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05回 玄机藏宝鼎

作者:卧龙生

灰衣老人冷笑一声,道:“你既然来了,不交代清楚,就想回去么?宗领刚死了,但你们无极门还有活着的人,活着的,应该给老夫一个交代。”

楚小枫暗暗忖道:看来,黄侗说不错,这位欧阳老人,既然不是坏人,也是个很怪僻的人物子注》、《老子指略》、《论语释疑》等。参见“美学”中的 ,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人。

这一刻,他体会到很多事,也体会到江湖上的险恶,使他感觉了江湖上的生涯,不能够太以诚待人识活动中的一个环节。指人运用先天的范畴整理感性材料的 ,有时候,必须要随机应变。心中念转,他决心开始利用自己的智慧、心机,进入江湖。

忽然间,想到师父临死之前把自己逐出门墙的事,确然可以解去了很多的束缚,对自己方便太多了。

灰衣老者似乎是已经等得不耐,冷笑一声,道:“年轻人,你听到老夫的话么?”

楚小枫道:“听得很清楚。你不用交代,订约的不是我,先师死亡之时,也没有交代过,我向阁下如何交代呢?”灰衣老者怒道:“小娃儿,你敢戏弄老夫?”

楚小枫道:“老前辈,言重了,在下并未戏弄老前辈。”

青衣少女道:“欧阳伯伯,楚公子是一个很好的人。”

灰衣老者冷哼一声,道:“佩玉,不要管这件事,走开去。”

青衣少女道:“欧阳伯伯,他真是好人,你不能打他。”

楚小枫挥挥手,道:“姑娘,你去吧!我要和欧阳先生好好谈谈。”

对楚小枫的话,青衣少女似是完全听从,真的转身而去。

灰衣老者冷笑一声,道:“小伙子,说!你准备怎么办?”

楚小枫道:“这应该晚辈向你请教的。”

灰衣老者道:“如你师父不能守约,那就由他补偿。”

楚小枫道:“补偿,怎么一个补偿法?”

灰衣老者道:“宗领刚杀了我数百只巨峰,如是他赔不出来,我要他一条命,不算多吧?”

楚小枫道:“先师如若在世,他决不会赖帐,可惜他老人家遇害了。”

灰衣老人道:“他遇害了,但宗夫人还活着,就算是他的家人死光了,他们下弟子还活着。”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在下也是他的弟子。”

灰衣老人道:“所以,你也要补偿。”

楚小枫摇摇头,道:“欧阳先生,江湖上有一句话,人死不计仇,家师已经死了,你又何苦咄咄逼人?”

灰衣老者冷笑一声,道:“你可以走……冤有头,债有主,宗领刚死了,但他的夫人还活着,我还找不到你,你可以走了。”

这个人,也并非全不讲理,只不过,他讲的是自己的理。

楚小枫吁一口气,道:“欧阳前辈,本来,我也觉着,我们欠你一份情,也确有补偿之心,但现在,我的想法变了。”

灰衣老者道:“你变了,变得怎么样?”

楚小枫道:“变得少去了那份歉疚之心,现在,撇开家师和你之间的约定不说,我要和你谈一笔交易?”

灰衣老者冷晒一声,道:“你和我谈什么交易?”

楚小枫吸一口气,暗作戒备,右手拿出玉瓶,道:“老前辈认识这个么?”

灰衣老者淡淡说道:“一个玉瓶?”

楚小枫道:“是!一个玉瓶。”

灰衣老者道:“那瓶中放的是什么?”

楚小枫心中一动,忖道:“他要的是瓶中葯粉,这玉瓶,他自然不会稀奇了。”心中念转,打开瓶塞,倒出少许金色的粉末,放在不远处一堆大石头上,冷冷说道:“欧阳前辈如是能识得葯物,那就不妨过去瞧瞧。”

灰衣老者缓步行了过去,伸出食指沾起石上白粉,闻了一闻,脸色突变,道:“万应生机散。”

楚小忖道;原来,这叫做万应生肌散,口中却说道:“不错,老前辈认识。”

灰衣老者突然一个转身,扑了过去,右手一探,抓了过去。

楚小枫右手一沉,疾退五尺,冷冷说道:“你听着,你如存抢夺之心,我就击碎玉瓶,使瓶中的葯粉,撒在土中。”

灰衣老者呆了一呆,道:“你,你有什么条件,说。”

楚小枫道:“第一,咱们无极门和欧阳先生所有的约定、仇怨,一笔勾销。”

灰衣老者道:“这个自然。”伸手向玉瓶抓去。

楚小枫又向后退了一步,道:“还有第二……”

灰衣老者接道:“快说下去。”

楚小枫道:“听说你会一种武功……”

灰衣老者接道:“老夫会的武功很多。”

楚小枫道:“我只要你一种。”

灰衣老者道:“你要学什么武功?”

楚小枫道:“接力手?”

灰衣老者呆了一呆,道:“接力手,你怎么知道老夫会接力手?”

楚小枫道:“这个,咱们不谈,只问你会不会接力手这门武功。”

从衣老者道:“会!这是老夫独步江湖的奇技,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楚小枫道:“那很好,不过话要先说明白,接力手我要学,但这只是交换葯物的条件,我们之间,没有传艺之情,在下也不会感激你。”

灰衣老者身上长衫无风自动,脸上是一片冷肃之声,缓缓说道:“好!老夫传手接力手,不过,你这点年纪,和内功成就,只怕无法在短期之内学会接力手法,所以,我要你先把葯物交给我。”

楚小枫道:“你能忍受很长一段日子,想来,也不在乎多一两天,至于在下的修为功力,老前辈尽可不用费心,在下要学的,只是你的接力手的手法要诀,不是要练内力,也许我学会你手法之后,还要三两年才能施用出来。”

灰衣老者突然笑一笑,道:“你这小娃儿,这几句话说的倒还有些道理,接力手法,不是凭仗才慧就可速成的武功,我看得出你的天份很高,也许老夫这接力手法的奇技,你就是衣钵承继之人。”

楚小枫轻轻吁一口气,道:“老前辈……”

灰衣老者摇摇头,接道:“现在,我立刻传你心法,这手法最重要的是,把内力化成一股旋转的暗劲,承受下敌人的千钧之力,等你练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会把股力道引作已用,攻向别人,这是天下最奇奥的武功之一。

两人经过这一阵交谈之后,彼此之间的敌意,消退了不少。

楚小枫吁一口气,道:“老前辈,这心法很难学么?”

灰衣老者道:“不容易,但如遇上了极聪明的人,那也许学得很快,最重要的是,把内力反运出去,化成一种旋转之劲。”

忽然间,灰衣老者似乎产生了一种急慾传授武功的行动,笑一笑,道:“孩子,来,咱们现在就开始。”

楚小枫从来没有这么用心过,学习一件,那实在很难运用的一种心法。

灰衣老者传得很用心,楚小枫学得也很认真。

只不过两三个时辰,楚小枫竟然已完全体会出了个中的要诀。

灰衣老者有些大感惊异的说道:“孩子,你自己作一遍给我瞧瞧。”

楚小枫应了一声,依照那灰衣老者传授,作了一遍。

灰衣老者大感惊慌的说道:“成了,我想至少要三五天,才能使你学会的事,想不到你竟然几个时辰就学会了,你的聪慧出乎我意外,内力的深厚,也出乎了我的意外,孩子,早知如此,就算没有交换条件,我也会传给你。”

楚小枫心中忖道:人性本善,盗亦有道,这个人,并非是凶恶之人,只是有些怪癖罢了。站起身子,缓缓把五瓶交给了灰衣老者,道:“老前辈,多多保重,晚辈告辞了。”

灰衣老者黯然一叹道,“当心扬子,他胸罗玄机,手握智珠,只是他心地太坏了。”

楚小枫心头一震,停下脚步,道:“老前辈是说……”

灰衣老者道:“我说的拐子黄侗,这个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只可惜,他不具慧根,生性冷酷,你要当心一点。”

楚小枫道:“多谢指点。”转身向前行去。”

灰衣老者望着楚小枫的背影,叹息一声,道:“好一副练武的材料。”

经过一番斗智,楚小枫发觉了欧阳先生只是生性怪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也不愿卷入欧阳先生和拐仙等的恩怨之中。

所以,他没有说一句感激的话,匆匆离开。

楚小枫也没有去见黄侗,在树林中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练习那接力手法。

那青衣少女到处找他,而且,不停的高声呼叫。

但楚小枫心中了解此刻时间对他的重要,他必须要利用这一日夜的时间,把接力手法的奠基工作完成。

他没有答理,装作没有听到,一直静坐运功。

他感觉丹田的真气,果然在欧阳先生传授的诀窍下,能够倒运,能够发出两种的力量,形成一股旋转的暗劲,心中惊喜莫名。

他证实了一件事,欧阳先生没有骗他。直到和黄侗约会的时间,他才从密林中行了出来。那青藤软兜,早已经停在了树下,楚小枫扯动了软兜上的机关。自然,这都是黄侗先行告诉他的办法。

软兜在树间空隙中穿过,行过两重浓密枝叶的掩护,到了小室面前。

只见拐仙黄侗双目紧闭,仰卧在树干铺成的地板上。

楚小枫吃了一惊,暗道:难道真的是天命难违,他自己作了了断?

行上前去,伸手一摸黄侗的鼻息,气息似是已经断去。但楚小枫感觉之中,黄侗好像还没有死。

这一刻间,楚小枫竟然无法决定,拐仙黄侗,是否已经死去。暗暗吁一口气,暗道:“这拐仙黄侗,当真是诡异得很,生死是如何容易分辨的事,他竟然能使你没有法子分辨清楚。

凝固思索了片刻,摸出身上的一号锦囊,那正是今天打开的日子。

楚小枫拆开了一号锦囊,只见上面写道:“老夫已口不能言,目不能视,气若游丝,虽未死,实已入死亡状态,请用身后小木箱中,黄续十尺,包起身躯,东行五里,出此密林,林外有一峭壁,攀升至十丈处,见一黑色巨石,上面写有仙居二字,运功力,用一指在字上力描,自开门户一处,可见幽洞,洞深十丈另六尺,曲转三次,见一石室,室有一灯,可见景物,中有巨型石鼎一座,把老夫置于鼎中,守候鼎侧,以防外界侵扰。”

这个锦囊,写得十分清楚,完全没有研商余地,楚小枫只有照着锦囊的吩咐行事。

找出十尺黄绫,包起来了像死、又像未死的黄侗,依照吩咐行事。

果然是早已经过的精密策划,一路上所经所见的景象,和锦囊中吩咐,完全一样。

找到了那个山洞,以及后面的石室。果然在大厅正中放着一只巨鼎。

不知是什么石头做成的石鼎,楚小枫伸手摸去,只觉那石头人手光滑,使人觉着有一种油润、温暖的感觉。

石鼎之中,还冒着淡淡的轻烟。

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扑入鼻中。有种一清香的感觉。

这座石鼎很怪,分为两层,上面一层平滑光整,而且还铺着很厚的毛毡。下面一层,溢出一种淡淡的青烟。

楚小枫把黄侗放入石鼎之中,刚好可以露出来一个头。

似乎是这座石鼎,专门用来放黄侗之用,一切都和他的身材配合。

放好了黄侗,楚小枫才抬头回顾了一眼,目光落到那盏长明灯上。

那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一盏灯,水晶作罩,下面石壁中伸出一个灯芯,那水晶灯罩上,开了很多的小孔,以通空气,但那灯芯却不知是何物作成,竟然不用人拨动。

室中的光亮,并不太强烈,但隐隐可以看清楚室中的景物。

这座石室,除一座鼎和长明灯外,再无其他的东西。

本来,这地方,带着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但加上了黄侗像是已经死了的人,黄统包裹着的身躯,坐在石鼎中,方刻使得情形变得十分诡异,使整个气氛,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打量过了整个石室的情形之后,楚小枫开始考虑自己,还有两天的时间,才能拆阅第二个锦囊,这一段时间,是不是就守在这座石室之中呢?”

一番沉思之后,决定留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可以在这里好好用一番功,练习好那接力手的手法。

两天过去了,楚小枫陶醉在接力手法之中,忘记了饥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玄机藏宝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