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12回 局内纷争

作者:卧龙生

王荣道:“石老,在下觉得还是回到我四海分局的好,那里人手多,地方大,调度方便。”

石一峰苦笑一下,道:“如是总镖头亲自赶来阻止这件事,咱们将如何应付?”

王荣道:“副座,在下的看法,刚好和副座相反。”

石一峰道:“你的意思是——”

王荣道:“让总镖头未,让他看到黑剑门的猖狂,看到咱们骑虎难下的状况。”

石一峰叹息一声道:“王局主,你不了解总镖头,他不会像你想的这样,他会立刻阻止这一场搏杀,而且,甘愿向黑剑门认罪道歉。”

王荣道:“总镖头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之人,怎会如此怯弱。”

石一峰道:“想一想,却也奇怪,有一次,咱们镖局和少林派的俗家弟子因误会造成了冲突,双方闹得动了兵刃,但总镖头处理此事时,坚决不肯让步,不知怎地对黑剑门,竟然是如此退避,甘愿忍辱。”

斩情女道:“石老,贵局总缥头,是不是叫作铁剑火匣包天成?”

石一峰道:“对!正是包总镖头。”

斩情女沉吟了一阵道:“石老,目下咱们至少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如说错了什么,你石老可别见怪。”

石一峰心头震动了一下,道:“姑娘请说。”

斩情女道,“包大成在江湖上算是叫得响字号的人物,不过,小妹觉得,他还不足以把四海镖局搞得如此境界,畅行四海通天下……”

石一峰道:“姑娘的意思是……”

斩情女道:“我觉得支撑四海镖局后面的还有高人。”

王荣道:“没有,包总镖头手中铁剑,已足惊人,四十八颗火弹子,更是霸道无比,我见过那火弹的厉害——”

石一峰突然长长吁一口气,打断了王荣的话,接道:“有,不过,很少有人知道。”

王荣怔了一怔,道:“这个怎么会呢?”

石一峰道:“这件事,别说你王局主不知道,就是总局之中,也是很少人知道内情。”

林成方道:“石老就是那很少人中之一了。”

石一峰点点头,道:“支持四海镖局的也是四海镖局的幕后老板,但他的身份,却是谁也想不到。”

王荣道:“石老,你是说那人也在镖局里了?”

石一峰道:“不错。”

王荣道:“我见过没有,是否认识?”

石一峰道:“你不但见过,而且认识,咱们镖局的人,大都认识他。”

王荣道:“这就叫在下想不通了,那人会是谁呢?”

石一峰道:“金八金镖头。“

王荣呆了一呆道:“石老,这话是出自人的口中,我是不能,不信,要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打死我我也不信。”

石一峰道:“没有人会相信,但它却是事实,总镖头脾气很坏,但你见他对金八发过脾气没有?”

王荣道:“你这么说,倒是有些道理了。”

斩情女道:“金八,江湖上没有这一号人物啊!”

林方成笑一笑道:“姑娘,金八分明是个代名,只是不知他影射什么,何以取了这个名字?”

斩情女道:“这就不错了,石老,他有好大年纪?”

石一峰道:“这个人懒于工作,表面上看去,甚至有些窝囊,其实,却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物……”

语声一顿,接道:“至于他的年纪嘛?那就很难说了,好像是四十左右,但如说三十四五年纪,也没有什么不对,不留心看他,还不觉如何,在总局众多的镖师中,他应是三等角色,其实,他却是真正领导着四海镖局的人。”

斩情女道:“厉害啊!厉害,那么样一位人物,怎的竟会自甘屈为镖师!”

林成方道:“那才能观察人微,占敌势于不知不觉之中。”

石一峰微微一笑道:“对!没有人会留意到他,那使他方便不少。”

林成方道:“要来的祸、福,只怕是很难躲过,他如真的亲身赶到,我就想法子把事给他说个明白。”

斩情女道:“他如是不肯卖帐呢?”

林成方道:“那就只好叫他划道子了。”

石一峰道:“你要和他动手?”

林成方摇摇头,笑道:“不一定动手,咱们和他讲理,大不了两位辞去四海镖局的职位。”

斩情女道:“两位可以放心,不论两位有什么损失,只要我斩情女能够作到的,我都负责补偿。”

石一峰哈哈一笑,道:“有你姑娘一句话,我们就算为此而死,亦无遗憾。”

斩情女凄凉一笑道:“多谢石老。”

王荣仰首望望天色,道:“趁天色未亮,咱们早些动身如何?这里地方狭小,人数已多,诸多不便。”

一番计议之后,石一峰,斩情女、林成方等一行立刻动身,赶到了四海镖局徐州分局。

徐州分局,在整个四海镖局中,算是一个大分局。

占地很大,房屋连绵,多达百间,人手也很多,镖师、趟子手,连同帐房一共有八十多个人。

王荣回到镖局,天色已亮,一面吩咐几位镖师和趟子手布下限线,戒备,一面替斩情女、石一峰、林方等安排住处。

高空雁加了一顶毡笠儿,拉得低低的,遮去了一半的面孔。

他仍和韩二住一间房中,那是紧领大厅旁的一间小房,也是整座镖局的中心,往来必经之路。

这是高空雁自己指定的住处,显然地表明,他要在黑剑门与四海镖局的突击中,担当和大任。

这使得斩情女,石一峰等内心中,都有了很大的安慰。

以大厅为中心,集中了大部分高手,以便于向各房驰援。

王荣先让身经昨夜苦战的群豪,有一个舒适的休息房间,又吩咐厨下准备了丰盛酒菜。

整个四海镖局,都在一种严密戒备之下。

镖局门口,挂出了暂行停接生意的木牌,以免授敌人可乘之机。

一直到太阳偏西,四海镖局一直在宁静中渡过。

有了这大半日充分的调息,群豪都恢复了耗消的体能,斩情女功力已恢复,虽然仍穿着男装,但已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

林成方派人通知了万寿山,万寿山也答应入夜后,就赶来四海镖局。

晚饭之后,镖局外面,突然到了三匹快马。

金陵总局包总镖头包天成亲自赶到了徐州分局。

他随行带来了两个镖头,一个金镖头金八,一个是四海镖局的另一位副总镖头吴恒。”

吴恒号称子母刀,在江南道上,本是很有侠名的一位高人,但却被包大成收罗入四海镖局。

石一峰得到通报,立刻和王荣迎出了大门。

一语未发,直奔大厅。

大厅中会着斩情女、林成方、田昆等三个人。

吴恒行入大厅。

石一峰、王荣紧随着行了进来。

包大成目光冷肃,扫掠了斩情女、林成方、田昆等一眼,冷哼一声,自行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吴恒、金八,也在包天成的身侧,坐了下来。

石一峰自己找了一个坐位,王荣一欠身道:“见过总镖头。”

包大成冷哼一声,道:“你还认识我这个总镖头?”

石一峰道:“属下如有什么错失,还望总镖头,当面赐教。”

包大成冷哼一声,道:“一峰,也许王分局主,不太了解咱们四海局的禁忌,你却十分明白,对这件事,你有什么为解释?”

石一峰道:“总镖头指什么事?”

包天成道:“你们在徐州和黑剑门中人有了冲突,是吗?”

石一峰道:“起初,咱们并不知道他们是黑剑门中人,等到双方动上了手,他们才说来历,不过,事实上,咱们还无法证明他们真是黑剑门中人。”

包天成道:“黑剑门中人,难道还有人敢冒充不成?”

石一峰苦笑一下道,“算他们真是黑剑门中人,咱们也无法下台了,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

包大成冷冷说道:“撑下去,你好大的口气?”

石一峰道:“好若对方真是黑剑门,他们出动了不少杀手,虽然有了一场很激烈的恶战,但咱们还不是撑了过来。黑剑门的杀手,却全部死得一个不剩。”

包天成道:“你们杀光了黑剑门的杀手?”

石一峰道:“至少,在第一回合的冲突中,咱们伤亡不大,黑剑门却损失惨重。”

包天成道:“第二次冲突呢?你们是不是有把握取胜?”

石一峰道:“不知道,不过,咱们胜了第一阵,第二阵应该是有机会的。”

包天成道:“所以,你们准备正式和黑剑门为敌了?”

石一峰道:“咱们如不是为了四海镖局这一块招牌,不会和他们动手……”

包天成冷笑一声,道:“够了,现在,你准备作何打算?”

石一峰道:“总镖头意思是……”

包天成接道:“我这里庙大小,容不下大神……”

石一峰哦了一声,接道:“总镖头的意思,是辞退一峰了?”

包天成道:“道不同,难相为谋,你们既然没把我放在眼中,大家合在一处,很难融洽,倒不如各奔前程的好。”

石一峰苦笑一下,道:“一峰追随总镖头,有十余年,南杀北战,幸还都未辱命,十余年的相处之感情一旦弃置,一峰……”

包天成冷冷接道:“石兄,往事已矣!不用再提了,我送纹银三千两,聊表寸心。”

石一峰也火了,嗯了一声,道:“不必,石某人还未到老迈难动的境地,凭我这身笨功力,找一个糊口的差事干干,大概还有人收留,总镖头义尽情绝,石某也不敢再恋栈下去了。”

包天成双目中神光一闪,道:“石兄既如此说,兄弟也不敢勉强了,大丈夫合则留,不合则去,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石一峰道:“不错,合则留不合则去,石某人就算已经离开了四海镖局。”

包天成目光转注到王荣身上:“王分局主,你怎么说?”

眼看石一峰立被革职,心中既难过,又惭愧,石一峰原本坚持不同意这件事的,但却硬被自己拖下了水。

越想越火,表现的就不像石一峰那么平静了,神情肃然他说道:“石副座就被立刻革职辞退,我王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也走,总镖头请派人接我。”

包天成道:“你想得不觉太过轻松吗?”

王荣道:“哦!那总镖头准备如何对付我呢?”

包大成道:“我想,你应该对这件事负起责任。”

王荣道:“负什么责任?”

包天成道:“对这件事情,有些交代。”

王荣道:“要我如何一个交代法呢?”

包天成道:“我记得我曾经下过一道令谕,不许本局中人和黑剑门冲突。”

王荣道:“不错,有这么一道令谕。”

包天成道:“我记得咱们四海镖局中,对诸位很少约束。”

王荣道:“是,咱们四海镖局的忌讳不多。”

包天成道:“这就是了,只有这一件事情,但诸位都不能遵守。”

王荣笑一笑道:“动手之初,我们并不知道对手是黑剑门。”

包天成接道:“不知者不罪,既然知道了,就该住手。”

王荣道:“知道时,双方已经动上了手,而且见了血,有了伤亡。”

包天成道:“那也应该停下手啊!”

王荣道:“主要的,我们还无法证明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包天成道:“现在呢?”

王荣道:“回总镖头的话,老实说,现在,我还是不清楚他们是不是黑剑门中人?”

包天成道:“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是千真万确的黑剑门中人。”

王荣道:“总镖头这么说,属下只好相信了!”

包天成冷哼一声,道:“一峰应该知道的,他为什么不阻止你?”

王荣道:“石老阻止我了,不过,我不肯听。”

包天成道:“为什么?”

王荣道:“我接下了这趟镖,不能砸了四海镖局的招牌。”

包天成道:“所以,你就故意违抗了我的令谕?”

王荣道:“总镖头的意思是……。”

包天成接道:“你要担负起这个责任?”

王荣道:“哦!如何一个担负之法?”

包天成道:“我把你先关起来,和黑剑门中人洽淡,必要时,你要为本局挺起来。”

王荣微微一笑道:“总镖头,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局内纷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