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36回 隐迹随群雄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道:“都是你们组合中的重要人物?”

小红摇摇头,道:“他们只知道百花庄,只知道我这个人,和对外出名的项庄主,除了这些外外的一切都是不可知的。故他的怀疑论又称“不可知论”。在 ,他们知道得有限,也许,他们会感觉到我们上面可能还有一个指挥的人,但他们绝不会知道,那个组合的内情。”

她的口风很紧,听起来,好像是透露了很多的事情,但分析一下,却又是什么都没有。

楚小枫暗暗琢磨了一下,笑道:“小红姑娘你是例外?”

小红笑一笑,道:“可以这么说,因为,我来处不同。”

楚小枫道:“其实,这些组合,也并非是全无迹象可寻!”

小红道:“哦!你发觉了什么?”

楚小枫道:“我发觉你们这个组合,和花有关。”

小红略一沉吟,笑道:“不错,你能想得起来,足见高明。”

楚小枫道:“有此一线,就有蛛丝马迹可寻,先找出有花的地名,再查看他们的出入人手,就不难判断他们是否和江湖有关了。”

小红道:“楚公子,这个办法不错,不过,他们的变化很快,一夜之间,就可能把所有的含花名称,完全的改变过来。”

楚小枫笑道:“就算能改变,也不会改变得不留一丝痕迹,只要去查,总会找出来。”

小红道:“那可困难了,只要他们有了警觉,会有很大的收剑,够你们辛苦了。”

楚小枫道:“所以,还是由小红姑娘身上着手。”

小红道:“你们查上二十年,也查不出我知道这么多,何况,你们根本没有二十年查访的机会。”

楚小枫道:“为什么?”

小红道:“因为,照目前的发展,不出十年,整个江湖,都会沦入他们的控制之下,那时候,还有很多江湖人,不知道已身难作主。”

楚小枫道:“这样厉害么?”

小红道:“我打一个比喻说吧!这个组合,像一根铁链子,一环套一环的连了下去,下一环,只知道扣在上一环中,其他的,都不知道了。”

楚小枫笑一笑道:“这个组合,好像是铁链子的环头,带一头,而动全身。”

小红道:“不对,他是一只手,而且,手中还拿了一个挂钩,挂钩会挑动这个铁链子。”

楚小枫道:“这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了。”

小红道:“对!就算你找到了铁链的一环,一环一环的查上去,他可以移动手中的挂钩,钧起另一个环节,你查到了最后,会发觉环环套成一个圆周。”

楚小枫点点头,道:“要找到那挂钩才行。”

小红道:“也不行,必要时,他可以丢了挂钩,你还能找到什么呢?”

楚小枫道:“好厉害。”

小红道:“重要的是那只握着挂钩的手,我却是从那只手心中走出来的人。”

楚小枫笑一笑道:“那些环节上的人,像你姑娘这样的想必不少。”

小红道:“不多,我就算不是唯一的人,也不会超过三个,”

楚小枫道:“哦!”

小红道:“你想想看,他们是不是要杀我。”

楚小枫只好点点头。

小红道:“所以,你就算倾尽全力保护我的性命,也是不太容易。”

楚小枫道:“换一个角度看,有姑娘这样的好饵,鱼儿才会上钩。”

小红道:“太冒险,据我所知,他们要杀一个人时,从来没有办不到的。”

楚小枫道:“他们想杀我,而且,用了不少的方法,可惜,他们都没有如愿。”

小红道:“你也许不同,第一,你有很好的武功,第二,他们并没有全力要杀你,我有自知之明,我保护自己的能力很弱,如是全靠你们保护,增加了我不少的危险,就拿刚才的事说吧!不知为什么?一见你,我就有些动情,所以,没有放出全部毒针,一旦放出来,我相信你逃不过,至少,我可以杀你的从人,你们不过十几个人,我们用十个高手,换你们一个,就把你们给换完了,何况,这正是他们的计划,尽一切可能,要江湖上的人,自相残杀!”

楚小枫呆住了,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红姑娘这一番宏论,使他有着不得不相信的感觉。

那是一种至高谋略的运用,超越前人的奇策。

轻轻吁一口气,楚小枫才缓缓说道:“小红姑娘,听你一番话,使在下不得不对他们生出了三分敬服,可是,这又和万知兵器谱、武林春秋笔,扯上什么关系呢?”

小红叹息一声,道:“楚公子,我对自己的生命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我预料自己,最长话不过三大,我只望在我死去之前,能有得片刻欢愉,那是真正属于我的欢愉,而我仗以得到这片刻欢愉的,就是藏于胸中的隐秘,这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楚小枫接道:“侠名永传,百代流芳,不止是仗剑行侠,维护武林道义的侠客,浪子回头,荡女从良,更会受人敬重,姑娘胸中有此大事,足以惊天动地,揭开武林的神秘,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呢?”

小红道:“楚公子,别想说服我,我也许不配和你双宿双飞,深闺缠绵,可是,我们之间是有条件的。”

楚小枫道:“姑娘,朝闻道,夕死可矣!你已经想得如此通彻,为什么还勘不破情色一关?”

小红苦笑一下,道:“我来自那一处充满了伪诈的地方,我受了大多的创伤,再说,并非是你楚公子有什么大义凛然的地方,使我心生敬服,我是败于你,是惑于你的英俊,一点春情,只是要满足一个愿望,我小红也得了喜欢的一个男人,古往今来,有不少英雄豪杰为女人,拔剑而斗,我小红不才,却想使一个英俊的少侠,伴我一夕风流……”

楚小枫接道:“姑娘,这个……”

小红黯然接道:“楚公子,为什么不替我想想,我已经是一个快要死亡的人了。”

两人谈话,越来越露骨,成方倒是不便再听下去了,转身向外行去。

楚小枫想阻止,但却慾言又止。

小红凄凉一笑,道:“楚公子,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再争执下去,也很难有一个结果,你自信能够保护我,那就带我走吧!不过,你如保护不周,我被他们杀了,”你就很难再有这个得知隐秘的好机会了。”

楚小枫苦笑一下,道:“我尽力而为。”

小红道:“好,咱们走!去杀了我带来的那些人。”

楚小枫道:“一十九条人命?”

小红道:“他们都作恶多端,死有余辜的人,不用为他们惋惜。”

楚小枫道:“姑娘,这些人虽然作恶多端,但他们并非是元凶主脑,所以,杀了他们,不如放了他们。”

小红沉吟了一阵,道:“好吧!这件事,我依你。”

楚小枫笑一笑,道:“姑娘这地方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么?”

小红摇摇头,道:“这地方本还有一点隐秘,但那些隐秘对你们和我,都无关重要。”

楚小枫道:“既是如此,咱们可以走了。”

小红苦笑一下道:“想不到,我们这一场交手,会有这样一个结果。”

楚小枫道:“我有三个追踪你的人……”

小红撇撇嘴,道:“都是女的?”

楚小枫道:“对了!”

小红道:“她们很高明,一路追了下来,但她们不知道,我们一路上埋有暗桩,所以,都中了暗算。”

楚小枫急急说道:“你杀了她们?”

小红道:“没有。”

楚小枫道:“她们现在何处?”

小红道:“囚在另一间茅舍之中,我去放她们出来。”

举步行了出去。

楚小枫没有跟过去。

小红进入了另一座茅屋,放了绿荷姐妹。

看到楚小枫,绿荷姐妹齐齐行礼,道:“婢子等无能,又劳公子相救。”

楚小枫笑道:“不是你们之过,请起来。”

小红打量了绿荷等三人一眼,道:“这都是你的丫头?”

楚小枫道:“她们要这样称呼,不肯改口……”

语声一顿,接道:“姑娘认识她们么?”

小红摇摇头。

楚小枫道:“她们出身万花园。”

小红道:“哦!绿荷、黄梅、红牡丹。”

楚小枫道:“是。”

小红道:“百金身价,”

楚小枫道:“什么是百金身价?”

小红道:“杀她们一个人,可以得到百两黄金,我们这组合中,一向有很丰厚的赏赐。”

谈话之间,群豪都相继赶到。

王平等搜索了那谷口外的房舍,但却未再发现什么。

好像那许多的房舍中,只藏有一个对付华圆的凶手。

楚小枫传下了一道令谕,全力保护小红姑娘的完全。

王平设计了一辆马车,外罩黑布,安装铁甲,连车门都是铁的。

铁皮外面,还有一层很厚的皮革。

不论什么暗器,大约都无法透入车厢之中。

做这样一辆马车,日夜赶工,也花去了七日工夫。

七日中,楚小枫一直留在南阳府。

小红一直受着全面的保护。

不少人日夜相伴,使得小红没有机会再向楚小枫提起约定。

自然。这也是楚小枫有意的安排。

小红姑娘不但受到了严密的保护,也受到了楚小枫很好的招待。

他想以相处的友情,化解小红心中一点慾念。

不像小红想的那么坏,七天过去了,小红仍然好好的活着。

四英、七虎,都对楚小枫生出了极大的信任与尊重,也没有人问过楚小枫,为什么如此对待小红。

第八天,楚小枫请小红登上了蓬车。

车中的布置不算豪华,但却很舒适。

楚小枫亲自陪同小红坐在车中。

拉车是四匹特选的健马,王平和陈横赶车,后面车厢外,还有两个小座位,坐着成方华圆。

四英开道,七虎后拥,成中岳带着绿荷三姊妹,忽前忽后,探查可疑的事物。

楚小枫和小红同坐车厢中,但却绝口不谈江湖事。

他要以时间证明给小红看,希望恢复一个女性尊严,要她觉着人间是这么可爱。

他们这一行浩浩荡荡,看上去十分扎眼。

好像镖局的人,保护着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引起了路人注目。

车行数日,竟无发生事故。

这日,车近许昌。

情势开始有了变化,大道上,不少佩刀挂剑的江湖人,快马急行。

尽管不少人对这辆蓬车侧目,但还没有人找麻烦。

蓬车的角落处,留有向外探视的孔洞,打开之后,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景物。

楚小枫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忍不住问道:“小红姑娘,看到了这些江湖人物么?”

很久的平静,小红似是已减少了对死亡的恐惧,气质也开始在慢慢的变化。

她领受到了人间另一种温暖。

小红点点头,道:“看到了。”

楚小枫道:“这些人,是不是那一个组合中人?”

小红道:“不像。”

其实,道上有不少江湖人在交谈,只是他们这一批行列太大,不少江湖人,有意的避开他们。

楚小枫也下令蓬车转向,朝着络绎不绝的江湖人奔行的方向。

这日,中午时分,蓬车行到了一条河边。

河边集聚了不少的江湖人。

这条河上,原本有一道石桥,不知何故,却突然中断。

河水不宽,但流的很急。

王平停下了蓬车。

河中只有一条渡船,很小的渡船,每次只能载运两人两马。

但涌来的江湖人,却是越集越多。

楚小枫低声道:“在下下去瞧瞧,姑娘请拴上铁门。”

原来,铁门内部,还有两道铁栓。

王平也下了车,陈横却坐在车前木座,挡住铁门。

楚小枫环顾一眼,发觉这一批云集的江湖人物很杂,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两个一起。

忽然间佛号充盈,一行和尚,疾行而至。

当先一个老僧,灰袍芒鞋,白眉白髯,年纪虽大,但步履矫健,项上挂了一串念珠,赤手未带得有兵刃。

身后随行一十二个僧人,一色月白僧袍,肩上扛着禅杖,年纪都四十与五十之间。

那一十二憎人虽然都带着一脸慈和之气,但看上去,却是个个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隐迹随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