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42回 艳女露秘闻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连环快拳,攻势猛锐,那黑衣人开始时还可应付,但十儿招之后,就有应付不暇之感。

六先生轻轻吁一口气道:“住手。”

楚小枫收住拳势,道:“六先生有什么吩咐?”

六先生道:“你叫楚小枫。”

楚小枫道:“不错,六先生,我已用武功证明了我的话,我会杀了你……”

六先生道:“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楚小枫道:“好处很大,你死了,会有一个比你更高身份的人出面。”

六先生道:“楚少兄,你猜错了,我们这一行人中,我是身份最高的一个。”

楚小枫道:“好!六先生,你听着,不管我们是否真的中了毒,但我们姑且相信你的话,所以,我们的时间不多……”

六先生冷冷接道:“楚小枫,你怎么打算,就算你杀了老夫,也一样没有办法救你们百多条人命。”

楚小枫笑一笑道:“六先生,我们没有打算救自己,我们只要多杀你们几个人就行了!”

脸色转得十分严肃,接道:“六先生,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恶毒的安排,我们的打算是杀了你之后,立刻请那位姑娘说出她知晓的隐秘,然后,我们大部分的人,分头奔走,把那些隐秘,宣扬于江湖上,这就是我们的做法。”

六先生冷哼一声,道:“胡逢春,楚小枫少不更事,你是这些人中推出的首脑,总不能和他一样的胡乱蛮干吧?”

胡逢春道:“六先生,你又错了,这是我们早已决定的办法,不是楚小枫一个人的意见。”

薛寒接道:“六先生,先父的尸体,现在何处?”

六先生道:“我们没有杀令尊,是他自绝死的。”

薛依娘低声道:“等等,大局为重,先等楚公子处理过大事之后再说。”

薛寒道:“妹妹说的是。”

六先生口头看了一眼,点点头,道:“好吧!既然诸位非要和老夫一战不可,老夫只好奉陪了。”

回身一招手,捧剑童子,迅快的送上了长剑。

六先生左手取剑,右手却去取木盘中的金环。

简飞星长刀一闪,冷厉的刀锋,已然逼在了六先生的右手之上。

他有刀过无声之名,出刀之快,果然是匪夷所思。

六先生冷笑一声,道:“简飞星,你这是什么意思?”

简飞星冷冷道:“咱们要一场公平的决斗,最好别用暗器。”

六先生道:“个人的技艺不同,寸有所长,尺有所短,老夫擅长的,就是三枚飞环。”

简飞星道:“六先生,咱们已经给了你很大的机会,不要得寸进尺,如是易地而处,只怕你们早已合围而上了。”

六先生缓缓收回右手,示意两个童子退开,长剑出鞘,平横胸前,冷冷说道:“哪一位和老夫动手比试。”

楚小枫道:“区区领教。”

简飞星道:“兄弟,这一阵让给我。”

楚小枫道:“大哥吩咐,小弟恭敬不如从命了。”

收了长剑退到一侧。

六先生冷冷说道:“简飞星,你为什么要接下这一战?”

简飞星道:“因为,想给你一个留下性命的机会。”

六先生道:“简飞星,你为什么不说,为了救他。”

简飞星冷笑一声,道:“你认为,你这一点武功,可以和他放手一战吗?”

六先生道:“我相信,三十招内,可以取他性命。”

简飞星冷笑下声,道:“六先生,你出手吧!”

两人的对话之中,楚小枫听出了重重的疑窦,心中暗道:“听口气,他们两个人似是旧识,简大哥明明知道他是什么人,但却不肯说出来。”

忖思之间,两个人已经动了手。

但见刀剑交错,寒芒飞绕,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绝伦的搏斗。

刀光和剑气,弥漫了全室,逼得室中人,都退到了一角。

人影已隐没于刀光剑影之中,室中的剑气和刀光,虽然耀眼生花,但却没有金铁相撞之声。在场几人,都是高手,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一场武林中罕闻罕见的搏斗。

胡逢春正好和楚小枫站在一起,忍不住低声问道:“楚老弟,他们这一战相当的凶险。”

楚小枫道:“看样子,简大哥,也是在全力施展。”

胡逢春道:“这位六先生不知是何许人物,剑法如此高明。”

楚小枫低声道:“简大哥好像认识他。”

胡逢春道:“我也是这么怀疑,但不知简兄为什么不揭穿他的身份?”

楚小枫道:“也许是,他还不能肯定,所以,自己出手,想从他剑法中,认定他的身份。”

胡逢春道:“当今武林中,能和简飞星简大侠打一个胜负不分的,只怕是没有几人!”

这时,场中的形势,已然有了变化,简飞星全力抢攻,一连三刀。

凌厉绝伦的三刀。

六先生避过了两刀,但避不过第三刀,横剑一立,封了过去。

刀剑相触,当的一声大震。

简飞星冷冷说道:“还要打下去么?”

六先生收住剑势,道:“你好像抢到了一点先机。”

刀、剑相触,响起了一声金铁交鸣,在这等快速的刀、剑运转之中,实在算不了什么!

对简飞星的质问,在场三人,都有些不太明白。

难道这一招刀、剑交接中,六先生己败在简飞星的手中。

每个人心中都充满着疑问。

只听简飞星道:“难道你不肯承认?”

六先生道:“咱们这是一场生死之战,直到一个人无法还手时为止。”

言下之意,虽然是承认输了一招,但却不肯罢手。

简飞星道:“唉!一定要闹一个血淋淋的局面么?”

六先生道:“这样情形之下见面,我想不出还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简飞星道:“你出剑吧!咱们不死不休。”

六先生道:“小心一些,我会杀了你。”

长剑一震,攻了过去。

他的剑法,有如怪蛇一般,似是要缠在简飞星的刀上,但却一直避免和简飞星的长刀相触。

刀、剑交织如电,片刻间,两人又交手五六十个回合。

简飞星忽然大喝一声,刀演三绝招,但见满室中一片刀芒,寒气森森,逼得人双目难睁。

刀光敛收之后,室中的景物,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六先生横尸地上,但人头却飞在了他坐的木椅之上,脸上仍然蒙着黑纱。

胡逢春道:“这个人的剑法不错,不知是何许人物?”

一伸手,去取他蒙面黑纱。

简飞星低声道:“胡老,放他一马吧!”

胡逢春怔了一怔,道:“简大侠……”

简飞星接道:“让我把他埋了吧!”

胡逢春道:“哦!”

楚小枫低声道:“大哥认识他?”

简飞星道:“是!”

楚小枫道:“他是大哥的什么人?”

简飞星道:“兄弟。”

楚小枫道:“是亲兄弟?”

简飞星道:“结义的金兰。”

楚小枫道:“既是金兰兄弟,大哥,为什么不劝他改邪归正。”

简飞星道:“我劝不动他,只好杀了他。”

楚小枫道:“大哥!大是非之间,有所抉择,小弟希望大哥不要为此抱咎。”

简飞星叹息一声道:“我不会为此抱咎,只是觉着这个组合的可怕,陆贤弟,应该不是一个尚虚名的人,而且他子然一身,照说,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但他却对个组合如此忠诚。”

楚小枫道:“他在死去之前,对大哥似是仍十分敬重。”

简飞星道:“嗯!”

楚小枫道:“大哥如是问他,他也许会给咱们一点指教。”

简飞星目光转注两个青衣童子的身上,道:“你们要追随主人于泉下呢?还是想留下性命。”

两个青衣童子看了六先生的尸体一眼,突然跪了下去。

四目中流下了感伤的热泪,脸上是一股无可奈何的神色。

原来红润的脸上,开始现出了青紫之色,缓缓倒了下去。

两个人已咬破了口中的毒葯,双双毙命。

简飞星高声说道:“人十九,你出来。”

楚小枫冷笑一声,道:“想跑?”突然飞身而起,人像怒矢一般,穿窗而出。

片刻之间,人十九在楚小枫剑尖指迫下,行入室中。他脸上的黑纱,已被鲜血渗透。

仔细看法,才发觉,他左边的耳朵,已被割去,鲜血仍然不停的流出来。

楚小枫神情肃然的说道:“人十九,我们不会多间一遍,你如不肯回答,我就斩下的你的另一只耳朵……”

人十九急道:“我……”

楚小枫接道:“我相信,你们的作为,比我们还要残酷十倍。

胡逢春道:“人十九,这里除了六先生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人十九道:“我,我……”

楚小枫长剑一挥,人十九一只耳杂又掉了下来。

这等快手快脚,干净利落的举动,有着很大的恐吓作用,人十九忍不住失声而叫。

楚小枫冷笑一声,道:“下一次,再不回答,我就斩下你一条左臂。”

胡逢春道:“人十九,这里除了六先生之外,这有些什么人?”

人十九道:“没有人了,六先生就是这里最高的负责人。”

胡逢春道:“解葯呢?”

人十九道:“没有解葯。”

胡逢春道:“没有解葯,那是说你们根本是准备置我们与死地了?”

人十九进:“我!我告诉你们实话,你们根本没有中毒,为什么要解葯。”

胡逢春怔了,道:“没有中毒?”

人十九突然取下脸上的面具,只见长着白毛的猴脸,出现眼前。

苦笑一下,道:“这就是我,他们把我变成了一张猴子脸,但却无法换去我的心,这根本是一个虚幻的阴谋,但他们估计错了,想不到,你们竟然不怕死亡的威胁。”

简飞星道:“大丈夫,活要活得心安理得,死也死得了无憾事,咱们就算中了毒,也不会受死亡的威胁。”

人十九道:“我就是看不破这一道生死之关,才会甘受摆布。”

胡逢春道:“那他们把我们诱人此地的用心何在呢?”

人十九道:“对你们下毒。”

楚小枫道:“什么人能对我们下毒?”

胡逢春催道:“快说,是谁?”

人十九道:“六先生?”

楚小枫道:“他!”长剑探出,挑开了六先生的蒙面黑纱。

那倒是一张五官端正的脸,留着白色长发。

简飞星虽然不想看,但仍然忍不住看一眼,忍不住失声而叫:“陆贤弟。”

人十九道:“不知何故,他竟然没有对你们下毒。”

简飞星道:“因为我,他宁可死在我的刀下,不肯对我们用毒。”

楚小枫道:“他会用毒?”

简飞星道:“他是医道高手,自然也是用毒高手。”

楚小枫道:“他对大哥很有情意,但他为什么又不肯说明真象呢?”

人十九道:“他们是高一层的身份,必然有另一种受统驭的方法。”

楚小枫道:“你知道么?”

人十九道:“不知道,只是想当然耳……”

长长叹息一声道:“我知道的,都说给你们听了,我要去了。”

突然一仰身,向后倒去。

人摔倒地上已然泛起了一片蒙蒙的黑气。

胡逢春道:“好强烈的毒葯。”

简飞星道:“薛寒,你都听到了?”

薛寒道:“听到了,简大侠莫非还对我们兄妹怀疑么?”

楚小枫急急接道:“薛兄不要误会,简大哥的意思是希望你们能立刻作个决定。”

薛寒道、“决定,决定什么?”

楚小枫道:“决定留下来,还是离开这里。”

薛依娘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们有一口气在,此仇就不能不报。”

楚小枫道:“不错。”

薛依娘道:“哥哥,咱们跟着胡老走吧!其实,他们也不会放过咱们兄妹了。”

薛寒道:“我知道,不过,咱们总得先找着父亲的尸体才行。”

楚小枫道:“薛兄的孝心,兄弟十分敬重,不过,此时此地,寻找令尊的尸体,只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薛寒道:“这个——”

楚小枫接道:“所以,兄弟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艳女露秘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