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04回 火毁无极门

作者:卧龙生

无极门中一十二个弟子,除了董川、楚小枫,尚余十人,遗尸六具,都是伤痕累累,显然经过一场激烈的搏杀,力战而死。

董川仔细查点,发觉了三、四、六、八、十、十一,六个师弟都己战死,不见尸体是二、五、九和小师弟宗一志。

白凤头发散披,满脸都是黑灰。

其实,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

一夜间,丈夫战死,山庄被毁,爱子失踪,生死不明,这打击是何等巨大,白凤虽然坚强,也是承受不住,呆呆的坐在花厅门口,望着那排列的尸体出神,目光涣散,哀伤己至极处。

董川缓步行了过来,低声道:“师母,未找到小师弟的尸体……”

白凤神情有些茫然,但她的神志还很清醒,点点头道:“我知道。”

别一面成中岳也在和楚小枫低声交谈。

自从楚小枫一掌解开了白梅的穴道之后,成中岳的内心之中,己对楚小枫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轻轻咬了一声,道:“你看,这是什么人干的?”

楚小枫道:“火场中找不出一点线索,显然对方早已有了很周密的计划,而且以泰山压顶之势而来,所以,几位师弟,师兄,没能逃出去”突然住口不言。

成中岳点点头,道:“小枫,一志一直和你们在一起练武,他的武功如何?”

楚小枫道:“一志师弟的年纪轻一点,内功不及大师兄,但剑上的造诣,决不在大师兄和我之下。”

成中岳道:“可疑处也就在此了,一志的剑术,如若真有你们相同的造诣,就算打不过来,至少,应该冲出一条逃走的路。”

楚小枫道:“除非宗师弟未动手,就受了暗算,他们百密一疏,留下了这条线索。”

成中岳道:“一志虽然年轻一些,但也不会全无心机。”

楚小枫道:“不是熟人,只怕无法暗算宗师弟。”

成中岳道:“谁是暗算一志的人?”

楚小枫道:“事关重大,在未找到明确的证据之前,小枫不敢乱说。”

只听白梅高声说道:“凤儿,领刚死了,他把无极门交给了大弟子董川,又有中岳从旁指导,小枫全力帮助,无极门这个担子有人挑起来了,但迎月山庄中这些仆妇婢女,他们不会武功,而且,都是你和领刚请的,这些人含怨而死,你不能不管。”

白凤霍然站起了身子道:“一夕夫死子散,要女儿如何能承受得了。”

白梅道:“凤儿,领刚有今天的结果,你也有很大的责任,一个扬名天下的门户,竟然是全无戒备,他一心为维护无极门的声誉打算,忽略了很多细节,但你却未尽襄助之责,注意他的疏忽之处,唉……今日惨事,虽属意外,但细想起来,冰冻三尺也非一日之寒了。”

白凤道:“父亲教训的是。”

白梅神情突转冷厉道:“我听到龙天翔说过,至少,你在六天之前,己和他见过了面,但你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领刚,也没有跟中岳商量过。”

白凤道:“女儿当时的想法,希望能化解去这场纷争……”

白梅接道:“二十余年交结的爱与恨,岂是你能用言语化解得了么,你如早告诉了领刚,无极门有数日的准备,也不会有今日的惨事了。”

白凤道:“女儿知错了。”

白梅叹口气道:“可惜,他先把我制住了……”

成中岳低声道:“龙天翔如何制服白前辈的?”

白梅道:“说来惭愧,他单人匹马来看我,我留他吃饭,他还带了一坛好酒,我们开了酒,一面吃,一面说,不知不觉间,喝完了那一坛酒,初时,我一直有着很大的戒心,那坛酒喝光了我才松下了戒备,想不到,在我送他离去时,他却突然动手,点了我的穴道。”

成中岳道:“白老前辈,他们占了一个农舍,农舍中的三个佣人,都被他杀了。”

白梅道:“老夫由死里逃生,却让领刚送了一条命,唉!我本来住在迎月山庄的,但我看上了那片小坪,就自立了门户,唉!我如留在迎月山庄,也不会出这件事了!”

楚小枫轻咳了一声,道:“老前辈,晚辈有一得之愚,不知可否说出来?”

成中岳道:“小枫,大胆的说吧!白老前辈见识广博,胸襟宽大,是一个行过万里路,读过万卷书的人,他老人家肯和我们在一起,对我们助益很大。”

白梅道:“我死了唯一的女婿,失去唯一的外孙,为着我唯一的女儿,我就不能放手不管这件事,何况,我还被他们回了很多天——”目光转在楚小枫的脸上,接道:“小娃儿,你说吧,什么高见?”

楚小枫道:“晚辈忖思此事,觉着只是两个单独的事情,组合在一起……”

白梅点点头,道:“高明,小枫,再说下去。”

楚小枫道:“火烧咱们迎月山庄的,才是这件事的主谋,他们可能策划厂很久,刚好碰上了龙天翔这个机会。”

白凤、董川,也都听得神情专注,微微颔首。

成中岳道:“小枫,以后呢?”

楚小枫道:“谁都不要自责,他们如若没有遇上龙天翔这件事,他们会有更恶毒的手段,他们已经计划了很久,等诗了很久,那说明了他们处心积虑,是一个阴毒的人物,龙天翔帮助了他们,但也破坏了他们。”

白梅道:“老夫也想到了这一层,但却没有了你娃儿想的透澈,了不起,古人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书没有白读白勺。”

楚小枫道:“晚辈如没有投人无极门,也不会这些断事的方法。”

董川:“这怎么说呢?”

楚小枫道:“我到了无极门后,师父不太管我读书的事,才使我有机会看了不少杂书。”

白凤道:“你师父每次由外面归来时,每次带回来很多的书,都是给你看的了?”

楚小枫道:“师父很照顾我,但弟子受益最多的,还是自前辈留下的那两箱子书……”

白梅一瞪眼睛,接道:“小娃儿,你读过我那两箱子存书?”

楚小枫道:“是师父给我看的,晚辈怎敢擅动老前辈的东西。”

白梅道:“老夫的意思是,你能看懂那些书么?”

楚小枫道:“老前辈收集的数量虽然不大,但却都是很难看到的书,其中虽然有两部确实太深奥,弟子有些看不太懂,但大部份,都还能了解,有一部不是咱们中原的文字。”

白梅道:“对!那是大竺文,我由一个垂死的老僧手中取得,那是不是一部经书?”

楚小枫笑道:“晚辈也不懂天竺文,但就晚辈的观看所感,好像不是经文……”

白梅呆了一呆,接道:“不是经文,是什么?”

楚小枫道:“好像是记述一个故事。”

白梅道:“能不能把那本书上的故事告诉我?”

楚小枫的脸红了,无可奈何的说道:“我实在看不懂,后来,我读完了所有的书,无书可看了,就看看那天竺文,看了几十遍,连想带猜的,才了解了一点,自然,那书上有三幅图画,对我的帮助很大,不过,老前辈,晚辈实在无法确知我猜想的是不是对?唉!要是开头错了,那就一路错下去了,连一句也不会对,所以,晚辈不敢轻易说出来。”

白梅道:“不要紧,你说吧!也许老夫还会给你一点帮助。”

成中岳突然插日接道:“小枫,我记得两年前,先师兄对我说了一句话,当时,我还有些不信,看来,师兄说的不错了。”

白凤道:“领刚说的什么?”

他们夫妻情深,宗领刚死了之后,白凤更觉丈夫生前说过的每一句话,听起来都有着慰我芳心的感觉,虽然,那不是丈夫的声音,但那究竟是丈夫的心意。

成中岳道:“大师兄说小枫只拿出四成的心力在学武功,六成的心力在读书,花在读书上的时间,比学武时间多。”

楚小枫道:“师叔,没有的事,师父授艺,弟子每一次都在场中。”

成中岳道:“你师父生前这么说过,是不是真如此,我就不知道了。”

白梅轻轻咳了一声;道:“中岳,该去找些人来,整理火场,咱们还要重建迎月山庄。”

成中岳道:“小枫,走,咱们找人去!”

白梅轻轻咳了一声,道:“留下小枫,我还要和他谈谈那本书!”

成中岳应了一声,带着董川转身而去。

花厅上,只留下白梅、白凤、楚小枫和数十具排列的尸体。

白梅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我看过那本书,但我底子差,不像你家学渊源,能够猜得出来那三幅图画;我一直有着很详细的印象,也许老夫能凭藉自己的经验,给你一点帮助。”

楚小枫凝目沉思了片刻,道:“那书上的意思,好像是说一个人,逃离了他的家,到了一个很大的山中,在那里住了下来,过着很寂寞的日子。”

白梅道:“那人是不是一个女人?”

楚小枫道:“这是全书上最晦暗的地方,也许是文字说的很清楚,只是我看不懂罢了。”

白梅道:“我看过那个图,那些图画得也很晦暗,但我看得出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影子,但奇怪的也就是在这里,如若这是一部经文,那应该是出自和尚庙里的东西,为什么会有女人。”

楚小枫道:“也许那和尚只是写他自己的……”突然住口不语。

很快的一个念头否定了他自己的想法,那是一本抄写得很整齐的册子,而且,有了相当的年代,不像是那和尚的初稿手笔。

白梅轻轻吁一口气,接道:“小娃儿,那和尚把这本书交给我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我如能把这本书,带到青海飞龙寺去,交给一个摩伽大师,我可以得到三粒明珠。”

楚小枫道:“明珠无价,有好有坏,老前辈远走青海,送上这本书,就算他们真的如约给你三粒明珠,也未必是很高的代价。”

白梅道:“当时,老夫倒未想到这件事,只是觉着这是一部佛经,对我,对武林,都没有什么重要,所以,我没有答应他,可惜,那位老和尚也没有和我继续谈下去,就圆寂了,事后,我常常看这本书,只想到这本书可能是佛经中的一个故事,老夫虽然也喜欢看书,但却没有你的天赋和基础,如今听你一说,使老夫茅塞顿开,那可能不是一本经书……”

楚小枫接道:“不是经书,是什么?”

白梅道:“可能是一本记述什么事情的传记。”

楚小枫道:“是传记。”

白梅道:“说不上传记,那老和尚带了这样一本书,可能要找寻什么?结果,他自知无法完成这个心愿了,所以,想要我把这本书,交给另外一个人。”

楚小枫道:“那个人,就是摩伽大师。”

白梅道:“是……可惜,我没有把这本书送过去,如今事已隔十年,只怕那位摩伽大师,早已离开飞龙寺了。”

楚小枫笑一下,道:“老前辈,咱们永远没有办法把那本书,送到飞龙寺了。”

白梅呵呵一笑道:“烧了。”

楚小枫道:“晚辈已经看过了存书的地方,已经烧得只字不存。”

白凤突然插口说道:“爹!你看过了现场,究竟是什么人害了领刚?”

白梅道:“凤儿,为父的如若说实话,你一定感到很失望。”

白凤道:“你说吧。”

白梅道:“我没有查出来什么,这是非常老练的一次暗袭,精密的设计,一举成功。”

白凤道:“照你这么说法,永远无法替他们报仇了。”

白梅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不见一志尸体,对咱们而言,还有一点希望。”

白凤道:“什么希望?”

白梅道:“一志可能没有死,被他们生擒而去,这是一条线索。”

白凤道:“我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把一志生擒而去。”

白梅道:“那是他们算过了这笔帐,杀了一志,没有留下一志的用处大。”

白凤道:“他们手段毒辣,杀得鸡犬不留,留下了一志,岂不是留下了蛛丝马迹。”

白梅道:“无极门这样的大门户,被人一夕之间,人遭诛杀,房舍化作废墟,你们无极门中人,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绝无法瞒过整个的江湖,就算他们杀了一志,杀得一人不留,也不难查出线索,这一点,你倒不用急,急的是咱们应该先要了解,他们为什么会留下一志,还有,无极门中的二弟子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火毁无极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