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3回 万毒堂

作者:卧龙生

踏上金陵地面,肖月寒立刻寒起了一张脸,一股冷酷的威严,使过路行人,都不敢多看他一眼。

行近金陵城门口处,正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时刻。

突见一个蓝衫文士,缓步行了出来,刚好拦住了准备进城的陈抱山,低声道:

“万兄,不用进城了。”

陈抱山微微一怔,忖道:

“糟了,这人一开口叫我万兄,也许是个熟人,我却认不出来,岂不是要立刻拆穿内情?”但闻肖月寒冷冷接道:

“为什么?老夫要到城中雨花楼喝一杯……”

蓝衫文士低声笑道:

“郭兄,二爷赐宴,佳肴美酒,尤胜雨花楼十倍。”

肖月寒心中一跳,忖道:二爷!难道今天晚上,就要见到了领导这个组织的真正首脑了。

见到了,可以放手一搏,这是肖月寒心中早有的打算,但真的就要见到了,却突然产生出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情绪。

蓝衫文士笑一笑,道:

“几位请跟我来吧!”

肖月寒咬咬牙,压制下激动的心情,冷冷说道:

“我们一路行来,早该食用酒饭了,希望不要太远。”

蓝衫文士道:

“不会太远,郭兄,在下带路了。”

转身向外行去,陈抱山、肖月寒等鱼贯随行身后,朱盈盈紧行一步,追在肖月寒的身侧,望着肖月寒。

肖月寒没有理她,只冷冷地望了她一眼。

朱盈盈笑一笑,领悟了肖月寒示意。

蓝衫文士直行停在巷口中的一辆马车前面,笑道:

“三位请上车吧!”

假扮万长青的陈抱山心中一动,低声道:

“怎么,我也要上车吗?”

“是……”蓝衫文士常九缓缓说道:

“三位一路行来十分辛苦,二爷特别吩咐,要派车来接诸位。”

肖月寒冷哼一声,登上篷车,朱盈盈、陈抱山也跟着上车。

篷车立刻身前行去。

车帘低垂,看不到车外的景物,但篷车奔驰如飞,速度相当的快。

陈抱山道:

“郭兄,咱们没有找到肖月寒,见了二爷,真不知要如何回话?”

肖月寒声音冷漠,微带怒意地说道:

“找到肖月寒老夫可以立刻取他性命,但找不到肖月寒如何能怪老夫?”

陈抱山道:

“郭兄,小弟怎敢怪你,但奇怪的是,肖月寒离开京口,明明是向金陵来了,怎么会一下子消失了,我就不信他会七十二变,化阵清风消失?”

肖月寒道:

“这和老夫无关,我只管杀人,不管找人。”

“是……是……”陈抱山说:

“我只是觉得这一趟出来的十分窝囊,那么大的几个人,竟然找不到,对二实在不好回话。”

肖月寒冷哼一声,未再回答。

突然间,一只滑溜的小手,伸了过来,握住肖月寒的手腕,耳际间响起了朱盈盈的声音,道:

“说是我的门下。”

朱盈盈笑一笑,缓缓把身躯偎入肖月寒的怀中。

想不到她金枝玉叶的身份,受到如此虐待,油生爱怜,不自觉的抱紧了朱盈盈的娇躯。

左奔驰的篷车,突然停了下来,朱盈盈也警觉地坐正了身子。

车帘启动,那蓝衫文士早已站在车前,笑道:

“郭兄、万兄,请下车吧!”

肖月寒步下篷车,发觉地方很熟,原来,停身处,正在玄武湖边。

夜幕低垂,天已到掌灯时分,四面凄清,一艘小巧的画舫,靠在湖边,灯光隐隐,由舱中透了出来。

蓝衫文士笑道:

“诸位,请上画舫。”

肖月寒心中忖道:这玄武湖水势不大,就算登上画舫,也不用怕他们了?略一打量,举步登上画舫。

万长青紧随而上,朱盈盈正待举步,却被那蓝衫文士伸手拦住,道:

“小兄弟,你在这里等一等吧!”

“我……”朱盈盈楞了一下,说:

“为什么?”

蓝衫文士笑道:

“二爷没召见你!”

肖月寒回头望了那蓝衫人一眼,冷冷道:

“放他上来。”

蓝衫人一呆,道:

“郭兄,二爷只召见你和万兄。”

肖月寒道:

“我知道,二爷责问,由我承担,放他上来。”

蓝衫人道:

“这个……”

肖月寒右手一抬,道:

“要不要试试我无形之毒……”

蓝衫人疾快地向后退了一步,道:

“郭兄,使不得……”

朱盈盈举步一跨,人已登上画舫。

肖月寒道;

“守在舱外。”

朱盈盈点点头,道:

“是!”

假扮郭天威的肖月寒气势万千,相形之下,陈抱山就有些难与比拟了。

举步行入舱中,肖月寒流目四顾,眼光及处,不禁一呆。

只见船舱一角,坐着一个白衣丽人,柳眉凤目,神情庄严,正是白玉仙。

此时此地相遇,完全出了肖月寒意料之外,心中忖道:看样子,这丫头,也是被二爷召见了。

心中念转,人却大步行到一张锦墩前坐了下来。

大约白玉仙也不太喜欢寸草不留郭天威这个人,只看了一眼,竟未出言招呼。

陈抱山随后入舱目光一掠白玉仙,立刻抱拳,道:

“白玉姑娘……”

白玉仙微微颔首,道:

“万兄。”

陈抱山接道:

“肖月寒行踪飘忽,我和郭兄一路寻去,竟然未见他之面。”

白玉仙目光一惊郭天威道:

“肖月寒随行之中,有一个地鼠门中的高手,精于易容潜踪之术……”

“这就难怪了,郭兄对此事十分不满,兄弟无能,真不知如何身二爷交代?”

陈抱山看着白玉仙,察看她的反应。

那知白玉仙只是淡淡一笑,未再回答。

画舫开动,驰向湖心。

肖月寒心中暗道:这玄武湖面积不大,水亦不深,周围的房舍不多,有什么花样好耍呢?”

但见白玉仙平静的神情中,透出一股忧苦之色,不禁心中一动,忖道:难道此行还有什么危险不成?怎生和她攀谈一下,探出一些内情,一旦闹翻时,最好能突然出手,制住这个丫头,也少去一个劲敌。

对白玉仙的武功,肖月寒早已心中敬服,视作劲敌。

但见白玉仙神情冷峻,大有不屑与言的严肃,必须得想个子,一言中的,引起她的关心、兴趣才成。

论江湖经验,肖月寒固不如人,但智略才慧,却是人所难及,略一沉吟,心中已有计策,冷冷说道:

“万兄,你把解毒葯物,交给了那个缺了一条腿的书生没有?”

陈抱山略一沉吟,道:

“交给他了,不过……”

肖月寒接道:

“不要担心,那解葯最多只能保他三七二十一天不死。”

陈抱山道:

“郭兄用毒之能,天下第—……”

果然,白玉仙忍不住了,急急接道:

“万兄,那缺腿书生姓什么?”

陈抱山故意沉吟了一阵,道:

“好像是姓黄吧……”

“他……他在什么地方冒犯了你们?”情急之状,溢于言表,显然,白玉仙对昔日情侣,仍然有着很深的感情。

“百家集……”肖月寒冷冷地接道:

“他还能活多久……”

肖月寒想了一下,道:

“今天不算,还有廿个昼夜好活。”

白玉仙道:

“如果小妹想向郭兄讨取一些解葯,郭兄肯给小妹这个面子?”

肖月寒冷冷一笑,道:

“王仙姑娘的面子,郭某怎敢不给,只是……”

“我知道,寸草不留一向不肯吃亏,小妹会有一报。”

肖月寒突然侧耳倾听。

白玉仙道:

“二爷的画舫快到了。”

肖月寒的心中一动,道:

“就在这小不画舫之上会面……”

白玉仙神色间闪掠过一抹讶异,道:

“二爷的画舫,难道你没有去过?”

“哦!又是那艘画舫……”

其实,他根本没有见过,形势所逼,只好随口乱说了。

只听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

“白玉仙,郭天威,万长青,请登舟净手。”

“净手。”肖月寒心中暗道:

“见二爷,还要净手,是什么意思?”

郭天威,万长青都未提到这些,心中大感不解。

白玉仙突然站起身子,扬手熄去烛火,行近肖月寒,低声说道:

“你不是郭天威,说,你是什么人?”

肖月寒心知破绽已现,无法隐瞒,也以极低的声音,道:

“肖寒月……”

白玉仙急道:

“你来送死么?”

“倒也未必,放手一战,还不知鹿死谁手?”

白玉仙道:

“跟我身后,看我举动,碰碰你的运气,能不能避过今夜。”

举步身前行去。

肖寒月告诉了陈抱山、朱盈盈,三个人紧随在白玉仙的身后。

只见一艘平底大船,早已泊在小巧画舫旁边。

白玉仙举步跨上大船,肖寒月紧跟身后。

大船头上放着一个银盆,盆内有水,白玉仙在盆内洗过双手,推开舱门,行入舱中。

肖寒月等依样施为,也推门入舱中。

舱中一片黑暗,不见灯火。

肖寒月暗中提气戒备,而且示意陈抱山、朱盈盈戒备应变。

玄武湖的水不深,但因这艘大船是平底,就像在湖面上盖座房子一般,舱室很大,一股浓重的酒菜香气,扑入鼻中。

白玉仙缓步行到一张圆桌前面坐下,肖月寒、陈抱山也跟了过去。

舱室中虽未燃灯火,但四周的垂帘已然卷起,星光隐隐,景物可见,圆桌已摆了酒菜,肖寒月等紧傍白玉仙坐下。

那清冷的声音由一角传来,道:

“多了一个什么人?”

肖寒月道:

“天威门人小珠儿。”

那人冷哼一声,未再多说。

肖寒月存心一战,已不怕再露破绽,冷冷说道:

“二先生怎不现身,郭某人尚是贵宾,似这等待客之道,郭某就要告辞了。”

初生之犊不畏虎,只有肖月寒处在这种神秘莫测之境中,仍然有此等胆识,白玉仙突然对肖寒月生出了一种敬佩之感。

只听一阵低沉的笑声,传入耳际,道:

“郭兄,我就在你对面不远处坐着,阁下有什么话,只管请说。”

肖寒月凝聚日力望去,果然发觉对面不远处坐着一个隐隐人影。

他穿着一身黑衣,连面孔也隐藏在一片黑色的布幕之中。

但这些并非是肖寒月感觉奇怪的地方,肖寒月吃惊的是他发觉了,在那人影之前,似还布有一道黑色的幕妙,才使得那人影看起来模糊不清。

两个声音、口气,都有着悬殊的不同,至少,这艘平陈抱山底画舫中,除了那位二先生之外,还有一个随行的从卫。

默算敌情,判测他们的停身之处,准备出手时的攻袭方向。

那低沉的笑声,又响荡耳际,道:

“郭兄毒技精湛,杀人易如反掌,可惜……”

“那不能怪我,你们找不到肖寒月,要我如何下手?”

“嗯……”二先生平淡地说道:

“如若郭兄见到了肖寒月一定能杀了他么?”

肖寒月略一没吟,道;

“我尽力施为……”

二先生接道:

“好!郭兄就当我是肖寒月,施展用毒手法,看看能不能杀得了我?”

完全出人意外的变化,肖寒月、陈抱山,都听呆住了。

白玉仙虽有相助之心,但却有着无法下手之感。

肖寒月略一沉吟道:

“二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二先生冷冷说道:

“你自负用毒之能,天下无双,我要你见识一下,天下之大,尚有不畏奇毒之人!”

肖寒月道:

“如若在无影之毒,伤了二先生,要在下如何交代?”

二先生道:

“郭兄放心,如若你伤得了我,郭兄不但可以平安离开这里,而且,在下还将奉上纹银十万两以壮行色,如是郭兄伤不了我呢?”

肖寒月心中忖道:看来,那郭天威说的倒是实话,他还是客卿身份,未加入这个组合,未露破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万毒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