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08回 杨府探秘

作者:卧龙生

赵幽兰果然是聪明绝伦的人,只用一个时辰左右,已完全领悟了口诀真传。

肖寒月想到当年那无名老人传援自己的内功时,花了四个时辰以上的时间,才完全记得真言,把一百一十六个坐息吐纳的动作,连成一体果就是形成了无产阶级,资本主义生产的进步促进了无产者 ,老人直赞自己聪明,是练武的天才,但赵幽兰却在一个时辰之内,把三百六十个字的练功真诀,倒背如流,一百一十七个精确的动作浑成一体,达到了要求的效果。

骤然之间,发觉了一个聪明、才智高过自己数倍的人,肖寒月也不禁黯然一叹。

赵幽兰睁开双目,缓缓下了木榻,慢慢行近了肖寒月,低声道:“是不是我太笨了,让你失望了”

“不!你很聪明……”

“真的……”

赵幽兰的脸上泛现起如花笑容,接道:“希望你是真心的赞美我。”

缓缓把娇躯偎入肖寒月的怀中。

肖寒月没有推拒,这位忽然间失去了欢乐、幸福的少女,以纤纤弱质,承担起沉重的担子,给人的感觉是那么楚楚可怜。

忽然间,肖寒月感觉到前胸处,衣衫儒湿,不禁一呆,道:“幽兰,你哭了?”

抬起埋在肖寒月的前胸的脸儿,赵姑娘双目中尤有着晶莹的泪水,道:“肖兄,我好怕会突然离去……”

肖寒月笑道:“你怎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我不怕敌人强大,也不怕他们杀了我,我在爹爹那里学到了很多医学知识,在爹收藏的万卷医书中,得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用葯方法,平常看过,只不过多一些用谈笑的常识,但现在,我却把它们用在实务上……”

“慢来……慢来……”

肖寒月道:“说地仔细一些,你把用葯的方法,用在实务上,是什么意思?”“我配制了很多葯粉,也用调配的葯物养了一些……”

她突然住口不言。

望着赵幽兰,肖寒月有些茫然的道:“怎么不说了,养些什么?”

赵幽兰道:“说了半天,你还未说明白,你养的什么东西?”

“蚊子,密蜂……”

肖寒月呆了一呆,道:“蚊子、密蜂,他们能保护你?”

赵幽兰点点头,道:“是真的,用些调配的葯物,给它们食用之后,它们就有了克敌之能。”

肖寒月哦了一声,道:“花园里那个黑衣人,是你用密蜂咬伤的?”

“不是密蜂,是蚊子。”

肖寒月哑然一笑,道:“勿怪风七一直想知道是什么暗器伤了他,连张岚、常九那等经验丰富的人物,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被你养的蚊子叮的。”

赵幽兰道:“我很惭愧,爹搜罗医书、奇葯,是为了济世活人,我却用这些葯物害人。”

肖寒月叹息一声,道:“幽兰,这种事无可奈何,你是为了保命,如非你有这种丰富的葯物知识,也许早被他们杀害了”

赵幽兰长长吁一口气,道:“你不怪我……”

肖寒月拍拍赵幽兰的香肩,接道:“怪你?为什么要怪你?你有自保的能力,我高兴还来不及。”“寒月……”

赵幽兰抬起头来,两道明亮的目光,流露出无限深情,接道:“这几个月的煎熬,我能够支撑下来,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肖寒月摇摇头。

赵幽兰道:“因为有你!”

“我?”

“是的,你给了我反抗的勇气。”

肖寒月笑一笑,道:“能得如此,是我之愿,幽兰,武凤和那黑衣人失去武功,也是你施的手段了?”

“不错,我在食物之中,放下了一些葯物,可以使一个人筋骨软弱,不过,不会伤害他们,只要服下解葯,很快可以复元。”

肖寒月沉吟一阵,道:“那葯物,还有没有别的作用?”

赵幽兰凝目思索一阵,道:“可能会使一个人性格变得和顺一些。”

肖寒月心中忖道:配制得法的葯物,竟有如此强大之力,能使一个人武功消失,性格改变……”

赵幽兰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得走了,杏花一个人恐怕无法照顾?”

肖寒月道:“幽兰,虽然你保护自己的能力很强,但也要小心一些,江湖上的诡计、阴谋,防不胜防,你不会武功,尤要提防飞刀、毒针一类的暗器。”

赵幽兰点点头,取出一个白玉瓶子,道:“这里有十二颗防毒丸,每一粒的效用,可以维持两个时辰,眼下之后,可避毒蜂、葯蚊的追袭……”

肖寒月接道:“如是被毒蜂、葯蚊咬伤的人,这葯物能不能解救?”

“能!不过,一粒只能救一个人,同时可以保护很多人,只是配制这种解葯的主葯,存量不多,不能浪费。”

肖寒月点头笑一笑,正想再问一些饲养葯蚊的事,赵幽兰已先行接道:“此事请肖兄暂守隐密,我走了。”

她回身急步而去。

想一想,也许赵姑娘有不便的苦衷,肖寒月也只好暂时按奈下好奇之心,掩上房门,运气调息。

谭三姑赶到赵府时,已是掌灯时分,王守义、何刚、张杰、罗镖,也在赵府,只不过,他们带着一批精干的捕快,和重金聘来的六名镖,分守在赵府各处。

既然,要把赵府作为发号施令的堂口,自然要加强防守,赵姑娘有银子,又不怕花,办起事来,自然容易,由韩怕虎出面,以一人每月五两银子的价钱,请来了金陵城中三家镖局内六位镖师,单是这一项开销,一个月,就要三千两银子。

谭三姑阅历丰富,目光锐利,一路观察下来,发觉赵府中的戒备森严。

事实上,韩怕虎、张杰等四人再加上镖师,十位相当不错的高手,配合着三十多精干捕快,防守赵府这片不算太大的地方,确也到飞鸟难渡的严密。”

“这里的防守布置……”

谭三始有些赞许的说:“看起来比王府还要严密。”

张岚笑道:“这里的地方不大,呼应上方便一些。”

谭三姑道:“不只是应天府的人吧?”

王守义道:“班房的人,只能摇旗呐喊,最重要的还是张兄请来的几位朋友。”

“还请来几位镖局的镖师……”

张岚解释说道:“金陵三家大镖局,每一家请了两位,虽然,他们不一定是镖局里武功最好的镖师,但他们接下生意,一旦出了麻烦,总不能坐视不理。”

言下之意,是把三家镖局子也拖了进来,镖师挡不住的事,总镖头自然不能不理。

谭三姑笑一下道:“也只有如此了,张兄,铁伞什么时间可以交货?”

张岚道:“我要他们最好的材料打造,明天可以先交二十把。”

谭三站点点头,道:“一共造了多少?”

“五十把。”

“应该够用了,肖公子设计的铁伞,既可保命。又可克敌,老身替它想了一个名字,叫作阴阳伞……”

常九接道:“好名字……”

“如果肖公子能再想出几招武功,配合阴阳伞的妙用,那就威办更大了。”

肖寒月沉吟了一阵,道:“这方面寒月倒也想过,似乎只有一招剑法上的变化,可以套用,我已把它略作修正,不知是否合用?”

谭三姑道:“那必是一招绝世奇学,老身也想了三招变化,加上肖公子想出来的,把它配合起来,立刻传授给他们;不过,学的人一定要有相当的武功基础,才能在一两天,学习纯熟,应用克敌,这人选方面,得要张兄和王总捕头决定了?”

张岚道:“老前辈和肖兄除外,我们在座三人,韩怕虎、何刚,大概可以,至于那六位镖师的武功如何?我不太清楚,要老前辈看看他们的武功再决定了。”

王守义道:“应天府的人,只有张杰、罗镖可以试试,但还得谭前辈看看他们的身子再说?”

谭三站道:“肖公子那一招,老身要学。”

“不敢当,老前辈想的三招,寒月也想练习。”

谭三姑年纪虽大,性子却急,立刻把韩怕虎等十人,请入花轩,要他们当面献艺。

十人之中,韩伯虎武功最高,何刚次之,张杰、罗镖和六名镖师,都在伯促之间,勉强可以。

谭三姑借用一把普通雨伞,先把三招变化演练一遍,虽只三招,除了韩伯虎很快学会之外,其余九人,耗去快一个时辰,才练熟悉,张岚、常九、王守义虽未下场演练,也都虽未下场演练,也都跟着比划,只觉这三招和阴阳乎配合得十分佳妙,比自己的一身武功,高出很多,白发龙女之名,果非虚传。

肖寒月也暗也学习,他是难得的武学奇才,看过一遍,已了然于心。

学会潭三姑三招变化,肖寒月也传了一招,其变化之妙,和白发龙女的三招,又自不相同,虽是一招,却融合了防守、攻敌、和发射伞中暗三个步骤,变化突如其来,全无脉络可寻,就连谭三始也暗中练了几十遍,仍觉无法得心应心,其他的人,那更是拿捏不准,完全走样了。

练了半个时辰,没有一人练成,肖寒月虽然用心教导,仍是收效不大,不禁有些气妥,叹息一声,道:“也许在下传援方法不对,倒是累了诸位啦!”

谭三姑笑一笑,对韩怕虎等人说道:“肖公子这一招深博奇奥,恐非短时间,可见成效,你们记住要诀,自行练习吧!只要能练得三五成,就是你们的造化了,已过初更,不耽误你们时间了。”

韩伯虎等十人退去,肖寒月苦笑一下,道:“在下惭愧!”

谭三姑道:“别说他们了,连我都练得有些吃力,你的武功别具一格,和你练得内功配合,才能完全发挥,剑帝奇学岂是人人能够练的,他们之中,能练到五分成就,再和本身武功融汇,就够他们受尽了。”

事实上,张岚、常九、王守义,也都有束手缚脚感觉,但他们都能感觉到,那是很精奇的一招,暗中决定,痛下苦功,把这一招学会。

谭三姑喝了一杯茶,道:“这赵府之中,受到过袭击没有?”

王守义道:“被发觉一次,生擒一人。”

谭三站道:“肖公子出了手?”

肖寒月摇摇头,道:“不是。”

“噢!那是什么人?”谭三姑目光转动望着张岚。

“也不是我!”

张岚解释说。

谭三站道:“那究竟是何人出手?”

王守义道:“老实说,那人怎么被擒,到现在,我们还是不太清楚?”

谭三姑怔了一怔,道:“不太清楚,什么意思?”

王守义道:“他们已突破警卫,潜入花园,但却被一种奇怪的暗器所伤“总该有一个施放暗器的人吧——

王守义摇摇头,道:“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找到那暗中帮忙的人?”

谭三姑沉吟了一阵,道:“那人伤在什么样的暗器之下?”

王守义看看张岚,道:“一种使人晕迷,失去抵抗能力的暗器。”

谭三姑颇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决心,接道:“那人怎么醒来的?”

王守义道:“赵姑娘给他一粒解葯……”

谭三姑奇道:“你是说,赵姑娘给他一粒解葯,人就醒过来了?”

“正是如此,赵姑娘医术,已得赵大夫的真传,不但能配制各种解毒葯物,而且,也能调制一种迷魂葯粉,以鬼刀侯玄那样的身手,也为那葯物所制。”

王守义说得十分清楚,但谭三姑心中的疑问,却是越来越多,葯物制敌,和暗器伤人,完全是两回事情,不禁一皱眉头,道:“王总捕头,施放暗器伤敌,也是赵姑娘了?”

王守义道:“应该不是,赵姑娘不会武功。”

事实上,王守义心中也是疑问重重,自己都不明白,如何能说得让人明白。

但肖寒月心中明白,只不过,不能说出来罢了。

“找出一点眉头没有?”

常九点点头,道:“最可疑的是杨尚书的府第,不过,在下不便搜查。”

王守义道:“杨尚书不在家中,只有杨夫人常住金陵,人口不多,怎么会……”

乌衣巷中三大宅院,如果七王爷没有问题,那问题就应该出在李大将军府第,一则是李家世袭武将,家传武功高强;二则是李大将军远在边关,李夫人大半时间随夫在外,只有李公子留在金陵,李公子年轻好强,惹过不少麻烦,而且交游亦很复杂,更可疑的是近一年来、一向呼朋喝友到处宴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杨府探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