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45回 力歼黑杀手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道:“绿荷,不要如此想,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好朋友。”

绿荷叹息一声,道:“这句话,我藏在心中好久了,今天能够说出来,心中好舒服。”

楚小枫笑一笑,道:“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好,所以,夜来我很放肆的接受了你们的帮助,不过,小弟心中,对你们决无邪念。”

绿荷道:“我们都明白,你不知道,我们好高兴能侍候你。”

这时,黄梅已端着一碗面行了进来,新笋配鸡丝,再加上一盘炒蛋。

楚小枫很快吃完,抹抹嘴,笑道:“很可口,但愿以后,我不能吃到。”

伸手抓起床边长剑,道:“你们去睡吧!”

三位姑娘,六只眼睛,凝注在楚小枫的身上。

绿荷道:“上衣是二妹手制,袜子和腰带,是三妹赶的工,裤子是贱妾裁制。”

楚小枫笑道:“无怪穿起来这么舒服。”

黄梅道:“公子,你要多保重,但愿,我们能为公子再效微劳。”

红牡丹道:“爷,你要平安的回来,我们等着再给你洗澡。更衣。”

不知何时,三女都流下泪水。

楚小枫也有些控制不住了,只觉鼻孔一酸,急急转身向外走去,口中却说道:“三位,休息去,再替我准备一碗新挖竹笋鸡丝面。”

踏出房门,才抬起衣袖子,抹去了目中的泪水。

天色已到了破晓时分,隐隐夜色中,只见屋前排列一群人。

是王平、陈横、成方、华圆、七虎、四英,及成中岳、简飞星和胡逢春。

简飞星先开口,轻轻吁一口气,道:“兄弟,你决定了没有?”

楚小枫笑一笑,道:“还没有完全决定,我想先去和那陈先生谈谈再说。”

胡逢春道:“楚老弟,我们大伙跟你一起去。”

楚小枫道:“我看不用了,这地方的防卫,也很重要。”

胡逢春道:“我知道很重要,不过,这里的事,都已经交给了白眉大师。”

简飞星道:“兄弟,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不能一个人去涉险。”

楚小枫道:“我……”

简飞星接道:“我知道你的苦衷,所以,我们跟你去决不会插嘴多口,一切都听你的决定,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作。”

楚小枫道:“这个,这个……”

胡逢春道:“老弟,你放心,我们都商量过了,这件事,决不勉强你。”

楚小枫道:“诸位一定要去,也不用去这么多人了。”

简飞星道:“兄弟,老哥哥总要算一份。”

楚小枫点点头,道:“好。”

七虎、四英、神出、鬼没、成方、华圆等齐齐说道:“公子带我等去吧?”

楚小枫道:“太多了,我看陈横、王平、华圆、成方,四个人跟我去就行了。”

七虎,四英想说话,但却强自忍了下去。

成中岳突然缓缓行过来,道:“小枫,要不要我也跟去?”

楚小枫道:“不敢有劳师叔。”

成中岳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了。”

楚小枫回顾了四英、七虎一眼:道:“你们好好的听成前辈的话,我如不能回来,你们就追随成师叔了。”

四英,七虎,垂首应命。

楚小枫回顾了简飞星一眼,道:“大哥,咱们走吧!”简飞星点点头,两人并肩而行。

简飞星道:“兄弟,这一点,丐帮和排教应该知道,至少,他们要挟你的方法,他们应该明白。”

楚小枫道:“这一个,小弟以前也会想到过,但我一直觉着,他们不是武林中人,应该是不会受到伤害的。”

简飞星道:“那个组合,不知是何人领导的,他们的作为、手段,完全不顾江湖常规。”

楚小枫道:“这就是他们可怕的地方了,别人不做的,他们敢做,别人不屑为的,他们能为。”

简飞星低声道:“兄弟,我知道这种痛苦,过去,你大嫂和侄女,受他们控制时,我就失去了反抗的勇气。何况你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等亲人三十余口,唉!兄弟骨肉亲情,实在是叫人难以割舍了。”

楚小枫道:“最重要的是,他们完全无辜,他们不会武功,也从来不和江湖中人来往,完全是祸由我起,我害了他们。”

简飞星道:“所以,我很同情你,就算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也必可获得江湖同道的谅解。”

楚小枫道:“大哥,我现在,确实还没有作什么决定,等见到那位陈先生再说吧!”

进入了山谷之后,东方已泛起了鱼肚白色。

楚小枫道:“可能咱们来晚了,我得走快一些。”

来到了约会之处,陈先生果然已经先到,负手而立。

楚小枫示意王平等停下来,自己一个人迎了上去。

陈先生背手而立,仰望着东方天际泛起的鱼肚白色。

楚小枫停下脚步,抱抱拳,道:“在下没有来晚吧?”

陈先生道:“还好,你决定了没有?”

楚小枫道:“很难决定?”

陈先生道:“哦!为什么?”

楚小枫道:“一个是骨肉亲情,一个是江湖道义,在这短短的时间中,实在很难叫人作决定。

陈先生笑一笑,道:“楚小枫,每个重大的转变过程,都难免会有些痛苦,要你去挣扎,我要的,只是你的决定。”

楚小枫道:“不能再延长一点时间么?”

陈先生道:“不能!楚家老少三代的命运,都在等待你的决定。”

楚小枫道:“你如何传出我的决定?”

陈先生突然转过身子,面对着楚小枫,冷冷道:“在那山峰之上,有一等待着的信鸽,只要我打出手势,那信鸽就破笼而去,这个后果,你心中明白,大概用不着,我再说了。”

楚小枫道:“你最好说明白。”

陈先生道:“我们确定了无法使你就范之后,那信鸽会带去一张屠杀令谕,楚家老少三代,都会在令谕之下,溅血丧命。”

楚小枫道:“一旦成为事实,那会使我全力报复。”

陈先生哈哈一笑道:“令祖、令尊,虽然死了,但他们对你,还有着相当的价值,你明白么。”

话已经点明了,就是楚小枫想获得一具尸体,也要付出相当的价值。

楚小枫神情肃然,双目盯注在陈先生的脸上,眉宇间是一片激忿、杀机。

陈先生笑一笑,道:“楚小枫,我们已经吃过了很多次的亏,非用一点血腥手段,只怕很难镇服人心了。”

楚小枫道:“你们难道觉着你们的作为,还不够残忍么?”

陈先生冷然一笑,道:“楚小枫,我们现在需要答案。”

楚小枫沉吟了一阵,道:“陈先生,我可能屈服……”

陈先生道:“好极了,你会受到大先生的宠爱。”

楚小枫道:“陈先生,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陈先生道:“大先生有过令谕,只要你肯就范,其他的条件,都好谈。”

楚小枫道:“我现在,只想知道,我们楚家的人,是否都很安全?”

陈先生道:“安全。”

楚小枫道:“我要确知他们安全才行。”

陈先生道:“这个,要如何证实呢?”

楚小枫道:“你们的许诺,不能使人相信,所以,我要亲眼看到。”

陈先生道:“楚小枫,你心中明白,这件事,办不到。”

楚小枫道:“那很容易,我已为你们借著代筹,想了一个办法了。”

陈先生道:“什么办法?”

楚小枫道:“把我父亲带来见我,我要听他亲口告诉我,家人无恙。”

陈先生一皱眉头,道:“这个,只怕不是十天半月能够做到的事情?”

楚小枫道:“我可以等,你们也可以等,急也不在这十天半月时间。”

陈先生摇摇头,道:“只怕很难办到。”

楚小枫道:“我知道你做不了主,去向大先生请示吧?你们不过是威胁不要我出面和你们作对,我可以等十五天,这十天内,我坐视一切变化,绝不出手干预。”

他这一番道理,听起来,也是大大有理,陈先生一时间,倒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反驳的理由。

沉吟了一阵,道:“楚少兄,你说的倒也有理,你对我们并无合作之意,只是被一种威力而压服着……”

楚小枫接道:“谈不上威力压服,你们用的手段是迫害。”

陈先生笑一笑,道:“楚少兄出身书香门第,对于这些用字方面,倒是注意得很。”

楚小枫道:“这根本是两件事情,不能混为一谈,如若你们真的是压服我,在下就输的心服口服的了。”

陈先生笑一笑,道:“压服和迫害,真有很大的不同么?”

楚小枫道:“完全不同,压服,是凭借你们的武功,使在下自甘屈服,至少,也该是以武功使我们认输,但迫害不是,手段很下流,就拿此事说吧!你们以我楚家三代的生死,来威胁我,而且,你们也明白,我楚家是书香门第,楚家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会武功。”

陈先生脸色铁青,冷冷说道:“楚小枫,你一向注重用字,这几句话,是不是说的太过分。”

楚小枫冷冷说道:“不是过份,在下只是实话实说。”

陈先生道:“年纪轻轻,口齿如刀,真是狂妄的很。”

楚小枫笑一笑,道:“你不过袖中藏着一只鸽子,就把我给吓住了,老实说,你袖中的那只鸽子,是不是真的能传出信去,还很难预料,我们楚家的人,是否真在你控制之下,也还难说?我楚小枫是个很狂妄的人,我就不会信这一套。”

陈先生脸色一变,冷冷说道:“楚小枫你可知道留人一步退一步的道理。”

楚小枫道:“陈先生,你既被称为先生,又未遭毁容,老实说,你在那个组合中,算是有相当的地位,不过,你也不是能作主的人。”

陈先生道:“这一个,我早就说过了。”

楚小枫道:“所以,我们谈的事,你没有办法决定?”

陈先生道:“我可以放出信鸽。”

楚小枫冷笑一声,道:“就算你能隐瞒一时,也无法长时间隐瞒,陈先生,你去吧!向大先生请示一下。”

陈先生的脸色很阴沉,怜冷说道:“楚小枫,你是很难相处的人。”

楚小枫道:“何以见得呢?”

陈先生道:“你太聪明了。”

楚小枫道:“我只是不愿意受你们大多的摆布罢了。”

陈先生冷哼一声,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尽快给你答复。”

转身一跃,飞奔而去。

他的动作快速,两三个飞跃,人已隐失不见。

简飞星大步行了过来,道:“兄弟,说的结果如何?”

楚小枫道:“他也作不了主,回去请命去了。”

简飞星道:“他没有说,几时给你消息么?”

楚小枫道:“他说尽快回复。”

简飞星道:“这么说来,那位能够作主的人,也许就在附近了。”

楚小枫道:“也许他们因……”

但闻鸽羽划空,数十丈外,一只鸽子冲天而起,向南飞去。

简飞星道:“原来,他们用信鸽请示。”

楚小枫道:“这一来一往不知要多少时间,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简飞星道:“兄弟,他们似乎也已经到了此地是么?”

楚小枫道:“不错,看来,似乎是与春秋笔有关了,至少,和他的出现有关。”

简飞星道:“现在看来,倒是有些八九不离十了。”

王平道:“如若春秋笔就是领导这个组合的大先生,那真是叫人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简飞星冷冷的说道:“真要是他,那真天下第一个大姦大恶的人。”

楚小枫道:“目前,我们还没有什么证明,咱们且不可随意妄断。”

王平道:“公子,现在,咱们应该如何?”

楚小枫道:“等,至少,等那位陈先生回话过来。”

王平道:“公子,你不能动手,我们可不可以动他?”

简飞星道:“不行,咱们动了他,还不是把帐算到了小枫头上。”

王平道:“我一想到他们用如此卑下的手段,就觉着可恨,可恼!”

楚小枫道:“事已如此,用不着急躁,现下情景,要冷静,越冷静越好。”

王平安静了下来,等约一盏热茶工夫,那位陈先生,疾快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回 力歼黑杀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