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2回 往事如烟

作者:卧龙生

两个操舟的中年和尚,各握一桨,凝神戒备,只待闲云大师令下,立刻行动。

白玉仙叹息一声,道:

“看来,今夜是很难和睦解决了?”

肖寒月未理会白玉仙,却回头望了朱盈盈一眼,只见她胸色一片平静,微笑如花,似是完全没有感觉到危险存在,心中黯然,忖道:今夜我内某死不足惜,只怕连累了这位金枝玉叶的郡主葬身鱼腹了!”

闲云大师仍然坐着未动,但一袭宽大的僧袍,却突然膨胀起来。

墨非子紧锁的眉头,突然一下展开了,他一直在耽心闭云大师,这位空门高僧,一直未沾惹过江湖是非,墨非子和他交往了几十年,还是弄不清楚他武功成就如何?眼下看到他行若无事中,竟然使宽大的僧袍全部隆起,那分明是一种上乘气功,心中忧虑尽消。

闲云大师低喧一声佛号,道:

“白羽令门中的暗器,是天下一绝,诸位之中,如若没有把握闪避的,请躲在老衲身后。”

肖寒月低声道:

“盈盈,白羽令门暗器歹毒,躲在大师身侧。”

朱盈盈略一犹豫,缓步行了过去,金鞘银柄的“银月飞霜”,早已握在手中。

原来,她早明了处境险恶,随时可能和人动手,才这么暗作戒备。

常九心中忖道:可惜把那柄阴阳伞放在客栈中,忘记带来了!

他知道白羽令门暗器的厉害,自知不易让避,缓步行在了闲云大师身侧。

四艘快舟,突然又身前移近了数尺。

墨非子突然横行两步,和肖寒月并肩而立。

幸好肖寒月带了宝剑,手握剑柄,目注白玉仙,高声说道:

“这位白姑娘善用一种目力难以发现的暗器,中人之后,奇寒攻心,片刻之后,就能把人冻僵,诸位多加小心才是。”

闲云大师道:

“诸位施主,一定要拦截贫僧,只好凭仗手段了。”

白玉仙、向中天、闻百奇、古上月,都算得武林中第一流的顶尖高手,目睹闲云大师真气鼓起僧袍,有如一座巨大的石岩一般,矗立在甲上,都知道是一种极为精湛的奇功,但却瞧不出,属于什么武功?

古上月低声道:

“白姑娘,事已至此,一切的言语,似是都无法解说清楚了……”

白玉仙冷笑一声,道:

“闲云大师,福祸无门,唯人自找,金山寺的众多僧侣,都可能被你今宵之错,招来杀身之祸!

闲云大师只冷冷地看了白玉仙一眼,未再回答。

此时此刻,已到了多言无益之境。

白玉仙右手突然一挥,道先发难,月光下,一点晶芒,直射肖寒月。

对闲云大师的佛门奇功,白玉仙似是并未放在心上,她心中最大的敌人,还是肖寒月。

肖寒月也施展出了快剑,拔剑挥出。

便闻当的一声,似是有物被击落。

那只是一粒细如小沙之物,几乎是肉眼难见,但肖寒月,却能准确的把它击落。

墨非子脸上突然泛起一抹喜色,道:

“好剑法……”

但闻尖啸破空,寒星飞掣,五支白羽箭,射向画舫。

闲云大师道:

“不可对挡。”右手挥出,一条黄色的长虹,直卷过去。

五支蛇头白羽箭,竟然有三支被那长虹卷住,抛落江心。

敢情,那黄色长虹,只是一条黄色布巾,被闲云大师以深厚的内力凝成暗劲,化柔为刚,但刚中有柔,蛇头白羽箭,虽然内藏各种奇毒变化,但碰上了这种布巾,却失去了作用。

另两支白羽箭,分别击向墨非子和肖寒月,被他们一闪避开。

此时,月光如画,视界清明。

古上月道:

“好!再接古某几支蛇头白羽箭。”

左手疾扬,又是两支白羽箭飞了过来。

蛇头白羽箭,暗藏各种毒物,但外形看去,都是一样,使人想不出应付之法。

两支白羽箭;到了画舫上面,前面一支,突然一慢,后面却追了上来,双箭撞在一处。

但闻波然一声轻震,爆洒出一片流董般的绿光。

用云大师急急喝道:

“小心阴磷毒火!”大袖挥动,一股暗劲,反击过去。

墨非子扬手,打出一记劈空掌,爆散的磷火,大都被击飞江中,但有两点,落在甲板,竟然熊熊燃烧起来了。

肖寒月暗暗吃惊道:磷火有如此强烈的燃烧之力,一爆数十点,当真是极难防护的歹毒之物。

江面上一平如镜,肖寒月长剑二度挥出,削起了甲板上燃烧的两片绿火,甩向了古上月。

本只是两点流萤般的磷火,但落地之后的片刻燃烧,已然化成手掌大小的两片火光。

但见两团绿色的火焰,飞向了古上月。

磷火蛇头毒箭,虽是古上月所发出,但他亦不敢沾惹毒火,闪身避开。

两片带着火的木屑落入江面,随波而去。

墨非子低头看去,只见甲板上两片新痕,只是被削去薄薄的一层,这一剑大见功力,不但墨非子心中佩服,就是闲云大师也瞧得暗暗点头。

白玉仙柳眉微蹙,轻轻吁了一口气,道:

“肖寒月,赵姑娘要我传个口信给你……”

肖寒月心中正在盘算,白玉仙、古上月两人的暗器最为歹毒,如若有先把一人杀了,即可减去不少的威胁,但先对那个下手,如何才能一击而中?

闻言不禁一呆,道:

“赵姑娘……”

“对!赵幽兰,她很挂念肖公子,要我传个口讯给你,希望能订一个会面之期。”

白玉仙口中说话,两道目光,却投注在朱盈盈的身上。

她希望看到朱盈盈的反应,也希望搅乱了肖寒月的心情。

朱盈盈果然有了反应,微微一笑,道:

“寒月,赵姑娘传口讯来,你一定要见她,咱们都很想念她,她也一定很想念我们。”

这反应、口气,完全也白玉仙的意料,不禁心头恼她,暗暗骂道:

“金技玉叶的姑娘,连吃醋都不懂得,真是个愚蠢的丫头!”

肖寒月微微一笑,点头说道:

“对!咱们应该看看她。”

个郎同意了自己的看法,朱盈盈大感高兴,抬头看看白玉仙道:

“白姑娘,你说,幽兰姑娘要见我们,她在什么地方?”

白玉仙冷冷说道:

“她只要与肖公子见面,不要见你!”

朱盈盈呆了一呆,叹息一声,道:

“其实,我也很想念她,但她不愿见我,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肖寒月冷笑一声,道:

“白玉仙,你还有多少颗冰魄寒珠,请施展出来吧!我肖寒月不太喜欢杀人,但今夜要开杀戒了,白姑娘就是我第一个要杀的人。”

他避开了赵幽兰的事,却表露出了浓重的杀机。

本来就是敌对相处,兵刃相见的事,但白玉仙却无端由心底泛起了一股寒意,看了看肖寒月一眼。

肖寒月长剑突然摆出了一个怪异的剑式,剑尖斜斜指向了白玉仙,身子微微前倾,人似要直飞而起。

墨非子惊喜的叫道:

“大罗飞,七煞剑招。”

闲云大师沉声道:

“稳住画肪,陈施主准备接应。”

陈抱山应了一声,双手探入怀中,抓出了一把铁莲子。

他外号流星赶月,这铁莲子,是他武功中的一绝。

朱盈盈行近常九,低声道:

“常前辈,我可不可以出手,帮帮寒月的忙?”

常九心中忖道“不知你“银月飞霜”练到了几成火候,江面之上,遥相搏击,那“银月飞霜”的威力,正是可以发挥的时机了。

心中念转,口中亦低声说道:

“当然可以出手,不过,不可太急,选择适当的时机,要能一击伤敌。”朱盈盈微笑点头。

白玉他忽然感觉到,一股追魂取命的杀机,由肖寒月斜指的长剑上,涌了出来,不自觉地扭动着腰肢,希望能摆脱去正面受到的威胁。

两个摇船控舟的大汉,也受到那股浓烈杀气的侵犯,随着白玉仙扭动的柳腰,不自觉地把快舟也移动起来。

闲云大师目光一掠墨非子,道:

“道兄,注意向中天、闻百奇两个老儿,多年好友,竟然会反目成仇,老衲虽然遁身空门,亦不觉有着人情冷暖之感!”

墨非子低声道:

“如果他真的出手攻来呢?”

闲云大师道:

“那就全力反击。”

墨非子点点头,道:

“大师的意思格杀勿论了。”

闲云大师点点头,缓缓站起身子,身上的僧袍,仍然膨胀、鼓起,显示他精深的内功,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白羽令门的暗器,威震天下,闲云大师要全力对付古上月。

原本平静的江面上,立刻充满紧张,白玉仙的上艘快舟,来势汹汹包围画舫,看上去占尽优势,但肖寒月等分配妥对敌阵势之后,局面忽然一变,肖寒月、闲云大师等,反而转劣为优。

这倒是大出的白玉仙意料之外。四路人马都被画舫上的强敌引住,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闲云大师对上了白羽令门的古上月,墨非子对上了向中天,常九、陈抱山自动调整,对上了闻百奇,肖寒月盯上了白玉仙,朱盈盈手执“银月飞霜”居中接应。

白玉仙等一行人,都是高手,但他们忘了要对付的人,也是绝世高手,最大的一个错误是,他们低估的闲云大师。

当然,闲云大师数十年来从未过问江湖是非,江湖中人,对他完全陌生,连和他相交数十年的向中天、闻百奇,竟也不知道老和尚乃是空门中绝世高人!

肖寒月力聚剑身,已到了弓拉满月的境界,随时都可以跃起飞击,白玉仙也全力戒备,准备迎接一击。

但肖寒月却凝劲不变,使僵持的局面,一直保持着生死一发的紧张。

其实,肖寒月内心亦在千四百转,是不是应该飞身一击,但如一击不中,后果可危,人在江中是肖寒月最大的顾虑。

事实上,大罗飞剑势式的威力,笼罩了白玉仙全身要害,这就逼迫得白玉仙全力压缩自己,把功力集于一点,好在肖寒月发难一击时,得以全力抗拒。

七然剑招的凌厉、玄妙,使得白玉仙那样的高手,也不得不弃攻为守。

古上月双手各握着两支蛇头白羽箭,却犹豫不敢发出。

原来,闲云大师已集中全力对付他一个,左掌立胸,右手激扬,似是随时可以攻出,而且那膨胀的僧袍,愈来愈见鼓起,直似要腾空飞去。

老和尚精深的内功表现,使得古上月心中有很多的顾忌,如是一击不中,用云大师的反击之力,必将是排山倒海,一时难决是否应该打出暗器。

墨非子已是长剑出鞘,对着向中天,剑尖前指,逼得向中天不得不全神戒备。

天台散人墨非子,一代剑术宗师,自非常人能及。

闻百奇虽然面对着陈抱山和常九两个敌人,但感受上却最为轻松,陈抱山的铁莲子,常九的凝神相对,对他似乎是构不成任何威胁,感觉中行有余力,随时可以出手攻敌。

但多年的江湖阅历,使他不敢燥近,希望能和白玉仙等一齐发出,四面合围,雷霆一击,何况此行,是由白玉仙负责号令,既不闻白玉仙传令出手,也只暂时忍耐。

双方形成的对峙局面,就这样暂时维持下去。

肖寒月心中一动,低声说道:

“盈盈……”

朱盈盈缓步行近,道:

“我在这里!”

肖寒月使出传音之术,道:

“想办法,让画舫靠岸,不能露出痕迹。”

朱盈盈应了一声,缓步向舱中退去。

这时,双方都在全力戒备,面对强敌,朱盈盈没有对手,是唯一可以自由行动的人。

她悄然移动,行入舱中,只见两个小沙弥各执一柄戒刀,隐在舱门之后。

朱盈盈看了两小沙弥一眼,低声道:

“哎!你们有没有办法,把画舫靠上江岸?”

两个小沙弥对望了一眼,道:

“这要问问两闲云大师位撑船的师兄了!”

朱盈盈道:

“行动要隐密,不能让敌人发觉。”

一个小沙弥沉吟了一阵,道:

“我试试看吧,看能不能把消息传给两位撑船的师兄。”

朱盈盈笑一笑,道:

“只要你把消息传给两位师兄,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往事如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