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39回 绝艺诛强敌

作者:卧龙生

谭志远纵声大笑。

胡逢春轻轻吁了一口气,道:“谭老弟,你应该助他们一臂之力。”

谭志远道:“自然是义不容辞,不过,在下这飞蝗梭打造不易,而且存物不多,事后还要他们帮我收集一下。”

胡逢春道:“这个当然。”

谭志远道:“好!在下相信你胡老之言,必可办到。”话未完,飞蝗梭已然出手。

第一波四梭,飞到三丈左右外,第二波紧接出手。第三波也是四梭。

三四一十二枚飞蝗梭,射向那株大树上,可以隐入之处。

惨叫声中,又有三个人掉了下来。

胡逢春道:“好利害的飞蝗梭。”

这时,隐在树后的楚小枫,突然飞身而起,直扑到大树下面。

田伯烈道:“楚老弟小心。”紧随着飞跃而起。

人在途中,己然打出了两支袖箭,一支金镖,一把银针,全数飞向大树。

大树上又掉下了两个人。

这些射手们虽熟悉子午针筒的用法,但武功好像并不太高强。

枝叶晃动中,两条人影斜飞而出。向另外一株大树上跃去。

田伯烈突然飞跃而起,右手疾挥,两枚亮银镖疾射而出。

这种暗器比较重一些,但取准容易,而且飞行较远。

两枚亮银镖先后射出。但却是一齐飞到。

飞镖奇准,但闻两声惨叫,两个向前飞行的人,突然间摔了下来。

楚小枫已飞身登上大树,除了发觉一具尸体之外,又捡到了一具针筒,楚小枫很快的把针筒收藏了起来,他了解目前的处境:面对的,是一个险恶无比的组合,不能太君子。

田伯烈也捡到了两具针筒。

楚小枫飞身落地,道:“树上树下,一共七具尸体。”

田伯烈道:“四具针筒,就算有漏网之鱼,也不过一、两个,和一具针筒。”

楚小枫笑一笑,道:“这一次,他们是全军覆没。”

胡逢春、谭志远、时英、何浩波,全都赶到了。

时英道:“田兄,好神奇的两镖,悬空出手,镖不虚发。”

谭志远冷笑一声,道:“胡老答应在下的事情,最好是别忘了。”

胡逢春心头一震,道:“我答应你什么……”,哦我一声,接道:“对!对!对!老朽想起来了。”语声一顿,接道:“楚老弟。适才你们身陷险境,老朽要谭老弟,打出两把飞蝗梭,给你们帮忙不少,只是这飞蝗梭是一种特制的暗器,打造不易,所以……”

所以下面,突然住了口。

时英道:“总不会要咱们去把它捡回来吧?”

胡逢春道:“谭老弟正是此意。”

这一次,田伯烈、何浩波脸上都变了颜色。

显然,这两句话触犯了众怒,不过,大家都让是忍了下去。

胡逢春眼看变成了僵局,急急说道:“楚老弟,你看这件事应该如何处置?”

吃柿子,先捡软的捏。

楚小枫道:“在下觉着,应该帮谭兄捡回来,”一面说话,人已转身向外行去。

时英略一沉冷道:“如若不是谭兄那一把飞蝗梭,只怕咱们早已伤在了子午针下,飞蝗梭打造不易,丢了也实在可惜。”

胡逢春道:“说的是啊!此后,咱们还可能再遇上子午针,飞蝗梭不能消耗太多。”

不一会工夫,收回了三十余枚。

这一下,谭志远反倒不好意思了,连连抱拳,道:“有劳诸位。”

收好飞蝗梭,谭志远回顾胡逢春,道:“这样吧!咱们一路搜索过去,看看是否还有埋伏,兄弟这笨鸟儿先飞。”举步向前行去。

楚小枫道:“我给谭兄掠阵。”紧随在谭志远的身后行去。

林中再无埋伏。

但楚小枫却心中明白,真正主事人物,已经撤走,这只是他们设下的第一道埋伏.必还有更厉害的埋伏,设在后面,但也不能说出来。

胡逢春带群豪,穿过树林,又行约十余里,天色已近黄昏。

有了一次教训,群豪变得小心起来。

胡逢春未待太阳下山,选了一块平坦草地,下令休息。

五队分成了五行方阵,互成犄角之势,并派出了很严密的守卫。

胡逢春在楚小枫土队住宿。

所谓住宿,也就下过是集聚在一片草地上,有的坐着,有的把长衫脱下来,铺在草地上。仰面而卧。

这些人能够大碗饮酒,大块吃肉,一掷千金。在所不惜,并可餐风露宿,所以,这等生活,对这些江湖人,并非是一件不能忍受的事。

但像胡逢春早已名成利就的人,倒是很多年没有受过这样的罪了。

金、木、水、火、土各据一处,成中岳带着的篷车,和白眉大师带着的十二罗汉,备据一处。

严格的说起来,这些人共分了七处地方。

每一个组队中,都派出了三个人,在四面守卫。

但楚小枫的土队,和白眉大师的人,没有派出守卫之人。

成中岳也派了人,但他们是守在篷车上面。

这一片浅坡方圆十丈之内,都夫林木。

有几丛深草,也被田伯烈下令割去。

楚小枫却把两个子午针筒,交给了王平、陈横,并且告诉了他们使用方法。

另外两具针筒,一支落在了田怕烈的手中,另一支机簧遭到破坏,已然无法使用。

深夜,三更时分,幽寂的山野中,突然响起了两声狼嚎。

场中人,都听得十分清楚,一些睡着的人,都霍然坐了起来。

周围十二个守夜人,更是振作起了精神,严加戒备。

胡逢春也坐了起来,道:“是狼嚎。”

楚小枫道:“不错,是狼嚎,但深更静夜,怎会发出这两声狼嚎呢?”

胡逢春道:“山野之中,难免有猛兽之类,狼遇上了猛兽,自是难免会发出惨嚎。”

楚小枫道:“黑豹……”

胡逢春怔了一怔,道:“黑豹?老弟怎能如此肯定,也许那只狼遇上的是一头老虎、或者是一头狮子。”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如是一头狮子,那就好了,不过,在下的想法是,他们十之八九是遇上了黑豹。”

胡逢春笑一笑。道:“就算是一头黑豹吧!咱们有这么多人,谅他也不敢找上门来。”

楚小枫低声道:“如若那黑豹是人扮的呢?”

胡逢春怔了一怔,道:“人会装作黑豹,那又是为了什么?”

楚小枫道:“为了杀人,也为了便于暗中偷袭。”

胡逢春道:“你,楚老弟……”

楚小枫道:“我亲眼看过他们杀人,比起真的黑豹,更为矫健,凶厉。”

胡逢春霍然站起身于,道:“江湖上,有这等事情,老朽怎未听过。”

楚小枫:“胡老,他们很神秘,像那发射子午针筒的人一样。”

胡逢春道:“哦!”

楚小枫道:“所以。胡老还是想法通知四大领队一声。”

胡逢春沉吟了一阵,道:“这个很难启齿,万一错了……”

楚小枫道:“错不了,你只管放心。”

胡逢春又沉思良久,才缓缓说道:“好,我去告诉他们一声,”举步走去。

不大工夫,胡逢春又行了回来。并道:“他们还真的相信。”

楚小枫道:“你怎么说?”

胡逢春道:“我告诉他们小心黑豹来击,那可能是人扮的,他们立刻下令全队戒备……”

放低了声音道:“他们分守东西南北,你这一队在中央。可以歇着……”

楚小枫笑一笑,接道:“胡老,你可知道,聪明的黑豹,总是先向中间的人攻击。”

胡逢春怔了一怔:“有这种事?”

楚小枫道:“胡老,何况,他们是人,比真的黑豹更可怕的假黑豹。”

胡逢春突然一笑道:“楚老弟,咱们的运气实在不算太坏。”

楚小枫道:“怎么说?”

胡逢春道:“像田伯烈、时英、何浩波,谭志远这样的人物也是江湖上不多见的高手,想不到,他们竟然会混在这一群人中,更妙的是,他们竟然肯出面领导,还有你,虽然名不见经传,但你表现的武功、机智、勇气,都不在他们四位之下,再加上少林寺的白眉大师,和他手下十二罗汉,老朽自信,咱们这一股实力绝不在江湖上一个门户之下。”

楚小枫心中忖道:看来,这好名之心,已使他激励出一股强烈的向上之气。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胡老说的是,在下也有这个感觉:不过,大家肯在你胡老的号令之下,合于一起,也是胡老在江湖上的声望所致。”

胡逢春沉吟了一阵道:“看过了你们诸位的技艺,使老朽有个很大的感觉,那就是英雄出少年,老实说,你们这几个年轻人的艺业,老朽也十分钦佩,至于白眉大师,在江湖上的威望,更是胜我十倍,但他太刚直,老朽自己明白,我不过是长了几岁,如若我也有长处,那就是善于调和各位的意见。”

楚小枫道:“这一点确是无人可及。”

这时.正东方位上,突然传过来一声大喝道:“什么人?”

紧接着,响起了一声惊喝道:“黑豹。”

胡逢春道:“果然是黑豹。”

楚小枫道:“走,咱们过去瞧一瞧。”

胡逢春长身而起。直奔过去。

楚小枫紧随身后。

武承松提着铁棍,放腿奔去。

守在正东方位的是木队。

这时,全队都已觉醒,一十九人,全都亮了兵刃。

分花手时英带着两个执刀的大汉,守在前面。

三头黑豹,就停在时英身前丈许左右处,前腿伏在地上,瞪着六只眼睛,望着排列的人群。

也许是受到了楚小枫的号召,胡逢春勇气十足,一下子冲到了时英身前,道:“时老弟,那些黑豹是人装的。”

时英道:“我说呢?他们太冷静了,冷静得不像一头豹子。”

楚小枫道:“他们本来就不是豹子,是人,披着豹皮的人。”

时英冷笑一声,道:“不论好人坏人,总还是披着一张人皮,想不到竟然有人,放着好好的人不干,却扮作畜牲。”

他骂的很刻薄,但那伏在地上的三头黑豹,仍然动也不动一下。

这时,分站在时英身侧的两个执刀大汉,一听到那黑豹是人扮的,精神一振,突然跃飞而起,扑向黑豹,人未到.两柄单刀已疾快挥出,攻了过去。

但是左右两头黑豹,右爪一抬,当的一声,竟把两柄斩来的单刀挡开,左爪乘虚而入。

两声惨叫,传了过来,两个执刀大汉,竟被一爪探入胸中,生生被挖出了心脏。

固然,黑豹举爪封刀,出人意外,但最重要的是,那黑豹的动作太快速,才具有无比威力。

时英怒叱一声,抖出腰间的软剑。

他有分花手之称,手上工夫,确有过人之处。

但他也对那黑豹的利爪,生出了顾虑,所以,才亮了兵刃。

楚小枫道:“时兄,杀鸡不用牛刀,这三头黑豹、交给在下了。”口中说话,人已扑了过去。

话说完,一头黑豹,已然伏诛倒下。

左、右两头黑豹,忽然就地跃起,分由两个方向,扑了下来。

凌厉绝伦的一击。

但见黑豹在空中不停的翻爪,四条豹腿上,都伸出了很长的利爪。

时英看得清楚,那不是豹爪,豹爪没有那么长。

是长过半尺的利刃。

以武功而言,那扑击的两头黑豹,左右悬空而下,势道罩注了一丈方圆。

时英心中震动了一下,如若那豹爪之下笼罩的是自己,就无法躲过这一击。

至多,拼一个同归于尽。

凭藉多年人江湖经验,胡逢春也感觉到无法接过这一击。

但楚小枫却不但躲过了双豹的利爪合击,而且,一剑屠双豹,脱离开黑豹利爪的同时,挥剑腰斩了双豹。

他完好无伤的退出了一丈左右,几乎是他出手之前的原位上。

两头仍在空中的黑豹,先喷洒出一片血雨,才摔落在地上。

这一招,看的时英佩服极了。

但他未多赞美,只望了楚小枫一眼,点头微笑。

胡逢春却一伸大拇指,赞道:“好剑法,老朽今日是大开眼界了。”

时英缓步行近了三头黑豹,发觉果然是三个人所改扮。

一个手执利斧的大汉,跑了过来,道:“这是三张上好的豹皮,由腰中斩断,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绝艺诛强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