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

第09回 银月飞霜

作者:卧龙生

赏花轩灯火通明,肖寒月、张杰、王守义、谭三姑,还加上一位赵姑娘,五个人围坐一桌。

谭三姑很留心赵幽兰,但见她五官端秀,脸色苍白,略显瘦弱之外,精神倒是很好。

赵幽兰一向都喜欢和肖寒月坐在一起,但这一次,似乎是有意的逃避,竟然坐在了张岚身侧,也正是谭三姑和张岚之间。

肖寒月心中一直挂念常九的安危,忍不住说道:“常兄去追踪敌人去向,也该回来了。”

自和风十三交手之后,张岚不但已全无傲气,而且,深觉江湖上浩瀚如海,自己是那么微一足道,人也变得谦恭起来,叹口气,道:“他的追踪之术,虽然名满江湖,但敌人狡猾无比,武功又高,希望他吉人天相……”

谭三姑接道:“不用为常九担心,只要他不太逞强,和人动手,自保绰绰有余裕,地鼠门中人有很多特殊的本领。”

肖寒月心中忖道:“这白发龙女的眼光、经验,果有独到之处,竟然能够看出常九是地鼠门人。

张岚、王守义和常九交了很久的朋友,但对常九出身地鼠门一事,竞是茫然不知,两人听得同时一呆,但却并未追问。

谭三始的目光,已转到了赵幽兰的身上,缓缓说道:“赵姑娘,老身虽然年近古稀,但说话仍是直来直往,我想问姑娘几句话,不知道是否可以?”

赵幽兰略一沉吟,道:“可以,不过,也许有些话我无能回答。”“我们都正在为追查赵大夫的事件拼命,希望赵姑娘相信我们,目前双方,已然成剑拔弩张之局,早晚必须有一场决战,知已知彼,老身才能大胆地调动人手。”

赵幽兰点点头,道:“晚辈能担当的事情,我会自告奋勇,绝不推辞。”

谭三姑笑一笑,道:“好!强敌夜袭赵府,数次未成,可是姑娘把他们逼退的?”

突然而来的一问,张岚和王守义都为之讶异不已,目光转注到赵幽兰的脸上。

“晚辈不会武功,只懂葯理,如果侵入赵府的敌人,是被晚辈逐走,那也是被晚辈配制的葯物掠退。”

谭三姑笑道:“幽兰姑娘,你配制成的葯物,是否可以移动伤敌?”

“可以,有些巧思构造而成之物可以游动。”

“自然,也可以培养一些毒物克敌?”

赵幽兰竟然点点头:“是!”

谭三姑未再深问下去,目光转到了王守义的身上,道:“王总捕头,赵府的防守布置如何?”

王守义道:“十二支连珠匣弩,再加上十名弓箭手,三十名捕快,收张杰、罗镖和六名镖师分头率领巡逻,韩怕虎、何刚接应,以赵府的大小来说,防守应该十分周严,但敌人武功太高,这些布置能收多大的效用,就不是我能估计了。”

谭三姑道:“今夜诸位多加休息一下,明夜是很重要的一夜,我想,他们一定会有大批人出动,王总捕头最好通知一下这附近住户,夜间不要外出,以免伤无辜。”

王守义道:“谭前辈,既知他们一定会来,我们是不是也该准备一下,调动一些人马?”

谭三站摇摇头,道:“如是调动千军万马,把这团团围住,他们自然是不会来……”

“是是是,谭前辈的意思是……”

谭三姑道:“张杰、罗镖、六位缥师,和十二支连珠匣弩留下,再就是我们这些人了,把三十名捕快和弓箭手,想办法安排在赵府的外面?”

“安排在赵府的外面?”

王守义不太明白地问:“什么用处?”

谭三姑道:“这一战相当凶险,人数越多,伤亡越重,如若对方来的人都是高手,三十名捕快对我们的帮助不大,把他们安排在赵府四周,负责传递消息事情。”

王守义道:“在下明白了,明天立刻布置。”

谭三姑又分配了防守和传达的方法,整个的战法是,由交相的掩护把人手集中在后院之中,再和对方决战。

大家心中都明白了谭三姑的设计,对敌方案是以肖寒月为决战小心,其他的,都是辅助的力量。

赵幽兰在赵府中成了另一个单独的点,谭三姑没安排她对敌任务,但也没有把她停居的跨院,列入保护的重心,这和原来防卫的布置完全不同,原本赵府的布置,是以保护赵姑娘作为第一要务。

计议停当,离开赏花轩时,肖寒月快步行近了赵幽兰,道:“幽兰,对于吐纳、练气之术,可有什么疑问?”

“没有……”

赵幽兰停下了脚步,身未折转,仍然背对着肖寒月,说:“多谢肖兄指教……小妹获益匪浅。”

肖寒月向前行近一步,赵幽兰急急躲开两步。

双方仍然保持了两步左右的距离。

肖寒月怔了一怔,道:“幽兰,哪里不对了?”

“我……我很好。”

肖寒月目光转动,花园中不见人踪。

赵幽兰接道:“肖兄,如若没有别的事情,小妹想走了。”

肖寒月就算再笨,也觉出有些不对了,心中大感奇怪,道:“幽兰,怎么回事,我们之间,好像疏远了?”

赵幽兰背对内寒月,缓缓说道:“肖兄,我很累,想早点休息了。”

“好吧!姑娘保重。”

赵幽兰放步急行,转眼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肖寒月望阒赵幽兰远去的背影,呆呆出神。

“肖兄弟……”

常九突然出现,缓步行了过来。

“常兄……”

肖寒月喜道:“你几时回来的?”

“刚到不久,看到你在和幽兰姑娘说话,我就停了下来。”

常兄都看到了?”

常九点点头,道:“看到了,也听到了。”

肖寒月道:“赵姑娘有点变了?”

常九笑道:“不错,而且,变得很厉害,走!到我住的地方仔细谈谈。”

“常兄,是否有重要消息告诉谭老前辈?”

“消息倒有,不过,明天再说不迟。”

常九就住在花园旁边一座小巧雅室中,赵幽兰刻意待客,对留住在赵府的客人,都安排了很好的供应,常九虽然深夜返回,但室中的香茗,仍有余温,常九一连喝了两杯茶,才放下茶杯,笑道:“你觉得赵姑娘哪里变了?”

肖寒月怔了一怔,道:“常兄,不是也说她变得很厉害吗?”

那是我的看法,但我想先听听你的说法。”

肖寒月道:“这个,这个,过去,她常和……”

常九笑一笑,接道:“不用害羞,我们都瞧得出来,幽兰姑娘对你很好,不但信往,而且,情义深重。”

肖寒月叹一口气,道:“可是,今夜,她却是有意在逃避,似乎是连话也不愿多说一句,这中间,究竟为了什么呢?”

常九脸色突然变的严肃起来,缓缓说道:“我常九这付德行,从来没有女人喜欢过,谈情说爱的经验,我虽然没有,便却看过不少,你肖兄弟是人间实麟,身负绝技不说,偏又生了一副英俊、潇洒的体态形貌,读过万卷书,胸藏绵绣,这大概就是叫什么才子了,一才也罢,可悲处,竟然是文武全有,这就成了老泰山心目中的乘龙快婿,俏佳人心目中的如意情郎,幽兰姑娘对你用情,已然流露形态之间,那么娇俏的小郡主,也有些一见心喜的情态……”

肖寒月接道:“常兄,你扯到那里去了……”

“听我说下去……”

常九肃然接道:“你也许不留心,但我看得出来,我常九和张岚、王守义不同,行事为人,只求活得安逸、痛快,我走马章台,流恋烟花,这方面见识很多,虽然是大把银子买来虚情假意,但久病成医,经历的太多了,自然对女人有很多的了解,你和文雀、武凤对过手,交过阵,现在不妨回味一下,双方在各自逞机心的景况之下,她们是不是也有着那么一丝斩不断的绵绵情章?”

肖寒月想一想,似是也不错,只是他初历情场,那些眉目传情,究竟有多少真假,却是无法分辩。

常九吁一口气,道:“情海风波,大都是起因于外人介入……”

肖寒月接道:“绝对没有的事,而且,我心存报恩,也不愿存有同攀赵姑娘的想法……”

常九笑道:“这个吗?我也看得出来,你心里坦荡,止乎于礼,但幽兰姑娘却有着相许依附的情懦,但她是聪明细伦,极有主见的人,纵然情场有敌,也不甘心退让,何况,目前情景,对你依托正重,岂非小不忍而乱了大谋,这中间的变化,就值得深思冥索了。”

姜是老的辣,想不到常九这么一个江湖人物,对事理的分析,竟有如此深入的见解,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当真是各有所得,经验、阅厉,个中自含有人情练达之处。

肖寒月叹息一声,道:“小弟实在想不出原因何在。”

常九沉思了良久,道:“兄弟,想想看,言语上有没有使她伤心慾绝之处?”

“没有。”

常九道:“这就变化莫测了,丫头情愫早已暗生,怎么会突然有了变化,莫非她要逃避什么?”

“逃避……”

肖寒月有些不解地说:“这就不通了,小弟心中坦荡,赵姑娘有什么好逃避的?”

常九道:“事情可能缘起于她的变比。”

肖寒月沉吟不语。

常九低声道:“肖兄弟,你是不是感觉到幽兰姑娘一直在改变自己。”

肖寒月点点头,道:“这点倒是不错,我初见她时,她是个明朗、活泼的小姑娘,现在,似乎是越来越深沉了。”

常几道:“人随年龄增长,愈来愈稳健、庄重,本是个自然的事,只是幽兰姑娘的变化的太大、太快,大出常情。”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多谢常兄指点,此事一时间难有结论,不谈也罢,常兄追踪敌情,是否有所收获?”

“收获很大,且今夜可保安然无事,天色不早了,你也该休息了,咱们明天再谈吧!”

肖寒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可花竟然在室中坐侯,不禁一呆,道:“这么深夜了,你在这里等什么?”

杏花站起身子,盈盈一礼,道:“婢子奉小姐之命,有事奉告公子……”

“噢!赵姑娘有什么吩咐……”

杏花道:“姑娘说,由明天算起,三日夜之后,武凤姑娘就可以恢复她原有的武功,公子要如何处置她,可以自己决定……”

肖寒月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杏花道:“婢子不清楚,小姐这么吩咐,我就只好这么说了,公子难道也不明白么?”

肖寒月吁一口气,道:“好!还有什么?”

杏花道:“风七这个人,人性未失,公子如能予以收服,可有大用,这一切行动,都要秘密。”

肖寒月道:“好!我明白了,赵姑娘还有些什么?”

杏花沉吟了一阵,道:“姑娘没有再说什么了,不过……小婢有几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肖寒月笑一笑,道:“你说吧!说错了,也不要紧。”

杏花道:“好!公子如此吩咐,杏花就直言了,小姐对公子依附甚重,一切都寄托在公子身上了……”

肖寒月双眉皱起,沉吟不语。

杏花道:“也许公子还不知道,小姐生性好强,她为突破一些成就,已到了废寝、忘食的境界,常常日以继夜,三天三夜都未休息过一下。

“这怎么行,你为什么不劝劝她?”

“婢子劝过很多次了,可是没有用处,所以,我才告诉公子,希望你能劝劝她。”

肖寒月苦笑一下,道:“我!行么?”

“行!我想她一定会听你的话。”

肖寒月心中忖道。过去也许可以,现在,只怕不行了,女人多变,当真是莫可预测。但他心中所思,反而点点头,道:“好!有机会,我劝她一下试试。”

杏花道:“多谢公子。”

杏花转身向前行去,到了门口,突然停下,回头说道:“有一句很重要的话,我几乎忘记告诉公子了……”

肖寒月道:“什么事?”

杏花一直走到肖寒月的面前,才低声说道:“办大事,不拘小节,御女有术,以情动之。”

肖寒月道:“这……”

“公子,难道又不懂了,小姐说你学问好,一定会明白。”

肖寒月挥挥手,道:“你去吧!”

杏花转身而去。

肖寒月掩上房门,和衣而卧,反复思索赵幽兰要杏花传话之意,只觉其中若有节拍,暗合兵法上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银月飞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花逐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