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34回 计探百花庄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挥手一笑,道:“不用了。”带着王平、陈横而去。

望着楚小枫远去的背影,夏海轻轻叹息一声,道:“段老大,公子待人诚厚,实在叫人感动。”

段山道:“老二,好好休息吧!公子对咱们如此爱护,咱们岂能不自怜惜。”

夏海道:“我会的,老大,咱们想想看,如何在这片树林中布下机关。”

段山道:“老二,躺着休息吧!这件事,由我们来。”

这座小镇上四家客栈中,大小虽然差不多,但以申江客栈最豪华。

申江客栈中有一个很大的厅堂,这座厅堂上,此刻是高朋满座,灯火辉煌。

大厅中摆了五桌酒,是梅花形的摆设,正中一张桌子上坐了四个人,另外四桌酒席,却坐着八个人。

酒菜很丰盛,而且每个人都喝得兴高采烈。

这座厅堂,建筑得很奇怪,地点在二进院内。

前面的大门已经关上,其实,现在还不到关店的时间。

但这座厅堂中的热闹,却是刚刚开始。

忽然间,一个店小二装扮的人,行人了厅堂上,低声对中间那座桌子上一个半百老人低言数语。

那老人穿着一件灰色长袍,留着五络长髯,看上去似是很气派。

只见他点点头,道:“好,你请她们来给我看看。”

店小二应声转了出去。

片刻之后,带了两个年轻美貌的少女,缓缓行了进来。

两个少女都穿着水绿罗裙,水绿衫,第一个怀抱琵琶,第二个手执玉萧。

这两位绿衣姑娘,都长得很美,但如仔细看看,这两个人,都经过了一番很仔细的化妆。

花粉胭脂,掩去了不少本来的面目。

这两人正是绿荷、黄梅。

红牡丹却未见出现。

那灰衣人打量了两人一阵,突然放声而笑,道:“你们过来给我看看。”

绿荷、黄梅神色间无限羞怩,缓缓行了过来,福了一福,道:“大爷。”

那灰衣人嗯了一声,道:“你们是两姊妹?”

绿荷道:“表姊妹。”

灰衣老人道:“哦!表姊妹。”

绿荷道:“是!我是表姊,她是表妹。”

灰衣人笑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绿荷道:“小女子名叫小香。”

灰衣人道:“嗯!小香,人如其名。”

绿荷道:“大爷过奖了。”

灰衣人笑道:“好!你怀抱琵琶,想是会唱几句了?”

绿荷道:“小女子自幼在外流浪,随家母到处飘泊,学会了几段小曲,博得大爷们一乐,赚几个铜钱糊口。”

灰衣人哈哈一笑,道:“小妞儿,大爷我别的没有,就是有几个钱,今大晚上,你们两个表姊妹,算是遇上了财神爷,好好的唱吧,只要唱得好听,大爷我重重有赏。”

绿荷回顾了黄梅一眼,道:“表妹,咱们的运气不错,好好的侍候诸位大爷一段歌曲。”

手中琵琶一挥,钵挣锋几声弦响。

黄梅举萧就chún,吹了起来。

弦管配合,立刻响起了一片动人的乐声。

一阵前奏过去,绿荷轻启樱chún,婉转唱出一缕清音。

歌声美妙,乐器悠扬,全厅中的猜拳行令之声,立刻停了下来。

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二女身上,发觉她们不但歌声悠扬,而且,人也长得十分娇美。

一曲既毕,绿荷收住琵琶,黄梅也收住了玉萧。

躬身行了一礼。绿荷缓缓说道:“献丑了,诸位大爷见笑。”

灰衣人哈哈一笑,顺手由衣袋中,取出一个小元宝,放在了桌子上,道:“小妞儿,你瞧瞧这个够不够?”

绿荷一眼就瞧出来,那是二两重的小金元宝。

故作吃惊状,呆了一呆,道:“大爷,这是金的。”

灰衣人道:“银子太累赘,大爷我从来不带。”

绿荷装出一副羞怯怯的样子,伸手取过金无宝,躬身一礼,道:“多谢大爷。”

转身向外走去。

灰衣人道:“小妞儿,站住!”

绿荷回过身子,道:“大爷还有吩咐?”

灰衣人道:“小妞儿,你这么唱来唱去,一天也唱不出几个钱来,能不能留在这,陪我一夜,包管三两年也唱不出那么多的银子。”

绿荷道:“我,我,小女子,一向卖唱,不卖身。”

灰衣人哦了一卢,道:“卖唱不卖身,小妞儿,告诉你,大爷我在江湖上行走,可是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人,大爷也不是贪爱女色的人,今个看上了你,那是你的造化。别说,大爷,我还出点银子。就是不出钱。要你留下来。你插翅也不能飞走。”

绿荷道:“你是大人不见小人怪,宰相肚里行舟船。怎么会和我这样的人,一般见识呢?”

这时,一个中年大汉,突然由座位上行了出来,道:“小妞,咱们邱大哥看上你那是你的造化,走江湖,抱琵琶,到处卖唱,我就不信,还有卖唱不卖身的。”

绿荷道:“大爷……”

中年大汉接道:“大爷是咱们邱大哥,你要是肯留下来,说不定,明天咱们还要叫你一声大嫂哩!”

绿荷道:“这个,小女子如何敢当。”

中年大汉哈哈一笑,道:“不敢当,那你是愿意留下来了?”

绿荷道:“我,我……”

另一个三旬左右的大汉,突然开口,说道:“我说石七兄啊!人家小姑娘,不反对,就算是答应了,你难道一定要人家小姑娘亲口说出来么?”

那叫石七的大汉怔了一怔,道:“说的是啊!小妞儿,来!坐在我们大哥旁边,”

伸手拉着绿荷,走到了灰衣人身侧。

绿荷半推半就的低着头行了过去。

石七稍微一用力,就把绿荷拖了过去,在灰衣人身侧坐下。

灰衣人显得很高兴,托起了绿衣少女的脸蛋,笑一笑,道:“女娃儿,老夫决不会亏侍你……”

绿荷一脸黯然神色,缓缓说道:“邱爷,我认啦,不过,希望你放了我的表妹。”

灰衣人冷冷一笑,道:“行!行……”

提高了声音,接道:“你们给我听着,看在你们未来大嫂的份上,放了她的表妹。”

这姓邱的,大概在这群人中,很具权威,这么一吼,竟无一人敢出言抗议。

黄梅提着玉萧,行了出去。

看看身侧的美人儿,越看越觉可爱,灰衣人突然起身退了席,一双手抓住绿荷,口中大叫道:“散席,散席,休息啦!”

绿荷被他拖着,拖入了跨院中一间雅室。

有些迫不及待,灰衣人进了门就脱自己的衣服。

绿荷轻轻吁一口气,道:“关上门。”

敢情他太猴急了,急的连门都未关。

灰衣人尴尬一笑,回头掩上房门。

他的动作很快,片刻间,已经脱了身上大部分的衣服,只留一条短裤。

绿荷很冷静,也很沉着,这阵仗,她见过的太多了。

大概绿荷的艳色、使他有些自惭形秽,笑一笑,道:“香姑娘,过来呀!”

一面跳上木榻,拉一条被子,盖在身上。

绿荷放下了手中的琵琶,缓步行近木榻,举手取下头上的玉簪,使一头秀发,垂了下来。道:“邱大爷,大名怎么称呼啊?”

灰衣人道:“邱彪。”

绿荷坐在床沿上,伸手轻抚着邱彪前胸,缓缓说道:“你们好胆大,好霸道,竟敢把我强自留下来。”

邱彪哈哈一笑道:“胆大,咱们作过的胆大事,比这超过十倍也有……”

绿荷接道:“我表妹会去报官,难道你不怕?”

邱彪笑道:“报官啊!好,尽管让她去报,我姓邱的,如若没有一点苗头,怎么敢留你。”

绿荷道:“唉!这么说来,你们是无法无天了,唉!这世上,难道没有你们害怕的?”

邱彪道:“这个,邱老大就不敢吹,我也怕人,而且,怕的很厉害。”

绿荷笑一笑,道:“那人是谁啊?能让你害怕。”

邱彪道:“很多人,不过,小香姑娘,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今晚上,咱们先好好快活一下。”

绿荷在邱彪身上缓缓移动右手,轻弹、慢抚,使得那邱彪心头已经燃起的*火,更加强烈。

邱彪忽然一个翻身,张开双臂,正待去拥抱绿荷,忽然觉着喉结穴上一紧,全身劲力忽然消失。

这变化大出了邱彪的意料之外,不禁一呆。

绿荷淡淡一笑,道:“邱老大,一个在江湖上走动的女娃儿,如若没有两下子,如何敢一个在江湖上走动。”

邱彪张口想叫,但却被绿荷五指一紧,压紧了邱彪的喉结,道:“邱老大,别太不识相,当心我会要了你的命。”

邱彪道:“你……”

绿荷接道:“我和你谈谈条件。”

邱彪道:“好!你说。”

绿荷道:“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情形,然后,我留下来,陪你一夜风流,明天一早,我走路,从此萧郎即是路人,彼此互不相关,这不但使你可遂风流心愿,也保全了你的颜面;但你也可以硬充英雄好汉,我只要加点指劲,就可以取了你的性命。”

邱彪道:“杀了我,你也离不开这座客栈。”

绿荷道:“不用吓唬我,我不吃这个,你自己心中算算这笔账,再作决定不迟。”

邱彪性命捏在绿荷手中,但霉星未退,色心又动,想想绿荷那一身细皮白肉,忍不住,说道:“你真的要陪我一夜?”

绿荷道:“嗯!”

邱彪道:“好吧!你要我说什么?”

绿荷道:“你们来自何处。”

邱彪道:“百花山庄。”

绿荷道:“白花山庄哪里?”

邱彪道:“南阳府的百花山庄很有名,人家都知道。”

绿荷道:“你们在百花山庄中是什么身份?”

邱彪道:“园丁。”

绿荷道:“庄主叫什么名字?”

邱彪道:“庄主万宝山。”

绿荷道:“万宝山,没有听过这个人啊?”

邱彪道:“他们本来就不求闻达。”

绿荷道:“你们几十个人,都来自百花山庄么?”

邱彪道:“是!这一座客栈中人都来自百花山庄。”

绿荷道:“百花山庄上面,还有什么人?”

邱彪摇摇头,道:“我只知道这些了。”

绿荷右手挥动,点了邱彪两处穴道,收回了压在喉结上的左手,笑道:“邱老大,你在大厅中耀武扬威,看起来倒是像个人物。但你在百花山庄中,却是身份不高啊!”

邱彪道:“哼!果然是女流之辈,说了不算。”

绿荷道:“哪里不算?”

邱彪道:“你答应陪我的……”

绿荷接道:“我没有走啊?”

一面解开衣衫扣子,一面接道,“万宝山是什么人物?”

看着她罗衫半解的撩人情态,邱彪急急道:“五十多岁的年纪,一副有钱员外的模详……”

绿荷已解开了上半身衣衫上最后一个子,但却突然停下了手,道:“说下去啊!”

邱彪道:“我只知道这些了。”

绿荷道:“你不肯畅所慾言,那就别怪我不守信用了。”

又把扣子扣了起来。

邱彪急道:“我真的只知道这些……”

忽然哦了一声道:“还有就是庄主的夫人了。”

绿荷道:“她怎么样?”

邱彪急道,“她好像才是百花山庄中作主的人,压主好除还看她眼色行事。”

绿荷又解开了衣扣,道:“快说下去。”

邱彪道:“我听一个守在内厅中的丫头说的,凡是重大的事。庄主都向夫人请示。”

绿荷衣服脱得很快,邱彪说完了几句话,绿荷已经脱去了上衣、内衫,只余下一件红肚兜。

肌肤赛雪,*沟隐现,实在是充满着诱惑。

邱彪虽然被点了穴道,但看到绿荷这副妖荡的样子,也不禁心神摇荡,急急接着:“那丫头在内宅听差,和我一个手下不错。两人常常在夜里见面,男女在和好之间,无话不谈,就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

绿荷已解开了裙带了,但邱彪话一完,她又停下了手。

邱彪道:“姑娘,这一次,我连箱底子都抖出来啦,姑娘,你可不能说了不算数。”

绿荷神情冷肃,缓缓说着:“邱彪,你听着,姑娘说的话。一定算活,不过,我可没有说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计探百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