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8回 秘谷之迷

作者:卧龙生

白玉仙本想赶来助肖寒月一臂之力,但她却为闲云大师的危险处境所吸引。

原来,闲云大师迎向了黑衣刀手,连环击掌,一口气伤了四人。

但却为黑衣刀手完成了包围的形势,四把厚背鬼头刀,对准了闲云大师。

这时,肖寒月又适时发出了警告。

老和尚估算一下处境,很难一下子闪开四把鬼头刀中激射而出的毒水,索性站着不动,暗运真气,一件宽大的僧袍,整个的膨胀起来。

他想以精湛于佛门的无相神功抗拒。

但闲云大师忘记了这些是毒水,不是一般暗器。

老和尚功力精深,无相气功固然可以抗拒暗器的攻袭,但却无法抗拒毒水,这些沾到肌肤就开始溃烂的毒水。

幸好,白玉仙及时赶到,也瞧出了闲云大师的阴恶处境,沉声道:“大师,不能力拒。”

说话声中,挥手打出了手中的冰魄寒珠。

这本是准备解去肖寒月危境的安排,但此刻却用在了闲云大师的身上。

四个刀手应声而倒,但刀中毒水,也同时射出,只是他们已失去了准备,大片毒水,洒射在草地上。

本是一片青绿之草,立刻间变成枯干。

闲云大师呆了一呆,道:“多谢姑娘。”

白玉仙一举解去了闭云大师之危机,全力攻向两个黑衣人,一面高声叫道:“大师,不可手下留情,他们都是致命的杀手。”

闲云大师冷哼一声,全力发掌,把两个准备围攻白玉仙的黑衣刀手,击毙在一丈开外。

老和尚的劈空掌力,已到了一丈左右处可以开辟的境界。

白玉仙第二次打出了冰魄寒珠,击倒了两个对手。

她心中挂念肖寒月,不惜连下杀手。

说来话长,事实上不过是心念一转的工大,闲云大师大开杀戒,和他举世第一的劈空掌力,配合着尽歼强敌。

当然,这里面也着几分侥幸在内。

回头看去,肖寒月也尽残了白衣剑手。

原来,朱姑娘的“银月飞霜”发挥了神奇的威力,就在肖寒月和敌人对峙时刻,朱姑娘的“银月飞霜”突然卷着一片寒芒,飞旋而至。

当然,人都会本能的举剑一封。

但闻呛地一声,手中长剑被削成两截,剑中的毒水,四下溅飞,洒在了一个同伴的脸上。

那人大叫一声,弃去长剑,双手蒙脸。

朱姑娘的“银月飞霜”回旋如电,斩向另一个白衣人。

肖寒月也同时发动,以快速无比的剑法,在那人未及转动剑柄上的机关之前,已先斩下他一条右臂。

有如势如破竹般,黑衣、白衣剑手们一个个倒下。

但肖寒月剑势仍不停,立刻攻向围住墨非子的白衣剑手。

这一次,肖寒月不再手下留情,连出四剑,刺死了四个敌人。

剑术之高,自不在话下。

墨非子心中真的佩服,这四个人本是围攻于他的,缠斗了十几个回合,竟然未能伤到一个敌人,而肖寒月只攻出四剑,就杀了四人。

当然,如果不是墨非子缠住了这四人,肖寒月也许不会如此快速毙敌。

转眼看去,只见那被葯水溅在脸上的白衣剑手,实在忍受不了痛苦,双手自己击在两边太阳要穴,以死求得解脱。

这毒水显然是至极的毒物,就这一下子工夫,他脸上已溃烂了大半。

目睹这些毒水的厉害,肖寒月不自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闲云大师合掌当胸,道:“好利害的毒水,我佛有灵,老衲逃过了一劫。”

墨非子更是暗叫了一声惭愧,忖道:如若他们在搏杀中施放毒水,这真是可悲极了。

须知他们的兵刃中,固然藏了毒水,但施放一次,并非容易,他们必须要先腾出左手转动刀柄后的机关,才能射出毒水。

如若他们一见面,就立刻放出毒水,肖寒月和闲云大师纵有绝世武功,恐也将伤在那毒水之下了。

这一仗,虽然胜了,尽歼了刀客、剑手,但想来却是心有余悸。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厉害呀、厉害,以后,不知他们还有什么样的人物出现来截击我们。”

但闻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肖公子,别来无恙,还认识不婢吗?”

肖寒月转头看去,只见杏花缓步行了过来。

“我不会武功,你们不要出手啊!”

肖寒月忽觉心中一阵波动,但赶紧吸一口气,忍了下去,道:“杏花,幽兰姑娘呢?”

杏花道:“她忙得很,没有空来,所以,遣小婢来,对公子说几句话。”

这时,肖寒月问道:“什么话?”

杏花此刻距离肖寒月有两丈多远,但却停步不前,只高声叫道:“你过来,我告诉你,姑娘说,这件事很重要,须当……”

她虽未再说下去,但肖寒月心中明白,是不是让太多的人听到。

她略一沉吟,举步行近杏花,道:“姑娘要你告诉我什么?”

杏花低声道:“她要你们立刻退走,这里的事,由她来解决。”

“赵姑娘能解决……”肖寒月大感讶异地说道:“她能解决!”

杏花道:“姑娘说,解决一个大难题,武功未必有用。”

“噢……”肖寒月沉吟了一阵,道:“杏花,我知道幽兰姑娘聪明绝伦,但那位二先生也不是省油之灯,幽兰姑娘不会武功,不能让她涉险。”

杏花摇摇头,道:“肖公子,我没有太多时间和你争辩,我要尽快地回去帮小姐的忙,我只告诉你三件事,说完就走……”

肖寒月接道:“好,你请说。”。

杏花道:“第一,那些被改头换面的人,已经离开了这里,这里云集了举国最有本领的大夫,也已远走,你们打进去,什么也看不到,第二,那里面埋下了一批火葯,只要你们进人预定的区域中,立刻点燃火线,纵横十丈内,无人能活,第三,姑娘已逐渐控制大局,她告诉你一年内和你见面的话,可能……”

“怎么?幽兰姑娘变卦了……”肖寒月焦急地说。

在不停改变的环境中,肖寒月对朱盈盈已逐渐接受,但赵幽兰藏在他心中的力量更为强大,这股力量,使肖寒月无力主裁。

“不是变卦……”杏花微笑的说:“可能是提前半年或十个月,就可以和你见面了。”

“杏花……”肖寒月低沉地说:“能不能安排我早些见见赵姑娘?我有很多话要对她说。”

杏花没吟了一阵,道:“姑娘虽然没有告诉我什么,但我看得出,她也想念你,但为了这一件拯救苍生万民的大事,你要多忍受一点,我相信,姑娘一定会对你有个交代。”

什么交代呢?肖寒月心中暗暗奇怪,但他却没有追问下去,点点头,道:“好!我们立刻退走。”

杏花微微一笑,道:“这才对!姑娘说你是聪明人……”

肖寒月接道:“杏花,能不能转告她一句话,就说,我希望能见她一面……”

杏花接道:“我可以转告,但据我所知,她太忙了,忙得无暇见你,金陵赵家,暂时托你照顾,姑娘已在帐房先生那里放了很多银钱,也交代过帐房先生,你可以随意支用,她要你在那里等她。”

肖寒月沉吟了一阵,道:“好!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杏花轻轻叹息一声道:“有一件事,姑娘很伤心。”

肖寒月怔了一怔,道:“和在下有关吗?”

杏花道:“除了你之外,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让姑娘伤心了。”

肖寒月道:“什么事?”

杏花道:“她给你一幅画,你仔细看过没有?”

肖寒月道:“很惭愧,在下忘了。”

杏花道:“画呢?”

肖寒月道:“那是吴道子的手笔,仍存在赵府中。”

杏花道:“那么就快回去吧!姑娘说,夜阑人静时,仔细看看那幅画,你会发觉一件奇事。”

肖寒月道:“好!在下立刻回到赵府中去。”

杏花道:“在那里等姑娘。”说完,转身而去。

肖寒月望着杏花的背影消失之后,才缓缓转身,行近群豪身侧。

朱盈盈道:“杏花姑娘说些什么?”

肖寒月看看闲云大师、墨非子,道:“她要咱们退去。”

“退回去……”墨非子有些讶然的说:“咱们千辛万苦地找来此地,怎么能够退回去。”

肖寒月笑一笑,道:“道长发现了秘密之后,在那里工作的大夫,都已远走……”

墨非子道:“至少,咱们也该去看看才放心。”

肖寒月道:“那里已安排好了陷阱,等咱们跳进去。”

闲云大师道:“肖大侠,那位女施主是什么人?说话可信吗?”

肖寒月道:“她代表赵幽兰姑娘来,赵姑娘的话自然可信。”

闻百奇道:“百里行程半九十,咱们已到秘谷边缘,为何不进去瞧瞧?”

肖寒月道:“那里已埋好了火葯,只等我们一进去,他们就点燃葯信。”

白玉仙道:“照二先生的为人看,肖公子说的话,十分可靠。”

闲云大师道:“阿弥陀佛,老衲亦认为此事大有可能。”

朱盈盈道:“那就不要去了?”

白玉仙道:“肖兄,她没有说,要咱们到那里去吗?”

肖寒月道:“说了,要咱们回赵府中等消息。”

墨非子道:“恕贫道多言,那位赵幽兰姑娘,是什么身份?”

“神医赵百年之女……”肖寒月神情中无限敬慕地说:“一个才会绝世的姑娘。”

“江湖上有这么一位人物,贫道怎的未听人说过?”

肖寒月道:“也不是江湖中人。”

墨非子道:“既然不是江湖中人,怎会知晓江湖中事,所以,贫道认为此事未必顶真。”

肖寒月一指朱盈盈道:“她是谁,道长知道吗?”

墨非子微微一笑,道:“郡主,七王爷膝下的爱女。”

肖寒月道:“她是江湖中人吗?”

墨非子道:“不是。”

肖寒月道:“但她却卷入了江湖是非……”

朱盈盈接道:“对!我已离开王府,而且交回了郡主的封赠,我现在是跟着肖大哥闯荡江湖的人。”

肖寒月道:“道长,朱姑娘的武功如何?”

“高明,“银月飞霜”的变化,已到了神奇莫测的境界。”

“谁会相信,一个郡主会在江湖上走动。”

墨非子道:“肖大侠的意思是……”

肖寒月道:“我相信赵姑娘的话,所以,决心回金陵赵家宅院中去。”

墨非子道:“好吧!诸位请在此等候片刻,贫道去看看就回来……”

突然飞身而去,向前奔去。

肖寒月本待飞身追赶,却被白玉仙伸手拦住,道:“让他去看看吧!”

闲云大师叹息一声,道:“这老道士如许年纪了,仍然是火爆得很,四十年前,他的剑法已到了现在的境界,四十年来,竟然无法更上层楼,大概和他这等性格有关了。”

肖寒月道:“赵幽兰才华非凡,对葯物的知识,更是已到十分博大的境界,她能够……”

突然觉得不对,这个隐密,知道的人极少,说出去,只怕会惊世骇俗,立刻住口不言。

偏偏是一向乘巧柔顺,很少接话的朱盈盈,这一次,竟然接下去,道:“赵姑娘能够怎么样?”

肖寒月怔了一怔,道:“她能配制出各种毒葯物……”

“对!兰姊姊的疗伤本领,当真高明。”

白玉仙微微一笑,道:“盈,你和赵幽兰相处过吗?”

她故意引开话题,因为,她不相信肖寒月回答的话,闲云大师自然是也不相信。

肖寒月很少说谎,尤其是欺骗朱盈盈这么一个纯洁的人,所以,答完话,脸上不自觉泛起了一抹羞惭之色。

白玉仙看了出来。

朱盈盈笑一笑,道:“我见过她,她很美丽,只是脸色太苍白,身体不太好,唉!她好像有着很沉重的心情?”

“噢……”’白玉仙微笑着说道:“以后,你见着她时,可要好好地待她呀!”

她言外有意,听得肖寒月心中一动。

但朱盈盈却未感觉,点了点头,道:

“我很喜欢她,凡是肖大哥喜欢的人,我都喜欢,但赵姑娘却不喜欢和别人交往,郁郁寡欢……”

她也能看出来赵幽兰有着重重的心情,白玉仙心中忖道:这丫头实在很聪明,只是她接触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秘谷之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