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05回 王府花园

作者:卧龙生

心意决定,豪气陡生,连客栈也不回去,直奔玄武湖。

尚未到游湖的季节,湖上游人不多,山风吹来,湖波荡漾,偶有一二小舟的斗争对无产阶级争取解放的重大意义以及坚持这一斗争的 ,划行湖波之上,岸上林木,排列整齐,纵横成行,虽未见杨柳飘絮,但松时依然啸风,名湖景色,浓妆淡抹总相宜,不见游人如织,却是别具幽静之美。

肖寒月沿着湖畔,缓步而行,一面济览景色,暗中却凝聚功力,留心着四下的动静。

忽然间,衣袂飘风,人影一闪,一个白衣人,出现在眼前丈余之处。

来人正是白龙,不同的是,身上多了一把佩带的长刀。

肖寒月长长吸一口气,笑道;

“来了!”

“你也知道我杀人的规矩?”

“嗯!”

肖寒月慾言又止。

白龙双目转动,不停地在肖寒月的身上打量。

肖寒月一皱眉头,道:

“看什么?”

“你用的什么兵刃?”

肖寒月心中一动,暗道:是啊!对付这么一个强敌,我怎么忘了带把利剑来?

其实,他涉足江湖不久,根本没有带兵刃的习惯。

白龙突然踏前两步,右手按在了刀把之上,顿然杀气阵阵,逼了过来。

肖寒月一提气,劲达四梢,力布全身,有如山岳挺立一般,淡然一笑,道:

“该用兵刃的时候,在下自会取出。”

两度内功暗接,肖寒月不惶多让,气势是毫不逊色。

白龙道:

“在下刀出取命,从未失手,你要小心了。”

肖寒月道:

“彼此无怨无仇,阁下要杀我,也该有理由吧?”

白龙道:

“我已经劝过你了,要你离开金陵。”

肖寒月道:

“这就该死了?”

白龙冷冷说道:

“亮兵刃吧!面对一个将死的人,我从来没有浪费这么多的口舌。”

事实上,对肖寒月形诸于外的豪壮气势,白龙已然有些心折,估不透这年轻人,怎会有如此深厚的功力,自己练的七煞刀罡,威力凛人,敌人常在那时暗涌杀气中现出惊惧、畏缩,才能出刀一击,取敌之命,近年息隐苦修,更见精进,但对肖寒月却是全无震慑作用。

这就使白龙的信心有点动摇,希望能对肖寒月多一点了解,逼他亮出兵刃,看看可否由兵刃上瞧出他的来历?

肖寒月却不知白龙心中的打算,只是全身凝注,等白龙出刀,再见机出手破解。

他虽已身经侯玄、文雀、武凤两战,却是从未先行出手攻敌,胸中熟记的攻敌招术虽多,竟不知出那一招才好。

这就是肖寒月最缺乏的经验,没有敌人的引发,便感觉到无从下手。

两人相持了一阵,白龙渐感不耐,大喝一声,拔刀击出。

这真是惊天动地的一刀,便见一道白茫,长虹经天一般,电射而至,四边的柳枝松叶,在凌厉的刀风波荡之中,纷纷坠落。

肖寒月亦早蓄劲待发,白龙挥刀攻来,他亦飞身而起,迎了上去,左掌右指,双足并出,在一瞬间的交接中,掌指封开了白龙一十三刀的变化外,又还击了四腿。

两人的方位交错,同时落地,但立刻转身,面向对方,白龙在双足着地时,左腿一软,几乎栽倒,但却一咬牙,硬行站稳。

肖寒月脸色苍白,一头汗水滚滚而下,显然,这一刀接的十分辛苦。

他不敢稍分心神,举手拭汗,星目圆睁,看着白龙,准备迎接第二次的攻击。

白龙长刀平胸,缓步后退。

肖寒月暗暗忖道:他要拉长距离,再度飞扑击来,那来势之凶,必然更胜于前面一刀,我手中无剑,只恐难再接下这第二刀了。

白龙退后约三丈左右,突然一个转身,飞跃而去。

这变化大出了肖寒月的意外,目睹白龙消失不见,才举手用衣袖拭去脸上汗水,散去了提聚的功力。

但觉双臂之上,冷风侵入,仔细一看,臂上衣袖竟有数处破裂的刀口,心中甚感奇怪,何以衣袖破裂数处,都未伤及皮肉?

肖寒月尚不自知本身已然练成了护体神功,刀风虽然凌厉,破裂衣袖。却伤不到他的皮肉,自然,以白龙的凶厉刀势,如果直接击中,也难免要断臂、裂肤之危。

“恭喜肖公子……”

“赤手空拳,击退了白龙……”

何刚和韩怕虎像快马一般奔了过来,人还未到,已忍不住叫了起来。

肖寒月笑一笑,道:

“两位果然有来了。”

韩怕虎道:

“咱们一直盯着肖公子,跟到玄武湖来,只不过距离远了一点……”

何刚接道:

“就算咱们跟在肖公子的左右,也是帮不上忙,还是劳动肖公子分神照顾。”

“唉!两位说的不错,白龙果然是个厉害人物,那一刀,像是一只转动的刀轮……”

肖寒月心有余悸地说:

“由空中直卷下来……”

何刚接道:

“但肖公子仍然封住了他的刀势,而且打伤了他。”

肖寒月沉吟了一阵,道:

“我好像踢中了他一脚,不过,只要他再攻出一刀,我一定会伤在他的刀下。”

韩伯虎道:

“但肖公子赤手空拳,未出兵刃,接下了一刀,白龙这一战败得很惨。”

肖寒月道:

“我忘了带把剑来!”

何刚道:

“可惜,咱们离的太远了一点,没有看到这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战。”

肖寒月道:

“谈不上大战,那只是一个回合的交接。”

何刚道:

“绝世高手过招,就是这样了,一个回合之间,却是潜藏着无数的凶险变化。”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

“白龙走了,但咱们仍然找不到赵大夫在什么地方?”

韩怕虎道:

“王守义是江南第一名捕,经验丰富,我想人可能早已作了安排。”

何刚道:

“除了王总捕头的安排之外,我们也有准备,追踪白龙,虽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我们安排了当今江湖之上最高明的追踪之人,至少也可以找出一个轮廓出来。”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

“这么说来,在下当真是一个饵了。”

韩怕虎道:

“白龙突然出现,完全出人意料之外,这方面……”

肖寒月挥挥手,笑道:

“韩兄,这件事在下纯出自愿,希望因此能找出赵大夫的下落。”

何刚接道:

“会的,肖公子……”

韩怕虎道:

“肖兄,你已经完成了最艰苦的任务,请回赵府中休息一下吧!”

何刚道:

“是的!张岚兄和王总捕头,都在赵府中恭侯大驾!”

张岚、王守义都站在赏花轩的门前等候,脸上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崇敬的神情,和以前的倔傲,完全判若两人。

“辛苦了,肖兄弟……”

张岚急急的迎前两步,接道:

“轩中已备好了酒菜,快来喝两杯。”

肖寒月被拥上首席,王守义亲自执壶斟了一杯酒,道:

“肖兄弟,一战成名,击败了白龙……”

肖寒月接道:

“王兄,在下的希望是找出赵大夫的落足之处。”

“放心,放心,这一次,一定可以找出他们的隐身之处,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了……”

王守义充满信心的说。

消息果然来的很快,肖寒月喝下第二杯酒时,一个青衣小帽的汉子,已然快步闯入了花轩,对着王守义一躬身,目光转动,慾言又止。

王守义道:

“说!这里都是自己人。”

“是!属下们交接监视白龙,至乌衣巷消失不见。”

王守义呆了一呆,道:

“什么?乌衣巷……”

“是!白龙在乌衣巷口,突然消失不了。”

王守义脸上神情肃然,挥挥手,道:

“知道了,你去吧!”

青衣人又行了一礼,退出花轩。

这时,赏花轩中的空气,也似乎是突然凝结起来,王守义脸上一片惨白,张岚也是一脸严肃,韩伯虎、何刚也都冷着脸,一语不发。

肖寒月轻轻吁一口气,道:

“王兄,这乌衣巷,是一个什么地方?”

王守义苦笑一下,道:

“乌衣巷……乌衣巷……”

目光看着张岚,突然住口。

张岚一口气,道:

“王兄,告诉肖兄弟吧!”

王守义点点头,道:

“乌衣巷中,是金陵城中的禁地,只住了三户人家……”

肖寒月接道:

“哪三户人家?”

王守义苦笑一下,道:

“七王爷的府,杨尚书的宅院,李大将军的将军府……”

肖寒月道:

“只有这三户人家?”

王守义道:

“是!”

肖寒月目光转动,看看张岚、何刚、韩怕虎,目光又转到王守义的脸上,道:

“白龙在乌衣巷口,突然消失不见,那也不一定就在这三家宅院中了?”

王守义精神一振,道:

“对!以白龙的轻功之高,只要飞越几道围墙,就可以到了一般百姓人家了。”

“肖寒月叹息一声,接道:

“王兄,白龙越过几道围墙,躲入一般人家的机会有多大?”

王守义脸色又青了,摇摇头,道:

“不太大!”

“如果,白龙进入了乌衣巷内三大宅院之一,那一家的可能大些?”

肖寒月提出了问题。

王守义看看张岚,慾言又止。

张岚道:

“我在七王爷府中数年之久,对王爷府中的情形,知之甚详,绝不会进入七王爷府。”

肖寒月点点头,道:

“王兄,除了七王爷的府,只余杨尚书的宅院长和李大将军府了,对这两位大人,你有多少了解?”

王守义叹息一声。

“他们都是国之干城,一品大员,我只是应天府行中一个小小捕头,见面的机会也没有,怎么能够谈到了解!”

这时刻,就看出肖寒月与众不同之处了,笑一笑,道:

“王见不要妄自菲薄,你是江南第一名捕,执法如山,江湖上的巨盗、恶匪,有不少被你送入大牢,这些声誉,得来不易,比起你应天府捕头的品级,价值高多了。”

王守义呆住了,青白的脸色,逐渐开始胀红,忽然一掌拍在桌子上,道:

“肖弟说的对,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不管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只要犯了王法,我王某永可以办他。”

肖寒月道:

“不错,但咱们要有证据。”

王守义沉吟了一阵,道:

“杨尚书和李大将军,我确实了解不多,杨尚书任职吏部,住在京都,一两年难得回来一次,前年他回府养息,知府大人受邀赴这归,我负责保护守卫,倒是见过一次,只是相隔很远,看的也非十分清楚,至于李大将军,托全封疆,亲率重兵,驻守边关……”

肖寒月接道:

“杨尚书任职京都,李将军驻兵边关,为什么家眷都住天金陵?”

王守义笑一笑,道:

“这个嘛……杨夫人住在金陵,一直未随北上,至于李将军府,只说只有李公子常住金陵,李夫人每天冬天才回金陵,来年春天,再止边关。”

肖寒月心中忖道:这些一品大员,想来都有年轻的美妾侍奉生活,元配夫人是否随侍在侧,倒也不关重要了。

沉默了一阵的张岚,突然接口说道:

“杨府,李宅都非平常人物,就算七王爷肯支持这件事情,但也要有确实、肯定的线索才能进人府第查看,目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查出白龙进入那家府第才能有所行动。”

何刚道:

“常九的追踪之术,天下第一,我想他一定会有所发现……”

韩伯虎接道:

“这般时候,常九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

肖寒月接道:“难道白龙敢在金陵城中杀人?”

何刚道:

“希望不是白龙发现了……”

“敢!白龙一旦发现了被常追踪,肯定会杀了常九。”

肖寒月目光转动,忽见一个身材瘦小的老人,缓步行向赏花轩来。

目下赵府戒备森严,大白天一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王府花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