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20回 三王密诏

作者:卧龙生

常九飞身跃上屋面。

肖寒月心中忖道:果然是善体人意的老江湖,思虑周密,显是不愿目睹密诏。

拔出长剑,随手掘去,果然,不及一尺所在,已挖出了一个密封的五盒,启开玉盒,又是小巧的锦盒,盒封条犹存,封条上且有三个签名。

肖寒月略一沉吟,又把王盒扣上,放回原处,鱼缸亦移回原位,取出绢帕,包合锦盒,藏人怀中,毁去迹痕,飞身跃上屋面。

常九笑一笑,道:“找到没有?”

原来,他竟然未瞧着一眼,这等江湖上最善潜踪遁形的高手,敌对是固然可怕,交朋友却是群子得很,肖寒月心中十分敬佩,点头一笑,道:“找到了,咱们到花厅中去见王爷。”

常九道:“肖兄弟,有几句话,我想了很久,觉得应该告诉你。”

肖寒月道:“常兄吩咐,小弟洗耳恭听?”

常九道:“七王爷中毒已深,不是赵姑娘给你那瓶解毒丹丸,只怕他早已魂归天国,闲云大师束手无策,能救他的只有赵姑娘了……”

肖寒月点点头。

常九接道:“他随时可以咽下最后一口气,等一会儿你见他之面时,先捡重要的说。”

肖寒月道:“多谢常兄指点。”

常九道:“七王爷实在不错,可惜好人不长命,他如能多活几十年,倒是江南人民之福了。”

肖寒月道:“纵然明知机会不大,但咱们要全力救他才是。”

常九道:“除了赵姑娘突然赶来,就算我常某人愿意借给他几年阳寿,也是没有法子留得住他。”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常九突然重重咳了一声,道:“还有一个法子……”

肖寒月道:“什么法子?”

常九道:“抓住二先生,逼他交出解葯,但这是不太可能的事。”

肖寒月笑一笑,未再多言,心中却是暗中作了决定。

时过三更,但茶花厅四周的戒备,却是更见森严。

常九行入花厅旁侧的篷帐内,肖寒月却缓步行人厅中,厅中一灯萤萤,一个青衣劲装的少女,双膝跪在锦帐低垂的木榻,暗暗低泣。

肖寒月叹口气,道:“盈盈……”

青衣少女缓缓转过脸来,娇呼一声:“大哥……”扑入了肖寒月的怀中,道:“我好想放声大哭,可是,我不敢,我怕吵到了别人,闲云大师和墨道长,都为了我爹的事,和强敌搏杀,我不能惊动他们,使他们不能休息!”

肖寒月点点头,道:“你长大了,也懂事多了,就要面对现实,有勇气承担痛苦。”朱盈盈道:“爹虽然把我逐出王府,追回封赠,但我知道,他内心中,还是顶喜欢我,肖大哥,你一定要救他呀!”

肖寒月点点头,道:“他是你父亲,我当然会尽我能力救他,就是撇开这层关系,七王爷是个好官,我也会全力以赴,但你要沉着,不能哭闹,搅乱了全局。”

朱盈盈点点头,道:“我听你的话。”

肖寒月道:“好!那你先回帐篷中,休息一下……”

朱盈盈接道:“大哥,爹毒伤如此之重,我如何能安得下心,睡得着觉。”肖寒月道:“这样吧!你守在茶花厅外,我要查看一下王爷的伤势……”“大哥,我不能守在旁边吗?”

“最好不要……”肖寒月略一沉吟,道:“总是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朱盈盈应了一声,退出厅外。

肖寒月掀开低垂的锦帐,只见七王爷睁着眼睛,而且精神挺好,不禁一呆,忖道:赵姑娘配的解毒葯物,果然葯中极品,其对医葯上的才华,恐不在其父之下。

但见七王爷笑一笑,道:“我早醒过来,不理会盈儿,是怕她哭闹……”

肖寒月点点头,道:“王爷,找到了一个锦盒,不知是不是藏的诏书……”

“在那里,给我瞧瞧……”七王爷挣扎慾起。

肖寒月按着七王爷,低声道:“王爷保重身体,别太激动。”

取出锦盒,递了过去。

“是它,是它……”七王爷接过锦盒,仔细看去。

肖寒月掀起锦帐一角,让灯光透入。

七王爷看清楚了,脸上泛起一抹欢愉的笑容,道:“好,好!他们骗得我好苦!”

肖寒月道:“王爷,请多保重……”

七王爷道:“寒月,目前的形势如何?要不要调派大军助你一臂之力?”肖寒月微微一笑,忖道:听他口气,已动了强烈地求生意志,略一沉吟,道:“王爷,目下最重要的事情,先要治好王爷的毒伤……”

七王爷苦笑一下,道:“医好恐非易事,也许可以再延长一下毒性发作之期。”

肖寒月道:“赵姑娘留下的葯丸,还有多少?能支持多少时间?”

“葯丸不多了……”七王爷说,“大概还可以用个二、三次吧?但敝王府中,珍藏了一支野山老参,和三颗千年雪建于不知是否有用?”

肖寒月道:“王爷,既然藏有千年珍品,我想闲云大师也许有施用之法,不过,肖寒月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对症之葯。”

七王爷道:“对症之葯,要如何去找?”

肖寒月道:“这个,请王爷放心,寒月会想办法!”

七王爷苦笑一下,道:“寒月,不要太冒险!”

肖寒月道:“等一下,王爷放心,寒月会量力而为,王爷好好休息,寒月告退。”

七王爷道:“我知道,我还有要事相托。”

肖寒月道:“王爷吩咐。”

七王爷道:“打开锦盒。”

肖寒月接过锦盒,犹豫不决。

七王爷笑一笑,道:“打开它!”

肖寒月打开锦盒,取出一个折叠的黄绫,道:“王爷,这个……”

七王爷道:“这就是三王会衔的密诏,也害苦了五哥和老八……”

肖寒月接道:“王爷,请收起来。”

七王爷望着肖寒月微笑颔首,内心中大表赞许,暗道:他竟然连看也不看,这个年轻人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君子人物。

接过密诏,七王爷贴身放好,道:“寒月,我如不幸死去,想办法取去密诏,能送给五王爷、八王爷看看更好,如是没有机会,就想办法把它毁去。”

肖寒月心中明白,这件事关系很大,答应了七王爷才会安心。点点头,道:“是!寒月记下了。”

七王爷道:“劝劝盈儿,告诉她,我很好。”缓缓闭上双目。

肖寒月把锦盒放在七王爷的枕边,向外退去,却听七王爷叫道:“把盒子带出去毁了它。”

肖寒月略一沉吟,取过锦盒,双手用力,锦盒化作碎粉。

七王爷微启双目,笑一笑,道:“寒月,你很细心。”

肖寒月道:“我会把碎末分散埋掉……”

“谢谢你了……”七王爷说:“我把盈儿也交给你了?”

肖寒月点头一笑,退了出去。

张岚人已退入厅中,急急说道:“王爷的精神好吧?”

“不错呀!发生了什么事?”

张岚道:“肖兄弟,你看可不可以把王爷移入内宅?”

肖寒月道:“为什么?”

张岚道:“四周已现敌踪,边座厅,防守不易!”

肖寒月道:“小弟觉着,暂时不宜移动,天亮再说,张兄请带侍卫,防守花厅……”

张岚接道:“侍卫已伤亡了五分之一,我怕他们顶不住,来人都是高手。”肖寒月道:“不要紧,用匣弩、强弓,配合阴阳伞,再由谭老前辈和郡主支援,大概可以应付了,何况,我们还会支援……”

张岚淡淡一笑,道:“兄弟,郡主也可以出手拒敌……”

肖寒月道:“郡主是一个很大的力量,‘银月飞霜’可以及远,而且,她已经练熟了施展‘银月飞霜’的手法,威力之强,就算是第一流的高手,也难挡锐锋,只不过,在调配拒敌的位置上,要多用一点脑筋了。”

张岚道:“好!好!七王爷如看到了郡主的高强身手,心中一定很快乐。”肖寒月点点头,黯然说道:“张兄,好好照顾王爷,不过,对抗强敌,需要很好的精神,张兄把守值人手分配好,也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张岚道:“谢谢你了,兄弟,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你,我心急如焚,已一日夜未曾合眼,遇上强敌,如何应付……”

“是!小弟也瞧出了张兄倦容隐隐……”肖寒月说:“体能的过度透支,对保护王爷的大任,只怕也有所妨碍。”

步出厅外,常九早已在暗影中迎了上来,低声道:“肖凶弟,咱们出去一下。”

肖寒月微微一怔,道:“到哪里去?”

常九道:“有人找你!”

肖寒月一皱眉头,道:“是谁?”

常九道:“不知道,不过,去瞧瞧就知道了。”

肖寒月沉吟了一阵,道:“来人找到了常兄?”

常九微微一笑,道:“对!来人亦精通潜踪、遁形之术,在花园之中,隐伏了很久,被我发觉了。”

肖寒月道:“除了常兄之外,还有别人追到他们吗?”

常九道:“除了闲云大师莫可预测之外,其他的人,尚未发觉,来人指名要见你!”

肖寒月点点头,道:“好啊!咱们去瞧瞧,不过,双方对阵,凶险万端,常兄,要自行小心!”

常九道:“搏杀强敌的本领,我虽没有,但逃命的本事,我还可以应付。”“他们在王府外面见面。”

“走吧!我倒要见识一下,是何等人物……”肖寒月神情肃然的说:“最好是二先生,我们能够面对面的作生死一搏,也可以减少一些伤亡。”

常九微微一笑,道:“好!肖兄弟豪气干云,小兄好生佩服。”

两人飞身跃出围墙,但见一哨兵勇,高举火把,枪在手,刀出鞘寻巡行而来。

敢情应天府已派出兵马巡守王府,只不过,他们只巡守府外,似是未得王爷之令,不敢进入王府之中。

这一批兵勇,这威壮盛,为数甚多,常九大约的估算一下,至少有百名左右。

这就不是一般的巡守了,而是大军出动,随时准备迎击强敌。

肖寒月心中亦觉奇怪,看军容威势,已不像是金陵城防营的兵勇,而是正式临阵御敌的军勇。

直待那一哨人马过去,肖寒月才站起身子,道:“常兄,他们在哪里?”

常九缓步由暗影中行出,道:“肖大侠赴约而来……”

但见不远处一个土堆,突然裂开,行出一个身着土黄衣服的瘦小汉子,道:“在下恭候多时了。”

如若他不裂土现身,肖寒月绝对想不到他藏在土堆中。

常九一皱眉头,慾言又止。

肖寒月说道:“我姓肖,哪一位要见我?”

“走!区区带路,不过,肖大快要以放心,约你见面的人,绝无恶意。”

“就算他设下毒谋,肖某何惧。”

“好气派……”黄衣人转身行去。

肖寒月和常九紧随身后,竟然行入了不远处一座民房之中。

推门而入,掀开了一个黑色帷幕,里面灯火通明,竟然坐着一身白衣的赵幽兰。

女婢杏花,侍立身侧,手中捧着一个长约二尺的竹筒。

“是你?赵姑娘……”肖寒月急向前,行近了赵幽兰。

“有点意外是不是。”赵幽兰缓缓说道:“我本不应来的,但是,我不放心。”

肖寒月接道:“寒月却心急如焚的,希望早见赵姑娘。”

赵幽兰挥挥手,那身着土黄衣眼的瘦小人,退了出去,常九识趣跟着退出。

杏花笑一笑,道:“肖公子,我给你沏碗茶去。”也跟着退入内室。

灯光明亮的小厅中,只剩下了赵幽兰和肖寒月两个人。

赵幽兰道:“你先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肖寒月忽然发觉,温婉娴静的赵幽兰,具有了和过去完全不同的气势,一种君临天下,统率一方的气势,和以往的赵幽兰,大不相同,不禁一呆。

赵幽兰一笑,道:“说话呀!我在问你?”

肖寒月道:“我?我看还是赵姑娘先说吧?找寒月有什么事?”

赵幽兰道:“好!我先说,你不相信我,我要忍耐一些时间,你却偏要出动对敌,是不是觉着你那一身武功,已天下无敌?”

口气也变了,和已往那种轻声婉转,完全不同。

肖寒月道:“我想寒月不是这个意思?”

趣幽兰道:“你见到二先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三王密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