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02回 延寿神丹

作者:卧龙生

肖寒月突然站了起,道:

“比医病更重要,但和医术有关的事情是什么?”

他似是在自言自语,但赵幽兰却立刻接道:

“救命。”

肖寒月摇摇头,道:

“一个要大夫救命的人,应该不会用这种强行掳劫的手段,何况,以令尊的绝世医术,如果救了两个多月,不救不了那人的命,那人早就死了。”

“爹说你是才智内蕴的人,果然没有看错……”

肖寒月并没有受到赞美的喜悦,缓缓把目光移到赵幽兰的脸上,神情肃然。

接道:

“赵姑娘,有胆识的聪明人,常常会未雨绸缨,但我想不通的是,这和医术有什么关系?”

赵幽兰喃喃自语着:

“未雨绸缨……未雨绸缨,难道有人想长生不死了?”

肖寒月神一凛道:

“姑娘,令尊的医术,真的能使人长生不死?”

“我爹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有这种能力,但他是一代医学天才,延长人的寿命,应该能办得到,但我爹一向主张顺天行事,葯医不死病。”

“这么说,令尊为扬州盐商胡子镜续命一月一事是真的了?”

“我不知道,爹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我也没有问过,肖兄,我们父女之间,除了亲情之外,很象朋友,爹和我常常谈些医术上的问题,我所学有限,不能给他什么大的帮助,但我常常想一些医道上困难的事情,和他争执,启发他追求医术上更高的成就,这也是我对爹唯一的帮助,但我们父女,却很少谈病人的事。”

想到父女们秉烛夜谈,争论医学上诸多问题的乐趣,如今父亲失了踪,消息全无,不禁泫然慾泣。

肖寒月道:

“姑娘,如果令尊真的为人延寿续命之能,谁会知道这件事情?”

赵幽兰心中忽然一动,急道:

“爹在失踪之前,有一夜,我们谈到了长生之术……”

但闻砰然一声,赵福手中两茶杯,突然跌落在地上。

肖寒月霍然转头,逼视着赵福。

赵幽兰目光也投注过来。

要言不繁。简简单单两句话,立刻把事情问出了眉目。

赵幽兰忍不住,道:

“赵福,你说给谁听的?”

赵福道:

“雨花楼的帐房先生。”

“李帐房,他应该不会呀!……”

赵幽兰有些茫然了。

肖寒月道:

“赵姑娘,雨花楼是什么地方?”

雨花楼是金陵城中最大最大的酒楼,那里的酒菜相当的贵,但也最精致。那不是肖寒月这样苦哈哈的人去的地方,那里一餐酒饭,数两银子,是很普通平常的价钱。

“雨花楼是一座酒楼。”

赵幽兰回答道。

肖寒月点点头,道:

“赵福,酒楼中是不是有了客人?”

赵福点点头,道:

“是!我只是太佩服老爷的绝世医术,忍不住对李先生说了一句……”

肖寒月追问道:

“说些什么?”

赵福道:

“我……我说,老爷的医术,日渐精进,冉过上一年半载,为人延续寿命.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了。”

赵幽兰怒道:

“赵福!延续寿命的事,何等重大,你怎么能够胡说?”

赵福悲苦地说道:

“我只是一时糊涂,如果是这句话害了老爷,我真是百死莫赎了。”

肖寒月挥手,道:

“赵福,这不能完全怪你,赵大夫为人赎命的事,已经在江南流传了两年多了,你去休息吧!”

这几句话,对赵福,似有很大的安慰,拭去滚下的泪水,赵福缓缓退了出去。

瞪着满眶泪水的大眼睛,看着内寒月,幽兰有些不解地问道:

“肖兄,你怀疑赵福,为什么不再问详细一些?”

“他知道的就是这些了,毛病也出在这里,以后的事,要我们想办法追查了。”

“你是说,赵福没有勾结外人?”

“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他很忠厚,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如果不是他胡说八道,也许……”

“赵姑娘,就算赵福没有在雨花楼夸耀赵大夫的医术,这件事也一样会发生,只是时间上也许会晚一些时候……”

肖寒月笑一笑,接道:

“如果,掳走令尊的人,不是早有存心,也不会为赵福那句夸耀的话就立刻动手,赵福的错误,是促成了他们提前动手掳劫令尊而去,但也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功过是可相抵了。

赵幽兰双目凝注着肖寒月,脸上是一种惊奇和佩服的神情。道:

“肖兄,你说,我爹真的还好好的活着?”

肖寒月点点头,道:

“这一点,姑娘可以放心,他们需要令尊的延寿医术。”

赵幽兰眨动一下眼睛,滚下两行泪水,温柔一笑,道:

“我相信你的话……肖兄,答应我留下来……”

“我会的,直到找到令尊为止。”

赵幽兰黯然一叹,道:

“肖兄,我们怎么着手?”

“去雨花楼查一查,那一天,都有些什么人在?如果去的客人不多,我想,雨花楼的小二们,应该会有些记忆。”

“如果客人很多呢?”

“应该不会,如果客人很多,管帐房的李先生应该不会有时间和赵福聊天。”

赵福道:

“肖兄,要谁去查……”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

“这恐怕要张总教席合作了,在下的江湖阅历不够……”

赵幽兰接道:

“但你有过人的智慧和严密的判断能力。”

“赵姑娘,这种事,江湖的阅历很重要,察言观色,捕捉话意,都是需要经验配合。”

“好!我去告诉张岚。”

“等一下”

赵幽兰停下来,回顾肖寒月,道:

“肖,还有什么指教?”

肖寒月道:

“这件事不宜动用官府的力量,大张旗鼓,当面质问,闹的满城皆知,最好是——”

他低声说出一番计划,赵幽兰听得连连点头。*

赵百年清醒的时候,立刻感觉到自已被一种迷魂的葯物所*醉,以他对葯性上的丰富知识,知道清醒后还会有一阵眩晕,深深地吸两口气,仍然静卧不动。

不用睁眼察看,他已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张很柔软的床上,直到意识完全恢复,赵百年才睁开了眼睛,但仍然令他有着惊讶的感觉。

这是一间不见天日的宽雅室,但室中却有着适度的光亮,那是灯光透过水晶和明珠,反映出来的光华,光度不强,但清晰可见事物,柔和中有一种彩丽的感觉。

两个美丽的少女,穿一色鹅黄的短裙、短衫,露出雪白的手臂,和圆润修长的玉腿,一个手中捧着削好的瓜果,一个捧着香茗,静静地站在榻前。

这种的衣着、装束,使一个少女的身体,躶露了十之七八,在那个时代中,是一件非常令人震惊的事。

看到赵百年睁开了眼睛,两个少女同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左首一女先开口,道:

“我叫文雀。”

另一个接道:

“我叫武凤。”

赵百年仔细地打量了二女一眼,发觉两人都是很美的少女,轮廓、五官、肤色、体态,无不是!上之选。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两位衣着很少的绝色少女,侍侯塌侧。

巫山遇神女,刘阮入天台,难道,世间真有这样的地方。

赵百年镇定一下心神,长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

文雀嫣然一笑,道:

“天之涯,海之角,上穹碧落九重天,下尽黄泉十八层,此地何地,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夫读过万卷,已知身在此山中,何必问居处?”

赵百年苦笑一下,道:

“姑娘读过不少书啊?”

文雀道:

“大夫是一代医学宗师,小婢因略通诗文,才得以选侍身侧,但望稍示怜惜,小婢则幸甚了。”

文雅的谈吐中,却带着一丝淡淡的无奈和幽怨。

赵百年暗暗忖道:如此文才,如此娇艳,竟是一个奉命来侍侯我的丫头,这里的主人不知是何等人物了?

文雀似有惊觉一笑,道:

“香茗尚有余温,大夫请品尝一口,试试小婢的烹茶手艺如何?”

转折柳腰,竟把手中茶杯,送到赵百年的嘴边。

她眉目如画,举止温柔,给人一种慾拒不能的压力,赵百年只好乘乘抬起头来喝一口。

杯中茶,温度适中,入口清香,直透肺腑,赵百年不禁赞道:

“好茶!”

文雀道:

“大夫,既是好何,何不尽此一杯。”

左手握杯,右手竟然伸向后背,缓缓扶起了赵百年的上身。

动作雅致,情意款款,赵百年只好把一杯茶全喝了下去。

确是好茶,以赵百年的豪富,也没有喝过这样的好茶,不禁点点头,道;

“茶叶好,烹茶的手法也好。”

文雀微笑如花,娇声说道:

“巧妇难为无米炊,大夫喝的是真正的仙霞雀舌,而且是去芜存菁的极品。”

赵百年道:

“倒是听过有此名茶,今日才能得品尝一杯,果然名不虚传。”

文雀道:

“雀舌真品不多.极品尤难,一年之中,也不过能得三两斤罢了。”

赵百年道:

“真是多谢姑娘了。”

文雀道:

“能讨得大夫几分欢心,正是小婢之幸。”

“姑娘如此相待,百年受之有愧……”

“大夫言重了。”

赵百年正想把话引入正题,文雀已缓缓向后退了两步,武凤却接口说道:

“我没有文雀姊妹的才情,出口成章,善解人意,还请大夫多体惜,请进片瓜果。”

赵百年看看武风.笑道:

“两位姑娘是春兰秋菊,各极其美…”

伸手取了几片瓜果吃下,接道:

“只是如此相待,使我如坠在五里云雾中,不知可否为我解说一二?以去我心中之疑?”

赵百年并没有为一二女的美色、温柔诱惑得忘其所以,他明白.自己是被人掳去,身为阶下之囚。

文雀、武风对望一眼,点点头。

赵百年笑一笑,道:

“两位姑娘,有话只管请说,只要我能力所及,不会叫两位姑娘失望。”

文雀道:

“大夫,我和武凤,只不过是照顾大夫的生活,实在没有身份和大夫说什么事。”

赵百年道:

“文雀姑娘,区区是诚心请教?”

文雀沉吟了一下,道:

“大夫,我只能提出自己的看法,请大夫卓裁。”

赵百年道:

“我这里洗耳恭听了?”

文雀道:

“首先我想说明白,大夫受的礼遇,十分隆重,我们主人希望以最好的奉侍,让大夫生活得愉快,你想要什么?只管请说出来,我们会全力去做,务求周全,使你满意为止,唯一的限制是,你不能离开这里了……”

赵百年点点头,道:

“关于这一些,我想得到,可是我想明白的是,贵主人把我安置在此,有什么目的?”

文雀笑一笑,道:

“你是一代医学大师,医术上成就非凡,我们主人借重于大夫的,想来,下是和医术有关了?”

她说话,仍保持着相当的谨慎,重要的关键之处,保留了活扣,以作伸缩舍地。

“是不是有人病了?”

赵百年的声音很低沉:

“救病如救火,是耽误不得的?”

文雀摇摇头,笑道:

“大夫,如果只是为了看病,也不会把你请来此地了?”

“那是为了什么?”

“大夫,人世间,是不是真有长生不老之术?”

“不知道!我不太精专修炼的方法,也没有试探这方面的学问。”

赵百年回答的很信认真。

文雀、武风对望了一眼,武凤缓缓接道:

“大夫,我们主人希望你能真诚的合作。”

赵百年苦笑一下,道:

“是真的,武凤姑娘,我精通医理,能治一部分的疑难杂症,确实不错,但长生不老之术,就非区区能力所及了。”

他神情诚恳,不似说谎,文雀、武凤交换了一个目光,脸上都泛现出茫然之色。

沉吟了一阵,文雀缓缓说道:

“大夫,是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延寿神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