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06回 杀死漫襄城

作者:卧龙生

白梅道:“不用担心他,这孩子比咱们想象中的还要精明十倍……”

白凤接道:“爹!他人呢?别安慰我们,是不是没见到他。唉!再精明,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白梅微微一笑道:“但他的才慧、智力比我老经验的决不逊色。”

成中岳道:“白前辈,这该怎么说?”

白梅笑一笑,道:“你们放心吧!详细的情形,等他自己告诉你们。”

白凤道:“我已失去领刚,丢了一志,不能再看到小枫有什么意外,爹,你……”

只见人影一闪,楚小枫疾如流星般落入了厅中,双目含泪,跪了下去,道:“多谢师母关心,小枫素无损伤。”

一则是楚小枫的身法太快,二则是大家说话分了神,竟未听到楚小枫的声音。

白凤呆了一呆道:“小枫,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快些起来,告诉师母。”

流露出无限关怀之心。

董川行过去,伸手扶起了楚小枫。

楚小枫站起身子,举手拭一下目中泪水,笑道:“多谢师娘。大师兄……”,转身又对成中岳躬身一礼,道:“师叔安好。”

他可人之处就在于此,谦恭而又不做作。

白梅微微一笑道:“你们别认为他受了很多的苦,他是练武功,练得没有时间睡觉、吃饭、甚至连洗澡的时间也没有……”

约略说明了内情,不容别人开口,又抢先问道:“孩子,有没有人跟踪我?”

楚小枫道:“有!”

白梅呆了一呆,道:“什么,真的有人跟踪我?”

楚小枫道:“是!他们跟踪的办法很巧妙。在您人城之后。”白梅哦了一声:“是什么样的人?”

楚小枫道:“这短短一段路程,他们换了三个不同的人,可见他们是如何的小心了。”

白梅道:“这倒是大出老夫的意外了。”

楚小枫道:“晚辈几乎也忽略了过去,直到她在大门处停留了片刻,晚辈才恍然大悟。”

白梅道:“厉害,老夫走了数十年的江湖,想不到竟然被他们瞒了过去。”

楚小枫道:“所以,晚辈才绕到后面,溜了进来。”

成中岳道:“小枫,你进来的时候,被他们瞧到没有?”

楚小枫道:“没有。”

白梅心中似是仍然有些不服气的道:“孩子,说说看,我进了城中,十丈之后,什么样一个人盯着我?”

楚小枫道:“一个中年妇人,很像一般家中的主妇。”

白梅沉吟了一阵,道:“黑纱包头,一身蓝布衣服。”

楚小枫道:“是!就是那一个女人!她在门前面站了一阵,才缓缓而去。”

白梅道:“有没有看到丐帮中人?”

楚小枫道:“没有,他们应该发觉的,只要他们小心一些,不难发觉。”

白梅轻轻吁一口气,道:“小娃儿,看来,我这老江湖,还个如你精明了?”

楚小枫道:“晚辈只不过是赶巧罢了。”

白梅神情凝重,冷冷说道:“凤儿、中岳,你们用心听着、也许我老头子的疏忽,可能已经泄漏了你们住的地方,由现在开始,大家都要小心一些、”

楚小枫道:“老前辈,不知他们算过了咱们的人数没有?”白梅道:“他们丐帮带咱们进人襄阳城中寸盯上的,照目前情形看来,他们还不以掠走一志为满足。”

白凤道:“爹的意见,可是说,他要对付我们?”

白梅道:“很有可能,看起来,这两件事情,大概不是有意的合作,而是另一方刊用了那个机会。”

白凤道:“龙天翔和袭击迎月山庄的一批人,完全没有关系了。”

白梅道:“过去,我还不敢肯定,但现在看起来,倒有十之八九,不会是一起了,只是他们利用了那个机会。”

成中岳道:“他们的目的也不同?”

白梅点点头,道:“是!龙大翔为了凤儿,为了私人的情仇但另一面,却是要彻底的毁了无极门!”

白凤道:“会是什么人呢?这些年来,领刚韬光养晦,很少得罪人,而且、无极门虽然有点名气,实在也说不上什么大门户,为什么他们对付领刚?”

白梅:“这件事你要想想了,无胡门虽然还没有很广大,但却被领刚造成了一股奋发向上的朝气……”

看了楚小枫、董川、成中岳一眼,接道:“这都是武林中第一流的人才,被领刚罗致入无极门下,再给他十年以上的时间无极门非变武林第一个大门户不可。”

成中岳道:“这么说来,毁灭咱们的人,很难查了。”

白梅道:“这件事,骤事间看上去,像是不难查出什么,但如仔细想一想,他们实已下了数年工夫,计划得十分周密。”

楚小枫道:“晚辈觉着,咱们分开住,来一个反钉梢,先摸清楚他们的来路之后,就好办了!”

白梅道:“好办法!我去通知余舵主一声,要他派几个人帮你。”

楚小枫笑一笑道:“这个不用了,老前辈可以通知丐帮,要他们注意一下,至于晚辈,我想还是单独行动的好。”

白梅点点,头:“行,如若是前两天,我绝对不同意你单独行动,现在,我很放心。”

楚小枫道:“丐帮已有行动,我想必然会引起对方的反应,那时,晚辈也许可以找出一点踪迹。”

白梅突然叹息一声,道:“孩子,你虽然表现出了过人的智慧,不过,我老人家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单独行动。”

董川道:“老前辈,你看,晚辈和小枫师弟一起行动如何?”白梅摇摇头,道:“不行,你是无极门的掌门人,有很多的事,必须你出面应付,你如何能够离开此地?”

董川道:“老前辈教训的是。”

白凤道:“爹,你真的同意小枫一个人和敌人周旋么?”

楚小枫道:“师母,徙儿的行动,只在暗中窥探一下敌人的举动,决不会和敌人冲突。”

成中岳道:“师嫂,小弟和小枫一起……”

白梅摇摇头,道:“中岳,不用了,还是由他一个人去,咱们这边配合他,不能打草惊蛇,要小枫暗中查看。”白凤叹息一声,道:“小枫,我要你答应我,好好回来,不许有任何一点伤痛的回来!”

楚小枫感觉眼圈一红,道:“小枫不会辜负师母的雅意。”白梅道:“孩子,你去吧!”

白凤道:“爹,你看他这个样子,要他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去。”

白梅微微一笑道:“难得他肯这样,这样可掩人耳目。”

白凤道:“唉!小枫,你要小心啊!有什么事,立刻回来。”楚小枫道:“徙儿知道,师母,万安,小枫去了。”

白凤挥挥手,楚小枫又向成中岳、董川行一礼,才转身而去。

望着楚小枫消失的背影,白梅缓缓说道:“我去通知丐帮,你们也准备一下。”

白凤道:“爹,你要我们准备什么?”

白梅道:“你们准备在襄阳城中走动一下。”

白凤道:“哦!”

成中岳道:“让他们盯上。”

白梅道:“对!老夫要丐帮派人在暗中跟踪,找出他们的来路。”

白凤道:“既有丐帮中人跟踪了,为什么还要小枫去呢?”白梅道:“咱们的人手不够分配,如是够分配,最好,还要多派几个人。”

白凤点点头,未再多言。

她失去了丈夫,丢了孩子,把一腔关爱之情,似乎都移注到了楚小枫的身上。

白梅低声对成中岳吩咐几句,才转身而去。

白凤望望天色,道:“成师弟,咱们也要戒备一直,迎月山庄挡不住敌人的攻袭,专靠丐帮一个分舵的人力,只怕也无法保护咱们。”

成中岳道:“师嫂休息吧!我和董川,自会妥作戒备。”

白凤点点头,自回房去。

成中岳轻轻吁一口气,道:“董川,似是咱们已经面对了敌人!”

董川道:“师叔,弟子有点想不明白。”

成中岳道:“什么事,你想不明白?”

董川道:“师父和龙天翔同归于尽时,我们正有些方寸大乱,那时,他们是最好对付我们的时间,为什么他们不肯下手呢?”

成中岳沉吟了一阵,道:“这个只可能有一个原因。”

董川道:“什么原因?”

成中岳道:“可能迎月山庄中那一战,他们也有了很惨重的伤亡。”

董川道:“对!无极门的青萍剑法,在当今武林之中,实也是很有分量的剑法。”

成中岳道:“那一战中,无极门虽然是全军尽没,但对方,也尝到了苦果,别人不说,单拿一一志而言,要生擒他,对方必须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勤川道:“师叔说的是,那一战中,他们也余下了有限的人力,所以,他们才匆匆而去。”

成中岳点点头,举步向外行去。

董川会意,紧随在成中岳的身后,行出了室门。

两个人,行人第三进院落之中,彼此都未再谈话,但两人的心意,却是完全一样,目光转动,打量四下的形势。

丐帮弟子很尽职,两人行到第三道院落的大厅前面,立时闪出一个中年叫化子,道:“成爷、董川,两位走走啊!”

成中岳道:“是!心中烦闷,想到后面花园中走走。”

中年叫化子道:“行!后面的花园不大,但却很精致,要不要我替两位带路。”

成中岳道:“不敢有劳,你忙你的吧!”

中年叫化子一拱手,转身而去。

成中岳和董川边走边谈,很仔细的看了第三进院落中的形势,又在花园中绕了一圈,才回到第二进院落之中。

白梅已在等候两人成中岳低声道:“老爷子,我们觉着不能只仗凭丐帮中人来保护我们,所以,我和董川先去看看三进院落中的形势,一已发生事故,也好应变。”

白梅道:“咱们早该小心一些了。”

突然间,似是想到厂什么重要之事,站起身子,接道:“中岳,你说,你在第三进院落中,碰见了几个丐帮中人?”

成中岳道:“一个。”

白海道:“只有一个?”

成中岳道:“是!我只看到了一个人。”

白梅沉吟了一阵,道:“告诉我,那个人什么样子?”

成中岳道:“白老爷子,你是说,丐帮中的人也可疑么?”白梅道:“只怕他不是丐帮中人……”回头看了董川一眼,接道:“你留下来,我和中岳去瞧瞧”余音未绝,人已行了出去。

成中岳也觉得事情严重,紧追白梅身后而去。

董川望着两人的背影,心中感慨万端,想到师父未死之前,一切事务都由师父一一肩承担,师兄弟们除了练武之外,可以说无忧无虑,想不到一夕惊变,师父力斗北海奇技,与敌偕亡,迎月山庄也在那一夜中化作劫灰,诸位师弟力战而死,小师弟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原本充满着欢乐的岁月,却在大变后一片凄凉,原有数十口人,目下只余了四个活的。

这不只是一笔血债,而且是一个责任,沉重的责任。

一步踏入江湖,立刻体会到凶险、姦诈的侵袭,一巳脱离了师父的照顾,顿觉着步步荆棘。

苦难的煎熬,最容易使一个人心智成熟,血淋淋的打击,使得董川,和成中岳都开始运用自己的心智。

他觉着应光通知师母一声。一旦有变时,不致措手不及。缓步行到了白凤的房前,伸手轻叩木门。

室内传出了白凤的声音,道:“什么人?”

董川道:“弟子董川。”

白凤道:“什么事?”

董川道:“白老前辈发觉了宅院中丐帮弟子可疑,已和成师叔查看去了,弟子想这件事波谲云诡,万一有变,定非小可,所以,特来禀告师母一声。”

白凤道:“好!我知道了。”

董川道:“弟子就守在厅外,师母如有差遣,招呼一声,弟子就可赶到。”

木门缓缓打开,白凤行了出来,道:“董川,难得你们一个个,都对师门如此忠心,疾风见劲草,我心中虽然悲痛万分,但也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董川道:“弟子沐受师门深思,虽粉身碎骨,也不足报以万白凤叹息一声,道:“董川,你现在是无极门的掌门人,我这个作师娘的,应该保护你,董川,咱们一起在厅中坐着吧……”

董川道:“这个,叫弟子如何敢当,师母还是进房歇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杀死漫襄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