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1回 船头激战

作者:卧龙生

韩怕虎汗透重衣,谭三站也是鬓角间冒着热气,显然,两人追了不少的路,赶得很累。

王守义亲自倒了两杯茶,道:

“两位,喝杯茶,歇一会。”

谭三姑道:

“肖公子呢?”

常九道:

“回房休息去了。”

谭三姑道:

“那还好。”

坐下喝完一杯茶,接道:

“我要和肖公子好好的谈谈。”

常九道:

“好!我去叫他。”

“不敢有劳常兄,谭前辈辛苦了!”

肖寒月缓步行入花厅。原来,他回到卧室,只是沐浴更衣。

谭三始接道:

“我追上了赵姑娘……”

肖寒月接道:

“在哪里?”

谭三姑道:

“她坐了一辆马车,出城直奔钟山而去。”

张岚道:

“谭前辈见到她了?”

谭三姑道:

“见到了,她停下车来和老身谈了几句话要我们别再管这件事,她自己会处理得更好。”

肖寒月道:

“赵姑娘有没有受到威胁?”

“绝对没有,她说,一平之后,她会再回到赵府中来和咱们见面。”

张岚道。

“这是什么意思,咱们还要等她一年不成?”

谭三姑道:

“唉!老身也是这么问她……”

张岚道:

“她怎么说?”

谭三姑道:

“她说,她希望我们都能到,要我别再追下去了。”

张岚摇摇头,道:

“胡闹,胡闹,这算什么约定?”

谭三姑目光转到肖寒月的脸上,道:

“赵姑娘说,希望你在赵府中住下来,但她知道这不太可能,只求你一年后的今天,无论如何要来这里聚一次。”

肖寒月道:

“我一定来。”

谭三姑道:

“赵姑娘还告诉我,她有一幅画送给你,要你仔细看看。”

肖寒月点头道:

“我知道,还有什么交代?”

谭三姑道:

“她要你好好地照顾郡主,而且特别请求我和张岚,要从中成全,如果不听她劝告,会造成情天留恨,我和张岚,都没有脸再见王爷。”

张岚道:

“这个——真会有这等严重吗?”

谭三站道:

“赵姑娘说的不错,我和郡主相处九年,我知道她的性格,本来,我还准备强迫她回王府去,现在想来,这真是一大蠢事,幸好,赵姑娘一语提醒,未铸成大错,现在,老身倒要求你肖公子答应这件事了。”

肖寒月道:

“答应什么?”

谭三姑道:

“让她跟着你走吧!你们游荡江湖也好,找一个地方研究武功也好,郡主读书甚多,满腹文才,陪你聊聊天,足可胜任,老身不要你有任何承诺,一切顺其自然,知女莫若父,七王爷肯放她出来!追回所有的封赐,就是还她自由,肖公子应该明白了。”

肖寒月道:

“这个,我……”

“肖公子……”谭三姑无限感慨地说:

“这是老身求你,也是赵姑娘的意思,赵姑娘要我转告你几句话……”

肖寒月接道:

“老前辈还记得么?”

谭三姑道:

“记得,只是不太懂话中含意?”

肖寒月道:

“怎么说的?”

谭三姑道:

“赵姑娘说葯能医病,也能害命,她已非她,这几句话,肖公子是否明白?”

“我明白,赵姑娘还说些什么?”

谭三姑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奇经邪书,易沦魔劫,但她愿舍身以试,看看能不能找出一条正路来,朱姑娘读的是儒家正道,正是红花绿叶,相处一段时日,当可成知已,这句话老身倒是明白,那朱姑娘定是指郡主了。”

肖寒月道:

“多谢前辈。”

显然,他尽知言中之意。

谭三姑微微一笑,道:

“最后几句话是,看似无情却有情,情到深处与天同,朱姑娘外刚内柔,用情纯深,你不要被世俗男子的想法拘住,害人误已。”

肖寒月叹息一声,道:

“赵姑娘果然是超脱的很。”

谭三姑道:

“好了,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也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承诺。”

肖寒月道:

“我带盈盈一起走。”

谭三姑道:

“好!有这句话,老身就放心无牵挂了,我回来之时,看她仍在练习《银月飞霜》,昨天到现在,大概练了十几个时辰了,我传她剑术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看到她如此下功夫的,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我知道,她聪慧绝伦,如果肯下功夫;必能成为一代快女。”

谭三姑回顾了王守义一眼,道:

“销案的事,可有困难?”

王守义道:

“这个不难,就算销不了案,也可以把它压下来,只要无人追究,就算是一桩悬案了,我这就立刻下令,撤去人手。”

谭三姑目光转到张岚的身上,道:

“张兄,作何打算呢?”

张岚道:

“三十年夜郎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江湖龙潜豹隐,真正的高手,未必是有名气的人物,近来眼界大开,连会高人,我想辞去王府的教席,回归故居,闭门潜修……”

“在王府中一样可以潜修。”

张岚道:

“前辈也愿留在王府中吗?”

谭三姑点点头。

这时,朱盈盈满身大汗地跑入花轩,道:

“师父,肖兄,我练成了,你们要不要看看?”

谭三姑笑道:

“请肖公子指点你吧!师父可没有这个能耐。”

朱盈盈一伸手拉着肖寒月道:

“走,你看我练到什么境界了,能否人肖兄法眼?”

肖寒月已有了接受她的准备,让她拉着跑出花轩。

看两人去远,谭三姑才叹口气,道:

“张兄,你不但不能辞去王府教席,而且,还要秘密的罗致一部分高手……”

张岚接道:

“集中在王府中吗?”

谭三姑道:

“隐在暗处,表面上和王府无关,却有王府暗中支持。肖寒月留下的阴阳伞,是一种克敌利器,用它训练出一队年轻高手,组成一支铁伞卫队,由明转暗,这方面,我已有了腹案,以后再仔细商讨,唉!老身有一个奇怪的感觉,那个神秘组织,绝不简单,不能不防备,再说,郡主的事,咱们也不能真的撒手不管,总要暗中照顾。”

张岚、王守义听得连连点头。

常九道:

“别把我也算上,我姓常的可是习惯了浪迹天涯的江湖生活,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会把我憋死。”

谭三姑道:

“本来也没有打算留你下来……”

“好极了,常某人这就告辞。”

谭三姑伸手拦住了常九,笑道:

“肖寒月缺乏江湖阅历,他已经成了江湖名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有你随行照顾,那就万无一失了。”

常九道:

“我也有这个打算,我常某人是真的佩服他肖寒月的本想是暗中随行,希望为他略心尽棉力。”

谭三姑道:

“好!咱们就这么决定了。这些事暂时不要告诉肖寒月和郡主。”

朱盈盈换上一身布衣,脂粉不施,但却掩不住那天生丽质,路上行人,店中食客,只要看到她,都忍不住盯住她,一两个人也还罢了,但满楼食客,大都如此,就有窘态逼人之感了。每当她想发作之时,都被肖寒月示意阻止;还是常九替她找了一张精巧的面具带上,才算解决难题。

常九穿了一件羊皮大袄,一副老管家的样子,肖寒月一身蓝衫,身佩长剑,倒像游学士子,三人走在一处,倒也相称,似是一个老管家,带着一对兄妹投亲、访友一般。

离开了赵府数天,常九原想肖寒月一定会入钟山查询赵幽兰的下落,那知一离赵府,竟然转向京口。

这条路本有车可雇,亦要骑马赶路,但肖寒月却要走路,每天苦赶,吃的是粗茶淡饭,住的是小镇野店,他希望的姑娘受不了这样的折磨,自己回去,却不料朱姑娘的兴致十分高昂,一路行去,欢颜不改,一直到京口,从没说过一个昔字,也没有吵着要骑马坐车,直看得常九,暗暗佩服。

这日,中午时分,肖寒月找一家大饭官,叫了好酒好菜笑道:

“盈盈,这几天苦不苦?”

朱盈盈道:

“我心中快乐,就不觉得苦了。”

很平淡的一句话,但却包含了款款深情,无尽受意。

肖寒月暗暗吁一口气,忖道:这是缘?还是孽?

其实,这几日相处,肖寒月已对这金枝玉叶的姑娘,产生了极深的好感。

有好感,就容易生出怜惜。望着朱姑娘微微一笑,道:

“盈盈,由今天开始,你想做什么,尽管开口,坐车,骑马,行船,随你之意……”

朱盈盈摇摇,接道:

“还是由你作主吧!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不会感到辛苦,不过,我一直很担心一件事……”

肖寒月道:

“担心什么?”

朱盈盈道:

“我一直戴着面具,肖兄会不会看的讨厌?”

肖寒月笑道:

“那怎么会,因为我早已知道了,那面具之后,有一副千娇百媚的美丽容貌。”

朱盈盈吁一口气,道:

“这我就放心了。”

谈话之间,酒菜送上。

常九替两人斟上酒,低声说道:

“公子,现已到了京口,今后行止如何?”

肖寒月道:

“读书万卷,行万里路,才能增长见闻,广开眼界,久闻京口金山寺之名,应该去见识一下。”

到京口来,只为了一看金山寺的风光,常九心中虽然不信,但口中却应道:

“那地方常某去过,吃过酒饭,我就带两位去看看。”

肖寒月道:

“今天不去了,你既然熟悉京口形势,那就找一个好的客栈去,朱姑娘连日奔波,先让她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去不迟。”

常九点点头。

肖寒月四顾了一眼,发觉楼上已上了八成客人,却没有发觉一个可疑的追踪之人,似乎是,突然之间,一切都改变了。

吃过酒饭,常九带两人住进了京口大客栈,肖寒月突然间阔了起来,三个人要了一个幽静的跨院,除了有围墙环绕之外,庭院中满植花木,这座踪院,三合对立,有十二个房间,住一天,要十两银子的费用。

朱盈盈住在紧邻肖寒月的一个房间里,那本是一般从人、护卫住的地方,便于保护主人,但朱盈盈一定要住,常九也没有办法。

事实上,王府中的阁豪华,又岂是一般客栈能比得上的?

肖寒月这几天来,一直留心观察着四周的变化,但一直没有发现到可疑的人物,这就只好向常九请教了。

常九一个人独霸了一排北厢房,这时有两个主房,两个从卫住的邪室,肖寒月行人常九房中时,常九正好独自在口茗。

肖寒月喝了一口茶,低声道;

“常兄,是不是有些奇怪?”

常九道;

“感觉到太平静了?”

“对!好像一切的纷争、恩怨都消失了,咱们一行走了几百里路,竟没有发现一个追踪之人。”

常九微微一笑,道:

“他们不用追踪,只要稍作安排,咱们的行动都会落入人家的眼内。”

肖寒月道:

“原来如此,要引他们现身追踪,要花上一番心思设计一下子。”

常九苦笑一下,道:

“我的肖少爷,你究竟怎么打算?应该告诉我一声。赵姑娘仍在金陵附近,进入了钟山。你却千里迢迢的跑到了京日来……”

肖寒月接道:

“我不愿打扰她,给她一些时间。”

常九呆了一呆,道:

“给她时间,这个我常某人就不懂了,是不是真的准备放手不管赵家的事了?”

肖寒月道:

“常兄,赵姑娘才慧绝世,她会处理得比我们好,如果,咱们匆匆追入钟山,那不是帮她,反而会害了她。”

“公子爷,你没有弄错吧……”常九大不服气地说:

“赵姑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给她时间,让别人把她制服贴,让别人从容布置好陷阱,咱们再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船头激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