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37回 连番遭伏击

作者:卧龙生

王平沉吟了一阵,道:“公子,会不会丐帮和排教,都有了他们的耳目?”

楚小枫道:“这就是帮主和教主,肯把贵帮和排教中的精锐,交给我的原因。”

王平道:“公子,这么说来,咱们还得小心一些,应该……”

楚小枫道:“春秋笔在此时出现,使天下英雄尽集于此,给咱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咱们能诱使他们现身,很自然的,就把他们的首脑给逼出来了。”

王平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想总有人会认出他们的来历。”

楚小枫道:“好!由现在开始,咱们暗中监视着那辆马车,如是他们今夜要下手,现在已经是时间了。”

王平点点头。

楚小枫目光锐利,忽然发现一条人影,沿着对面墙壁,缓缓向篷车摸去,不禁一皱眉头,正想喝令王平行动,篷车的周围也有了动静。

两个人,陡然站了起来。

楚小枫看的很满意,也很高兴,这些人,不但耳目灵敏,而且,个个都很负责任,夜色太暗,楚小枫看不清楚那站起的是什么人?

王平也看到了,低声道:“公子,咱们要不要出手?”

楚小枫道:“全心戒备,该出手时,我会招呼你。”

王平不再多言。

只听一冷冷的声音喝道:“什么人,三更半夜的,鬼鬼崇崇跑这里偷东西啊!”

那声音出自成中岳的口中,声音很大,不但楚小枫听得很清楚,想来白眉大师和胡逢春,也该听得很清楚了。

成中岳的声音在篷车前面七八尺处,但那站起的两个人,却在篷车后面。

但见人影闪动,跨院中奔出来两个人,迅快的到了篷车前面。

一个身躯高大,光头长髯,约略一眼,已认出是白眉大师,另一个长衫瘦躯,不用问,自然是胡逢春了,

胡逢春高声说道:“真有这样大胆的贼人?好叫老夫佩服。”

成中岳由暗影中迎了出来,道:“惊动大师和胡老英雄,好叫在下不安。”

胡逢春道:“这不也是你们甘愿在这座客栈的用心么?”

成中岳道:“托福,托福。”

白眉大师道:“贼人在哪里?”

成中岳道:“隐在对面廊下暗影中。”

胡逢春望了篷车一眼低声道:“这篷车里面是……”

成中岳道:“女眷,过一天,咱们给胡老英雄引见一下。”

胡逢春微微一笑,道:“那倒不用了。”

白眉大师冷冷喝道:“胆大婬贼,还不给我滚出来。”口中喝叫,两道目光,却冷冷的射向对面屋檐之下。

他目力过人,在成中岳点出了方位之后,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隐在暗中的人影。

忽然间绿芒一闪,由对面廊檐下飞了出来,直向白眉大师等停身之处射来。

成中岳已得指点,在白眉大师等面前,尽量收敛锋芒,自是急急的闪避开去。

胡逢春道:“闪开。”呼的一声,跳开八尺。

白眉大师正准备用手去接,闻声停了下来,闪向一边,绿芒击在了砖墙上,但闻蓬然一声,爆裂出一团火花。

白眉大师怒声道:“阴磷雷火弹,好毒辣的手段。”

但见绿芒闪动,三弹并出,击向篷车,忽然间,三点寒星飞出,在半途撞上了绿芒,三声爆响,半空中,飞起三团火花。

是白眉大师,挥手打出三颗檀木佛珠。

两条人影,由对面廊下暗影中飞了出来,一借脚,腾身而起,飞上屋面。

白眉大师袍袖一拂,人如一头巨鸟直飞而起,跃向对面屋角。

胡逢春紧随着飞身而起,追了上去,叫道:“大师留步。”

白眉大师人到屋面之上,那两条人影,已到三丈开外。

胡逢春随后而至,低声道:“大师,他们手中有阴磷雷火弹,不宜苦追,让他们去吧!”

白眉大师心中对那阴磷雷火弹,也有几分忌弹,摇摇头,道:“真想不到啊!在老衲眼皮下面,真的还会闹贼。”

胡逢春道:“走!咱们先回去歇着,明天咱们要好好了解一下,这篷车中坐的是什么样子人物,”

白眉大师扬扬两道白眉,道:“说的也是,很多人保护那辆篷车,似乎是他们知道会遇袭一样。”

胡逢春道:“也不像是为了采花而来。”

白眉大师道:“哦!不是采花,他们摸来此地的用心何在?”

胡逢春沉吟了一阵,道:“他们好像是专为杀人而来。”

白眉大师点点头,道:“嗯!他们要杀的是什么人?”

胡逢春道:“这就是咱们要查明那车中是谁的原因了。”

白眉大师道:“好!天亮之后,咱们先见见那车中人,再问明内情。”

胡逢春点点头,两个人联袂而下,直回跨院。

楚小枫这番安排,就是有意的把这件事情,和江湖扯上关系,如若能把少林高僧和胡逢春拖入这个漩涡中,就会引起江湖上的注意。

他并不是想藉少林僧侣的武功,保护篷车的安全,只是想引起武林同道的注意。

计划中,楚小枫把自己置身事外,以便于从旁观察,控制全局。

自然,如是遇上了太强大的敌人,必须楚小枫亲身临敌时,楚小枫亦必会亲自出手。

这一套计划最大的用心,就是借重几个江湖上有声望的人,逐渐发现江湖上的危急,揭穿那一个神秘组合。

所以,楚小枫和王平,一直注意着事态的发展,但却一直没有出手干预,两个人也一直未露出本色。

第二天,天亮之后,胡逢春和白眉大师立刻找到了成中岳。

巧的是楚小枫和王平,也及时赶到。

胡逢春邀了成中岳、楚小枫,在一间雅厅内共进早餐,早餐很丰盛,有鱼有肉。

白眉大师不食荤腥,独自叫了一碗素面。

雅厅内只有四个人,楚小枫、成中岳、胡逢春和白眉大师。

王平没有跟着进来,他被留在雅厅门外。

胡逢春一直让几个进食,等几个人都吃好了,才笑一笑道:“楚老弟,店里昨夜闹贼,你可知道?”

楚小枫道:“听到呼喝之声,只是未来得及赶出来。”

胡逢春点点头,目光转到成中岳的身上,道:“成兄,昨夜之事,他们是冲着你们来的?”

成中岳道:“是。”

胡逢春道:“为什么?”

成中岳道:“唉!还不是为了车中之人。”

胡逢春道:“成老弟,车中究竟坐着什么人?”

成中岳道:“几个女眷。”

胡逢春哈哈一笑,道:“几个女眷,那一定是很有身份的人了?”

成中岳道:“谈不上身份,不过,她们都很年轻,而且,她们还有几分姿色。”

胡逢春道:“这么说来,他们是为女色而来?”

成中岳道:“大概是吧!”

胡逢春笑一笑道:“成兄,你们来自何处?看样子,你们好像也是一个门户。”

成中岳道:“本来咱们也是一个小门派……”

胡逢春接道:“一个小门派?”

成中岳道:“是,小门派,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

胡逢春道:“小门派,也该有一个名称吧?”

成中岳道:“迎月门。”

胡逢春道:“迎月门,怎么老夫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么一个门户?”

成中岳道:“小门户嘛!”

胡逢春道:“但迎月二字,却是大大的有名,无极门,就在迎月山庄之中。”

当时,楚小枫借用迎月山庄,只想到不求忘本,但却没有想到,迎月二字,在江湖上的声名,这两个字,实在是用的有欠思考。

幸好,胡逢春未再追问下去。

白眉大帅接了口,道:“无极门这一场大变,听说只有两三个门下的弟子逃了出来,不知他们逃往何处,什么人下的毒手。”

成中岳道:“听说逃出来的,都被丐帮收容去了,至于下手的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查出一个名堂出来。”

白眉大师道:“听说,那是很神秘的组合,希望春秋笔,能把他公布出来,昭告天下英雄。”

胡逢春道:“春秋笔,无所不能,也许这一次,就会把那个神秘组合给揭穿了。”

白眉大师道:“但愿如此。”

胡逢春目光转到成中岳的身上,道:“看来,你们这迎月门中的人手不少?”

成中岳道:“不多啊!”

胡逢春道:“你们这一行,至少有十几个人吧?”

成中岳道:“是的,是有十几个人,这是我们全门中所有的精锐。”

胡逢春道:“这么说来,你们是全数出动了。”

成中岳道:“虽非全数,但已到了十之七八了。”

胡逢春道:“哦!你们这次大部出动,定然有什么目的了?”

成中岳道:“咱们是要去找一个安身之地,准备把门户,迁入泰山深处了。”

胡逢春道:“你们不是来看春秋笔的么?”

成中岳道:“我们是小门户,但却也希望能有一天,出人头地,所以,我们这一代练武很勤,自信也都有一点成就、不过,这一次,赶上了春秋笔的事,大伙儿一计议,希望也跟着去看一次热闹,长长见识。”

胡逢春点点头,道:“是这么回事。”

白眉大师道:“你们的掌门人,在不在此地?”

成中岳道:“他没有来。”

白眉大师道:“那你是领队了?”

成中岳道:“临时领队。”

白眉大师道:“你们为什么要迁入泰山群峰之中,不在原地住下去?”

成中岳道:“因为,敝掌门人,看我们这一代还有点出息,准备迁入深山之中,好好下一番工夫,练好武功,准备十年后一鸣惊人。”

胡逢春道:“好志气。”

白眉大师道:“那些人的来路,你们清楚么?”

成中岳道:“我们初履江湖,见识不多,瞧不出他们的来路,不过,咱们也感觉车中的女眷,给我们带来了麻烦,所以,一路上都很小心。”

胡逢春目光突然转到楚小枫的脸上,微微一笑,道:“楚老弟,你听过这位成兄的话了?”

楚小枫道:“听过了。”

胡逢春道:“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楚小枫道:“在下的看法么?事情不会如此的单纯。”

胡逢春道:“愿闻其详。”

楚小枫道:“在下觉着,昨夜来犯之人,不可能只是为了一个色字。”

胡逢春道:“嗯!小小年纪,见解颇合吾意。”

楚小枫道:“在下想来,不外两种原因,一是杀人灭口……”

白眉大师呆了一呆,接道:“杀人灭口,为什么?”

楚小枫道:“为什么?在下就不太清楚了。”

胡逢春道:“还有一个可能是……”。

楚小枫道:“他们要抢到或是要毁了一件什么东西。”

胡逢春道:“嗯!有道理。”目光一掠在成中岳道:“成兄,说实话,你们带的什么东西。”

成中岳不了解楚小枫的用心何在,不禁一皱眉头,道:“真的没有带什么!”

胡逢春道:“那么车中的人呢?”

成中岳道:“是女人。”

胡逢春道:“我知道是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女人呢?”

成中岳道:“很年轻的女人。”

胡逢春脸色一变,似要发作,但却又勉强忍了下去。

楚小枫低声道:“胡前辈,他也许有难言之隐,要不要晚辈问他几句?”

胡逢春道:“好,楚老弟,你问吧!”

楚小枫轻轻咳了一声,道:“这位,你有口不能畅所慾言,必有苦衷,在下可以替你说出来,说的对了,你点点头,如是说错了,你可以摇摇头。”

成中岳点点头。

楚小枫道:“你们车中那位女子,是很重要的一个人,你们才动员了那么多人保护她,对不?”

成中岳点点头。

楚小枫道:“这位大师和胡前辈,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侠义人物,你们跟着他们走,是不是有借重他们保护之意?”

成中岳又点点头。

楚小枫一面打出暗话,一面问道:“那车中女人可是要到映日崖的?”

成中岳又点点头。

胡逢春忍不住,接道:“她去干什么?”

成中岳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楚小枫道:“你不便说,可是因为你对人有了承诺?”

成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连番遭伏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