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41回 鬼谋施毒手

作者:卧龙生

简飞星建议,在营地十丈外燃起了几堆火。

这虽然暴露了豪群的宿住之处,但如有人进入了十五丈内,就无法逃出夜哨的监视。

胡逢春很用心机的布置下了岗哨,而且,把宿住的地方,也安排得很完美。

四面都有严密的防守。

和简飞星一番谈话之后,胡逢春不但提足了勇气,而且,也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敬重。

这些年轻人,一个个都有十分高强的武功,尤其是楚小枫,他的成就,竟然能超过了一代大侠刀过无声简飞星,至少,两个人那一战,是一个平分秋色的局面。

想想看,自己已是花甲之年,在江湖上也混了大半辈子,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实在也应该轰轰烈烈的做一番事业了。

所以,胡逢春决心要全力以赴,也开始真正关心这些人的生死。

三更时,西南突然出现两条人影。

这时,总值巡夜的是田伯烈,一面下令戒备,一面向胡逢春禀报,自己却带着四个人迎上去。

来的是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的有四十多岁,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衫,女的大约有二十多些,长得很有风情。

黑衣人停下脚步,笑一笑,道:“在下寸铁未带。”

田伯烈和来人,保持着七八尺的距离,打量了来人一眼,果然未见他带着兵刃。

那女人也是一样,穿着一身青衣,未佩刀剑。

淡然一笑,黑衣人缓缓说道:“在下希望见见你们的主事人!”

田伯烈道:“有什么事?”

黑衣人道:“大事,很重要的大事。”

田伯烈道:“阁下能不能说出姓名来?”

黑衣人道:“区区薛寒,这位是舍妹薛依娘。”

田伯烈道:“七步追魂薛寒。”

黑衣人道:“正是在下。”

田伯烈道:“在下田伯烈,久闻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薛寒道:“原来是田兄。”

田伯烈道:“薛兄,一定要见我们的主事人么?”

薛寒道:“兹事体大,如若田兄愿意作主,兄弟告诉田兄也是一样。”

谈话之间,胡逢春带着楚小枫,赶到了现场。

田伯烈道:“咱们的头儿来了,薛兄有什么话,可以和咱们的头儿说了。”

薛寒道:“这位是……”。

田伯烈道:“卢州大侠……”。

薛寒道:“胡逢春。”

胡逢春道:“不敢当,朋友是……”

田伯烈接道:“胡老,这位是大人物,七步追魂薛寒。”

胡逢春呆了一呆,道:“久仰,久仰……”

薛寒笑一笑,接道:“胡老,过奖了……”

语声一顿,接道:“区区有要事奉告胡老。”

胡逢春道:“好!老朽洗耳恭听。”

薛寒道:“诸位,也许还不知道吧?”

胡逢春道:“什么事?”

薛寒道:“胡老一行,有百多位人吧?”

胡逢春道:“差不多。”

薛寒道:“可惜,他们都无法再见到明天的落日了。”

胡逢春道:“什么意思?”

薛寒道:“他们都中了毒。”

田伯烈道:“薛兄,兄弟怎么会全无感觉。”

薛寒道:“因为,还未到发作的时间。”

田伯烈道:“薛兄,这毒性,几时才会发作?”

薛寒沉吟了一阵,道:“明日午时之后,开始发作,太阳下山之前,诸位就全部西归道山了。”

田伯烈道:“由毒性发作,到死亡,一共有多少时间?”

薛寒道:“一个时辰。”

田怕烈道:“这毒葯,并不太强烈。”

薛寒道:“只能说,是一种慢性的葯物,不过,一发作,就无葯可救了。”

胡逢春道:“你们几时下的毒?”

这些人的镇静,倒使得薛寒的心头一震。

一个人,在知道了自己和所有的同伴,中了毒,而且非死不可的时候,居然不流现一点惊慌之色,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中毒,另一个原因是,这些人,确然有一种视死如归的豪气。

胡逢春吁一口气,道:“恕老夫托大,我要叫你一声薛老弟啦。”

薛寒笑一笑,道:“敬老尊贤,理当如此。”

胡逢春道:“好!老弟,你们几时下的毒葯,如何一个下法?”

薛寒道:“说起来,这该是天下最叫人无法防备的下毒手法了,咱们把毒葯布在小径之上,只要你们走过去,就可能会中毒。”

胡逢春道:“果然是很高明的下毒手法。”

田伯烈道:“好!就算我们中了毒,薛兄,大概不是来替我们送解葯的吧?”

“薛寒道:“在下来此,自然是和解葯有关了。”

胡逢春道:“解葯布会带在你的身上吧?”

薛寒道:“不会,我想胡老也应该明白,我不是太笨的人。”

胡逢春道:“薛老弟来此是别有用心了?”

薛寒道:“我是来谈谈解葯的事情。”

胡逢春道:“好!老夫洗耳恭听。”

薛寒道:“诸位如是不想在明天死掉,咱们可以谈谈条件!”

胡逢春道:“什么条件?”

薛寒道:“不愿死的人我们可以奉上解葯,但必须离开此地,回归原籍,从此不间江湖中事。”

胡逢春道:“哦!封刀归隐,退出江湖。”

薛寒道:“正是如此。”

胡逢春点点头,道:“好主意,问题是,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回到原藉。”

薛寒道:“这一个,胡老可以放心。”

田伯烈道:“如是不愿意回去的人呢?”

薛寒道:“这个,只有毒发身死一途了。”

田伯烈微微一笑,道:“薛兄,在下有些奇怪……”

薛寒道:“奇怪什么。”

田伯烈道:“你们下毒的用心,旨在置我们于死地,对么?”

薛寒道:“嗯!”

田伯烈道:“可是你们又为什么来救我们呢?”

薛寒道:“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不希望杀人大多。”

田伯烈道:“哦!”

楚小枫突然接道:“薛兄,你们是奉命而来呢?还是自作主意?”

薛寒道:“在下是奉命而来,这位是……”

楚小枫接道:“在下楚小枫。”

薛寒道:“哦!”

楚小枫笑一笑,道:“薛兄,如是我们留下你们两兄妹,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薛寒道:“这件事,也许你们能作到,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楚小枫道:“什么代价?”

薛寒道:“擒服了咱们兄妹两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诸位人手虽多,但在下相信,必须付出几条人命的代价,才能够使咱们就擒,咱们兄妹两个,就算被诸位杀了,但你们赔偿的是百多人的生命。”

楚小枫淡淡一笑,道:“薛兄,也许咱们都会毒发而死,不过,对付贵兄妹,在下倒觉着不是太难的事。”

薛寒冷笑一声,道:“你好大的口气。”

楚小枫道:“薛兄,”不相信在下的话,你可以试试!”

薛寒道:“咱们兄妹寸铁未带!”

楚小枫道:“我知道,这正是阁下的聪明之处。”

田伯烈道:“如若咱们真的都中了毒,以你们的卑下手段,咱们也用不着和你们讲什么江湖规矩的。”

胡逢春道,“薛老弟,你最好能想。个法子自保,一旦落入了咱们之手,那就有些麻烦了。”

薛寒道:“什么麻烦?”

胡逢春道:“你们对咱们下了毒,如果贵兄妹不幸遇擒,咱们也会按公意,制截你们兄妹。”

田伯烈接道:“那可能是乱刀分尸,也可能是慢慢的让你们死,直到咱们毒性发作的时间。”

薛寒脸色微微一变,道:“你们这意思,是迟我们兄妹拼命了?”

楚小枫道:“就是要你们全力施展。”

薛寒道:“啊!”

楚小枫道:“咱们用真本领,硬功夫,制服你们,希望你们能输得心服、口服。”

薛寒回顾了青衣少女一眼,道:“妹妹,看来,咱们是估算错了。”

薛依娘道:“咱们要别人的命,人家不放过咱们,自也是情理之中。”

薛寒点点头,道:“诸位一定要强自留下咱们兄妹,咱们兄妹,也不甘束手就缚,但不知诸位是群攻呢?还是单打独斗?”

楚小枫道:“在下向薛兄领教。”

只听一个豪壮的声音道:“不!把薛寒留给我,愚兄一向不喜和女子动手。”

随着说话之声,人已到身旁。

是刀过无声简飞星。

薛寒脸色一变,道:“简大侠……”

简飞星接道:“不错,薛寒,你用的是软剑,只怕是早已暗藏在腰中了。”

薛寒笑一笑道:“在下如是不亮兵刃,你简大侠,总不会用刀吧?”

简飞星道:“早上两个月,你这几句活,就把我给套住了,不过,现在老夫已经不吃这一套。”

薛寒道:“哦!这么说来,简大侠是非要动刀不可了。”

简飞星哈哈一笑,道:“薛寒,别人不了解你,但老夫对你知道得很清楚,你号称七步追魂,除了剑法阴狠之外,还有一种很特殊的毒针,听说能在和人动手中,施展出来,针如牛毛,而且,射中人,也使人感觉不出。”

薛寒道:“好!既然简大侠知道了,在下就只好说清楚了。”

筒飞星道:“哦!”

薛寒道:“简大侠说的都对,只有一样,你没有说出来,我这牛毛针上还含有一种奇毒,中人之后,七步毙命,这就是兄弟被人称作七步追魂的原因。”

仰天大笑一阵,接道:“有很多人,都死在了这种毒针之下,只可惜,他们至死不知道。”

简飞星点点头,道:“七步追魂,原来是这么一个追法,老夫今夜要领教了!”

只见他右手一举,腰中挂的长刀”已人手中

刀过无声,连拔刀的手法,也不带一点声息,一把长刀,握到了简飞星的手中,就像变魔术似的,忽然之间,变成了一片刀幕,整个人,隐入了一片刀芒之中。

薛寒双手正想挥动,打出牛毛毒针,但却;临时强自忍了下来。

他心中明白,只要一动,简飞星手中长刀,必会以排山倒海之势,攻了过来。

所以,他没有动。

简飞垦果然不好意思挥刀砍出。

胡逢春淡淡一笑,道:“薛老弟,你可是准备柬手就缚了。”

在场之人,都看得出来,薛寒是被简飞星刀上成势填住。

简飞星道:“薛寒,我再给你机会,你如不肯出于,那可就没有机会了。”

薛依娘的人,被楚小枫的剑势罩住,楚小枫两道冷厉的眼神,盯住在薛依娘的身上,长剑已然出鞘,剑尖微微上翘,斜斜指向薛依娘。

但薛依娘的感觉中,对方的剑势笼罩了自己身上七处大穴,只要稍有疏忽,就可能被对方乘虚而入。所以,薛依娘不敢动。

薛寒原本寄望妹妹会出手助他,但回日一顾,立刻凉了半截。

薛依娘轻轻吁一口气,道:“哥哥,咱们遇上高手了。”

薛寒苦笑了一下,道:“是的!咱们遇上高手了,我正在考虑。”

薛依娘道:“你考虑什么?”

薛寒道:“我在想,我们出手反击,会有几成把握。”

薛依娘道:“我看,咱们的机会不大。”

薛寒苦笑一下,道:“妹妹,你知道么?如若咱们不反击,也是难逃死亡,胡逢春如若真的把咱们按公意处决,只怕真的会被凌迟处死。”

薛依娘叹口气,慾言又止。

胡逢春冷笑一声,道:“薛老弟,咱们对你的威吓,老实说,还是半信半疑,也只能姑妄信之。”

薛依娘道:“我哥哥说的都是真的。”

胡逢春道:“那只有一个办法,可解你们兄妹之危了。”

薛寒道:“什么办法?”

胡逢春道:“带我们去找解葯。”

薛寒道:“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我不能保证你们能取到解葯。”

胡逢春道:“这个……”

楚小枫接道:“那地方离此多远?”

薛寒道:“不大远,十里之内。”

简飞星冷冷说道:“楚兄弟,这个人不可相信。”

楚小枫道:“简兄,眼下情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回 鬼谋施毒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