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21回 道长魔消

作者:卧龙生

肖寒月隐身在一处窗口,凝目向外望去。

这座庭院本有回廊连接一处,但那些回廊都已被肖寒月下令拆除,双方之间,空出也二支左右的一片空地。

双方的人手,都隐藏在屋宇之内,中间这片空地,自然地形成了双方对决的战场。

沉寂了片刻之的,忽然响起了一阵长啸之声。

肖寒月明白这是招呼铁甲人的信号。

但三个铁甲人已变成了三具身着铁甲的尸体,自然是无法呼应。

只听一个清郎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二先生请肖大侠说话。”一处转角处,缓步行出来身着天蓝劲装的二先生,身后随行四男四女,男的执刀,女的佩剑。

白玉仙飞落在肖寒月的身侧,低声道:“肖兄,那四男四女是二先生的从卫,都具有特殊的技艺,不可轻视。”

肖寒月回头看去,只见闲云大师、神刀唐明、墨非子、朱盈盈等,都肃立在厅中,点头一笑,道:“我谢白姑娘指点,在下自会小心。”举步向外行去。

闲云大师道:“肖施主,贫僧陪你去一趟。”

墨非子道:“贫道也去。”

“肖大哥,我能不能去?”

只听那莺声燕语,说话的口气,已知是郡主了。

白玉仙笑一笑道:“肖兄!我陪郡主。”

肖寒月点点头,大步行出,闲云大师、墨非子、朱盈盈、白王仙,紧随而出。

双方相距一丈左右,停了下来。

墨非子已弃去大关刀,手执长剑,闲云大师却把红毛宝刀,隐藏于憎袍之内。

二先生目光一掠白玉仙,笑道:“白姑娘,本座待你不薄,怎的意翻脸无情。”

白玉仙接道:“二先生围袭荷花楼,如非肖大侠等仗义助拳,白玉仙只怕已魂游地府了。”

二先生吁一口气,道:“肖大侠已有郡主匹配,白姑娘的一番情意,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白玉仙冷冷说道:“我和肖大侠是道义之交,二先生这些话,不觉得令人齿冷?”

二先生淡淡一笑,道:“但愿如此。”目光转注肖寒月接道:“赵姑娘是和是死?”

肖寒月心中一动,暗道:看来,他是误认我俩把赵姑娘掳过来了,他既不知道内情,自也用不着揭穿了,淡淡一笑,道:“还活着。”

“那就好!”二先生说:“七王爷断气没有?”

“二先生要失望了。”肖寒月冷冷说:“七王爷的毒伤,已经大有好转。”

“你们掳去赵姑娘,就是为了救七王爷?”。

肖寒月道:“二先生高见。”

二先生道:“肖寒月,你是江湖中人,为什么要插手官府中事?”“二先生不也是江湖中人吗?”

“哼!你可想知道我真正的身份?”

肖寒月道:“不想知道,但在下知道的,你只是江湖上一个神秘门户。”

二先生冷笑,道:“王府已在我重重包围之下,你肖寒月就算武功绝世,也难一柱擎天,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肯退出王府?”

肖寒月道:“二先生带人离开金陵,在下也立刻退出王府。”

“别希望官府中有大军赶来支援……”二先生说:“金陵方圆二百里内的大军兵盈,已全在我的控制这下了。”

肖寒月冷笑一声,道:“二先生大概也不敢调动那些大军围攻王府吧?”

二先生脸色一变,道:“如有必需,在下有何不敢?”

肖寒月淡淡一笑,道:“二先生,肖某人已大概明白你的身份了,我相信阁下不是吹嘘,金陵附近的大军,确已在阁下的控制之下,不过,在下也相信,他们可以按兵不动,要他们放手攻打王府,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

二先生忽然笑一笑,道:“肖寒月,在江湖上,你是位杰出的高手,想不到在兵法上,你竟也纯熟于胸,区区一些弓箭手,能发挥那强大力量,伤害了我很多高手,全在运用之妙。”

肖寒月接道:“二先生夸奖了。”

二先生道:“肖兄是个人才,游行江湖,可以成一代名侠,但如进身庙堂,亦必成为一代名将,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理当创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开疆拓土,立下不朽的功业,肖兄如若肯和兄弟合作,兄弟定当以坦诚相见,一旦成得大功业,当和肖兄分享。”

肖寒月道:“谢了,肖某无意名闻诸侯,更不愿以己这私,造成血流漂杵的杀劫,二先生已然富贵极品,竟然还不满足,如今天下太平,国泰民安,以二先生人才,不论文才武略,都是国之栋梁,又何以逞一己私慾,造成人间惨事。”

“当真是话不投机了,肖兄,今日之争,兄弟已成了离弦之箭,一发难收,在下确实有爱才之意,但如肖兄执意不肯和兄弟合作,那就是逼我决一死战了。”

肖寒月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二先生如肯尽弃前嫌,在下愿在七王爷面前尽力陈说。”

二先生摇摇头,接道:“官场的风云,比起江湖中事,更为诡异难测,个中的情势,绝非你所能了解,肖兄,何不退出这场纷争,带着朱姑娘速离此地,逍遥江湖,作一对神仙眷属。”

肖寒月吁一口气,道:“看来,二先生确实执迷不悟了。”

二先生举起右手一阵挥动,立刻响起了一阵啸声。

乍听之下,这阵啸声十分杂乱,但如仔细地听去,却是阴阳有致,几个人发出不同的啸声,但却是各有韵律。

肖寒月也吹响了手中的竹哨。

双方都在用约定的暗记,调动人手。

第一组正是中州四奇。每人身后带了四个年轻剑手。

但最奇怪的是还有一顶黄色小轿,停在身着红袍的沈沧身后。

第二组,是六个铁甲,并排而立。

第三组是六个白衣少女,每个人佩带双剑。

第四组,人手众多,衣色亦杂,有老有少,还有两个和尚,四个道士。

二先生神情冷肃地说道:“肖寒月,这些人你都见识过了。”

肖寒月目光停注在那六个白衣少女的身上,道:“这六位姑娘,还未见识过?”

二先生淡淡一笑,道:“这六位是我花费了很大心血训练成的六位飞凤;她们都能独当一面,如非今日一战,关系太大,我也不会把她们全部凋出对敌。”

肖寒月心中忖道:“听他口气,这六位姑娘,似乎是都有着很高的成就,妇道人家,如非身负专技,倒是对他们小心一些了。”

但闻二先生笑道:“肖兄,如若肯和兄弟合作,六美将尽归肖兄麾下……”

肖寒月淡淡一笑,接道:“二先生,除非你立刻退出王府,今日一战,恐怕已无法避免了。”

二先生冷笑一声。道:“肖寒月,我已经委曲求全,你竟执迷不悟,看来只有除了你肖某一途可行。”

喝声中,右手一挥,六个白衣少女突然飞身而起,有如飞蝶戏花般,衣袂飘动中,纷纷向肖寒月飞扑过去。

但见人影闪动,闲云大师、墨非子、向中天、神刀唐明、白发龙女谭三姑、白玉仙一齐飞跃而出,迎向了六个白衣少女。

二先生突然发出一声低啸,六个白衣少女半空中柳腰折转,又飞回了原位。

只看那种特异的轻功身法,肖寒月不由得心头一跳,半空中折转回飞有如燕掠鹰腾,绝不同一般的轻身功夫,这种奇巧的身法,很显然可以看出来,必已和武功结合。

但肖寒月却无法瞧出来,这些身法和武功特殊联合的作用。

白玉仙等六个亦未追赶,落着实地,一排儿站在肖寒月的身后。

二先生点头冷笑,道:“好,双方精锐尽出,正好一决胜负。”人数上,肖寒月似是处在极端劣势,但肖寒月部署的阵势变化有方,弓箭、匣弩的支援力量十分强大,所以,心中并无畏惧。

何况,青虹宝剑,红毛宝刀两种神兵利器,仗为助力。

六风后撤,两翼并出,中州四奇和六个铁甲人,却分由两侧包围上来。

白玉仙脸色微变,低声道:“肖大侠,咱们还是退入房舍后面拒敌吧。铁甲人刀枪难入,对付不易。

肖寒月低声道:“如若被他一气冲入,阵势变化立刻会失去作用……”

目光一掠闲云大师,接道:“大师,先对付铁甲人?”

闲云大师合掌当胸,宣了一声佛号,道:“我佛慈悲,老衲今日要大开杀戒了。”

突然飞身而起,直向铁甲人飞去。

肖寒月沉声道:“有劳诸位联合拒敌,借后援之力,暂时抗拒中州四奇。”

语声未绝,响起了一声金铁大震。

一个铁甲人竟被闲云大师腰斩两段。

这雷霆一击,使得白玉仙等精神一震,但二先生却为之一呆。

就是向前迈进的中州四奇,也为之心头震动,停了下来。

闲云大师并未停手,斩毙了一个铁甲人后,宝刀回转,劈向另一个铁甲人。

肖寒月飞扑而至,青虹剑洞穿铁甲,也击毙了一个铁甲人。

老和尚横了心,大开杀戒,肖寒月亦是剑出无情,两个人动作快速,不过片刻工夫,六个铁甲人尽数被残。

二先生呆住了。

肖寒月冷冷说道:“宝刀无情,削铁如泥?二先生还有胜算吗?”二先生吁一口气,道:“杀!”一面向那顶黄色小轿。

杀字出口,那衣色杂乱的人群中,突然奔出十余人向肖寒月等停身处冲了过来,他们身份不同,手中的兵刃各异,有刀、有剑,也有禅杖、拂尘。

闲云大师迎向一个手挥禅杖的僧人,大袖一拂,挡开攻势,道:“大师可是来自少林寺?”

那和尚身着灰色僧袍,功力甚深,手不停挥,连攻了数杖,应道:“老衲罗汉堂上座三僧之一,法号广智。”

闲云双袖挥动,逼住禅杖,道:“老衲闲云,广字一辈,应该如何称呼老衲?”

那知广智不再答话,祥杖纵横,攻势凌厉至极。

闲云发觉他目光凝呆,刚才流畅的回答,似是早已铭记于心之言,但说完这几句之后,就不回答。

显是神志早为控制的证明。

闲云心头火起,右手分光捉影,一把抓住广智的铁禅杖,左手微扬,震退广智,生生把铁禅杖夺了下来。

另外十余人,却被墨非子、唐明、白玉仙等人联手挡住。

肖寒月这方面人数虽少,但个个武功高强,动手不足十合,已然连伤对方六人。

这时,突听二先生一声大喝道:“住手!”

声如巨雷骤至,大部分人都被震得耳中嗡嗡作响,二先生也表现了他真正的修为功力。

场中的动手之人,果然停下。

墨非子低声道:“肖大侠,那是狮子吼,本是佛门中降魔大法,二先生竟然习得?”

肖寒月道:“此人文武全才,而且,都有很高的成就,不可轻视。”

这时,二先生已打开了黄色的小矫,道:“肖寒月,你瞧瞧这是什么人。”

肖寒月凝目望去,只见一个断手,缺腿,一脸病容的老人,正是日夜默记于心,传授神功的恩师。不禁心情震动,拜伏于地,道:“师父,弟子想你老人家,想得好苦啊!”

那残废老人挺胸而坐,冷冷说道:“我不是你师父,也没有收过你这个徒弟。”

肖寒月微微一怔,道:“是!师父虽未收我列入门墙,但却有传授武功之恩,那和师父何异?”

老人冷笑一声,道:“老人卧病荒庙,你送些残肴剩饭给老夫食用,老夫随意教你几招武功,谈得上什么师徒情份,老夫不会认你,我不要自作多情!”

肖寒月急道:“奉上菜饭,也许微薄,但绝非残……”

墨非子突然轻轻一碰肖寒月,接道:“这位老人家既然一口否认,肖公子又何必作茧自缚呢。”

肖寒月人极聪明,听得心中一动,道:“对!老人既然不肯承认,肖寒月也确实未列门墙,请受我一拜,就此思义两绝。”遥行三拜,站起身子。

二先生微微一怔之后,怒声喝道:“老匹夫,本公子是何等人,岂能容你们这等做作瞒过,要肖寒月自断一臂退出王府,我立刻放了你,任你们师徒离去,否则,本公子要立刻再斩下你仅有一手”

肖寒月几乎要大声喝止,但话声将出口时,又忍了下去。

但闻那残为老人冷冷说道:“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他已和老夫恩义两断,别说斩下我仅有的一只手,就算你杀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道长魔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