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7回 七绝剑阵

作者:卧龙生

沈沧、成英、上官杰、韩成方也都缓步行入了阵中,站了四方主位。

每人都如满弓之箭。

成英冷笑一声,道:“肖寒月,你应该在我们的阵势尚未布成之前离去的,现在,你完全没有机会了。”

肖寒月握紧了手中之剑。

“就算在下战死在此阵式中,诸位只怕也将陪我肖某人于黄泉途上……”

沈呛哼哼冷笑,道:“你是剑帝传人,练过那七煞剑招,可瞧出这是什么剑阵吗?”

肖寒月怔住了,不知如何回答。

他早已暗中打量过了那座剑阵,却是一点也瞧不出那里和七煞剑招有什么连带关系,但是以适才上官杰那等剑法的精奇,可想而知,他们的剑法,和这座剑阵定然非同小可。

“这是七绝剑阵……”沈呛冷肃地说道:“没有生门活路,陷入此阵中的人,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亡。”

朱盈盈怎么办?不能撒手不管。

肖寒月忽然伸出左手,轻轻拍了一下朱盈盈的香肩,笑道:“他们志在杀我,肖大哥如不能带你闯出剑阵,你就说出你的身份,他们不敢杀你的……”

朱盈盈接道:“你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心吗?你如不幸死了,我如何还能活得下去……”

“不!你不能死,你本来就不是江湖中人……”肖寒月急道。“我自从离开家里那一刻起,已经就是江湖中人了,你一定要我活下去,我会活的很痛苦的,肖大哥,你忍心让我过着那生不如死的日子吗?”

痴情又固执的郡主,倒叫人为难了。

肖寒月呆了一呆,道:“听我说……”

“什么也不要说了……”朱盈盈目光中满是坚决神色,道:“我现在很平静,也很快乐……”

多象一个知足、幸福的成熟小女人。

“生共罗帏死同穴,肖兄有此红颜知己,当真是不虚此生,叫兄弟好生羡慕。”

肖寒月循声转头看去,只见杨方鹤青衫飘飘,站立于剑阵之外,不禁一皱眉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兄弟杨方鹤呀?”

肖寒月淡淡一笑,道:“杨见此时此刻,还不肯以真正面目相见吗?”

杨方鹤大笑道:“二先生已身难自主,如若肖兄愿意屈就在二先生之下,第三把交椅的位置,兄弟自当尽力说服大先生。”

肖寒月冷冷说道:“肖某已受骗过一次,纵然杨兄能舌灿莲花,只怕也不会让我再上一次当了。”

肖寒月已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任何事,尤其是眼前这个骗子。

杨方鹤道:“肖兄英肝胆,视死如归,兄弟看得出来的,不过,肖兄,怎不为朱姑娘想想呢?她锦绣年华,情深万斛……”

他居然知道郡主?肖寒月心头一凛,道:“杨兄,你也知她是无辜的,何不放她离去?”

杨方鹤道:“兄弟纵有此意,朱姑娘又怎么会肯甘愿弃肖兄而去……”

朱盈盈悚然一惊,竖耳凝神。

突然瞪大双目,盯注杨方鹤,道:“你!你的声音,我好象听过,你……”

“当然听过,杨某和肖兄交谈数次,姑娘都姑肖兄身侧的……”

哈哈一笑,接道:“杨某很敬重肖兄的为人,如若姑娘愿意离去,兄弟自当成全肖兄的心愿。”

难得杨方鹤如此大方,不予计较。

肖寒月低声道:“盈盈,机会不可失,出阵去吧!”

朱盈盈摇摇头道:“肖大哥,我一直都想听你的话,不想忤道你……”

“好!那就快些出阵去。”

朱盈盈似心意已决。

突然亮出“银月飞霜”,道:“我如真的会拖累你,那就只好先走一步了。”寒芒一闪,刺向咽喉。

可爱、固执的姑娘,居然要以身殉来成全肖寒月,这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肖寒月抢上一步,急急一把抓住来盈盈的手,怎么忍心让朱姑娘伤了。

肖寒月绝对想不到,在王府中长大的娇娇郡主,竟然会有着如此刚烈的性格,采用的手段,又是如此强悍,心中大为震惊,宝刃锋利,肖寒月不敢用手封挡,右手疾快探出,点向了朱盈盈的右腕脉穴。

若非是肖寒月的出手速度,换上了另外任何一个人,都常九无法解去朱盈盈自绝之危。

指去如电,正中了朱盈盈右腕脉穴,但朱姑娘手中的“银月飞霜”,也到咽喉前寸许之处。

冷森的寒芒,侵肌透体。

“盈盈,怎么如此糊涂?”

朱盈盈道:“我不能帮助你,又不能离开你,活着还有什么味道。”

肖寒月握住朱姑娘的右腕,暗中运气推活她被点的穴道,叹口气,道:“盈盈,以后不许再如此了,有事情尽管说出来。”

朱盈盈嫣然一笑,道:“知道了……”

她一下子举刀自绝,忽而又笑颜展现,对围在四周的杀手,似是并未放在心上,情绪的变化,完全受到肖寒月的影响。

朱盈盈能无视这些凶险,但肖寒月却不能,暗暗吁一口气,道:“盈盈,咱们面对的强敌,人数众多,靠我一人之力,只怕很难对付!”

“我能够铸助你吗?”朱姑娘脸上泛起了愁苦的容色。

肖寒月心中明白,今日之战,胜算不大,但血战死亡之前,要尽量使得朱姑娘快乐。

“盈盈,你的‘银月飞霜’配合我的快剑,是咱们今天唯下可以生存的机会。”

朱盈盈敢于自绝,对死亡的威胁,似乎是并不太畏怯,所以,肖寒月对她也不隐瞒目前的处境。

她果然不怕,竟然还笑得出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说道:“那‘银月飞霜’上记述的几招变化,我都练习很熟了,而且,还领悟了不少心得。”

“好……”肖寒月脸上泛起一抹喜色,道:“等一下,你尽量施展……”

“可是我不知道……”朱盈盈皱起了柳眉儿,接道:“如何和你的剑法配合?”

合围的剑手渐渐逼近,已可感受冷厉的杀气逼人。

原来,两人只管交谈,似乎是对身外的危机,全不担心,反使得中州四奇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肖寒月和朱盈盈谈起了拒敌之事,沈光才下令向前围拢。

肖寒月心中忖道:那“银月飞霜”上记载的变化,也不知出于何人之手,是打造之人刻上去的,还是事后由别人再加上去的,不管如何,既然能记载在宝刃之上,想来定是很有妙用的武功,倒不如给他们来个出奇不意,凭仗宝刀削铁如泥的威力,也许能收到一时奇效。

心中暗作决定,才微微一笑,道:“盈盈,不用配合我,由我来配合你……”

朱盈盈接道:“可是我的武功比你差呀!”

肖寒月道:“但你的宝刃厉害,可以切金断玉,挡者被靡。”朱盈盈道:“好啊!我错了你可不能怪我。”

只见她脸上绽放着快你的神情,全然不知身隐危境的压力,当真是少女不识愁滋味,但连生死大事都能抛开,这位娇生惯养的金技玉叶,比起江湖中人,似是还要轻淡生死了。

也许,她真的是不知道怕吧!

肖寒月看得心中既是佩服,又是怜惜。

“不要怕,你尽管施展吧!”

这时,四周的剑手,又逼近了。

双方的距离,已到了一丈左右,正是“银月飞霜”发挥威力的距离。

肖寒月暗中提聚真气,顿然间,衣衫膨起,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关节也微微作响。

朱盈盈听得心中一动,道:“大哥,你怎么了?”

肖寒月道:“靠紧我,咱们联手拒敌。”

护身扩展,把朱盈盈也护在罡气之内。

他这些时日,内功大进,又得赵幽兰暗中给他服用了助长功力的葯物,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修为,究竟到了何等境界。

今天面对生死一战,不自觉,提聚了全身的功力,他所有的潜能,完全发挥了出来。

朱盈盈感觉一股莫不名喻的力量,把她的身体围了起来,紧紧地靠近了肖寒月,心中觉得好玩,笑道:“肖大哥,我感觉了肖寒月奇道:“感觉到什么?”

朱盈盈道:“你身上有一股力量,把我拉到你的身边。”

肖寒月微微一笑,道:“好!咱们生死同命,永不分离。”

朱盈盈道:“那真好,大哥,我好想听这些话,你终于说出来了。”

肖寒月道.“我……”

“不要说……朱盈盈洋溢着娇媚接道:“我会学着烧菜,我会学著作女红,我不要丫头们侍候你,我要亲手替你缝制衣服,照顾你的吃喝。”

肖寒月哑然一笑,道:“大哥很穷,那里雇得起丫头……”

“那最好,只有两个人生活在一起……”

沈呛突然大声喝道:“肖寒月,你看见了吗?”

肖寒月目光转动,只见四十个不同服色的剑手,剑已出鞘,布成了合击的剑阵,冷笑一声,道:“看到了。”

沈呛道:“剑阵已成,再不作个决定,只怕悔之晚矣!”

肖寒月道:“决定什么?”

沈呛道:“弃剑受缚。”

肖寒月冷冷说道:“别作妄想,今日一战,不是你中州中奇授首,就是我肖某人送命……”

成英大声喝道:“你死不足惜,难道不怕连累了这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吗?”

肖寒月还未来得及接口,朱盈盈已抢先说道:“有肖大哥在此,你们如何能杀得了我?”右手一挥,“银月飞霜”疾飞而出。

这些日子中,她勤练此技,大有进境,已到了运作圆熟的境界,兵刃出手,有如轮月旋飞,横扫过去。

“银月飞霜”上有一条细索控制,可近可远,远达丈八之外,短可近身相搏。

七绝剑阵尚发动,但布阵的剑手,剑都已出鞘。

这些剑手,似是都有着相当深厚的功力,长剑出鞘之后,立刻涌出来阵阵杀气。

但他们尚发动,彼此距离仍保持一丈左右。

三尺六寸的长剑,不能攻放自如,但朱姑娘的“银月飞霜”却能。

一片寒芒卷至,首当其冲的是身着白衣的剑手。

两个人双剑齐出,封挡了过去。

只看两人出剑的手法,肖寒月已瞧出了那是第一流的剑手,承袭了上官杰的剑路。

那就是说,这些剑手的剑法,都很像“七煞剑招”。

这也使得肖寒月内心震动不已。

上官杰是肖寒月遇上的一流劲敌,如若这些剑手,都有上官杰的功力、剑法,就算剑帝亲身临敌,只怕也难有胜望。

可大意不得,肖寒月凝神静观,严阵以待。

但闻当当两声,两支封挡着“银月飞霜”的长剑,竟然都被削断。

旋飞的“银月飞霜”力道不减,仍然横扫过去。

七绝剑阵也同时发动。

但见红、黄、蓝、白,四色转动,剑气漫天扑来,果然是奇绝天下的剑阵。

朱姑娘削断两支长剑时,感觉到手腕一震,但手中兵刃的去势,并未减少,朱姑娘暗中又加了几分功力。

但见交织的银光中,又响起了三声脆响,又削断了三支长剑。三剑阻挡,“银月飞霜”的去势已责。

同时,朱姑娘手腕也感觉到一阵麻木。

但闻沈呛高声叫道:“快!抓住绳索。”

成英应声而出,剑交左手,护住身躯,右手疾伸如电,抓住绳索。

但肖寒月也同时飞身而起,一面叫道:“盈盈收回兵刃。”

事实上,用不着肖寒月的呼叫,朱姑娘已全力挫腕,收回“银月飞霜”。

肖寒月飞身一击,带起的强大剑气,有如一股决提洪流,疾涌而去。

这是他全力的一击。

一则是七绝剑阵被削断了五支长剑,攻势变化上受到了很大的阻挡,肖寒月及时的全力攻势,直射而入,再加上成英企图夺取朱姑娘手中那宝刃的索绳,也阻挡了剑阵的变化,这几个因素一凑,本是全无破绽的七绝剑阵,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肖寒月剑风如啸,一蓝一红,两个剑手,断腕溅血,长剑落地,就在成英右手五指抓到索绳的瞬间,肖寒月寒罡涌到。

双方相对飞跃,速度快极,成英功力虽然精纯,也无法及时倒退出去,心中大急之下,身在空中,右脚一勾,竟然挑起了一个蓝衣剑手,挡在身前。

肖寒月剑如流矢,闪动寒芒中,洞穿了蓝衣剑手的前胸、后背。

但成英却借这一挡之势,缓过一口气,倒飞而退,顺势又是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七绝剑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