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19回 亲王受制

作者:卧龙生

防守森严的赵府,保持了正常的宁静,神刀唐明和向中天的伤势,逐渐地痊愈,再加上闲云大师、墨非子等高手进驻,赵家宅院中的实力大为增强。

金陵城中仍然保有着昔日的繁华景象,表面瞧不出一场大变,正在暗中酝酿。

七王爷已经七八天没有见过客人,虚掌六部的公卿,及手握军、政实权的将军、布政,两度晋见、请安,都被挡驾,内府中传出的话说,七王爷身体不适,但病得不重,请诸位各安职司。

且说肖寒月把张岚约到雅室,提出了求见七王爷的要求。

张岚苦笑一下,道:“提得好,你就是不提出来,我今天也忍不住了,看你这位乘龙快婿,似乎是一点也不关心岳父大人的安危……”

肖寒月接道:“此事关系重大,在下如若想不出妥善之策,见他一面,可能会害了他。”

张岚点点头,道:“现在,你想到了妥善之策了?”

肖寒月道:“事情该如何安排进行,恐还得七王爷作个决定。”

张岚微微一怔,道:“如若王爷早有良策,岂会等到现在,我看……”

肖寒月叹口气,接道:“张前辈,我已经想了很久,但一直无法找出一个完美的办法,一切主动,都操于人手,除了七王爷之外,恐怕别人也无法找到一个下手之处。”

张岚是老江湖了,如何听不懂弦外之音,沉吟了一阵,道:“好!在下这就设法安排,不过,不能明目张胆的去……”

肖寒月接道:“怎么?王府之中,也被人监视了吗?”

张岚苦笑一下,道:“张某无能,连七王爷如何受制于人,就没有发觉,不过,布守在王府四周的警卫,并未受到惊扰……”

肖寒月点点头,接道:“我明白,张前辈确已尽到了力……”吁一口气,接道:“除了在下之外,还有两位同行……”

张岚吃了一惊,接道:“那两位?”

肖寒月低声,道:“白玉仙白姑娘,还有一位,在下希望说服他肯同行?”

张岚接道:“肖公子说的是……”

“闲云大师……”肖寒月道:“这位高僧佛法深博,使人难测,也许,他有疗治葯毒之能。”

“那是最好的了,在下这就去安排,午后行动。”

说完话,起身而去。

肖寒月担心闲云大师不会答应,那知一开口,闲云就欣然答允。

午后不久,肖寒月先行上路,相隔约一刻夫,白玉仙、闲云大师,也悄然离开了赵家宅院。

七王爷接见肖寒月的地方,竟是在初度晤面花厅之中,除了张岚之外,还有红衣宫女在一侧伺候茶水。

这等容易的会见,使得肖寒月心中生出很大警惕,一直暗中留心四面事物。

张岚的神情很奇怪,引导肖寒月进入了花厅之后,一直一语不发,似乎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七王爷紫袍官带,威严犹在,但脸色却白中透青,色泛灰暗,果然是中毒之征。

“肖寒月,请用茶……”七王爷的声音还很宠亮,他虽然气色很差,但眼前的精神很好。

红衣宫女应声奉茶,一只白玉茶杯,送到肖寒月的身前。

“多谢姑娘……”肖寒月微微欠身,右手一翻,迅如电火,一把扣住了宫女的右腕,左手疾至,点了那红衣宫女的穴道,白玉杯摔在地上。

他动作快速,那红衣宫女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已被制服。

张岚开了口,道:“好手法,为了七王爷的安全,老哥哥差一点就憋死了。”

肖寒月微微一笑,道:“张兄一语不发,就等于告诉了小弟,这个丫头有问题。”

张岚道:“除了你肖兄弟之外,只怕也难在一招之中制服住她。”

七王爷叹服一声,道:“肖寒月,你来得晚了一步,本王中毒已深,如没有他们供应的葯物,恐无法活过三个时辰了?”

肖寒月微微一怔,道:“王爷服葯一次,不是支持一十二个时辰吗?”

七王爷笑一笑,道:“你明白饮鸠止渴吧!他们每天给我服用的,都是毒葯,不但眼量越来越大,而且时限越来越短。”他端起面前茶杯一饮而尽,接道:“葯物就在茶中……”取过茶壶,自斟一杯,又喝了一下去。

肖寒月黯然说道:“王爷……”

七王爷接道:“不要紧,这茶虽毒,但喝下可以提神,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他们认为我真的怕死,才想到了这种办法来控制我……哈哈,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肖寒月肃然说道:“王爷,你不能死,这中间重重疑问,还要王爷从中解说,才能使真相大白,再说,王爷手握军政大权,剿平匪寇,犁庭扫穴,还要王爷下令才行。”

七王爷苦笑一下,道:“寒月,官场上的恩怨是非,比江湖尤为繁杂,我活着有口难辩,只有以身殉国,或许能保得个身后哀荣……”

肖寒月低声说道:“可是为了那份密诏画押,三王会衔……”

七王爷呆了一呆,道:“你怎么知道?”

肖寒月道:“七王爷请宽心,此事草民已有概念,也许我能找出那画押的密诏……”

“好……好……真能如此,寒月,你不但是我的恩人,也救了天下百姓,千万苍生……”七王爷神情激动的说:“只可惜,我不能分享这份荣耀了……”

“王爷……”肖寒月神情肃然地说:“你必须活下。”

七王爷怔了一怔,道:“我……”

肖寒月接道:“至少,你自己要有活下去的打算和勇气,我们才能尽力……”

七王爷接道:“太晚了,今夜初更之前,我没葯物服用,就会毒发而死。”。肖寒月道:“试试吧!王爷,现在,我们四个时辰左右……”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接道:“这里可有他们的埋伏?”

七王爷道:“有!他们的人,都藏在假山之内。”

张岚道:“难怪王爷吩咐不准我们的人进入花园。”

七王爷道:“唉!我知道你忠诚,也尽了心力,但我知道,你无法抗拒他们,我怕直接冲突的后果,会使他们立刻发动……”

目光转注到肖寒月的身上,接道:“真想不到,肖寒月竟然已手握契机,只要画押的密诏不在他们的手中,就不用怕他们了,我个人的生死……”

肖寒月接道:“很重要,此事非王爷出面领导,只怕还棘手得很……”

“寒月,你要担起来……”七王爷缓缓的说道:“我是无法撑得下去啊!”

肖寒月突然仰脸发出了一声长啸,道:“张兄,由现在开始,王爷不能落入他们的手中,去把府中可靠的侍卫调进来,共同保护王爷安全……”

但见两条人影,星飞九跳,先后落在花厅前面。

正是闲云大师和王仙姑娘。

见到两人,肖寒月也似放了心般,吁了一口气,道:“两位来得很快。”

白玉仙道:“我和大师就隐身王府外面,听得你肖公子啸声相召,立刻赶到。”

肖寒月回顾了七王爷,还未来得及开口引见,闲云大师已合掌下拜,道:“山僧闲云,叩见王爷。”

白玉仙也盈盈跪下,道:“江湖女匪白玉仙,给王爷请安。”

七王爷道:“大师、女英雄,快快清起……”

白玉仙接道:“女匪……”

七王爷接道:“既往不咎,护国有功,另加封赏。”

白玉仙道:“谢王爷。”

轻轻数言,尽洗了过往罪行。

肖寒月道:“大师、白姑娘先看看王爷毒伤如何,张兄请调入侍卫,安守厅上,再派人通知谭前辈,常九赶来。”

张岚低声道:要不要通知郡主一声?”

“这个……”肖寒月看看七王爷,道:“要请王爷示下。”

七王爷点点头,道:“好!希望能见她最后一面,小别不久,倒真有些想念她了。”闲云大师道:“王爷,让老衲把把你的脉象……”

七王爷伸出右手,笑道:“毒侵内脏,病入膏肓,只怕是无可救葯了?”

闲云大师缓缓坐下,合掌说道:“佛渡有缘人,看王爷相貌,福缘深厚。”

“多谢禅师,葯医不死病,小王只求能见今夜东升明月,和小女闲话几句……”七王爷谈笑自若地说:“于愿足矣!”

闲云大师已然伸出右手,三指搭在七王爷脉穴之上,长眉低垂,微闻双目。

肖寒月凝目看去,只见他宝相庄严,大有佛陀东来,普渡众生的气势,不禁肃然起敬。

但闻步履声响,张岚带了二十四名侍卫,奔入花园。

这些卫士,分佩刀剑,但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把阴阳伞。

他们训练有素,进入花园之后,立刻四下分布,把花厅包围起来,背对厅内,面向厅外。

张岚缓步行至肖寒月的身侧,道:“肖兄弟,一柄阴阳伞的威力胜过数名高手,他们都已练习得驾轻就熟了。”

肖寒月点点头,道:“张兄,什么人去通知小郡主了?”

张岚道:“我派了四名侍卫,而且,也要府中总管通知了城防营,调派一哨人马来……”

肖寒月心中忖道:事情已经闹出来了,通知官方也无可厚非,眼下两件最重要的事情,一件是启动七王爷求生之意,另一件要解开龙口藏珠之意,找到密诏押书,这件事,是宫内密闻,但也关系着天下百姓,一旦引起战乱,那将是尸骨如山,血流漂作的刀兵之灾,非得找到不可。

只听白玉仙冷冷说道:“肖兄,只怕要大开一场杀劫了。”

肖寒月全神贯注,在想那龙口藏球的暗语,耳目失灵,听得白玉仙的话,才抬头看去。

敌人并非由假山内出现,而是由围墙上翻入花园。

毗邻着杨尚书的府邸,和李大将军宅院,肖寒月完全没有把握他们由那一家中来。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事情已到了掀底的时刻。

不论那位二先生是何许人物,七王府应该很清楚。

当先跃入花园中的,竟然是中州四奇。

他们仍分着红、黄、蓝、白,四色衣服,不过,跟在他们身后的,已不是成队的剑手。

每个人身后只跟了一个人,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四个人分着四色衣服,像影子一样跟随中州四奇的身后。

肖寒月感觉着四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手气息,似是尤地他们的主人中州四奇,不禁留心打量了四个影子一眼。

四个年纪相若,脸上泛现着一种骠悍之气,最使肖寒月怀疑的,就这四个人的肤色都如古铜一般,闪动着一种油光。

这说明了他们都是受统一训练的人,在同一环境下的砥砺而成,由他们锐利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四个年轻人,都是苦心淬炼的精英。

张岚双目泛起了胀红,高声说道:“今天是咱们舍死报答王爷的时刻,尽忠尽义……”

但闻整齐的声音应道:“血溅五步,死而无憾。”

二十四侍卫同声回答,声音划一,顿然形成了一股凛人的杀气。

肖寒月心中忖道:这位张老哥,能够训练出如此勇敢的铁血侍卫,果也有常人难及之处。

忖思之间,人影转动,二十四个侍卫全转对强敌,四个人跃入厅中,站在七王爷的身后,另二十人分列花厅两侧,作势拒敌。

张岚笑一笑,道:“肖兄弟,老哥哥教不出他们什么武功,但他们都有为主求死的勇气,”,“我看得出来……”肖寒月缓缓说道:“张兄,你和这些侍卫以保护王爷为重,紧守花厅。”

张岚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

肖寒月挥挥手,道:“听我的”。举步向厅外行去。

白玉仙紧随在肖寒月的身侧,笑一笑,道:“肖公子,瞧出来没有?”

肖寒月道:“你说那四个年轻人?”

白玉仙道:“不错,我从未见过他们,但我感觉到他们是杀手中的杀手,千锤百炼出来的精锐人物。”

肖寒月道:“也许,他们感觉到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自然要出动最好的人。”

白玉仙星目转动,膘了肖寒月了一眼,低声道:“能和你并肩御敌,死而无憾,告诉黄大复,我没有负情变心。”几句话,说得低沉有力,无疑是临死遗言,似乎强敌的锐利,已使得白玉仙预感这一战劫数难逃。

肖寒月顿感心头泛起了一股凄婪,道:“白姊姊,你迅入厅中保护,由小弟单独迎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亲王受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