片碎屑的木块。

船上的两个人,也被炸的血肉横飞,落入江中。

马飞呆住了,他想到这船上定有古怪,但却未想到,竟是如此厉害,船头上竟是装的火葯。

这小舟的构造,早已经过了精密的计算,所以,马飞没有受伤。

但他存身的小舟,因半身碎飞,已经无法再保持平衡,向水中沉去。

马飞索性弃舟入水,向另一艘小舟扑去。

马飞的经历,使得段山、夏海、刘风,都有了极大的责任感,这些小舟,都不能撞上大船。

马飞的安然无恙,也给了他们很大的一个经验,那就是坐在后舵的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大破火船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