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06回 蛇头白羽箭

作者:卧龙生

肖寒月看了张岚一眼,道:“张兄,我想请你帮个忙?”张岚笑道:“说吧!什么事?”

肖寒月道:“我想借一柄长剑用用。”

张岚道:“这个容易,走!我带你去选一把!”

肖寒月看了常九一眼,随着张岚行去。

一座满置的库房中,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器,单是长剑,就有数十支之多,肖寒月选了一把形色古朴的长剑,掂了掂,十分顺手,佩在身上,道:“明天奉还。”

张岚道:“你的眼光不错,这把剑是李大将军前年回到金陵度假,拜会七王爷,送的礼物,虽非名剑,倒也锋利……”

肖寒月急急解下,道:“如此名贵之剑,我怎么能够借用,还是换一把。”

“不用换了……”

张岚拦住了肖寒月,道:“这把剑虽然不错,但七王爷还未看在眼下,李大将军告辞之后,王爷就把这柄剑赏赐予我,我不用剑,所以,放在了兵器库中,我借花献佛,这把剑就送给你了。”

肖寒月道:“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张岚一笑,道:“是不是常九要你带一把剑的?”’肖寒月微微一怔,道:“是常兄提醒在下的。”

张岚点点头,道:“我明白了,由你保护他,勿怪常九这小子口气托大了。”肖寒月心中忖道:常九说地鼠门中不是以武功见长,还道他是谦逊之言,看来倒是真话了。

张岚带着肖寒月回到花园的时候,常九已经喝完了一壶老酒,肖寒月匆匆吃了两碗饭,张岚带走了饭盒。

常九凝神倾听,除了淙淙水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息,就起身子,道:“走!咱们先布置一下。”

选一处花树茂盛的地方,常九又取出那个铁筒来,定了方位,转动柄把,花了有一柱香的时间,才停手笑道:“肖兄弟,时间还早,你躺下休息也好,打坐运功也好,有动静叫你。”

肖寒月点点头,长剑平放身前,盘膝而坐,运气调息,片刻工夫,已人物我两忘,兴天浑一之境。

常九却躺下身子,伏地静听。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突听唰地一声响,一道寒芒,射入花丛之中,就在肖寒月身前半尺左右处,疾掠而过。

肖寒月忽然警觉,睁开双眼,伸手抓住了长剑。

常九疾快地按住了肖寒月抓剑的右手,示意不要出声,并要他悄然躺下。

寒芒钉在了五尺外一株小花树之上,深入数寸。

肖寒月目光税利,虽然在夜暗之中,仍在看出似是一种短箭一类的暗器,但后面却有一截白色的羽毛。

常九轻轻拉动肖寒月,附耳低语道:“侧身而卧,把身子和长剑尽量隐藏在草叶之中,但要保持着最佳的应变姿势。”

肖寒月缓缓的收动双腿,心中的紧张激奋,尤过面对白龙的时刻。

这虽非生死一瞬的对决搏杀,但却别具有一种神秘的刺激。常九果然是经验老到,料事如神,片刻之后,一阵步履声行入花丛。

那是个全身黑衣的人,头脸也被一块黑布蒙起,只露出两只眼,手上也戴着黑色的手套,正和赵幽兰形容的黑衣人穿着相同。

那只短箭上的白色羽毛,在黑暗中是一个很好找寻的目标,那黑衣人辨认方位也十分准确,直行到那株花树之旁,拔出短箭,四下扫射了一眼,才转身而去。

肖寒月有着飞跃而起的冲动,但他却极力忍耐下去,他明白这只是事端的开始,更重要的是找出地下密室,和赵百年大夫的下落。

谁想得到啊!问题竟出在了七王爷的府中,如非常九的追踪之术,就算动员了天下名捕,也不会找到七王他的府中来。

常九右耳紧贴铁铜,左耳贴地,凝神倾听。

肖寒月却提气戒备,右手握在剑把上,伏在地上的身子,弯成了弓形。

他手中有剑,就想到了剑法,也完成了出剑一击的准备。

今夜无月,夜色如墨,黑暗中布藏着无数的诡密,也潜隐着重重的危机。

果然像只地鼠一样,常九隐伏在黑暗中的静止和耐性,使得肖寒月大为佩服,因为肖寒月已经两次在缓慢中更动戒备的姿势,而常九就连一次也未移动过。

时间在黑暗中过去,肖寒月正准备第三次换转伏地戒备姿势时,一阵衣袂飘风的声音掠顶飞过。

虽然在黑暗中,肖寒月仍然看清了那是个黑衣人,一掠数丈,落在实地上。

王府中幽静、美丽的花园,黑夜中怎会有如此诡异的江湖高手出没。

肖寒月无法肯定这个黑衣人是不是那个射出白羽箭的黑衣人,但却看出他们都穿同一形状的衣服。

微微转目看去,只见常九仍然是原姿势静卧不动,除了双目中闪动着光芒之外,再瞧不出还有一个活人的征象。

漫长的黑夜中,肖寒月接受了极大的磨练,除了在草木不惊中练习着变动的姿势之外,还要徐徐换气,这要极大的耐心、忍性工夫。

金鸡报晓,东方天际泛起鱼肚白色。

紧张的一夜,终于在二人高度的忍耐中,平静地度了过去。急促的步履声,传了过来,张岚带着两个王府中佩刀侍卫进入了花园中。

常九轻轻一拍肖寒月,低声赞道:“你的耐力已达到地鼠门中人要求的标准,了不起的年轻人!”肖寒月吁了一口气,道:“现在我可以站起来活动一下吗?”

常九微微一笑,道:“去告诉张岚,我们要离开这里,要他中午到赵府见面。”

肖寒月点点头站起来,张岚正在四下张望,一见肖寒月由一丛茂密花树丛中站起来,立刻疾奔过来,张口慾叫,却被肖寒月摇手阻止,低声道:“常兄说,中午在赵府中见。”

赵府赏花轩中摆好了一桌很好的酒菜,王守义、肖寒月、何刚、韩怕虎、赵幽兰围桌而坐。

数日不见,赵幽兰更觉清瘦一些,剧变之后的痛苦磨练,使得十分活泼的赵姑娘,变得沉默了许多,但她双目中的光亮,可以看出她的坚强。

王守义看看赵幽兰,道:“这几天赵姑娘过这平静吧?”

赵幽兰淡淡一笑,道:“我很好,府中戒备森严,未再有敌人入侵,只是为追查家下落,使得诸位昼夜不地追寻,晚辈感到十分不安。”

王守义目光转到常九身上,道:“你听听,常九爷,不看我姓王的面子,也该看在赵姑娘的份上,失泄漏一点天机如何?”

常九摇摇头,道:“不行,张岚到了之后,我自会说个明白。”

王守义道:“肖兄弟,你说说看,你陪他在花园中守了一夜,都发现些什么事情?”

肖寒月道:“除了看到两个诡密的黑衣人外,我就不知道了……”

这时张岚已快步行了进来,道:“七王爷召我谈话,来得晚了一些,有劳诸位久侯了。”

口中说话,人已入席。

王守义道:“张兄未到,我们常九爷是金口不开,现在该说个清楚了吧?”常九不理王守义,却转向张岚,道:“你先说,王爷和你谈些什么?”

张岚道:“他要我告诉王总捕头,放手查案,不要缚脚的,同时,也告诉我郡主学武的经过。”

常九一怔道:“真的这么说?”

张岚道:“常九,难道你信不过我的话?”

“唉!这倒真把我搞糊涂了……”

常九皱皱眉头道:“难道七王爷真不知道?”

张岚道:“常九,说吧!究竟你发现了什么?我既然插手了此事,自然会全力以赴,就算追查下去,对七王爷有所不利,现在也无法回头了。”

常九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可以直言不隐了,王爷的后花园中,确有一座密室,就在假山之内。”

虽在意料之中,但张岚和王守义,还和听得脸白色一变。

常九道:“花园也有一条地下通道,可达假山密室,只是距离远了一些,似在围墙旁边……”

张岚接道:“常九,你能肯定?”

“肯定,昨夜就有人走过那条地下通道……”

常九斩钉截铁地说道:“但进入地道的门户,却不在花园之中。”

王守义一皱眉头,道:“这个就不容易着手了……”

常九道:“容易得很,我可以带你由地道上面直挖下去,找出地道,也可以告诉你们由哪里凿开假山,找出密室。”

王守义道:“张,你看该怎么办?”

张岚道:“只要有把握,就告诉七王爷,挖出地道、密室给他看看。”常九道:“昨夜在三更左右,有人在花园中搜查,肖兄十分沉着,没有被他们搜出来。”

“张岚脸色一变,道:“你们为什么不招呼一声,合力擒住那个人……”

常九道:“不能动手的原因是,当时我还来听出地道所在,而且,那黑衣人打出了一支蛇头白箭……”

张岚一下子站了起来,道:“箭呢?”

常九道:“白羽箭掠着肖兄身侧面过,钉在一株花树上,但又被黑衣人走过来收了回去。”

张岚吁一口气,道:“你确定是蛇头白羽箭吗?”

常九道:“不相信你问问肖寒月。”

肖寒月道:“是一种带有白羽毛的短箭,是不是蛇头白羽箭,我就不知道了?”

常九道:“天下用甩手箭的人,虽然不少,但带一截羽毛的,却是不多,除了蛇头白羽箭之外,我还未听过有第二家?”

张岚道:“这么说,大概是不会错了?”

赏花轩中突然沉默下来。

肖寒月目光转动,发觉在座之人,一个个脸色沉重,似乎是蛇头白羽有着很大的震骇力量,心中大奇,忍不住问道:“常兄,那蛇头白羽箭,可有什么来历?”

常九道:“张兄比我清楚,何不问他?”

不待肖寒月问,张岚长长叹一口气,道:“肖兄弟初入江湖不久,不知蛇头白羽箭的出处,来历……”肖寒月道:“张兄指教?”

张岚道:“二十年前,蛇头白羽箭威震江湖,箭到之处,望风披靡,闹得江湖上神鬼不安,幸好只闹了五年,突然隐去不见,但白羽箭的往事,至今仍然传扬江湖,想不到的踪十五年的蛇头白羽,竟然会在王府中出现?!”

肖寒月道:“蛇头白羽箭,代表着一个人,还是代表着一个组织?”

张岚道:“应该是一个家族,他们的人数不多.但却神出鬼没,他们在江湖上闹了五年,仍然没有人能把他们分的很清楚。”

肖寒月道:“会不会是人数很少的组织呢?”

张岚道:“不太可能,因为他们一群人中,有男人,也有女人,江湖上称他们为白羽令门。”

肖寒月沉吟不语,心中忖道:“蛇头白羽箭在江湖上横行了五年,竟然没有人弄得清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组合?……”

常九接道:“张岚说的不错,他们是一个家族,这一家人姓古,是一个充满着神秘、怪异的家族,他们从来不和江湖中人来往,一向是独行其是。”

“常兄,对古氏家族,还了解多少?”

常九道:“就知道这些了,常某追踪他们一个多月,探听出他们姓古,不幸被他们发现,差一点丢了老命。”

肖寒月道:“蛇头白羽箭,左右不过是一种暗器罢了,江湖中人,为何如此害怕?”

常九道:“蛇头白羽箭的可怕处,是因为它花样太多,有的蛇头中暗藏毒针,有的暗藏磷火,也有暗藏火葯,射中人身,或用兵器封挡时,立刻爆炸,但就外形上看去,却是完全一个样子,叫人无法分辨。”

肖寒月道:“原来如此,那当真是防不胜防,十分可怕了。”

直到此刻,肖寒月才完全明白,蛇头白箭一经提出,全座默然,原来,都被这种诡诈难测的暗器给震住了。

常九道:“现在,该你王总捕头拿个主意了,这件事,不但牵上了白龙,而且牵扯了白羽令门的古氏家族,你还敢不敢查下去?”

王守义道:“最重要的是,还牵扯上了七王爷府,能不能办下去,要张兄作个决定了。”

肖寒月回目看去,只见赵幽兰低头不语,脸上是一片黯然、悲怆之色,忍不住接道:“当然应该追下去,难道白龙和古氏家族中人,就该横行不法,欺压良善,任他们胡作非为下去?”

张岚点点头,道:“肖兄弟说得对,就算牵上了王府也应该追查下去。”

赵幽兰道:“只要能把家父找回来,其他的事,民女也无意追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蛇头白羽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