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6回 中州四奇

作者:卧龙生

她出身帝王之家,人生得娇美,嘴巴又甜,极受皇伯、皇叔的宠爱,出入禁官、宝库,确见过无数的宝藏,这把宝刀的厉害,在她而言,实不算什么贵重之物,但它锋利无匹,在江湖上,却是大为有用之物。

她忽然想到了父亲的慈爱,给了她这把宝刀,一方藩王的才智,果非常人能及。

这时肖寒月、闲云大师都已行入厅中。

肖寒月道:

“白姑娘,二先生下一步会如何对付我们?”

白玉仙道:

“我不知道他会再用什么手段,不过,我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闲云大师低喧一声佛号,道:“咱们正要深入钟山秘谷救人……”

白玉仙接道:“只可惜,咱们受伤的人太多,一时之间,恐怕是很难离得开了。”

肖寒月道:“此地石楼坚固,易守难攻,在下和二先生一决高下,倒不失一处好战场?”

白玉仙道:“肖兄豪气干云,但不知伤势如何?”

肖寒月道:“得姑娘灵葯疗治,在下的伤势已好了大半,才和强敌动手,伤口未裂,足为证明了。”

闲云大师看看手上被勒成一道红痕,道:“贫僧完全没有伤损。”

白玉仙低声道:“唐明、常九、虽伤伤势不轻,一旦拼命时,还可出手,向老前辈如若能服食葯物,休息半日,凭仗深厚功力。当可行动无疑,唯独陈抱山伤势奇重,没有十天半月的养息,很难行动。”

肖寒月道:“如非姑娘身怀灵葯,只怕我等都很难复元的如此之快。”

白玉仙道:“小妹确收了不少保命的丹散,只可惜现在已所余无多,诸位对敌之时,还望多多保重。”

闲云大师道:“但秘谷救人,也不宜拖延下去,晚去一日,就可能多一位武林高手遭殃。”

白玉仙沉吟一阵,道:“只可惜咱们人手单薄,如若是兵分两路,实力分散,只怕很难应付二先生的攻势。”

常九突然开口说道:

“如能通知王总捕头一声,由他率领大队人马到此,即可轻易地救咱们出去了……”

肖寒月接道:“眼下也只有如此了……”

白玉仙接道:“谁去呢?”

“我……”肖寒月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如见得王总捕头,相信他会立刻带人赶来解围。”

朱盈盈道:“那些捕快、官兵,如何和诸位这等高了相比,只怕调他们来,也无大用……”

白玉仙道:“这个妹妹可以放心,天下再厉害的强盗,只要有一步路走,都不会和官兵捕快动手,大概这就是邪不胜正了,只要王总捕头一队兵马赶来,二先生布守的人手,定然会立刻撤退。”

肖寒月道:“在下立刻动身。”

白玉仙道:“如是我的判断不错,我相信二先生已在这周围布下了重重的陷阱,肖兄纵然武功高强,只怕也难越雷池一步。”

肖寒月冷笑一声,道:“在下不愿杀人,但他们如是逼得急了,在下也只好大开杀戒了。”

白玉仙道:“如若那些陷阱,只是派人防守,以肖兄的快剑,我相信你能闯得出去,但如他们另有埋伏,那就很难说了。”

常九接道:“白姑娘说得不错,可借我常九伤势未愈,无法陪你一起去了。”

朱盈盈道:“我陪肖大哥去吧。”

白玉仙道:“江湖上的险诈,妹妹又知道多少,就算有你陪着,只怕也一样会中人暗算。”

朱盈盈沉吟了一阵,道:“白姊姊精明多智,何不陪同肖大哥一行?”

白玉仙道:“我不能去……”

朱盈盈奇道:“为什么?”

白玉仙道:“咱们目下的人手虽然不多,但却当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而且各有所长,坚守于此,联手拖敌,我相信二先生就算尽出精锐,咱们或许可以应付,一旦分开,那就很难说了,突然求救他人,机会不大,就算能够搬得救兵到此,只怕守在此地之人,也只余尸骨了。”

她话中有话,虽然未说的十分明白,但已隐隐点出,肖寒月离此之后,再有铁甲人来攻袭,又有谁能够阻拦得住呢?

闲云大师道:“阿弥陀佛!白施主说的不错,一旦实力分散,只怕很难阻止对方攻势。”

白玉仙道:“大师一语道破,玉仙正是此意,合于一处,咱们或可坚守此地,走了一个肖大侠,对肖寒月和我等都不利。”

闻百奇道:“白姑娘,咱们坚守此地,要守到几时呢?”

白玉仙道:“此地游人不绝,二先生四周设伏,必会传入金陵,应天府和王总捕头,如果不是太笨,应该会派人来此查看。”

肖寒月点点头。

白玉仙道:“就我对二先生的了解,出动了铁甲人仍然未能得逞,必会另想奇谋,忽然间静止不动,很可能就是在引诱我们分散实力,个个击破,时间拖延得愈久,对他愈是不利。”

肖寒月道:“在下甚觉奇怪,在金陵郊外,钟山之麓,有这么一股庞大的江湖势力,官方竟然全不知晓?”

白玉仙道:“如非肖兄在中间作梗,这股江湖势力,一部分潜藏金陵城中,他们如有什么打算,立刻之间可以控制金陵城的抚、府及将军衙门的首脑人物……”

肖寒月接道:“不错,只要他们行动快速,机密一些,金陵城中的各级府衙,虽然尽落入他们手中,但市容不变,只怕老百姓还是被蒙在鼓里。”

朱盈盈道:“王府也会在他们的控制中了。”

白玉仙道:“朱姑娘,不是我小看王府的力量,就凭府中那些侍卫,要想抗拒只怕很难,王爷落在他们手中,自在预料之中,何况,这些人手都隐身在乌衣巷地道之中,一旦发动,王府是首当其冲。”

肖寒月心头一震,道:“这么说来,是在下无意间,搅乱他们的计划了。”

白玉仙道:“不错,如不是肖寒月无意间插手其中,只怕金陵。城早已落入二先生的控制之下了。”

闲云大师道:“这就是了,他们控制了金陵仍然不动声色,再利用王爷的力量,慢慢地把江南兵权,逐步掌握,这是一个大阴谋,不是一般的江湖人物争霸逐鹿。”

肖寒月道:“对!他们要造反……”

朱盈盈道:“这个人会是谁呢?”

肖寒月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此事关系重大,没有十足的证据,实在不能随口胡乱说的。

白玉仙道:“二先生是关键人物,可惜,我不太明了金陵城中形势,否则,他是何身份,应该呼之慾出了。”

肖寒月道:“二先生只是一个代号,但已表明了他不是真正的主脑人物,在他之上,还有一位主裁大局的大先生……”

朱盈盈接道:“大先生是谁?”

肖寒月苦笑一下,摇摇头,道:“不知道,这件大阴谋一直在极端的隐密之下进行。”

素来不喜用心想事的郡主,此刻却突然低头沉思,用心思索起来。

看她脸色凝重,似是也已感觉这件事非同小可了。

白玉仙叹息一声,道:“二先生最大的一着失算,是他们低估了肖寒月。”

闲云大师道:“但愿这件江湖事件江湖了,莫要引起兵连祸结,那就要血流漂杵,尸骨如山,千百万人头落,实非苍生之福了”

肖寒月道:“大师说的是,这场江湖恩怨,咱们尽量把它局限在江湖之中……”

突然住口,凝神倾听,道:“有人来了,不过,人数不多。”

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传入厅中,道:“王仙姑娘,在下奉命而来,希望能和肖大侠、白姑娘作一次深谈,不知自姑娘意下如何?”

白玉仙道:“阁下太客气了,我们被困于此,阁下要来就来,说去就去,玉仙怎敢阻拦?”

肖寒月低声道:“白姑娘,来的是什么来?”

白玉仙道:“二先生手下一位谋士?”

肖寒月道:“姑娘见过?”

白玉仙道:“见过,他胸有诗书,口若悬河,是一位很具说服力的人,当年贱妾就因他一席话,投入了二先生的麾下……”

谈话之间,一个身着蓝衫,chún红齿白的年轻人,已举步行入厅中。

肖寒月的目光,落在那蓝衫人的身上,还未来的及开口,那蓝衫人已抢先说道:“诸位尽管放心,二先生派区区来此,把人手撤出一里之外,在下未离开此地之前,绝不会有人暗施攻击,区区手无寸铁,也不会武功,诸位如想取区区之命,不过举手之劳罢了,由我作为人质,诸位尽可放心了。”

闲云大师道:“咱们自有防范之道,施主不用夸口了。”

蓝衫人淡淡一笑,道:“这位大师可是金山寺住持闲云长老?”

闲云道:“正是老衲,不过,老衲已辞去金山寺的住持之职,二先生如想报复,尽管找老衲就是,金山寺中僧侣,除老衲和有限几人之外,都未习过武功。”

蓝衫人道:“大师言重了,二先生一向敬重佛门中人,怎么会有报复的举动?”

闲云大师道:“但愿二先生心口如—……”

“大师放心,这一点学生可以保证……”蓝衫人语声一顿,接道:“二先生正拟筹建一座佛寺于丛林中,气势雄伟,不让白马寺专美于前,亟需借重大师这等高僧主持……”

用云大师接道:“阿弥陀佛,贫僧何德何能,不敢受命。”

蓝衫人笑一笑道:“这件事以后再谈,也许大师看过蓝图之后,会改变心意……”

目光一掠白玉仙接道:“学生和白姑娘是旧识,容后再叙,不知玉仙姑娘可否替学生引见一下肖寒月肖大侠……”

肖寒月冷然接道:“不用引见,区区在此。”

蓝衫人打量了肖寒月一眼,道:“果然是人中之龙,勿怪二先生对肖兄钦慕得很。”

这个人果然是日惹县河,进门口的几句话,表现出他的谦恭之外,又在言语间,作了相当的许诺。

肖寒月道:“肖寒月一介寒儒,武夫,不敢当二先生的钦慕。”

“文武全才,实是二先生心目中能托以重任的大才子。”

“不敢当,区区和二先生敌对相处,阁下……”

蓝衫人接道:“不打不相识,二先生派区区来此,就是转达他心中几点……”

肖寒月接道:“阁下如是劝我肖某人和二先生联手合作,那就免开尊口了。”

蓝衫人苦笑一下,道:“区区确实来作说客,不过,和一般的说客不同,肖兄可否听过区区几句话之后再作论处?”

肖寒月心中一动,暗道:“这家伙,不知在弄什么玄虚,哼!我肖寒月岂会怕你舌灿莲花不成?

心中念转,冷然一笑,道:“如是阁下不觉徒费口舌,尽管请说。”

蓝衫人笑一笑,道:“二先生手握大权,训练了不少凶厉的杀手,但却不能控制得当,致使他们成了江湖上的祸害……”

这几句话,大出了肖寒月和闲云大师的意外,都不自禁的凝神倾听下去。

蓝衫人道:“如若掌理不善,使这些人流散民间,不知要造成多少的杀劫、遗憾?”

他说的确实字字金玉,动人无比,教人猜不出他葫芦中究竟卖的什么葯?

肖寒月皱皱眉头,道:“阁下久年追随二先生,不知对此事有何高见?”

蓝衫人道:“这正是学生想向肖兄请教的事。”

“向我请教……”肖寒月呆了一呆,道:“这件事完全操纵在二先生的手中,区区有什么良策可行?”

“有!以肖兄的文武兼具,必有高见。”

肖寒月道:“这件事,只怕肖某无法借着代筹?”

蓝衫人道:“如若兄弟有一点浅见,肖兄是否愿意听听?”

肖寒月真的听糊涂了,略一沉吟,道:“愿闻高见。”

蓝衫人道:“取而代之……”

肖寒月怔一怔,道:“什么意思?”

蓝衫人道:“二先生既然不能控制杀手,造福苍生,肖兄取而代之,有何不可。”

肖寒月望望闲云大师,又望望白玉仙,道:“阁下这话;在下就不懂了?”

蓝衫人笑一笑,道:“肖兄,可是觉得我说的不够清楚?”

肖寒月略一沉吟,道:“阁下既是二先生的说客,也必是二先生的心腹,要肖某人取二先生以代之,不知是何用心?”

蓝衫人淡淡一笑,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不过,人之才具不同,犯的过失,也就大小不同了,才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中州四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