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43回 计释假兄妹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大声叫道:“大哥,不可以冒险,近到他五尺以内,谁也无法躲过他毒针的攻袭。”

简飞星收住奔冲之势。

楚小枫道:“以其人之道,还治与其人之身,用暗器对付他。”

这一提,立时引出了群豪的暗器,纷纷取出。

一刹间,飞刀、金镖,全都入手。

田伯烈笑一笑,道:“你小子的暗器是很歹毒,不过,它只能对付七尺以内的人,不能及远,现在,咱们也用暗器对付你了。”

说完话,扬手飞腿。

但见寒芒点点,两把飞刀,一枚银梭,再加上了两支袖箭,一下子,打出了五枚暗器。

谭志远道:“尝尝在下的飞蝗嫖。”

薛寒避开了田伯烈五枚暗器,谭志远的飞蝗镖已然弧形射到。

他也是暗器行家,就地一滚,刚刚避开了飞蝗镖。

但闻呼的一声,劲风掠耳而过,一枚铁胆,几乎击中。

薛寒高叫道:“住手。”

楚小枫道:“各位暂请收住暗器。”

目光一掠薛寒,接道:“你有什么话说?”

薛寒冷冷说道:“我向你挑战。”

楚小枫道:“哼!在下奉陪。”

薛依娘道:“他的毒针厉害,发射时无形无声。”

薛寒冷冷说道:“妹妹,你真的变了心啦!女人啊!当真是可怕得很。”

薛依娘冷冷说道:“你不是我哥哥,你根本就不是薛家的子弟。”

薛寒笑一笑道:“怎么你说我不是薛寒?”

薛依娘道:“你不是,想到了这几日,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待,真的是叫人作呕。”

薛寒哈哈一笑,道:“妹子啊!我不是你哥哥,我又是什么人呢?”

薛依娘道:“你是鬼,你是妖!反正你不是人就是。”

薛寒怒道:“臭丫头,前日晚上我该吃了你,想不到,我放你一马,会留下来今日的祸患。”

薛依娘道:“前天晚上,我就应该警觉,但我竟然听信了你的鬼话,相信你喝醉了酒。”

薛寒道:“幸好你那晚上表现的十分纯诚,使我竟动了妇人之仁,让你逃过了一劫。”

薛依娘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哥哥怎么样了?”

薛寒道:“你一定要知道么?”

薛依娘叹息一声,道:“是不是,你把他给杀了?”

薛寒道:“没有,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不过。他随时可能会死。”

楚小枫道:“姑娘,你和他相处了数日,难道就不知道,他不是你兄长?”

薛依娘叹息一声,道:“他改扮的太像了,连声音举止,也无懈可击,当然,有些小地方,也会引起我的疑心,但很快就会被他掩饰过去。”

楚小枫道:“薛姑娘,幸好,你没有发觉他的伪装,否则,你可能会失去清白,或者丢了性命。”

薛浓娘道:“总算是上天保佑我,但我的父兄,都被他们害死了。

胡逢春道:“好厉害,易容手法,能使亲妹子都无法分辨,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江湖上,这样的易容高手不多,你究竟是什么人?”

薛寒道:“我现在还是薛寒,你就叫人薛寒吧。”

楚小枫道:“事已至此,你还不敢报上真实姓名,不觉着太过畏缩么?”

薛寒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我是谁?”

楚小枫道:“你不敢说?”

薛寒道:“我不愿说。”

楚小枫道:“其实,你就是不说,我们也知道你是谁了。”

薛寒道:“有这等事,你说出来听听。”

楚小枫道:“游三奇,桐柏医庐的主人……”。

薛寒微微一怔。

楚小枫道:“劳动你亲自出马,杀死小红,足见她的重要了,不过,你也别太庆幸自己的成功了……”。

薛寒接道:“为什么?”

楚小枫道:“你比她知道的更多,也更重要,只要我们留下你,他们会出动更多的高手杀你。”

薛寒道:“笑话,你们真能留下我么?”

楚小枫道:“不错,我们会不惜一切牺牲,代价留下你,那时候,你就会担心自己的处境了。”

薛寒道:“为什么?”

楚小枫道:“就像他们要杀死小红一样,会更积极的杀你……”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你会很怕死,所以,你不会自绝,小红虽然没有说出她心中的全部隐秘,但举一反三,我门不难想到很多的事:你别太重视自己,你在那个组合中.也不过是三等身份人物。”

薛寒道:“胡说……”

楚小枫一笑接道:“桐柏医庐,在江湖上名气不大,所以,没有人会想到那个地方,但如有几个江湖人物出现在那里,也不会引人注意,这就是他们借重你们桐柏医庐原因之一。”

“听你口气,还有第二个原因,”薛寒缓缓说道。

楚小枫道:“你承认了你不是薛寒了。”

薛寒道:“我不是薛寒,我又是什么人呢?”

楚小枫道:“游三奇。”

薛寒道:“你如此肯定么。”

楚小枫道:“不错。”

薛寒道:“好!就算我是游三奇吧!不过,我倒希望知道你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楚小枫道:“你很关心这件事,也承认了你就是游三奇。”

游三奇道:“为什么?”

楚小枫道:“因为,只有游三奇,才会最关心这件事,”

游三奇道:“就算是我是游三奇吧!”

楚小枫微微一笑道:“除了贵门的医术可以作他们一种掩护之外,定然还有一种更重大的原因,才会使他们选择了那个地方。”

游三奇道:“那是什么原因呢?”

楚小枫沉吟了一阵道:“你是要考我么?”

游三奇淡淡一笑道:“我要了解一下,你究竟知道多少?”

楚小枫道:“你们游家的医道也许有独到之外,但就整个江湖而言,桐柏医庐,算不上赫赫世家,也不会有什么奇绝天下之技,他们选择了那地方,可能是因为地理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游三奇道:“楚小枫,你这点年纪,竟然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你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楚小枫道:“哦!”

游三奇道:“如我杀死小红之后,能够安全离去,也许你们还有几分生机?很不幸的是,你们发觉了我。”

楚小枫道:“那又如何呢?”

游三奇道:“我如不能离开,他们将全力展开击杀,三十六位第一流的杀手,已经兼程赶来,很快就会和你们接触上了。”

楚小枫道:“游三奇,我们在你之前,已经见过了不少的他们派来的杀手,也经历过了不少的凶险,这些,对我们构不成任何威胁,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想不明白……”

游三奇接道:“你也有不明白的事情,也许我能解答!”

楚小枫道:“向你请教?”

游三奇道:“说吧!”

楚小枫道:“你们为什么要选择了这么个时间?”

游三奇道:“你是说春秋笔出现的事?”

楚小枫道:“不错,天下武林同道,无不对他敬重万分,但你们——”

游三奇道:“我们却没有把他看在眼内。”

楚小枫点点头,道:“故意向他挑战。”

游三奇道:“那也不用,我们不会把时间,花费在没有用处的事件上。”

楚小枫道:“不错,领导你们那个组合的人,会是一个很有效率的人。”

游三奇道:“你明白就好,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

楚小枫道:“你不担心自己的生死么?”

游三奇道:“我!我……”

楚小枫道:“游三奇,我们可以放过你,但他们不会放过你。”

游三奇道:“楚小枫,”你是说,他们会杀了我?”

楚小枫道:“是否会杀你,大概你心中有数。”

游三奇淡淡一笑,道:“多承赐教,在下是不是可以离去了?”

简飞星笑一声,道:“你杀了人,就这样轻松的走了。”

游三奇笑一笑,道:“楚小枫,我是不是可以很安全的离开这里?”

楚小枫道:“可以,不过,我们也该得到一些补偿。”

游三奇道:“我明白。”

突然把双手高举过顶,十指互扣,笑道:“楚小枫,过来吧我会告诉你。”

楚小枫长剑入鞘后,步行了过去。

游三奇说话的声音很低,低得只有楚小枫可以听到。

两个人说的不多,大概只有三四句话。

只见楚小枫点点头,道:“好!游兄请吧!”

简飞星一皱眉头,道:“兄弟,就这样放他走了么?”

楚小枫道:“他已经付了补偿,由他去!”

他在这群人中,早已经建立了某种权威,何况,简飞星也无法阻止,在场之人,都有自知之明,谁也无法和简飞星相比。

望着游三奇缓步而去的背影,楚小枫高声说道:“游兄,如若你能够逃过死亡,我们欢迎你回来。”

游三奇回头一笑,道:“我想,他们已经有了很好的杀我理由,不过,我还想赌下自己的判断。”

放快了脚步,疾奔而去。

简飞星行了过来,道:“兄弟,为什么要放他走去。”

田伯烈接道:“我们死了不少的人,连要保护的人,也被他杀了。”

楚小枫道:“小红的人,并没有保护的价值,值得保护的,是她胸中的隐秘。”

田伯烈道:“至少,她已有了改过向善之心,但我们却无法使她得到完全。”

楚小枫道:“不用自责,我们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心力,游三奇的易容术,可以骗过了薛姑娘,我们很难防备。”

田伯烈道:“楚兄,就算不为小红之死,我们也不应该放过他。”

楚小枫道:“小红已死,也只不过,说出她胸中的一部分隐秘,那对咱们的帮忙不大,咱们对那个神秘组合,知道的仍然不多,所以,必须要借重游三奇。”

胡逢春道:“楚少兄,你从他口中问到了什么?”

楚小枫道:“他说话不多,但却都很重要。”

胡逢春道:“好!楚老弟,把内情告诉我们吧!”

楚小枫道:“胡老多原谅,我无法说出来。”

胡逢春道:“这又为什么呢?”

谭志远冷冷说道:“楚兄,目下处境,大家都是一条道上的,为什么我们不能知道。”

楚小枫道:“我答应了替他守密三日,三日之后,我不但会告诉你们,而且,还要告诉更多的人,告诉整个武林同道。”

时英道:“以他的处境而言,大概不会和楚兄谈条件吧?”

楚小枫道:“不是条件,我只是要证明一件事。”

胡逢春道:“证明什么?”

楚小枫道:“证明他在那个组合的身份。”

胡逢春道:“怎么才能证明呢?”

楚小枫道:“他如是身份很高,那就不会为这件事,受到什么惩罚,告诉我的,也不会是真活,”

胡逢春点点头。

楚小枫道:“如是他的身份不够高,必会受到很严厉制裁。”

胡逢春道:“就算他受到制裁,咱们又怎会知道。”

楚小枫道:“他们如若杀了游三奇,必会把他的尸体给我们看。”

胡逢春道:“老弟,现在,咱们应该如何?”

楚小枫笑一笑道:“目下的敌人,仍然隐在暗中,咱们除了严作戒备,准备应变外,别无他法。”

田怕烈道:“这么说来,咱们只有坐以待敌了?”

谭志远道:“万一他们不再出现,那又如何是好?”

楚小枫道:“这个么?诸位可以放心,就目下情势而论,他们非要阻止我们不可。”

白眉大师一皱眉头,道:“难道说,这个神秘的组合,真的和春秋笔有所关连么?”

楚小枫道:“大师,你在武林中德高望重,对春秋笔的事,应该有一点……”

白眉大师点点头,接道:“这话是五年前的事,敝寺方丈,召集了本门僧俗两家弟子,我们在讨论这件事情,当时,本寺中一位最具有智慧的长老,对此事,颇表怀疑,只是,却又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了。”

胡逢春道:“有这等事,江湖上知道的人,似乎不多。”

白眉大师道:“是!这只是本门中内部的会商,参与的僧谷两家弟子,都是很有身份的人,而且,春秋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回 计释假兄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