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4回 白衣杀手

作者:卧龙生

数十丈外,突然出现了一群人影,直对荷花楼行了过来。

敌踪终于出现了,但来势却大出了常九的意料之外。

他们不是飞跃而至,亦不是隐隐藏藏的合围而来,竟然是分成三行,步履从容地直行了过来。

人影渐近,已可约略看出,三行人马,每行十二人,共三十六个人,都穿着色的黑衣劲装,身佩长刀。

肖寒月道:

“风字组的杀手……”

常九道:

“三十六人,隐含有天星之数,大概又是组合击的刀阵,咱们借重石屋拒敌,不要被他们困入刀阵之中。”

肖寒月道:

“白姑娘去了太半炷香的工夫了……”

话未话完,白玉仙已疾如流矢般飞了驰而来,身后一老者和中年灰衣人紧追而至。

常九吁一口气,低声道:

“白姑娘果然有些手段,处此情况之下,仍然能请到两个舍命相随的帮手。”

白玉仙行近石屋,两个人竟也紧追而至,

肖寒月抬头看去,只见那老者白衣飘胸,竟是出现京口江面的向中天,另一人看去三十四五,浓眉大眼,身上佩着一长一短两把刀。

白玉仙看看已到十丈左右的黑衣人,低声道:

“这位老人家向中天,是闲云大师旧友,诸位已在京日见过了……”

向中天道:

“惭愧、惭愧,老配年近七十,仍难看破生死之关,适才玉仙姑娘一番规劝,大义凛然,老朽顿有所悟,总算及时回头,未造成太大的遗憾。”

肖寒月一躬身,道:

“老前辈悬崖勒马,及时大悟,实非有大智慧者很难办到,肖寒月佩服很……”

白玉仙接道:

“能渡过今日之劫,再作详谈……”目光一掠浓眉中年,道:“这位唐大侠……”

灰衣人接道:

“在下唐明……”

“神刀唐明,寒月久仰了。”

常九接道:

“我是常九,唐大侠怎会如此?”

原来,常九还未恢复本来面目。

唐明叹息一声,道:

“一言难尽,白玉仙姑娘说的不错,渡过这次劫难之后,咱们再作详谈,现在,先研究对敌之策。”

白玉仙看看已到了五丈左右的黑衣人,微笑说道:

“风字组的杀手,他们有一种天罡刀阵,很难对付,咱们不能大意陷入阵中……”

唐明接道:

“厉害得很,在下就是被他们的天罡刀阵困住,才被押来此地,投入了这个组织之中……”

肖寒月接道:

“这么说,唐兄是深诸破阵之法了。”

唐明摇摇头,道:

“破阵谈何容易,在下迄未想出良法,不地,不让他们困入阵中,这刀阵之威,就无从发挥了。”

白玉仙道:

“如若借重这座石屋抗拒刀阵,不知效果如何?”

唐明道:

“应该有很大的效用,这些黑衣刀客,陈抱山除了刀阵变化之外,每个人的刀法,都有相当的造诣,应府之时,也要小心。”

这时,三十六个黑衣人,已在荷花楼前一片空阔的草地上,一字排开,一个身佩红色腰带的黑衣人突然向前行了两步,道:

“白姑娘……”

白玉仙冷冷接道:

“你是风字组的杀手领队?”

黑衣人点点头,道:

“在下奉了令谕,请自姑娘到飞龙院中一行……”

“飞龙院……”白玉仙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宇,不禁一呆,道:

“飞龙院是什么地方?”

黑衣人摇摇头,道:

“飞龙院就是飞龙院,白姑娘如是不肯,在下奉到令谕是强迫你去,如敢拒挡,格杀勿论。”

白玉仙吁一口气,笑道:

“就凭你和这三十几个人同伴吗?”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

“白姑娘对我们了解的太少了。”

肖寒月道:

“风字组我见过的杀手,老实说,算不上什么高明的刀手。”

黑衣人怒道:

“你出来,试试我们的天罡刀阵。”

肖寒月举步向前行去,却被白玉仙一伸手,拦住了去路,道:

“肖公子,大局为重,不可意气用事。”

淡淡一笑,肖公子停下了脚步,他自信天罡刀阵,未必真的能因得住他,准备先破去天罡刀阵,以寒敌胆,但白玉仙既已出手拦阻,只好停下。

那腰系红带的黑衣人哈哈一笑,道:

“你们不敢过来是吧?咱们就杀过去了。”霍然拔出长刀一挥,三十六个黑衣人,同时向前行了过来。

他们并非一拥而上,而是缓缓向前逼进,移动之间,很自然的散布成一种包抄的队形。

这是一批训练有素的杀手,攻守有方,并非是乌合之众。

白玉仙右手挥动,示意中向天、唐明退入荷花楼内,一面举步行了近了肖寒月,低声说道:“肖兄,对付二先生和神力铁甲武士,都要靠肖兄之力,所以,肖兄要多多保重。”

肖寒月心头一凛,忖道:原来,他们对我的寄望,如此之深,看来我得好的振作起来才行,个人的生死事小,影响了大局,那才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

付思之间,黑衣刀手已然逼近了荷花楼。

白玉仙早已设计好了应敌之策,一拉肖寒月当门而立,向中天、唐明站在白玉仙的左侧,肖寒月、常九站在右侧。

朱盈盈隐身在大厅之内,监视着四面窗口。

黑衣刀手逼近了荷花楼。

白玉仙右手一拉肖寒月,两个人突然退入了厅门之内。

突然闪起了一道寒光,神刀唐明身佩的长刀,已闪电击出。

两把长刀破空而至,封住了唐明的长刀。

向中天身子一个疾转,疾快地劈出了两掌。

掌风凌厉,呼啸生风。

两个逼近的黑衣人,被那股强烈的掌力,逼得向后退出了三尺。

常九吁一口气,退回荷花楼内。

这时,四个黑衣人攻向唐明,四把长刀映日生辉。

唐明哈哈一笑,刀势运转如飞,独斗四人。

向中天一直未亮兵刃,只凭一双肉掌,劈出强烈的掌风,已把逼近的黑衣人,挡在了五尺外,无法近身。

黑及刀手,人数虽多,但唐明和向在天,一直是背依荷花楼,两边是青石墙壁,除了正面可攻之外,无法由两翼侧攻,前后夹击。

唐明和向中天,只要注意正面敌人的攻势即可。

正面攻势,最多八人,唐明、向中天各对付四个人的攻势,自然是应付自如。

看看厅门外纵横的刀光,肖寒月发觉了不少的破绽,心中大感奇怪,忖道:为什么他们不对此刀,只要刀势够快,立可毙敌刀下。

奇怪的是唐明就不能及时刺出那一刀。

等到唐明发觉攻出一刀时,对方已及时而退,肖寒月只有暗暗摇头,连叫可惜。

白玉仙看得十分奇怪,低声道:

“肖兄,你怎么了,可惜什么?”

肖寒月道:

“我在想,这些人,也都是血肉之躯,幼小长大,难道他真的就不怕死吗?”

白玉仙点点头,道:

“这件事,我也觉得奇怪,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方法,训练出这些杀手,个个都悍不畏死。”

“是不是借重葯物……”

“不像……”白玉仙道:

“凡是受葯控制的人,一个个会变得神志不清,举止也有些僵呆,但他们没有这些缺点。”

肖寒月叹息一声,道:

“如若要大开杀戒,这些人死的是不是十分可惜……”

“不可惜……”白玉仙说:

“他们两手血腥,不知道已经伤害了多少人命,他们被人用一种冷酷的训练方法,抹去了人性,已经成了一个道道地地的冷血杀手。”

肖寒月道:

“既是可杀,那就早些杀了他们!”

白玉仙道:

“谈何容易!他们是第二代的风字组杀手,武功之高,尤胜过第一代,杀他们谈何容易。”

肖寒月道:

“如若白姑娘感觉应该大开杀戒,在下倒是愿意出手试试。”

白玉仙双目盯在肖寒月的脸上,瞧了一阵,道:

“这只是开始,序幕,这一批人手倒下去,或是撤退之后,会有一批更厉害的人手杀上来,如此的绵连不绝,不知到那一刻,他们才会停手,除非咱们有大批的援手赶到,或是他们的伤亡惨重,无力再攻,但后者,不太可能,前者希望亦渺,我准备了很多的吃喝之物,希望我们能够尽量的撑下去,多一刻,是一刻……”

肖寒月笑一笑,接道:

“原来,你是如此的打算。”

白玉仙道:

“肖兄,我说的是实话,并非是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肖寒月道:

“应该不会是那么悲观,我想……”

“肖兄,这不是想的事,他们用车轮战法,我们亦用车轮战法对付,彼此都保存了实力,我想,这就是我们唯一能拖延时间的办法……”白玉仙理一下鬓边的散发,接道:

“肖兄,最好能保持体能于最好状况之下,方能应付未来的大战。”

肖寒月自打通任、督二脉,气起奇轻之后,使体力一直保持极佳的状况,也从未有过疲累的感觉,当下笑一笑,道:

“白姑娘,如若能连毙强敌,能不能使得强敌心寒?”

“当然能了,不过,那要耗费极大的体能,对咱们未必有利

肖寒月接道:

“白姑娘,这话在下可就不太明白了。”

肖寒月道:

“敌势强大,敌人众多,他们伤亡数十人,不会影响大局,咱们只有七个人,伤亡一个就少了一人,对实力也有很大的影响。”

肖寒月道:

“这么吧!我去试试看,如有疲累之感,立刻退回就是,白姑娘先请人去点起屋外的堆物。”

白玉仙接道:

“难道你们真有安排,有救兵赶来?”

肖寒月笑一笑,道:

“不管有没有救兵赶来,至少,点起那堆烟火,会造成疑兵之计……”

白玉仙点点头,道:

“有道理,我去点少。”

常九道:

“不用劳动白姑娘,我去点火,也好留在后门,助陈抱山一臂之力。”

“有劳常兄了……”肖寒月举步向门外行去。

白玉仙订下的策略是尽量保存实力,坐在待援,有没有援兵是一回事,但却给了向中天,唐明一个希望。

所以,向中天和唐明在对敌之时,亦都保存下了相当的实力,两人未出手,只是刀光、掌势,迫得不让黑衣人接近荷花楼。

肖寒月步出门外,加入了战局之后,情势立刻大变,只见肖寒月他剑出如风,只不过片刻工夫,已有六个人伤在他的剑下。

这等剑法、武功,把向中天和唐明都看的呆住了,就连白玉仙也看的讶异不止。

她知道肖寒月的内力深厚,剑术神妙,但却想不到高明到如此境界。

因为肖寒月攻出的剑势,并非是快如流星,急如闪电,而是自自然然的刺出一剑。

但都一剑中敌。

似是,他早已算好了距离,剑势伸出,刚好有人撞了上来,撞中长剑。

肖寒月又连刺五剑,刺了五个黑衣刀手。

这时,连那些悍不畏死的黑衣杀衣,也有些害怕了,呆呆地望着肖寒月,不敢再向前逼进。

那腰系红带的黑衣人,冷冷说道:

“你会妖法?”

“不会,不过,我的剑法变化神奇,有如妖法一般,如果,你们不再见机撤退,再有片刻工夫,阁下和你三十五个属下,只怕要完全躺在这里了。”

“在下不信!”

肖寒月道:

“不信何妨试试……”

“好……”黑衣领队人大喝一声:

“看刀!”

连人带刀化作一阵疾风,挟着这阵疾风扑来。

好凌厉的一刀,身为领队人,造诣果然不同。

肖寒月一剑刺出,正好是那黑衣人刀势已尽,落着衬,待要变招的时候。

那一剑来的正是时候,巧妙无比。

黑衣人封挡、闪避全来不及,一剑正刺在小腹之上,登时血流如注。

这是致命的一剑,那黑衣领队人,虽然凶悍绝伦,但见鲜血涌出,小肠外流,也不禁豪气尽散,长叹一声,倒在地上。

余下的黑衣刀手,失去了领队的指挥,一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白衣杀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