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44回 悲聆真内情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冷笑一声,道:“站住。”

闻子樵人已转过身子,向前行了两步,闻言又停了下来,道“你要怎样?”

楚小枫道:“阁下就这样想走了。”

闻子樵道:“你要留我。”

楚小枫道:“至少,阁下要有一点交代?”

闻子樵脸色一变道:“你要留下什么?”

楚小枫道:“几句话,也就是回答在下几个问题?”

闻子樵道:“那必是很难回答的问题了?”

楚小枫道:“试试看,第一,阁下是什么等级?”

闻子樵道:“等级?”

楚小枫道:“你们应该有等级的!”

闻子樵道:“人还有等级?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楚小枫道:“好!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认不认识游三奇?”

闻子樵道:“游三奇,不认识。”

楚小枫道:“薛依娘呢?”

闻子樵道:“听说过这个人,不过,我不认识。”

楚小枫道:“阁下到此地来,用心何在”

闻子惟道:“查看一下。”

楚小枫心中一动,道:“查看什么?”

闻子樵道:“看看像阁下这样的人,有多少?”

楚小枫道:“你是来巡视映日崖了。”

闻子樵道:“不错。”

楚小枫道:“阁下发现了什么?”

闻子樵道:“你……”

楚小枫道:“这和春秋笔有关么?”

闻子樵道:“春秋笔是天下武林中最受敬重的人物,在下如何能攀得上关系。”

楚小枫道:“你和春秋笔无关么?”

闻子樵道:“无关。”

楚小枫道:“好!那就留下一只右手再走!”

闻子樵神情一变,道:“不觉着太过分了么”

楚小枫道:“那就和我再打一百招,如是你能胜过我,尽管请便,如是败了,就留一只右臂。”

闻子樵道:“刚才,咱们还没有真正分出胜败?”

楚小枫道:“我对自己的艺业,很有信心,闻兄,一百招打下来,你受到的损失,不会比留下一条手臂少。”

闻子樵道:“至少,我可以放手一搏。”

楚小枫道:“闻兄既然要打,那就请出手吧?”

闻子樵吁一口气,道:“想不到,兄弟在此地,竟然遇上了阁下这样一个劲敌。”

折扇一挥,削了过去。

楚小枫吸一口气,疾退了两步,道:“动兵刃。”反手拍出了一掌。

闻子樵折扇一收,疾快划向楚小枫的脉门。

对闻子樵这个劲敌,楚小枫丝毫不敢存大意之心,他极力在思索,用什么样子的武功,才能一个间,击败此人。

所以,一上手,楚小枫就用出了最奇厉的掌法。

无极门的拳招、剑法,虽然不错,但却算不得是武林中精华之学,用来对付闻子樵这样的人物,实在无法制胜。

看马的老陆,送给他的那本无名剑谱,不但记述了精奇的剑招,而且,也记载着不少拳法指掌。

丐帮的黄帮主,也传了他四招奇学。

还有拐仙黄侗,这个才慧绝世,但却不取正道的人物,也传了他不少奇幻的武功口决。

这些武功,都是拳法,剑招中的精华,威力强大,但它招招独立,没有连贯性,完全要凭随机应变,看敌来势,采取的应付之法。

楚小枫已把这些互不相关的武功,练得十分熟悉。

左一掌“天外来云”,右一拳“乾坤一掷”,上一招和下一招之间,完全没有脉络可寻。

闻子樵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高手,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功。

勉强接下了三招,第四招,再也无法接下,被楚小枫一拳,拍中右肩。

这一拳,楚小枫用了五成劲力,闻子樵右臂立刻脱臼垂了下来。

闻子樵呆住了,一松手,丢了折扇,道:“阁下用的什么拳法?”

楚小枫道:“怎么?还要我说出拳法,才肯认输么?”

闻子樵苦笑一下道:“我和当世第一流高人动过手,接下他六十二招之后,才败在他的手中。”

楚小枫道:“那人是谁?”

闻子樵道:“少林高僧白眉大师。”

楚小枫笑一笑,道:“撇开别的事不淡,现在、你准备留下什么?”

闻子樵道:“命!”

楚小枫哦了一声,道:“我没有要你的命啊!”

闻子樵道:“不用你要,我自己会留下来。”

楚小枫道:“千古艰难唯一死,闻兄为什么一定要死呢?”

闻子樵道:“我在你手下四招落败,我这个人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味道……”,轻轻吁一口气,接道:“不过,你的拳路,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全无迹象可寻,老实说,我败得很茫然,很糊涂,虽然,我心中有些不服气,但总是败了,既然败了,应该认命。”

楚小枫点点头,道:“如若在下不希望你闻兄死呢?”

闻子樵道:“你留下我一条手臂,使我终身残废,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楚小枫道:“听阁下口气,也是性情中人,唉!在下倒不知如何处置你了。”

闻子樵道:“在下既然败了,任凭……”

楚小枫突然一跨步,伸手一指,点中了闻子樵的穴道,一把挟了起来,奔到一处巨石之后,放了下来。

闻子樵身虽难动,口还可言,望着楚小枫,道:“你这是干什么?”

楚小枫道:“想和你好好的谈谈,”

闻子樵道:“哦!你要谈什么?”

楚小枫道:“我要知道实情,你来这里看什么?奉何人之命而来?”

闻子樵沉吟了一阵,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楚小枫道:“楚小枫,听过么?”

闻子樵道:“听过,你们都到了么?”

楚小枫道:“你对我们的行踪很了解?”

闻子樵道:“你们怎会早到了两天?”

楚小枫道:“捷径,有一条通来此地的小径,”

闻子樵道:“我已得到指令,说你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想不到,今天竟然叫我碰上了。”

楚小枫道:“难得你们看得起我……”

闻子樵接道:“看得起你,并不是什么好事,已有死亡杀手,出动对付你,唉!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你竟然找到了一条连我们也不知道的捷径!”

楚小枫道:“杀手就是杀手,为什么叫做死亡杀手?”

闻子樵道:“死亡杀手的意思,就是毁灭,他们准备死亡,和你同归与尽。”

楚小枫心中一动,忖道:称谓死亡杀手,想来,必有和一般杀手不同之处,个中之秘,必得打听一下才好。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闻兄,我相信我这份艺业成就,可以自保。”

闻子樵道:“不能,死亡杀手,具有的毁灭能力,决不是一个人所能抗拒。”

楚小枫道:“他们有些什么可怕的技艺呢?”

闻子樵道:“这个恕不奉告。”

楚小枫道:“好!不谈这个,咱们换一个题目说,你和游三奇,是不是一个组合中的人?”

闻子樵沉吟了一阵道:“这一个,我也不能回答。”

楚小枫道:“成!我问你的事,你都不能回答,那么,你找一个题目谈谈如何?”

闻子樵道:“我想不出咱们有什么好谈的,不过,你可以杀了我……”

楚小枫道:“杀了你?”

闻子樵道:“对!你只要一拳手之间,就可以要我的命。”

楚小枫笑一笑,突然伸手拍活了闻子樵的穴道,值:“你请吧!”

闻子樵伸展一下双臂,果然穴道已解,皱皱眉头,道:“楚小枫,你点了我的穴道,把我带在此地,现在,又突然放了我,究竟是何用心?”

楚小枫道:“听阁下口气,是一位性情中人,所以,我不愿伤害你,点穴道,带你到此,是希望保全你,我相信,在你的身后,还有监视之人。”

闻子樵呆了一呆,道:“你……”

楚小枫接道:“我想从你口中,知道一些隐秘,你却不肯说,我又不愿杀你,那只好放了你啦。”

闻子樵道:“放了我,不怕我泄漏你的隐秘么?”

楚小枫道:“怕。”

闻子樵道:“那为什么不杀人灭口?”

楚小枫道:“这就是邪恶和正义不相同的地方。”

拱了拱手,神色一整,道:“阁下请吧!”

闻子樵活动一下双手、双臂,道:“不杀之恩,必有一报。”

望望山石上的柴担,接道:“你一直要留在这里?”

楚小枫道:“是。”

闻子樵道:“春秋笔还未出现之前,这里充满着凶险。”

楚小枫道:“出现以后呢?”

闻子樵道:“至少,这里会有很多的人,那就不会有危险了。”

楚小枫道:“不瞒你闻兄说,在下留在此地的用心,就是想看看春秋笔如何出现的?”

闻子樵沉吟了一阵,道:“那就先设法把你那一担木柴拿开

楚小枫道:“多谢指点。”

闻子樵道:“我不会泄漏你的隐秘,不过,你仍然会被搜出来。”

楚小枫道:“闻兄的意思是,春秋笔出现之前,这座崖谷中,还要有一次很严密的搜查?”

闻子樵道:“不是一次,而是很多次,你逃过的机会,实在不大。”

楚小枫道:“闻兄,能不能据实回答在下一句问话?”

闻子樵道:“你问吧!能够回答你的,我会尽力不让你失望。”

楚小枫道:“你们是不是和春秋笔有关?”

闻子樵沉吟了一阵,摇摇头,”道:“据我所知,没有关系。”

楚小枫道:“好!你请了。”

闻子樵道:“你一定要看什么,北面一座高峰上树木苍密,可隐行踪,为什么一定要隐藏在这山谷呢?”

楚小枫道:“闻兄,你又为什么来?那山顶之上,虽可隐藏身子,但距离太远了。”

闻子樵道:“远一些,但较安全。”

楚小枫道:“闻兄,只要不泄漏在下的行踪,小枫就感激不尽了,我们的事,我们自有安排。”

闻子樵叹息一声,放步而去。

楚小枫也疾快的行到了巨石之旁,收去了柴担,疾奔而去。

他不虚此行,已由闻子樵口中得到了很多的隐秘。

春秋笔在出现之前,有很多人,会在此地巡视,不许任何人在此停留,也就是不允许任何人看到春秋笔的出现。

这一点,已经够了,楚小枫已觉着收获很大。

楚小枫去不多久,又有两条人影,飞人了映日崖。

两个人,都穿着樵子的衣服。

很快的隐入一块大石之后。

那是楚小枫和简飞星。

楚小枫早已经相度好形势,很快的藏入了悬崖之间的一块大石后面。

简飞星低声道:“兄弟,真的会牵涉上春伙笔么了”

楚小枫道:“大哥,小弟对此事,一有有着怀疑,不过、在没有找到证明之前,我们谁也不敢轻下断言。”

简飞星道:“兄弟,你说的那个闻子樵,究竟是哪一方面的人?”

楚小枫道:“他没有说清楚,听他口气,似乎是那神秘组合中人。

简飞星道:“如若春秋笔真的也卷入这个漩呐中,事情就十分复杂了。”

楚小枫道:“大哥,真相就要揭穿了,事情虽然很复杂,不过,现在他们已经走人了死角,问题是咱们……”

简飞星接道:“咱们怎么样?”

楚小枫接道:“咱们是不是能够撑得下去?”

简飞星道:“你是说,咱们会和他们动手?”

楚小枫道:“非常可能。”

简飞星道:“我们不是要找他们动手吗!”

楚小枫道:“对!过去,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物,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知道的越多,他们就越要杀我们不可。”

简飞星道:“兄弟,你怕了?”

楚小枫道:“不是怕,我只是觉着很凶险。”

简飞星道:“兄弟,春秋笔就要在此地出现,他们会在此地杀人吗”

楚小枫道:“这就是重要的疑点了,春秋笔要出现,为什么还要有人来此巡视,大哥,你见多识广,那人是不是有了什么问题?”

简飞星道:“唉!兄弟,你这么一问,我真是迷糊了。”

楚小枫道:“大哥,你真的不了解么?”

简飞星道:“不是!我只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回 悲聆真内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