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11回 同仇敌忾

作者:卧龙生

耿雄道:“那要武功造诣才能维护得来。”

突然刺出一剑。

出手一招,林成方已然感觉到强大的压力,那一剑,并非有特别大的压力,而是那出剑的快速和态势。

林成方急快的挥剑出来,封开了耿雄的长剑。

他准备展开反击,但却没有出手的机会,就被耿雄第二剑抢了先机。

一连十三剑,都是耿雄攻出,林成方完全没有了还手的机会,但他却硬把十三剑接了下来,金铁交击声,不绝于耳。

一边十三剑,仍未能把林成方斩毙剑下,耿雄突然收住了剑势,道:“林镖师,看来,阁下真是一位高明人物。”

林成方暗暗吁一口气,忖道:“这耿雄剑法凌厉凶悍,实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遇是的凶人。”

口中却淡淡一笑道:“好说,好说,耿兄太过夸奖了。”

这几句客套之言,没有仇恨意味,也没有什么骄馁之气,听得耿雄有些难测高深。

耿雄道:“咱们血字组,一共有十队剑手,十队刀客……”

林成方心中一动,暗道:如果能够借此机会,把黑剑门内情,摸清楚一些,那也是一件很大的收获。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耿兄,每一个组,只有四个人?”

耿雄淡淡一笑道:“不错,特级的杀手,本来,就用不着大多的人。”

林成方道:“耿兄说了半天,在下还是不大了解你的意思。”

耿雄道:“兄弟想先知道林兄,对保镖的看法如何?”

林成方道:“刀头舔血,拿性命混饭吃。”

耿雄道:“这和咱们作杀手的,差不多吧。”

林成方心中一动,忖道:上题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不错啊!保镖生涯和你们黑剑门中杀手,确有类似处。”

耿雄道:“对一个普通之人而言,这确实是很大的收入,不过,对于林兄而言,这就未免有些委曲了。”

林成方道:“耿兄的意思是……”

耿雄道:“就拿兄弟说吧,不算出动时拼命的津贴,一个月,也有八百两银子的收入。”

林成方怔了一怔,道:“八百两,整整多我十倍啊!”

耿雄道:“咱们很少出动,一旦出动,每日还有三十两银子的津贴……”

回顾了黑衣剑手和白衣刀客一眼接道:“就拿他们说吧,每人也有三百两的月俸,出动支用,每日十两纹银。”

林成方道:“了不起的高俸,每月三百银子月俸,出动时,一天还有十两银子的津贴,就算是四海镖局这样的大镖局,也未必能够办到。”

耿雄道:“如果林兄愿意投过来,兄弟愿为林兄引荐。”

林成方道:“我这点本钱,一月能拿多少银子呢?”

耿雄道:“至少,也可和兄弟一样。”

林成方道:“月支八百两,出动时每天还可达三十两银子的用度。”

耿雄道:“这是正常的情形,如是咱们工作该用银子的地方,就是用上三万两银子,一样也可以花的。”

林成方道:“好差……”

突然长叹一声,接道:“只可惜,咱们相逢恨晚了。”

耿雄道:“怎么说?”

林成方道:“我已经和宝通镖局有了约定,至少要干一年,现在还不到四个月。”

耿雄道:“约定可以毁,大不了赔伙们一点银子。”

林成方道:“大丈夫岂可言而无信,个知道耿兄是否想过,我如能和主通镖局毁约,也一样能和别人毁约。”

耿雄道:“林兄说的有理,但至少体应该退出这场纷争,大家保留个日后见面情份。”

林成方道:“实也应该如此,只可惜,在下是奉了总镖头之命而来,如若是中途告退,如何向总镖头交代?”

耿雄脸色一变,道:“姓林的,老子和你商量了半天,敢情你在寻老子开心?”

林成方道:“你怎么可以出口伤人,我说的句句实话啊!”

耿雄冷笑一声,道:“你担心不能向万寿山交代,那就永远不必交代了。”

喝声中,忽然刺出一剑。

林成方也怒声喝道:“好啊!你们这些人,竟然如此的蛮横无礼。”

口中说话,手中长剑却同时展开了反击。

这一次,林成方早有戒备,并没有让耿雄抢去先机。

两个人以快对快,以攻对攻,但见寒芒流转,一时间,竟然保持了一个平分秋色之局。

石一峰冷眼旁观,才发觉了林成方剑上造诣之深,浑厚博大,莫测高深,细心观察,良久,竟然瞧不出林成方的剑路。

王荣也看得暗暗赞道:无怪斩情女苦苦哀求,要把此人请到才能安心。

忽然间,四个黑衣剑手和三个白衣刀客,有如激射而出的弩箭一般,分向四面射去。

一片剑光、刀影,化成了一片扇形光幕,金风破空,杀气四溢。

院中群豪,也部有备,兵刃一挥,接下攻来的刀剑,七个杀手向外激射的攻势,有如一道光幕,向外面扩张,但石一峰、工荣、田昆、阴阳双剑,和四海镖局另外三位镖师,早已隐伏四周。

对方一攻出,立刻跃出来,举刀封挡。

还未让对方刀、剑威力十足的发挥出来,石一峰等封挡的兵刃,也同时涌至。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过后,竟把那些向外冲击的杀手,给堵在了原地。

这座跨院,不算小,也非太大,一个人动手,地方很宽阔,如今一下子八九对,混战一处,就显得地方狭小了一些。

参与之人,都有着一种施展不开的感觉。

只听两个黑衣剑手,彼此互喝了一声,道:“交剪杀。”

两柄搏斗的长剑,突然震起一片剑花,封开了对方兵刃,两剑忽然交射而出,剑光闪动,鲜血喷洒。

四海镖局中两个镖师,被斩作两段。

剽悍的黑衣剑手,一击得手,第二度的交剪剑势,指向了石一峰同来的总镖师。

这等奇异的剑法,威力绝大,那镖师眼看双剑绞来,却是无法让避,被那绞动的剑招,拦腰斩作两段。

片刻间,连杀了三位镖师,顿然间,震动全场。

一刻接触,已使得四个镖师。

这是可怕的伤亡。

交剪合击的剑势,又指各了王荣。

霹雳刀工荣,正和一个白衣刀客恶斗,动上了手,王荣才真正知道对方的厉害。

那是一种实用的刀法,每一次,都是直接攻向致命要害。

王荣全力运刀,把霹雳刀法,全部发挥了出来,但也只能和那白衣刀客,打一个平分秋色。

这时两个黑衣剑手,杀死了对手之后,已腾出了身手,交剪剑势,由身后攻向王荣。

王荣实已无力回刀封架,在白衣刀客强力的急促攻击下,也只能堪堪自保。

眼看王荣危险,却是抢救无能。

林成方和耿雄,也都斗到了紧要关头,两个人身上,都见了汗水。

那是千斤的凶险之搏,谁要一分心,就可能死于对方剑下。

林成方感觉到了压力,耿雄也尝试到苦战的味道。

两个人,都用出了最大的力量,最精厉的剑招,但仍然是只能打一个平分秋色的局面。

这是一场苦战。

眼看那交剪剑招,就要加诸到王荣的身上,两个黑衣剑手,忽然右臂一沉,向下坠去。

紧接着,那个白衣刀客,右臂也忽然向一旁沉去。

王荣回手一刀,平削过来,那白衣刀客,握刀的右臂,好像完全失去了控制,封架不及,被王荣一刀斩作两段。

杀了白衣刀客,连王荣自己也有意外。

但他究竟是久经大敌的人,心中虽然惊异,但手中之刀却攻向了两个黑衣剑手。

一个人闪身避开,一个人,却被王荣一刀斩死。

但闻一阵轻微的嗤嗤之声,和群豪恶斗的剑手、刀客,都在搏斗中在臂失常,死于对手的刀剑之下。

但每一个杀死对方的人,也都感到了对手不是该死在自己的手下,自己胜得侥幸,胜在一种奇怪力量的帮助下。

尽管人人心中有异,但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片刻工夫,场中的黑衣剑手、自衣刀客,全数死尽。

只有耿雄仍和林成方恶斗不休。

石一峰低声对王荣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荣道:“我也在觉得奇怪,老实说,我的胜算不大,但我竟然杀了一个黑衣剑手,一个白衣刀客,那是件绝可能的事。”

石一峰道:“这事情确然有些奇怪,不过,此时不是谈话时刻,先看林镖师和耿雄之战如何?”

林成方从未经历过这样艰苦的恶斗,汗水湿透了衣衫。

耿雄的剑法,有如寻穴的毒蛇,泻地的水银,任何一个空隙,都可能会造成致命的伤害。

其实,耿雄也一样辛苦,他用尽了方法,施尽了杀手,仍无法伤到对方,反被对方凌厉的反击,迫得全力应付。

这是他自从当上杀手以来,从未遇过的事。

他也一身大汗,如水淋雨打一般的滚落下来。

石一峰道:“王局主,林镖师身陷苦战,咱们要不要助他一臂这力?”

王荣道:“两人打得难分难解,只怕不易下手。”

其实,石一峰也瞧得出来,林成方和耿雄,已打到了难分敌我的境界,两人剑上强烈的剑气,方圆八尺内,根本就无法停得住人。

王荣叹息一声道:“副座,刚才咱们有了危难,都有人在暗中解救,但林镖师处境,亦极凶险,为什么没有人出手救他呢?”

石一峰道:“这,这个……”

这个了半天,却这个不出个所以然来,事实上,他根本就想不通个中原因何在?”

忽然间,林成方大喝一声,长剑忽变。

剑化长虹,穿心一击。

耿雄尖声叫道:“穿心剑法……”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耿雄双手下垂。

林成方右手握着剑柄,头上汗如雨,滚落了下来。

长剑冲开了耿雄护身剑幕,由前胸直透后背。

那是致命一击,耿雄虽然功力深厚,也立刻气绝而死。

石一峰看得双目圆睁,呆在了当地,他一生经过了数百战,见识过惨厉无比的恶斗,但却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么凌厉的剑招。

林成方缓缓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右手,耿雄立刻倒了下去。

王荣急上一步,扶住了林成方摇摇慾倒的身子道:“‘林兄,受了伤吗?”

林成方摇摇头,道:“好厉害的杀手,剑法的凶狠,我几乎伤在他的手中。”

王荣道:“但林兄,还是杀了他!”

斩情女突然由房中行了出来,接道:“别和他多说话,他人已经快要虚脱了。”

她早已把葯丸拿在了手中,放入林成方的口中,说道:“林兄,快请坐下调息。”、

林成方到是听话得很,缓缓坐了下去。

回顾了阴阳双剑一眼,斩情女缓缓说道:“两位请把这尸体处理一下。”

阴阳双剑点点头,道:“好!交给咱们兄弟了。”

王荣道:“不敢有劳两位,交给镖局伙计处理吧?”

虽说道不相同,一些绿林好汉,一些保镖的镖师,但经过一番死生同命的恶斗之后,彼此之间,产生了一点情意。

阴阳双剑同时一笑,道:“这倒不用客气,这几具尸体,化不了咱们多少工夫,问题是贵局中的镖师的尸体,应该如何处理,倒要和王局主指教一番。”

王荣道:“敝局伙计的尸体,由我们迭回镖局,不敢麻烦二位。”

斩情女叹息一声,道:“这些好厉害、好凶悍的杀手世上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门户。”

石一峰叹息一声,道:“不错,从没有见过这么凶厉的杀手。”

斩情女抬头望望天色,道:“大概,今夜晚,他们不会来了。”

田昆道:“明晚的攻势,只怕比起今晚上,还要厉害数倍。”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道:“是!我们该想一个法子应付。”

石一峰道,“姑娘刚才出手没有?”

斩情女道:“没有,如若你们再缠斗下去,我就只好出手了。”

石一峰低声道:“旁观者清,刚才是怎么回事?”

斩情女道:“我也在奇怪,至少那些刀客和杀手,还没有露出败象,但却被你门一下子突然杀死了。”

石一岭道:“不是你的安排?”

斩情女道,“不敢掠美,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同仇敌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