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

第09回 奋战挫强敌

作者:卧龙生

楚小枫这一招费了不少的气力,宝剑出匣,又不能锋芒大露,恰到好处,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楚小枫做到了,而且,做得恰到好处。

暗影中,突然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你瞧这小叫化子如何?”

欧阳嵩道:“良质美材,只可惜,还未被丐帮中长老级的人物发觉。”

那女子声音接道:“白梅这老家伙,也不是好兴人物,咱们出的花招太多,一下子,使他眼花缭乱,找不到点子,但如给他一点时间,必也会被他查出线索。”

欧阳嵩道:“所以,他们找出咱们藏身之地,并不足奇,现下我难作决定的是,跟他们照一次面呢?还是就此撤走,给他们一个莫测高深的感受?”

欧阳嵩道:“丐帮如知咱们隐身于此,你认为,还能顺利的撤走吗?”

那女子道:“难道他们还能拦得住咱们?”

欧阳嵩道:“是否能拦得住,无关紧要,但此事由暗里对阵,已经变成了明火执仗,江湖上会传说我欧阳嵩怕了陈长青,匆匆而逃,这个人,如何丢得起。”

另一个尖厉的声音,突然接道:“说的是啊!咱们如何撒手一走,可由得两个老叫化子吹了,连我鲁平也要不起这个人。”

欧阳篙道:“鲁兄的意思,可是想和他们一见高低?”

鲁平道:“别说你欧阳兄七招搜魂手法,不是兄弟这破山十二式也未必就会败在两个老叫化子的手下。”

欧阳嵩道:“鲁兄别忘了,还有一个白梅,那老小子一身武功,不在两个老叫化子之下。”

另一个清郎的声音接道:“欧阳前辈,在下的修罗扇法,可否和白梅一战?”

欧阳嵩笑一笑,道:“池小兄的修罗扇为武林一绝,足可抗拒白梅了。”

鲁平道:“既是如此,咱们似乎是用不着立刻撤走了。”

欧阳嵩道:“也好,先和他们放手一搏,让他们知道利害……”

鲁平接道:“如能因此逼使丐帮退出这场纷争,咱们就收获大了。”

欧阳嵩低声说道:“来了,诸位小心一些。”

语声甫落,三条人影,已然悄无声息的飞落于庭院之中。

正是千里独行陈长青。铁掌开碑海若望,和白梅。

落着实地,白梅立刻高声说道:“欧阳嵩,可以出来了,难道还要咱们进人厅中去请不成?”

只听一阵哈哈大笑,道:“白梅,此情此境之下,兄弟实在不愿和你相见,但你既然挑明了,兄弟也只好出迎了。”

语声甫落,幽暗的大厅中,缓步行出了四个人。

当先一个,正是欧阳嵩。

陈长青打量了四人一眼,道:“果然是你们……”

欧阳嵩冷冷一哼,说道:“老叫化子,你都认识?”

陈长青道:“这位是大名鼎鼎的破山手鲁平。”

鲁平用手捋了捋了山羊胡子,道:“正是鲁某。”

陈长青目光转到那中年妇人的身上,接道:“如若在下猜的不错,这一位应是满口飞花乔飞娘。”

乔飞娘道:“正是,正是,想不到,丐帮长老还有人认识奴家。”

白梅轻轻咳了一声,道:“欧阳兄,既然堂堂正正的站出来,想来是,定然也敢直认事实了。”

欧阳嵩道:“只要是兄弟做的,兄弟向不逃避,不过,白兄还未问到正题之前,兄弟先给你引见一位朋友!”

白梅目光一惊那蓝衫人道:“你可是说,这一位小娃儿吗?”

欧阳嵩道:“常言道,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白兄,莫要小看了这位池少兄。”

蓝衫人年轻不大,但却表现相当的阴沉,笑一笑,道:“在下池天化。”

陈长青道:“池天化,是个什么东西?老叫化从来没有听过个人?”

池天化淡淡一笑,道:“池天化是一个人,就是区,区在下,你阁下没有听过池某人,池某人也同样的没有听说过阁下这个人。”

双方面对面的人数,白梅、陈长青、海若望三个。

对方则有欧阳嵩、乔飞娘、鲁平、池大化四个人。

陈长青双目如电,冷冷的打量了池天化一阵,未见多言。

他阅人多矣!经验丰富,仔细看了一阵,发觉这个年轻人,非同小可,眼神充足,太阳穴微微隆起。分明是一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白梅轻轻咳了一声,说道:“欧阳兄,兄弟有一桩对你欧阳兄不太好的消息,要奉告阁下。”

欧阳嵩道:“不要客气,咱们从来就没有低估过白兄,有话只管说。”

白梅淡淡的说道:“你们的葯物,不太灵光……”

欧阳嵩接道:“哦!怎么样?”

白梅道:“不但老朽中毒已解,就是无极门的人,也都解去了毒性。”

欧阳嵩略一沉吟,笑道:“白兄,这用不着施诈,照你的为人,你也不会真的对无极门用毒,你自己中毒的事,老实说,也是真假难辨,不过,在下不能不承认,你们这一点装作功夫,十分维肖,居然把襄阳城中的名医都请了去。”

白梅也不解释,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欧阳兄,你也确实参与其事了?”

欧阳嵩道:“如若在下此刻否认,你白兄会相信吗?”

白梅道:“高明,高明,欧阳兄的口风很紧。”

欧阳嵩道:“彼此,彼此。”

白梅道:“咱们既然已经照了面,彼此,似乎是用不着再用心机了。”

欧阳嵩道:“好!那么,在下想先听听自兄的意思。”

白梅点点头,道:“可以!在下先让你欧阳兄见几个人。”

回头高声喝道:“凤儿,出来吧!欧阳兄敢作敢当,已经认了这笔帐。”

欧阳嵩一皱眉头,慾言又止。

但闻衣袂飘风,四个人先后而到。

当先一人,白巾素服,正是白凤。

成中岳、董川、楚小枫鱼贯而到。

三个人的身上,也都戴着孝。

这是很巧妙,很大胆的安排,就利用这一阵时间,楚小枫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而且,换上了衣服。

这是白梅的主意,敌人既然一直在身侧暗伺,对无极门逃出来几个人,定然一十分清楚,如若少了一个楚小枫,反而会弄巧成掘。

楚小枫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和适才完全不同,像欧阳嵩这样的人,竟然也未曾瞧出一丝破绽。

事实上,欧阳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看,白凤一欠身,立时尖声叫道:“欧阳嵩,还我的儿子来!”

欧阳嵩淡淡一笑,道:“宗夫人,你大可放心,你儿子活的很好,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

白凤接口道:“他现在何处?我要见一见他!”

欧阳嵩说道:“见他很难,不过,也并非全无机会,那就是要看你宗夫人,是否愿意合作了?”

白梅生恐白凤太激动,正想阻止,白凤己冷冷说道:“无极门的事,我作不了主,领刚死了,他早已遗嘱立了新的掌门人,何况,他还有一位师弟,别忘了我是宗夫人,一个女流之辈,如是我个人能救我儿子,你随便开出条件吧。”

欧阳嵩怔了一怔,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夫人倒是推得干净,但不知哪一位是新掌门人?”

董川缓缓向前行了一步,道:“我!在下董川。”

欧阳嵩道:“好!你能够代表无极门说话吗?”

董川道:“区区是一派门户掌门,自然能代表无极门说话了。”

满口飞花乔飞娘格格一笑,道:“小兄弟,看你的气势,倒颇有一派掌门人味道,不过,你也该想想看,所谓无极门,还有几个人,白梅不能说,如若再除了宗夫人,你们一大家子,也不过三个人,你这个掌门人,还有两个属下。”

董川肃然说道:“无极门的弟子,只要有一个还好好地活着,这个门户就仍然存在。”

欧阳嵩点点头,道:“好!宗领刚不愧是一代宗师,教出来的弟子,倒是颇有风采。”

董川道:“你想和无极门说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了。”

欧阳嵩道:“老夫想先知道,你想不想救宗一志……”

白凤接道:“我儿子的事,和我说,不要牵上无极门。”

欧阳嵩道:“夫人,如若宗一志,就是宗领刚掌门的儿子,你想,咱们还会留下他的性命吗?早和别人一样,横尸迎月山庄了。”

白凤道:“你这个……”

白梅一伸手,拦住了白凤,说道:“凤儿,这件事,既然交给掌门人,那就由他去谈吧。”

话里留有余地,未说由他作主,生恐董川年轻,被人拿话套住,转不过弯子。

欧阳嵩目光转到了董川的身上,道:“董掌门人,你怎么说?”

董川道:“先师遗孤,无极门中人,个个都有拯救他的决心。”

欧阳嵩道:“这就行了……,”哈哈一笑,接道:“咱们可以谈谈条件了。”

董川道:“阁下尽管提,董某人是否答应,我们自会斟酌的,”

白梅暗暗忖道:楚小枫的机智聪慧,遇事的沉着、冷静,表现了非凡的才志,这董川却深得稳字一诀,看来,无极门大有重振雄风的希望。

欧阳嵩点点头,显然,对这位年轻的掌门人,稳健之风,也大有赞赏之意。回顾了池天化一眼,道:“池少见,告诉他,宗一志现在的处境。——”

这是画龙点睛,一下了托出了池天化的身份,也把一大部分的责任和仇恨,稳嫁在池天化身上。

果然,几道充满着悲仇的眼光,投向池天化。

龙其是成中岳,目光煞气逼人,大有立刻出手之意。

池天化轻轻咳了一声,道:“宗一志,他不但好好的活着,一身武功,也未损失,身体未伤,心智健全。”

白凤道:“我不信。”

池天化道:“你非信不可,谈好了条件,我们也许会完完整整的交给你。”

董川道:“好!你说吧!”

欧阳嵩道:“其实,白梅老兄,已经把大部份内情告诉你们了……”

突然住口不言。

董川道:“为什么不说下去?”

欧阳嵩道:“此时此刻,不太方便。”

董川道:“你要换个地方?”

欧阳嵩道:“那倒不是,我们与无极门谈条件,最好丐帮中人,别参与这件事。”

千里独行陈长青冷笑一声,道:“欧阳嵩,你想把老叫化子撵走?”

欧阳嵩道:“你又不是无极门中人,这件事,你本来也就不应该参与。”

陈长青道:“你说话,也不怕大风问了你的舌头,宗掌门生前和丐帮是什么交情,告诉你,不但丐帮要伸手,排教也不会坐视,那一块无极的门匾牌上,还有少林、武当、东方世家,他们都不会坐视不问,你小子招惹了大麻烦……”

欧阳嵩接道:“老叫化子,别拿这个吓我,我们如是怕麻烦,就不敢找你们来此见面,既然敢要你们来,在下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陈长青道:“好!你和董掌门人谈完了,咱们再说,你那七招搜魂手法,如是摆不平老叫化子,你就别想生离襄阳。”

欧阳嵩道:“等一会,有必要咱们可以试试。”

目光转到董川的身上,接道:“你怎么说?”

董川道:“陈、海,两位长老,都是先师故交,他们参与此事,理所当然。”

欧阳嵩怔了一怔,道:“你这小子,不管宗一志的死活了。”

董川道:“自然要管”。

欧阳嵩道:“你要管,那就把这两个老叫化和白梅给我撵出去,只余下你们无极门中人。”

董川道:“办不到。”

欧阳嵩接道:“那我先杀了宗一志。”

董川呆了一呆,道:“你敢?”

欧阳嵩道:“为什么不敢。”

董川长长吁一口气,推开了心灵上的负重,冷冷说道:“你大约还有这份权力。”

楚小枫心中十分焦急,正想暗施传音之术,告诉他应付之法,幸好董川已推开了心上的负重。

欧阳嵩脸色一变,道:“听着,一个人只能死一次,老夫杀了宗一志,宗领刚就算绝了后。”

陈长青冷笑一声,道:“除非宗一志就在此地,你要先想想如何离开此地,去禀报这句话。”

老江湖,经历万千,究竟不同,一句话,就点穿了欧阳嵩的虚声恫吓。

欧阳嵩道:“老叫化子,你说什么?”

陈长青冷冷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奋战挫强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秋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