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5回 铁甲武士

作者:卧龙生

她相信闻百奇、向中天如若联手拒敌,足可独当一面阻止敌人攻势,心中暗暗高兴,本是处在九死一生的局面,现在,实力却逐渐增强,看样子,二先生如果不出动铁甲武士,想攻下荷花楼,也不是容易的事了。

只听常九叹息一声,道:

“在下伤势不重,再体息片刻,就可以出手对敌了,只不知陈兄的伤势如何?”

白玉仙道:

“常兄放心,陈兄和唐兄的伤势虽然都很重,但小妹的灵丹神奇,现在,他们都正在复元,调息之中。”

常九睁眼望望陈抱山,见伤处已经包扎,正在盘坐调息,唐明也盘坐厅中一角,朱盈盈手执“银月飞霜”守在唐明的身侧,心中忖道:陈抱山伤势严重,就算白玉仙仙灵丹续命,但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行动,情势上又不能弃他离去,看来,今日局面,只有硬挺下去,结果如何,实难预料,想到烦恼之处,这位深具潜踪逸形之能的高手,索性一闭双目,全力调息起来,准备尽量争取时间,恢复体能,一旦情势恶化,也只有舍命一拼了。

身处危境,情势变化难测,每个人对局势的看法不同,感受也不一样。

但听向中天高声说道:

“咱们就这么决定了,闻兄去说说看……”

闻百奇苦笑一下,道

“老向,别存太大的希望,说服他们的机会不大……”

向中天接道:

“试试看吧!他们如是不肯罢手,只有放手一拼了。”

闻百奇点点头,转身向外行去。

白玉仙目光流转,只见一个全身黑衣,黑巾蒙面的人,出现在楼梯门口,心中一震,这才想到,只顾到防守、后两门,却忽略了楼顶的防守。

这座荷花搂虽有三丈多高,且都是巨石砌而成,但却难不倒江湖高手。

白玉仙临危不乱,低声道:

“向兄注意后门,小妹到楼上看看……”

突然飞身而起,直向楼梯口冲了过去。

一道寒芒,随着她向前飞动的身子,射向那出现在楼梯口处的黑衣人。

黑衣人手臂扬起,长剑飞出,封住了白玉仙的攻势,道:

“贫道墨非子。”

常九突然站起,道:

“道兄,你们终于来了。”

白玉仙吁一口气,道:

“原来,真有援手在后。”心中一宽,飞身跃下楼梯。

墨非子扯去面巾,脱下黑袍,露出一身青色道袍,道:

“贫道和闲云到了不少时候了,迟迟未和诸位相见的原因是,守在楼顶,替诸位抵挡敌人的攻势,总算幸未辱命,逐退了强敌的三波攻势。”

常九道:

“闲云大师现在何处?”

墨非子道:

“仍守在楼顶之上。”

白玉仙道:

“惭愧,惭愧,咱们只顾到了前后,竟然未顾到楼上防守。”

墨非子道:

“很难得了,贫道目睹陈抱山、常九浴血苦战,本想来帮忙,无奈楼顶之上,激战亦烈,待击退强敌时,常九、陈抱山已受伤进入厅中。”

向中天苦笑一下,道:

“道兄,闲云是否知晓,昔年老友已听从劝告,弃暗投明了。”

墨非子道:

“大师已知晓此事,而且告诉贫道。他一直相信你一旦辩明是非,自会作一个抉择。”

放低了声音,接道:

“闻百奇也不会让他失望。”

向中天笑一笑,道:

“好!看来老和尚果然是一位有道高僧,深察入微。”

白玉仙道:

“道长,何不请大师人厅一叙,研商大计……”

墨非子接道:

“敌人并非放弃攻势,楼顶失守,立刻会在厅内引起一场血战,而且,守在楼梯项可以观察到四面八方的变化……”

白玉仙点点头,道:

“肖大侠一柱擎天,力挽狂澜,荷花楼才得无恙,晚进担心的是人手不足分配,本想就教于肖大侠,决定如何突围,只要能走出这一片人烟稀少的山区,就可以暂保平安了……”

墨非子接道:

“白姑娘,就贫道和闲云大师所见,突围而出,恐非易事,方圆四、五里内,都布下了重要的防守……”目光一掠常九、陈抱山和唐明,接道:

“如想带他们同出险地,更是难上加难了……”

白玉仙接道:

“晚辈亦是思虑及此,大感为难……”

这时,重伤坐息的陈抱山突然开口,道:

“诸位,陈某人生死事小,大局为重,不用为在下生死担心……”

墨非子笑一笑,道;

“敌人重重埋伏,闯关岂是易事,别说你们身受重伤了,就是闲云大师和贫道,也没有一定能闯出重围的把握。”

这时,肖寒月也行入了厅中,先对墨非子点头一笑,道:

“多谢道长和大师来援……”

他耳目灵敏,早已听得几人交谈。

墨非子道:

“肖公子威风八面,剑帝绝学果然是非同小可。”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

“过奖了……”目光一掠白玉仙,接道;

“未再看到敌人出现,二先生似已撤走,现在,咱们作何打算?”

白玉仙微微一怔,道:

“奇怪呀!铁甲武士还未出现,二先生怎会突然间放弃攻势?”

肖寒月心中暗道:

那十二个红衣少女布成的剑阵,有如滚轮一般,难道那铁甲武士,比她们还难对付不成?”

他没有询问,只是用目光一掠白玉仙,白玉仙已了然他的心意,微微一笑,道:

“晚进正想和诸位谈谈铁甲武士……”

墨非子步下楼梯,肖寒月已忍不住问道:

“白姑娘三番两次提到铁甲武士,似乎是对它们有很大的畏惧……”

但见人影一闪,闲云大师飘身入厅,接道:

“包围荷花楼的人手,全面撤退了,看样子,他们是要重新部署一番,偷得一时空闲特地下来和诸位一见。”

厅中人齐齐和闲云大师见礼,连受伤仰卧、盘坐调息的常九和陈抱山,也都颔首和眨眼示意。

闲云合掌还礼,缓步行近向中天,微微一笑。

向中天没有解释,也回报一个微笑。

这相视一笑之间,所有误会已完全化解于无形之中。

肖寒月道:

“大师和道长及时来援,使我们的实力和信心俱增。”

闲云道:

“施主的剑招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今日一旦决战,还要仰仗施主。”

肖寒月道:“大师言重了,肖某人拼命保命,自当全力以赴。”

白玉仙道:

“二先生训练多少秘密杀手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最厉害的一批人物,叫做铁甲武士。”

肖寒月道:

“白姑娘再三提出此事,铁甲武士必有可怕之处,如今大家都在此地,希望白姑娘有一番详细的解释。”

白玉仙道:

“就是诸位不问,我也要作番说明……”

似在整理思绪一般的略一沉思,接道:

“江湖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杀手,他们身披重甲、刀、枪不入,个个都力大无穷……”

墨非子道:

“身披重甲用于江湖,倒是从未听过,二先生训练了这么一批人手,必有所本。”

肖寒月接道:

“连环马,铁甲人,应该是战阵上的用兵之法,只是稍加变化,用于江湖高手之身。”

白玉仙道:

“除了那些铁甲人刀、枪不入的铁甲之外,他们还有一点常人不及之处,那就是他们一个个都具有非常的神力,铁甲构造奇异,暗藏了弹簧兵刃,随时可以飞出伤人。”

闲云大师点点头,道:

“女檀越再想想看,他们创出这样的铁甲人,设计出这前所未有的铁甲,恐怕还有更厉害的作用了。”

白玉仙道:

“大师果有非凡的观察力,铁甲人的可怕处,自不止于此。”

墨非子道:

“姑娘请说。”

白玉仙道:

“诸位想想看,铁甲人的厉害,如若再配上白羽令门的毒针和霹雳火弹,那岂不是如虎添翼么?”

这下子肖寒月呆住了,铁甲人配合上白羽令门中霸道的蛇头暗器,当今天下还有什么人敢捋虎须,能于抗拒?

“果然是厉害得很……”闲云大师轻轻吁一口气,说道:

“这个设计人倒真是一位天人,不过,铁甲人总该了也有该缺憾之处吧?”

“有……”白玉仙说:

“他们的缺憾是行动不便,攻坚决战,是其所长。”

肖寒月道:

“姑娘可是希望我们放弃此地,突然离开?”

白玉仙神情肃然地说:

“如若铁甲武士出现了,咱们苦守于此,也只是坐以待毙了。”

闲云大师道:

“女檀越再想想,那些铁甲武士还有什么特异之处?”

白玉仙有些奇怪地望着闲云大师道:

“怎么,难道那么特色还不够可怕吗?”

言下之意,颇有质问用心。

闲云大师微微一笑,道。

“女檀越,贫僧的意思是,对铁甲武士多一分了解,就多了一分对待它的机会。”

白玉仙道:

“请恕晚辈愚昧,大师可否明示详情?”

闲云大师道:

“有其长,必有其短,铁甲人多有一分优点,相对的必有一分短处,所以,老袖认为由其长处估其短处,再找出应对的办法。”

白玉仙道:

“领教了……”

语声一顿,接道:

“听说铁甲人有很多不同的构造、用处,攻坚对敌,各有特色

“就姑娘所知,有什么不同之处?”

问话的是肖寒月,而且,神情亦显得十分紧张。

白玉仙道:

“有一种喷火铁甲人,在和人动手之时,可以喷出毒火,伤人于二十步内。”

肖寒月脸色大变,道:

“这么说来,对付铁甲人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了?”

白玉仙道:

“以肖兄招和深厚的内力,妾身相信你可以对付任何训练有素,武功高强的杀手,但对付铁甲人,只怕不易……”

肖寒月沉吟不语。

听到了能喷出毒火的铁甲人,肖寒月对对付铁甲人的信心,顿然失去,豪气尽消。

闲云大师道:

“这么说来,那些铁甲构造不同,有的可以用弹簧放出暗器,有的可以喷出毒火……”

白玉仙接道:

“正是如此,但由外形上看去,我们无法分辩,他们那些可以放暗器,那些可以放毒火,对付他们自非易事。”

闲云大师道:

“女檀越,这些铁甲人能不能飞越屋脊、沟渠……”

白玉仙道:

“就我所知,他们可以爬高,用什么方法就不知道了。”

闲云大师道:

“女檀越然早知有此铁甲武士,是否已想过要如何对付他们的办法?”

白玉仙道:

“晚辈想过,而且想出的办法还不只一种,只是在此刻此情之下,咱们失去了天时、地利,就想不出什么特别的办法来对付他们了。”

闲云大师沉吟一阵,道:

“除了把他们引入流沙、深沟之内,一时间倒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不过,铁甲人既是刀枪不人,只是削刀如泥的宝肖寒月可以对付,那除了朱姑娘的“银月飞霜”之外,再无宝刃可用了,以重兵器的猛击,也许可以生出相当的效果。”

白玉仙道:“

别无良策,也只好如此了。”

闲云大师道:

“不!他们还有缺点……”

“什么缺点?”

闲云大师道:

“他们身披厚重的铁衣,转动不移灵活,用小幅度的急转身,造成了偷袭机会,然后重击一点。”

白玉仙道:

“大师觉着应击向何处,可以使他们失去攻击的力量?”

“女檀越……”闲云大师微笑说道:

“老衲只能请到,重击铁甲人也许有效,至于是否如此,还难断言。”

肖寒月突然转身,向外行去。

白玉仙望着肖寒月的背影,慾言又止。

肖寒月快去急回,再进入厅中时,抱了一大堆兵刃进来。

有大刀、长枪,厚背刀等较重的兵刃,放于厅中。

闲云大师苦笑一下,道:

“可惜,老衲未带禅杖……”

肖寒月接道:

“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铁甲武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